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香言情小说-自古美人爱英雄-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古代 >> 古色古香 >> 自古美人爱英雄作者:明日香 | 收藏本站
自古美人爱英雄 第十章 作者:明日香
    御书房内,皇上正为了外邦遣使要求公主和亲之事伤透脑筋。

    他最大的女儿也不过才五岁,送去和亲太荒唐了,那就只能从他未出阁的姊妹们中挑了。

    问题是,那些公主们娇生惯养惯了,谁肯委屈自己去和蕃呢?

    但「北阙国」是近年来北方急速窜起的强国,十八岁继位的新王两年内便征服邻近三部族,一统北方,这可敬又可怕的对手只能拉拢,不可得罪,否则两国战事一起,不管谁输谁嬴,必定祸及百姓──

    「看来只好叫其中一个公主『为国捐躯』了……」

    但是要叫谁去呢?

    得要公主又不徇私,真是难搞啊!

    「小西子?小西子!」叫了两声都没回应,他一抬头才发现守在一旁的小太监已经靠着柱子睡着了。「厉害,站着也能睡!」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而且越来越近,然后「砰」地一声──

    「血蔘果还有没有?」南宫星夜发丝散乱,眼眶布满血丝,看来憔悴不堪,但他脸色再坏也坏不过他怀中面色惨白如纸的小紫。

    「宣太医到『永福宫』!」皇上一掌往还睡得像死猪的小太监后脑勺打下去,「快去拿血蔘果!」

    ※※※

    四个太医排排站,被皇上骂得快臭头了。

    「什么叫做已经尽力但不保证救得活?合你们四人之力和我皇宫里各式稀世药材还不能保住这姑娘性命?要是救不活她,你们四个就……」

    「算了。」一直静默守在小紫身边的南宫星夜终于开口。「她失血过多,的确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他们已经尽力,让他们下去吧!」

    「还不退下!」

    皇上口谕一下,四个太医全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走得像跑的一样快。

    「我要你休息一下,你一定不会听我的吧?」皇上拍拍他的肩,「等她醒来之后,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这个紫发姑娘的故事,可不准再给我装哑巴。」

    「七哥,」南宫星夜向来如此唤这天子之尊的表哥,「谢了。」

    皇上在南宫星夜肩上轻捶一记,「我和你们家几兄妹的感情可向来比我那些同父异母的手足亲,和我说谢就太见外了。不过我那御书房的门好象跟你们三兄弟犯冲一样,老是被你们踢坏,我看得改个风水,换个方向开,免得老被你们吓到。你自己保重,我先出去了,有事再差人叫我。」

    他说完便离开,让南宫星夜得以和小紫独处。

    病榻上,小紫气脉微弱,服下补血圣品血蔘果之后,虽然唇上终于显现些微血色,但比起健康时仍然相差太多了。

    南宫星夜紧紧握住她的右手,无论他如何以掌温温暖她,那小手仍是透着一股能揪痛他心的冰寒。

    他披星戴月一路施展轻功将小紫由姚家村带回马车上,不眠不休连赶了一昼一夜才赶到京城,名医、奇药他全为她找来了,如今他已是束手无策。

    接下来只能靠她自己了!

    他明明知道人事已尽,只能看小紫的生存意志能不能拼过夺命无常,可是他就是想再为她多做点事,就是受不了只能坐在这枯等,只能被动的听天由命,只能看着她一个人痛苦

    「小紫──」

    如果到我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吃到你烤的鱼,那该有多幸福呀……

    如果……我死了……我要葬在你家附近,墓碑就刻『爱妻玛那紫』、『夫南宫星夜』,有空你要常去看我……

    我喜欢你,就算变成鬼了,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这辈子、下辈子,永远永远我都只喜欢他一个,只想跟他在一起,如果你要跟我抢,我就只有跟你拚命了……

    你不必对我负任何责任,这是我心甘情愿……

    我情愿你杀了我,也不要你把我送给别人……我只要你……在这世上的男人我只要你一个……

    我可以一个人独占你,不让其他的女人取我分享……

    星夜……

    星夜,我爱你!

    一滴泪,悄悄由他脸颊滑下。

    他几乎快忘了什么叫心痛欲绝,自从双亲过世后,他几乎快忘了悲伤的滋味。

    小紫的巧笑倩影在他眼前翩然起舞,她一句又一句的深情蜜语充塞在他脑海,他后悔自己的过于理智,后悔自己的拙于表达,他明明能更早说出小紫想听的话,能更早让她拥抱幸福的!

    但他做了什么事?

    他承诺要保护她,不再让她遭受苦难,可一向自翔聪明的他,竟未看出仇欣郿的诡计,让小紫身陷险境……

    小紫手腕上的伤痕刺痛着他的双目,他可以想象怎样的挣扎才会弄出这样的伤,他可以想象小紫躺在熊熊火堆之上等着烈焰焚身时有多恐惧,他知道她怕火;他知道她娘的遭遇;他知道她有多怕步上和她娘一样的后尘,而他的一时大意竟让她重堕地狱深渊!

    「原谅我,给我个机会补偿,不要就这么放弃我!」他激动的扣住小紫双肩,「我知道你听得见,给我活过来!没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小紫轻皱了一下眉,却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

    「玛那紫,我爱你。」他哀伤地在她唇上轻留一吻,「无论天上人间或是阴曹地府,我都不会让你独行的,我以命立誓。」

    誓言既出,绝不更改。

    从此刻起,南宫星夜已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在小紫手上,无论如何,生死相随。

    ※※※

    「不要……不要放火烧我娘、不要烧我!不……」

    一股暖气吹进了小紫口里,在她梦中无边无际窜烧的大火,便突然变成了一叶叶的缤纷枫红,翩翩坠落……

    「小紫!」

    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呼唤终于传进了她耳中,她艰难地睁开眼,一个模糊的面容让她费了好大的努力才看清。

    「星夜……」一喊他的名字,她的眼眶就湿了。

    只消她一声轻唤,就算有神仙可做,南宫星夜也不希罕了。

    「我还没死吗?」

    「有我『冷面阎罗』在,哪有鬼差敢来勾魂?」

    「嗯。」她嫣然一笑,从锦被中伸出双手。「抱我。」

    小紫的撒娇让南宫星夜疲惫全消,从她昏迷至今已过三天,太医原本还要他做好小紫可能就此昏睡不醒的最坏打算,那个叫他节哀顺变的笨太监只怕还得在床上躺三天,他的小紫就已经奇迹似的苏醒了。

    「可能会有点痛。」他掀开被,提醒她。

    「嗯。」

    虽然他够小心了,不过小紫后脑勺上被尖石砸出的伤口,还是因为她的晃动而扯痛,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

    「很痛吗?」

    她想摇头却不敢摇,「只要能靠在你怀里就不会痛了。」

    小紫将脸贴在他胸前,不跟他提眼前的晕眩,因为她已经从他眼里看见满满的担心。

    「好好──我还能这样靠在你怀里。」

    她在他怀中满足喟叹,听在南宫星夜耳里分外不舍。

    「对不起。」他紧束了一下她的腰,「都是我太大意,才会害你──」

    小紫伸手捂住了他的唇,「是我不好,我让你担心了,如果我那晚小心一点就好了。」她忽然想起一件事,紧张地问:「你那晚有听我的话没杀人吧?」

    看他点了头,小紫才松了口气。她还清楚记得在她昏厥前,星夜那张极度愤怒的森冷面孔,那为了守护她不惜一切的冷冽神情也让她终于知道,自己在星夜心中的分量已经是和他的性命一样重要了。

    「我一定昏迷好几天了吧?」她摸摸他下巴连日未刮所长出的胡髭,心疼地看他一脸憔悴的模样。「不用问,你一定一直守着我吧?才几天,你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难怪你以前老说你讨厌女人,像我这样老出状况的女人真是个大麻烦,你喜欢上我好象满倒楣的。」

    他摇摇头,「我觉得好幸福,也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运的男人,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懂得爱上一个人是多美好的一件事,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能看到你清醒,你已经昏三天了,这三天里我──」

    「你茶不思、饭不想,守着我寸步不离,就怕我一睡不醒,对吧?」她拉起他的手贴在自己心窝上,「我当然知道,全写在你脸上了。」

    他浅浅一笑,伸手轻抚她总算恢复了七成红润的美丽脸庞。「对不起,我承诺过要保护你却没做到,你怪我吗?」

    她温柔地笑,「为什么跟我道歉?你并没有违反承诺啊!是你尽了全力保护我,不然此刻我早被烈火烧得尸骨无存;是你衣不解带的细心照料,才硬把我从鬼门关前拉回来;是你说无论天上人间或阴曹地府都不会让我独行,为了不让你做傻事我才拚命活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

    「我有几次昏昏沉沉中听见了你所说的话,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就是睁不开眼。」她笑着轻按他鼻尖,「我不只听见这些,我还听你说了好几遍『小紫,我爱你!』。你还说只要我醒来你以后就什么都听我的,再也不对我发一点脾气,要让我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妻子,我一听见活着有那么多好事,当然说什么也要赖活着啰!」

    「是啊,只要妳活着,以后一定全都是好事。」南宫星夜无此温柔地轻拥她,「我会生生世世守护你,再也不让任何坏事近你身,我绝不曾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了。」

    「嗯。」小紫安心地倚在他怀中,「对了,我们现在在哪里?是你家吗?」

    「不是,这里是皇宫。」

    「皇宫?」她看看周遭富丽堂皇的陈设,再看看自己身上轻软精致的新衣,最后才将视线移回他身上。「皇宫是什么地方?是指最好、最大的客栈吗?」

    「不是,是……」

    「月光?星夜,裁听见月光的声音!」她惊喜地揪着他的衣裳,「你听见了吗?是月光的叫声!」

    他想都不想便摇头,「不可能,飞仙山距离京城有数千里之遥,月光是绝不可能在这现身的,是你太思念它才会产生幻觉。」

    她轻蹙眉,「可是……」

    「我答应你,等我们回『南宫堡』成亲之后,我一定会派人回飞仙山将月光带回你身边,你现在就安心疗伤,别想太多了。」

    「嗯。」

    小紫正要听他的话死心,远处却传来一阵马匹狂叫嘶鸣的声音,这回连南宫星夜也听见了。

    她才刚黯淡的眸光又开始炯炯发亮,「你也听见了吧?」

    「的确有马叫声,不过……」

    「我确定是月光,一定是!」她不死心地哀求,「星夜,你带我去看看嘛,一定是月光,它叫成这样一定有事,你带我去嘛!」

    「可是你才刚清醒……」他担心地捧住她细瓷般的滑嫩脸蛋,「好吧,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但是你得答应我,如果不是月光,你也不可伤心,而且你得乖乖在我怀里,不准吵着要下来走路。」

    她甜甜一笑,「好。」

    南宫星夜为她加上一件连帽大氅,才抱起她循着马叫声走去,老实说,他是听不出月光的声音,不过深宫内院有马儿狂叫不停也是十分不寻常。

    「星夜,你看,真的是月光!」

    才靠近御花园,南宫星夜便看到沿路花草饱受马蹄践踏的零落惨景,而小紫已经一眼认出被宫廷内的御马夫硬扯住辔绳不放的「好友」。

    「哇!」就在此时月光突然挣脱所有人的牵制,发狂似地朝正准备等马夫驯服宝马便要上去试骑的皇上冲去。

    「嘘──」

    一声清亮口哨响彻云霄,原本已理智尽失的月光在千钧一发时突然停步,在众人还没搞懂发生什么事时,它转身又朝御花园入口处狂奔而去。

    「星夜,小心那匹野……」皇上的警告声只说到一半就停了。

    月光在南宫星夜面前停住,小紫伸出手去,它立刻乖乖地伸长颈子等着她抚摸,方才的暴戾之气瞬间便已消失无踪。

    「月光乖,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小紫眼眶里满是欢欣泪水,「星夜答应过,要让你跟我在一起的,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她一边轻抚哄着马儿,一边抬头向南宫星夜告状。

    「星夜,那些坏人欺负月光,你帮我把那些人全打跑,我们带月光回家!」

    南宫星夜闻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跟七哥感情再好,也没好到可以把一国之尊抓来打的程度,如果知道那是砍头死罪,小紫肯家会吓昏。

    「这些人是我的亲戚,不能打,尤其是身穿黄袍正朝我们走来的那个是我表哥,待会你对他说话绝不能有半句不礼貌,知道吗?」

    「哦──」她微嘟着唇,小声说:「可是我要月光……」

    「你放心,月光一定会跟我们回家的。」

    南宫星夜当然知道,月光会出现在此只有一个原因,肯定是它为了找小紫而下山,被人捕获才辗转变成了达官贵人讨好皇上的贡品送进宫来的。

    虽然他们表兄弟感情好似亲手足,但这么一匹世间难寻的金色宝马,七哥肯定是爱不释手,舍不得送人。

    不过,七哥曾跟他提起,为了要送哪位公主和亲的事已经烦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若他有计策献上,要求任何赏赐都行。

    君无戏言,这下月光他是非赏不可了。

    ※※※

    看着南宫星夜从马车扶下一位紫发姑娘,还有匹金色骏马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俩走进堡内,沿途上所有堡里的婢仆全看傻了眼,嘴巴还张得大大的。

    紫色头发是很希罕;金色马儿是很稀奇,但全敌不过南宫星夜的手正牵着小紫的手那么「惊天动地」。

    毕竟他不近女色可是远近驰名,大家都嘛看好他有当「得道高僧」的潜能。

    堡里赌他终身不娶的赌金已经高达两百两,赌他到三十岁都还是童子之身的更多,看着他们手牵手甜甜蜜蜜的模样,已经有人在一旁捶胸顿足怨叹自己压错边啦!

    「星夜,你们家里的人好奇怪喔!」小紫偷偷凑近他说:「他们不看我的头发,也不看月光,眼睛一直盯着我们的手看,难道他们以前从来没见过别人手牵手吗?」

    「在堡里他们奇怪的人事物见多了,早就见怪不怪。」这一大半全拜他那宝贝小妹之赐,「不过,他们从没见过我牵女人的手。」

    小紫抿唇一笑,「原来你在他们眼里也是大怪人一个呀!」

    他微耸肩,「应该是吧!」

    「不过,我就喜欢你的怪。」

    小紫朝他甜甜一笑,南宫星夜也回以温柔浅笑,两人眼中只有对方,完全没察觉南宫星夜这一笑,又吓呆了几个在堡里工作了十年也没见他笑过的老仆。

    南宫星夜先带心紫去大厅,再叫人去通知其他兄弟姊妹他回来的消息,打算立刻向家人说清他和小紫的关系。

    「那个……」小紫有些紧张的说:「星夜,我看我还是先和月光在外面等,等你先和你的家人提我,我再进来比较好。」

    「你在紧张吗?」他握起她的手,凑近唇边一吻。「别担心,我保证我的家人一定会喜欢你的。」应该没人敢不喜欢。

    她低垂双睫,「可是……」

    「好吧,不然你先去跟月光玩,待会我再出去找你。」他知道跟马儿在一起她就会比较安心。

    「嗯。」

    她在他唇上轻印一吻便开心跑开,看她跟那匹马感情那么好,他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吃味呢。

    「大哥?」

    他一回头,才发现南宫珑一副被鬼吓到的表情,呆站在大厅门口,不用问,一定是瞧见小紫亲他的那幕了。

    「可以回神了吧?」南宫星夜略皱眉,脸色微红。

    「刚刚……」南宫珑三步并两步快步走到他面前,脸上还是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刚刚那位姑娘……」

    「她叫玛那紫,就是江员外要我去『古苏族』接的那位女子,不过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十天内我要办一场隆重的婚礼,正式将她迎娶进门,除了要退江员外那五万两佣金之外,还得还他损失的聘礼,就这样。」

    「哦。什么?你……」

    「星夜!」

    还来不及让南宫珑把吓张的嘴巴台上,厅外就忽然传来小紫惊恐的尖叫,南宫星夜立刻飞奔而出,而还搞不清状况的南宫珑,和刚走出来南宫朗月以及南宫飘絮,也只能随后先跟出去再说。

    「哇,奇珍!」

    「哇,异兽!」

    南富朗月眼中只有紫发飘飘的美人。

    甫宫飘絮眼里还多了金色宝马。

    「你们两个给我克制点!」

    南宫珑一手一个,直接拎住他们俩的衣领,才没让他们演出「饿虎扑羊」戏码。

    「啊!」

    南宫朗月和南宫飘絮异口同声发出惊呼,不是在可惜那只不知死活跑出来逛大街而吓到美人的白虎,反正大家都知道它只是被南宫星夜用麻药针射昏一下而已,而是不敢相信那美人竟然扑进南宫星夜怀抱,而南宫星夜竟然还没一掌把她打退百尺之外,简直就是太阳跟月亮一起高挂天空的大奇迹!

    「虽然我也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南宫珑往南宫朗月后脑勺拍下一掌,「叫弟妹。」他再拍了南宫飘絮一下,「叫三嫂。就这样。」

    「弟妹──」不能碰了。

    「三嫂──」

    相较于南宫朗月的「惋惜」,南宫飘絮可兴奋多了。

    「三嫂,你是美女!好漂亮喔!三嫂,我好喜欢你的头发喔!三嫂,我叫飘絮,躺在地上那只叫小白,是我的宠物喔,它跟狗一样乖,我每天把它喂得饱饱,它不会咬人的,这匹马一定是你的宠物吧?它叫什么名字?我可以摸摸它吗……」

    南宫飘絮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住,硬把小紫扯离南宫星夜怀中,又夸她又撒娇。一下摸摸她的发,一下子拉着她的手晃呀晃,好象不是第一次见面,仿佛她们这一对姑嫂已经和乐相处数年了。

    南宫星夜看着小紫在南宫飘絮亲切的笑话中,逐渐放松紧张的心情,笑容也重新浮现她脸上,应该已经不担心他家人喜不喜欢她的问题了,还真没想到他这向来只会惹祸的小妹还是有用处的。

    「对了,二哥。」他想起有件事一定得先跟二哥报备,「从今以后,我们『南宫堡』不许仇欣郿跨进半步,请你告诉你那个小师妹,以后她最好能避我多远就躲多远,再让我见到她,我会把她剁成碎块喂小白!」

    南宫朗月难得正经严肃问:「为什么?」

    南宫星夜剑眉怒拧,「因为嫉妒,她竟找人放火烧小紫。」

    「太可恶了!真是个坏女人!」南宫飘絮一直就不喜欢仇欣郿,「三嫂,你放心,那个坏女人敢再欺负你,我就放小白咬她!我们『南宫堡』的人可不是能随便让人欺负的!」

    「没想到欣郿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南宫朗月攒起双眉思索一下,「放心,这件事我会去跟我师父说,飘絮说得没错,我们南宫家的人怎么可以让人随便欺负,欣郿非为此受罚不可!大哥,不再让欣郿进入『南宫堡』的事就这么吩咐下去吧。」

    南宫珑点点头,「小紫,你放心吧,既然星夜说你已是他的妻子,就是我们南宫家的人了,我们会特别留意你的安全,不会再让那种事发生了。」

    「你们真的愿意接纳我成为一家人吗?」小紫问得好胆怯,「你们不觉得我的紫发奇怪?不会把我当成妖精吗?我真的可以跟星夜一直住在这里,跟大家在一起吗?」

    南宫朗月露齿一笑,「什么妖精,说你是仙女下凡还比较像,要说妖精……」他手往南宫飘絮一指,「这家伙一天到晚跟毒蛇猛兽鬼混还能没缺手缺腿,才像妖精哩!」

    「臭二哥!」南宫飘絮气鼓双腮,瞪着他回嘴,「我可是你的亲妹妹耶!我是妖精那你也是妖精!大哥、二哥、三哥和大姊也全是妖精,我们一家就全是妖精了!」

    「对呀,你到现在才知道啊?」南宫朗月还逗她。

    南宫飘絮楞了一下,狐疑地看向南宫珑。「大哥,我们真的是妖精吗?那我们是什么精呀?我比较喜欢当狐狸精,因为人家都说狐狸精最美了!」

    南宫珑听完快昏倒了。

    小紫浅浅笑开,她真的好喜欢这一家人。

    她悄悄牵住南宫星夜的手,他立刻回她一个最深情的笑靥。

    她终于有家人了,一群好可爱的家人!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自古美人爱英雄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