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2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24 作者:金晶
    「史玄,你、你睡了吗?」她问,往日睡觉他一定会抱着她睡,才不会背着她呢。那头的史玄很安静,她咬着唇又问了一遍,语气软了不少,「相公,你睡了吗?」

    在她以为史玄睡着的时候,他不重不轻地嗯了一声,接着说:「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好冷淡。徐娇儿无辜地嘟着嘴,心中难受地侧过身,手指戳了戳他的背部,「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这样,不过是身外之物,我大可以不要,但是……」

    「但是什么?」史玄夹着强烈的怒意猛地转过身,啪地一记拳头砸在徐娇儿的耳边,吓得她眼睛都瞪大了。他索性压在了她的身上,如火一样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她,「你说啊,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的心怎么这么硬、这么狠,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他暴怒地吻住她的唇,猛烈地做了这个晚上一直想做的事情。

    要不是顾忌她,他又何必死死地隐忍着心中的怒火,可恨她还有满嘴的理由要说,说什么,又何必说,她都做尽了蠢事,他压根不想听。

    「嗯嗯……」徐娇儿摇晃着脑袋,却惹来他更为狂烈的反应,薄唇狠狠地在她的唇上咬破了一个口子,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史玄的舌钻入她的檀口,用力地搅动,狠狠地吸吮着她的舌。她的脚因抗拒开始在床上蹬着,却怎么也挣不开他,她无奈地任由他死死地箍住她,直至他松开了她,她才又活了过来。

    嘀嗒,一颗晶莹热滚的泪珠落在了徐娇儿的脸上,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悬在上方的男人哭了,「相公……」

    「你……」史玄的呼吸沉重,声音也有些沙哑,竟一开口便说不出话了。

    「相公,对不起。」徐娇儿上前用力地抱住他,「是我不好,居然这么蠢,是我不好……」

    不想再找什么理由了,就算那玉镯价值连城,也不及他一个人重要,「那是你送给我的,我才舍不得,我舍不得的不是镯子,我舍不得是你送给我的镯子。」

    史玄低哑地开口,「我知道。」

    「我也好怕,好怕自己被那些火龙给吞了,等我回过神时,我已经跑回去了。相公,我只是不想你送给我的玉镯,还是你托媒婆求亲时送给我的玉镯就这样没了,我舍不得。」徐娇儿哗啦啦地哭着。他越愤怒,说明他越在乎她,她这个傻瓜却不知道去珍惜,还差点伤了他的心,惹得他哭了,爹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她也没有见过他哭,可眼下他哭了。

    「我知道。」一顿,「但没有了你,我该如何是好?娇儿,为夫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她泪眼朦胧地凝视他,「爱我?」

    「嗯。」史玄用力地点点头,「本来想就在山中孤单过一辈子,没想到遇到了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你上心了,等我想明白的时候,你已经住在我心里了。」

    她红了脸,「相公……」

    「镯子没有了可以再买,传家宝没有了可以再弄一件当传家宝,可你没了,那我真的没有娘子了。」

    「你还想没了娘子再娶?」徐娇儿立刻瞪大了双眼,母老虎似的盯他,彷佛他一说是,她便上去一口咬死他。

    史玄苦笑,「没有娘子,我要嘛当鳏夫,要嘛便是……」死。

    「不要说那个字。」徐娇儿忙不迭地捂住他的嘴,「相公,我们会相亲相爱,会长命百岁,我要给你生儿子,我还要看儿孙满堂,我们都不会有事的,我们的命会比老王八还要长。」

    史玄笑了,亲了亲她的额头,「当真?」

    「当然。」徐娇儿用力地点头。

    「可为夫很气。」史玄笑着说。

    徐娇儿心里一个咯噔,小心翼翼地问:「那要如何是好?」

    「为夫觉得你最好快一点怀上好。」

    不就是想那档子事情吗,偏偏要找藉口。

    「可为夫很气。」史玄说。

    徐娇儿无言以对地望着他,那他到底想怎么样?

    「所以,今日由你主动。」

    徐娇儿也不知道哪里听到的混话,男人的嘴上火了,那么下面那里就得泻火,可要她主动……

    史玄又躺了下去,从下往上地望着她,「为夫便任由娘子宰割了。」

    徐娇儿忽然觉得不对,手猛地往他胸膛上一拍,「做这事情之前,你先给我说清楚,你跟那个小妖精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不是想娶一个小的回家享齐人之福?」

    史玄镇定地回答道:「当然没有。」

    「实话实说。」徐娇儿怒不可遏地说:「要不是小妖精过来,我们家也不会这么闹腾,火也不会烧起来,更不要说我们还有不少家当在屋里呢。」

    当听到烧这个字眼的时候,史玄的眼睛一闪,神色如常地说:「她是一个扫把星,带来的是霉运,等明日我将人给打发了,霉运也没有了。」

    听他将史若水形容成扫把星,徐娇儿的心情瞬间美好了,但仍然很执着地问:「她特意把你喊出来,还拿着什么黄纸,那是什么?」

    「不过是想威胁我。」

    「什么?我现在就去烧了那黄纸。」徐娇儿也没有问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只想将不利于他的东西都毁掉。

    史玄感动地抱住她,这个世界上能这么真心对他的人只有她了,「没有用的,什么都威胁不了我,只有你。」

    徐娇儿不动,直直地望着他,「真的没用?」

    「嗯。」史玄用力地颔首。

    徐娇儿靠在他的胸膛上,松了一口气,「相公,这个小妖精真是可怕,一定要早点让她走。」

    「好。」

    「可她名义上是你的义姐……」

    何时这么懂事了?史玄心中发笑,面上严肃地说:「对我有恩的不是她,早已没有瓜葛了。」

    「但她这么爱慕你……」

    「我不爱她,我爱的是你。」史玄顺利地截断她的话。

    「相公,我好爱你。」徐娇儿开心地抱着他,小脸在他的怀里蹭了蹭,餍足地说。「嗯。」史玄唇角扬起一抹笑容,等着她F面的动作。

    可等了等,徐娇儿却似没有了任何的声响,他头一低,她早已甜甜地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这个傻丫头,这帐先记着好了。

    隔天一早,史若水决定离村。

    「你变了。」史若水失望地看着史玄,「为了一个农妇,你早已不是以前有野心的史玄,而我还妄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呵呵。」

    史玄没有说话,而是冷冷地注视着她,史若水没有再说话,在黄莺的服侍下上了马车。他背着手站在原地,看着马车远去,眼里的冷意更盛。她错了,他确实没有以前的野心,但以前的冷血无情他还有。

    史若水在半路上遇到了一队官兵,那带队的人对她说道:「是提督夫人吧?」

    史若水弱弱地一笑,她做错了,她一开始就不该来找史玄,如今她把她自己的路给堵死了,婆婆想要她在尼姑庵里守寡,她不甘才跑了出来,对史玄撒了谎,以为史玄对她情意还在,没想到……

    「小姐。」黄莺含泪看着她。

    「我们回去吧。」史若水轻轻一笑,罢了,这也许是她的命吧,好不甘,可没有办法。而另一头,李家村的山上,史玄走进院子,便看到徐娇儿一脸的欢喜。

    「相公,你回来啦。」

    这丫头,只不过是送走了她口中的小妖精,她便开心了,「回来了。」以后他有家了,在李家村的山上,他有娘子了,他娘子的名字唤作徐娇儿。

    「相公,我有好事跟你说。」

    「什么事情?」

    徐娇儿拉过他的手臂,在他的耳边低语着,他的脸上立刻闪过惊喜,「真的?」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