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槐言情小说-追爱风暴-尾声-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泰国 >> 二女一男,波折重重 >> 追爱风暴作者:陈希槐 | 收藏本站
追爱风暴 尾声 作者:陈希槐
    一星期后。

    恕堇脸上的疤痕结痂全部脱落,不过,恕堇仍坚持要戴着那张金色的面具。

    就在恕堇拆线的前一天深夜,恕蕊走了,死因是急性肺气肿。

    季敖早就在上一次的电话对谈中探出端倪,只可惜,那时候他的心都放在恕堇的身上,以至于疏忽了恕蕊的病情。难怪她一直不肯跟他见面,甚至于在开刀的时候,也不准他去见她,原来是怕让他看到她病入膏肓的模样。

    另一方面,她在监狱的短暂日子里也自我发觉这是她应有的报应,也心想与其苟活在这人世间受人唾骂,不如潇洒的带着一身臭皮囊离去;这一生,她也没有抱着什么大的希望生存下去,她对不起恕堇、季敖、品蓉,也辜负了父母亲的栽培。这样的坏事做绝,让她不再留恋这世间,只希望至少在离开之前,还能弥补一下对恕堇的亏欠,也算是填补一下内心的缺憾。

    恕蕊走后的一个星期天早晨,恕堇要求季敖带她到滨海公路上的一处小峭壁旁听海,以前恕蕊的心受创伤的时候,总会一个人跑来这儿自我疗伤;现在,她多希望听到恕蕊倾诉的声音,与大海一同陪她呐喊,狂泄心中被压抑的委屈。

    「就是这儿了!」

    今天的天气有点吊诡,明明是个大晴天,却见乌云团团阻在太阳的两侧,只让它露出微微的金光,照得海平面有些晶亮闪烁,又有些冰冷黯淡,加上风势有些骤急,让季敖一下车就搂着恕堇不放。

    「好冷喔!」季敖不免将领子内翻,护住外露的颈子。

    「恕蕊现在应该比我们更冷,她走得那么痛苦,死前又让她接受皮肤移植的手术,想想小时候她已够可怜的了,而现在才不过二十五岁,又离开这令她失望的人世间。我这做姐姐的好像从来没帮过她什么,季敖,我是不是个坏姐姐?」她遥遥望着远方的一片水天一线的海面,任风在她发丛间玩捉迷藏。

    「你别自责了,这只能说是她的命,我们在她的生命里兜了个圈子出来,现在又能在一起。我想,我们应该能比一般男女更能体会出这段感情的可贵,因为有恕蕊给了我们这样严格的考验,我们今后更要疼惜对方,不要让恕蕊在天上也感到遗憾。」季敖从后面一把搂紧恕堇,火热的胸口贴着她的背,灌入他源源不绝的热情。

    「你说得也对,要不是恕蕊刺激着我们两个,也许我们的爱还是停留在表面的阶段,永远都体会不出爱的真谛,而我也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去了解,爱一个人该是勇往直前去追求,才是一种真爱。」说完,恕堇将金色的面具卸了下来。

    季敖不懂她这举动所为何在,疑虑问道:「为什么到今天才要将面具摘下来呢?」

    「我只想告诉恕蕊,今后我再也不畏缩、不逃避,要轰轰烈烈的跟你谈恋爱;我要学恕蕊,今生今世都黏着你不放,不再躲在面具后面被动的让你来疼我。这是恕蕊给我的崭新人生,她让我明白,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争取才行。」她将面具拿在手中,过去的那个梁恕堇已随着恕蕊的离去而消失在尘埃中;现在的她,不但有恕堇的温柔,还有恕蕊的热情。

    这样重新出现在季敖面前的人,令他觉得焕然一新,好像同时和两姐妹在谈恋爱。

    「我该叫你恕堇还是恕蕊呢?亲爱的小女人?」季敖发觉,原来她一直戴着面具是要给他一个惊喜。看着神采奕奕、一脸笑意的她,他忍不住拥着她的身躯,享受着她带给自己那种不同以往的感受。

    「随你吧!现在的我再也不是一团解不开的谜了!」她轻轻将手中的金色面具朝空中一抛,随着海风的吹拂,静静的落在海面上浮沉。这时,一道金色的阳光从厚云中洒下一束光芒,将金色的面具照得通明亮丽。

    一对俪影相拥在充满金光的暖阳下,看来,这两人之间,再也没有解不开的迷思了……

    —本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追爱风暴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