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青言情小说-智擒夫君风流心-page 3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和亲,日久生情,后知后觉 >> 智擒夫君风流心作者:井上青 | 收藏本站
智擒夫君风流心 page 31 作者:井上青
    “清灵,不能总是你带着咱们未出生的孩子去玩,我这个当爹的也该尽点责任,你说对吧?”南宫曜日站在马匹前,委婉劝阻,“我们搭马车去,一家三口坐在车内,多幸福美满。”

    雪清灵睨着他,从得知她怀孕到现在快半年了,她每次想骑马出去溜溜,没一次成功的。

    “每次都来这招,你就没别招了吗?”她笑睐他,“好,就依你。”她也答应过他,会温柔一点。

    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坐上马车前往练箭场,在车内,他摸着她的肚子,自豪道:“今天本王要让咱们儿子见识一下他爹天下无敌的百步穿杨箭术。”

    她嗤笑了声,旋即想到半年前伊西多禄到最后关头,改变心意不杀她反射杀二王爷的事。

    “倘若当初伊西多禄未改变心意,恐怕我俩其中一人就已不在了。”

    以伊西多禄的箭术,那样的距离想射杀人,根本难不倒他,但他明显将箭头微往下调,当时那箭看似射向她,最后其实是射在马后脚上,所以马才会失控把他们甩摔落地。

    且当时他射向她是一支箭,他反射向二王爷的是三箭齐发,可见他真的是临阵悔悟。只可惜最后,他仍伤重不治,她去见他最后一面,他还露出笑容说还好自己没做出憾事,希望下辈子有机会当她的驸马。

    南宫曜日默不作声,她笑问:“你还在吃醋?”

    “我哪会跟一个早已不在的人吃醋!”他只对他最后的遗言有点介意罢了。

    伊西多禄临阵悔悟倒真的是大大的帮了他们,别的不说,万一他没反悔,那箭射在他背后,一次死不成,他要再补射个三箭齐发,别说他,连雪清灵恐也有性命之忧。

    “意思是,你会跟还在的人吃醋?”她凉凉的说。要不是她现在大着肚子,腿盘不上来,她肯定还会跷起二郎腿哩。

    虽然后来他向她解释清楚,当初他和艳双双说的那些话,是想哄她供出伊西多禄的下落,不得已才说的,况且现在寻欢楼也已经歇业,早改成茶楼,艳双双和鸨嬷嬷更不知去向,但那些话还是梗在心间刺伤她,现在她知道他心中也有根刺,所以每每心血来潮时,就会忍不住刺他一下。

    南宫曜日想装泰然自若,潇洒一笑,不过笑容没扬,倒是脸颊明显抽搐。

    “不知袁大哥在牢里过得可好?”

    “哪会不好,有吃有住,专人伺候,日子过得比本王还舒服。”他这不是风凉话,是事实。

    在太后力保下,皇上念及二皇兄已殁,不想让太后更加伤心,遂未对袁柯判重刑,只关他十年,太后还派奴婢伺候关在天牢的袁柯,除了不能自由外出走动,袁柯在牢里的日子过得也不比王爷差。

    虽然他不甚喜欢袁柯那家伙,但他主动在太后面前坦承一切,也算间接帮了他一个大忙,要不,太后若认定是他派伊西多禄射杀二皇兄,他可是百口莫辩,毕竟伊西多禄是北国人,她可以合理怀疑是他透过雪清灵让伊西多禄来执行杀二皇兄的任务。

    总之,这个袁柯也不是一无是处就是。

    他又摸摸雪清灵的肚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这孩子来得真是时候,有了他,她就不会嚷着要去探望袁柯,毕竟怀着孩子进出天牢总是不好。

    生完这一个呢?他盯着她的肚子,诡谲一笑,那就继续怀第二个、第三个……

    让她忙得没空去想探望袁柯的事。

    没察觉他的坏心思,她突然两手抱住他的腰,把头贴向他的胸膛,有感而发地道:“曜日,当初我看到箭朝我背后射来,你又突然跳过来,真把我吓坏了。”

    “你终于发现,只有你的夫君才是最爱你的!”

    “我早就知道。”她甜蜜轻笑。

    他知道她留在南国会有性命危险,主动要陪她回北国,事后她才惊觉,他若跟她回北国,反变成他有性命危险,未料他竟说他早知,原来他是想以自己为饵,钓出这一连串的背后主谋。

    他一直用自己的性命在保护她,她怎会不知他有多爱她!

    虽然后来没回北国,但他早派人去通知她父王关于二姊夫想叛变一事。得知二王爷和伊西多禄皆殁,知道大势已去,二姊夫坦承不讳,二姊伤心之余仍念夫妻情向父王求情,大姊和她也替二姊夫求情,最后父王网开一面,解除二姊夫所有职务,让他解甲归田,不得再有一兵一卒。二姊夫交出了那批当初袁柯盗卖给他的兵器,南宫曜日派人将兵器运回南国,皇上赞扬他立了大功,赏了万两黄金,他秉着爱妻做事讲究公平原则,将一半赏金给了北国造桥铺路用,一半用来救济南国的穷困人家。

    仰首,她崇拜的看着他,他不只脸俊,心更俊,而且做事公平,不只为南国人民着想,还造福北国人民。

    凝定他,她摸摸他的脸,当初被她用竹子划伤之处,伤痕不细看是看不出的。

    “曜日,你真不生气我划伤你的脸?”对此事,他没一句责怪埋怨,反倒是她自己过意不去,“其实你人俊,就算多一道疤痕还是俊,何况现在真的看不出来了。”

    他黑眸眯成一线,斜睨着她,开玩笑道:“我想你是故意划伤我的脸吧?”

    对于他拿这事开玩笑,她早习以为常,且也有反击的对策。

    “呦,我这手怎粗厚厚的?真不知道我这个丑不拉叽的北国公主,会不会生出丑不拉叽的小王爷,或是和我一样丑不拉叽的小郡主?”

    闻言,他立即陪笑脸。“呦,我家王妃自从怀孕后,怎越看越美,而且她还人见人爱,每个男人都爱她。”为了安抚她,他不得不拿心头刺刺自己。“都说红颜祸水,但我家王妃可厉害了,她这位红颜可是会救国的,把两个叛乱者迷得团团转,前后对她举白旗投降。”

    她被他逗得开怀笑着,睐他一眼问:“那我有没有把你迷得团团转?”她只在乎有没有迷倒自己的夫君。

    “你说呢?”深情凝视着她,他挑眉一笑,旋即低头,轻吻她的红唇。

    四目交接,情意笑意在两人之间流转,他们夫妻俩现在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肚子里的小宝宝突然踢了下,对了,还有小宝宝,一家三口,幸福着呢!

    【全书完】

    编注:想知道还有哪些正宫夫人终于击败重重困难“情”得完美郎君,请看——

    阳光晴子·正宫夫人不好当之《养家养娃养夫君》

    香弥·正宫夫人不好当之《舍命终得暖床夫》

(快捷键:←)上一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