唐茵言情小说-紫晶镯-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民国,未来,古代,大陆,古代 >> 古色古香 >> 紫晶镯作者:唐茵 | 收藏本站
紫晶镯 第十章 作者:唐茵
    ‘小姐,你怎么起来了?’

    婉儿推开房门,就见灵儿扶着身旁可支撑的东西,一路吃力走着,站在靠窗棂旁,还微喘着气。吓得婉儿惊呼不已,急忙将手中的药膳随意放在桌上,赶紧将她扶在椅上。

    ‘我好多了,不想再躺在床上,所以才下来走走,你别那么紧张。’受不了婉儿的大惊小怪,忍不住抱怨道。即使自己仍有些轻喘,也不愿承认自己还不能任意走动。

    婉儿责怪的眼神,在看到她还轻喘着气时,便毫不客气地数落着:‘小姐,你看看你,才走几步路,就喘个不停,你这样不好好爱惜自己,万一宫主怪罪下来,我就完了。’

    ‘他不会知道的。’话才一说完,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吗?’

    冷少龙还未踏进房,就已将她们的对话尽入耳内。高大的身形,迫人的气势,站立在灵儿面前。

    眉峰微拢,瞧见她明显呼吸过于急促,脸色一沉,将她自上提抱入怀,斥道:‘为何不在床上休息,你是存心惹我生气的吗?’

    ‘没……没有。’好不容易顺了气,语气仍显气弱。‘我只不过躺着闷,才想下来走走的。’

    听着她软弱无力的语气,再大的气也发不起来,将她的柔荑轻握住,审视她仍显苍白的脸蛋。唯比前些日子好多了,但他仍不满意。

    ‘真想出去走走?’见她双眸瞬间发亮,唇畔扬起一抹宠溺。

    ‘真的可以吗?’她仍不敢相信,他肯吗?

    ‘婉儿将你家小姐的大衣拿来。’伸手接过,细心地帮她穿戴好,系好绳子,榄腰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宫主,小姐的药还没喝啊!’婉儿尽责的提醒,这两人显然忘了有人身子尚虚。

    冷少龙低头,就见怀里的人儿将小脸埋入他颈项,摆明了逃避。

    他低沉一笑:‘就先搁着吧!回来我会监督她喝完的。’

    ‘可是──’婉儿鼓着双颊,看着两人走出房门。真是的,小姐愈来愈懂得利用宫主了。算了!瞧见他们两人恩爱,也是她所乐见的,小嘴不由得笑开了。

    ***

    ‘灵兄我已经决定了一个月后,我们立刻成亲。’

    冷少龙深情的眸子,凝视怀里的人儿,说出早已计画好的决定。

    此刻两人在百花阁里的凉亭内,冷少龙抱着她坐在石椅上,欣赏着百花迎风摇曳的丰姿。

    ‘可是──’灵儿仰起小脸,明显的迟疑。

    她的反应,引起冷少龙的不悦,浓眉微拧,语气森冷:‘怎么,不愿意?莫非你先前的话全都是在骗我?’

    ‘不是的,你别瞎猜。’一双雪臂勾住他的颈项,与他直视。‘我只不过希望成亲时我爹娘能在场。你该不会不想通知他们,就硬要娶他们的女儿吧?’

    毕竟以冷少龙狂傲的性子,的确会这么做,但她可不希望日后造成他们之间的冲突。

    闻言,冷少龙的脸依旧面无表情,漆黑的眸子对上她坚定澄澈的明眸。半晌,他低叹着:‘没错,我原先是不考虑他们的。我不希望我们的婚事再起波折。不过,你既然如此坚持,那好吧!我会命人带消息去通知你爹娘。但你最好明白,无论他们是否会阻止,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他不甘愿的妥协,仍不放心的威胁她,他无法再一次承受失去她的可能。

    ‘谢谢你!’灵儿主动送上她的唇,唇畔那抹笑靥,令他心荡神驰。

    倏她,俯身攫住她的唇瓣,一番肆虐后,才满意地停住,唇抵住她的,低哑道:‘你该多笑的,但只准让我看见,不能让旁人见到,即使是女人也不行,听到了没?’他霸道的要求。

    ‘嗯。’她在他怀里轻点头,柔顺地依偎着他。自从彼此坦承后,她便爱上这种有人呵护的感觉。

    正当两人沉溺于彼此的柔情时,却有人杀风景的出现──‘宫主,不好了!’赵远脸色仓皇,在见到灵儿时,话即打住了。

    ‘什么事?’冷少龙不悦挑眉,不高兴有人打扰他和灵儿独处。

    ‘是……’赵溒吞吞吐吐瞧了一眼灵儿,最后还是决定直说。‘有人闯入寒玉宫,此刻正陷在机关内。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声称是百花谷主无尘夫妇。’

    灵儿震惊地从他怀里抬头,俏脸上净是狂喜。

    ‘我爹娘真的来了吗?’

    与灵儿的欣喜相比,冷少龙俊明的脸庞上,有着不易察觉的阴郁,浓眉紧蹙。

    ‘派人将他们弄出来,送到青云楼,我随后就到。’

    ‘是。’赵远颔首,颔命而去。看来寒玉宫又有波折了。

    虽然比他预估相见早了很多,不过无妨,灵儿是属于他的,任何人休想从他身边带走,即使是她爹娘也不行。

    ‘啊!痛。’灵儿吃痛,轻叫出声。被他猛然收紧的手臂给弄得发疼。

    ‘对不起,没事吧!’身体的动作随着下意识的反应,不由得紧抱住她。待发觉弄疼她了,连忙松手。

    ‘灵儿,我先送你回房去。’将她抱起身,不想让他见到或许会有的争执。内心深处,更害怕她见着她爹娘会离他而去。

    ‘不要,我要见我爹娘。’她拉下他的头,固执道。

    晶莹的双眸洞悉他的想法,樱唇靠近他耳畔低语着:‘你放心,我不会再离开你的,肚于里的孩子可以证明,让我和我爹娘说清楚吧!我不希望你们双方有误解,好吗?’

    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迟疑,随后点头,抱着她走向青云楼。

    ***

    唐弄月清丽的脸上,有着不敢置信的惊愕。

    瞧着眼前这一对俊朗出众、绝丽出尘的璧人,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冷傲男人怀抱着的佳人,不正是她向来冷清的女儿吗?就连对她这个娘,也少见她完全的依赖,而此刻,却如此不设防地躺在一个男人怀里。霎时心中五味杂陈,竟有一丝不是味道。

    觑了眼身旁的人,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情绪,倒是双眼越见犀厉森寒。哈!看来他也不是滋味嘛!

    ‘爹!娘!’灵儿见着两个多月不见的双亲,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欣喜地的叩道。

    待两人一走进,唐弄月即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冷少龙你将灵儿怎么了?’灵觉宝贝女儿脸色太过苍白,身子几乎是无力摊软在他怀里。

    ‘娘我没事的,只不过是病倒而已。’灵儿撒谎着,不敢让双亲知道太多内情。

    ‘你们来的正好。一个月后,我打算与灵儿成亲,在此先让你们知道。’他的话是狂妄的宣告着,而不是请示。

    这无疑点燃了唐弄月夫妇的怒火与不满。唐弄月首先出口训道:‘你这小子也未免太狂傲无礼了吧!要知道身为她爹娘的我们,并末开口承诺这件婚事。’

    ‘无论你们是否同意,灵儿都只能嫁我。’语气依旧不改其霸道宣示。

    ‘很好!’一旁静默的柳无尘,开口冷笑。‘那我也可以坦白告诉你,你休想娶我女儿。’

    话尾方落,身形已动,出手攻向他,目的在抢回他怀里的人儿。

    冷少龙早有防范,身子敏捷闪开,双手抱着人,仍轻松躲过柳无尘的连环攻势。在一旁静看的唐弄月,对冷少龙身手打心底佩服。要知道柳无尘的功夫在武林中可与他的医术齐名,而冷少龙双手不能施展,竟也能躲过柳无尘毫不留情的攻势,的确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爹,少龙不要再打了,快住手啊!’灵儿被双方打斗越形激烈给吓到了,她不希望有任何一方受伤。

    灵儿的叫声让唐弄月脑海中闪过一道精光,她想知道这个冷傲霸气的男人,有多在乎她宝贝女儿。

    身形一动,加入已打得难分难解的战场,整个情势因唐弄用的插手,明显的有了改变。

    冷少龙单用一手对抗,原本对付一人已略显吃力,如今多一个人,他闪避的身形已显狼狈。而伫主在一旁的四大堂王,早已急得想出手相助,但碍于冷少龙的命令,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爹!娘!少龙快住手啊!’灵儿只能不断劝阻双方,奈何没人理她。

    唐弄月招招出手,都志于抢夺他怀里的人。冷少龙为免伤了灵儿,只得在他们两夫妇有默契的攻势下让手,让他们顺利抢到怀中的人。

    柳无尘凌厉的攻势在抢到人后,即退回。对冷少龙的身手也起了欣赏之意,但他绝不会说出口的。

    低头瞧见女儿苍白的脸蛋,连忙探向她的手腕。倏地脸色大变,双眸射出冷箭,森冷道:‘你竟敢碰她,还让她怀孕,并且元气大伤。你真以为我百花谷真那么好欺负吗?’

    ‘什么?’闻言唐弄月一脸震惊,也伸手探向她手腕道,怒道:‘冷少龙你有何解释?’

    ‘我不早说过,一个月后,即将要成亲了吗?’

    面对他们的怒火,仍不改其冷傲姿态。

    ‘你这是什么态度?’唐弄月被他无礼的语气,给气得怒火奔腾。

    ‘够了!少龙,他们是我的爹娘,你就不能态度好点吗?’灵儿气得低吼,情绪过于激动,眼前一黑,身子整个软倒在柳无尘怀里。

    ‘灵儿!’冷少龙大吼,脸色发白,在柳无尘还来不及反应时,已迅速出手,再次抢回柳灵儿。‘灵儿,别吓我。’

    此刻他早已失去方才的冷静,在瞧见她忽然昏迷,胸口仿佛被重击般难受。焦虑的双眸,紧盯着怀里毫无血色的脸蛋。

    唐弄月与柳无尘相视,从彼此眼中得到认同。冷少龙或许冷傲霸气,但他对灵儿倒是真心的。

    ‘别慌!她不过是一时激动,才会昏迷的,不会有事的。’唐弄月把完脉说道。

    冷少龙的真情流露,令唐弄月终于放心地将女儿给他。怜爱地轻抚女儿细致的双颊,不舍地道:‘罢了!看在你对灵儿是真心的分上,而灵儿也对你有情,我们同意将女儿交给你了。’

    ‘弄月──’柳无尘沉道,仍不甘心将爱女交给这傲慢的小子。

    ‘怎么你嫌他太傲,就不知谁也是这副臭脾气。当初向我爹提亲时,也是这态度。我倒觉得你们应该惺惺相惜才是,同样的死脾气。’

    面对唐弄月的冷讽,柳无尘只是冷哼一声,悻悻然地别过身去。

    ‘我们夫妇还有要事得去处理,以灵儿目前的身子不适合跟我们奔走。等我们处理好晴儿的事,自会赶来替灵儿主持婚礼。到时我们定要听你乖乖喊我们一声爹娘。’

    唐弄月就不相信这家伙,还不肯乖乖尊称他们。想不到这次两姊妹先后出谷,竟各自碰到自己的姻缘。心里除了替她们高兴外,也有浓厚的不舍。不过只要她们都能幸福,做爹娘的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再瞧一眼爱女绝俗的娇容,不舍地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

    柳无尘举步走到冷少龙面前,从怀里掏出一瓶药。

    ‘小子,这药每隔六个时辰,就让灵儿服一颗。可让她受损的元气早日复原,等药吃完后,叫她照着这药单上的药,自行配药。对她调养身体和安胎都有很大的效果。这丫头从小就怕喝些汤药,炼制成药丸,她会吃得比较甘愿。’

    这番话充满了对爱女的疼爱和不舍,令冷少龙有着深刻的感动。

    ‘谢谢你们。’接过药及药单,诚挚真切的说:‘你们放心,我不会让灵儿有任何损害的。’

    柳无尘迎上冷少龙坚定隐含着誓言的眸光,轻颔首,再瞧了眼他怀中的人儿,拉着唐弄月转身离去。淡然抛下一句:‘记住你的话,若你亏待灵儿,唐门及百花谷誓言绝不罢休。’

    ‘赵远、古云送他们一程。’

    冷少龙下令后,急忙抱着怀里的人儿,脚步加快往冷心阁而去。

    ***

    柳灵儿缓缓睁开眼眸,即被搂进一个温厚的胸膛。

    ‘你终于醒了,我快被你给吓死了。’冷少龙担忧的眼眸,巡视着她的身子。

    ‘是吗?堂堂寒玉宫宫主,也会有害怕的事吗?’

    她冷冷的嘲讽,仍为他对她爹娘的不敬而生气。

    漆黑的眸子直视她不悦的脸蛋,大手怜爱地轻抚着她细致的双颊,低叹道:‘我道歉,别生气了好吗?气坏了身子,我可会心疼死的。我是怕他们会带走你,所以态度才会如此恶劣。以后不会了,别再生我的气了。嗯?’

    灵儿噘嘴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笑开了。这家伙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不过她喜欢他对她疼宠的爱语。

    ‘对了,我爹娘现在人呢?’正欲起身,马上又被他给搂抱回怀里了。

    ‘他们走了。’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等他们处理完晴儿的事,就会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现在你需要好好把身体给调养好,其余的你都别管。’

    走了!不知爹娘是否已知道睛儿和雷仲天之间的事,爹娘会赞成他们吗?没想到她和睛兄出谷后的遭遇,倒是十分精釆。

    她的失神令冷少龙不悦,腰上的手猛然收紧。她疑惑地抬眼,接触到他微愠的眼神,唇畔扬起一抹笑意。

    ‘我爱你。’

    他一楞,对她突然吐露的爱意,感到惊喜。随即低头攫住那抹笑靥,抵在她唇边低哑道:‘我也爱你。’

    她是他选上的娘子,在六年前的那一晚,即认定了。

    以爱为名,以情为锁。

    锁住她的心,便再也逃不掉了。

    今生她注定是他的。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紫晶镯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