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2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22 作者:金晶
    徐娇儿喜上眉梢,对着主仆两人得意一笑,「当然。」她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她可是专门下了手笔做了丰富的菜肴,接着要在这一对主仆前面狠狠地秀恩爱。

    只是她还未秀,某人已经很自觉地给她挟菜、喂菜,她心中一喜,果然是她的好相公,有眼色。

    史玄自然没有她心眼多,往日如何,今天也如何,他也不是那种因为别人在而处处顾忌的人。

    他们对面的主仆脸色早已难看了,史若水力挽狂澜,「义弟,可还记得我们以前……」

    「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便不要再说了,人要往前看,切忌回头。」史玄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嘴。

    黄莺狠狠地瞪着徐娇儿,一定是这个农妇施了什么妖术,才让少爷变成了这样。

    徐娇儿十足的小人得志,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亲切地说:「姐姐要多吃一点。」

    史若水恍若未闻,心如刀割,看着喜欢的人跟别的女人恩恩爱爱,她几乎想死的心都有了,忧伤的声音传了过来,「史玄,你、你忘记我爹的话了?」

    黄莺也不服气地说:「对啊,少爷,老爷可是给你和小姐订亲了的。」

    史玄感觉到旁边的人忽然动了动,他伸手握住了徐娇儿的手,以坚定的力道压住了她,此刻他才发现,她的小手在颤抖。原来这个小东西没有这么的强大,她明明很瘦弱,很需要他,平日里的倔强都是装出来的,傻丫头。他怜惜地轻拍了拍她的背,语气冷淡地问:「义姐,你确定这婚约还作数?」

    徐娇儿被吓得一动也不能动了,他居然订亲过,为什么他从来没跟她说过这件事情?史若水神色一变,几乎要晕过去,黄莺扶着她,焦急地说:「少爷,那是老爷出尔反尔,可不是小姐……」

    「是你要嫁给水门提督,是你要跟我解除婚约,是你哭着求我,我和义父才成全了你。」史玄冷着嗓音说道。

    「我……是,对,我那时嫌弃你不解风情,听信了那人的甜言蜜语,可我嫁给他之后,我才发现你对我是真的好,我悔了,难道我不能后悔吗?」史若水红着眼问。

    「你个不要脸!」徐娇儿立刻跳了起来,一脸的不敢置信,「自个解除了婚约,还敢在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娘子面前说自己是史玄的娘子。你都嫁过人了,还想吃回头草,你这样的女子在我们村里可是要浸猪笼的。」

    史若水不知道是被她的话吓到了还是怎么了,忽然不说话了。徐娇儿还要骂的时候,史若水幽幽地看着史玄,「前几个月他去福州的时候,因故去世了,婆家说我年轻,不让我守寡,便将我赶了出来,其实不过是怕我多分了二房的一分钱。」史玄没有看她,安静地听着。史若水又说:「如今我的依靠只有你了。」

    「呸。」徐娇儿不满地大呼小叫,「你有手有脚,好好的,靠我的相公干什么。」

    黄莺忍受不了地大喊:「你这个农妇闭嘴!」

    「闭嘴。」史玄冷冷地出声,「你们要干什么跟我无关,义父已经去世了,你在名义上不过是我的义姐,要银子,有,但是休想要我负责你一辈子。」

    史若水猛地摇头,「不、不,我……」

    「滚。」史玄只丢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过身拉着徐娇儿回了屋子,啪的一声关上了门,阻隔了院子里的主仆。

    史若水扯了扯黄莺,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声,「你去跟他说,若是他不来的话,就不要怪我不仁不义。」

    黄莺被这番话吓得六神无主,「是。」她上前敲门,「少爷,小姐说了,你要恩断义绝可以,但是小姐有话要跟你说,就几句话。」

    门开了,出来的却是徐娇儿,她双手插腰,「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的相公,你休想抢走,除非我死。」

    史若水的眼睛闪了闪,徐娇儿死了,他才会属于她吗?也不是不可能。

    「娇儿。」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史玄走了出来,不赞同徐娇儿的话,「胡说八道什么。」

    徐娇儿轻哼一声:「我死了就化成厉鬼纠缠你。」

    史玄被她稚气的话给气笑了,转而看向史若水,「义姐还有何话可说?还是早早回去休息,明日便离开吧。」

    黄莺不敢在史玄面前放肆,安静地站在史若水旁边,史若水扬起一抹笑,「到外面说。」

    史玄不语,史若水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陈旧的黄纸,「你不看看?」

    史玄冷笑一声,「好。」转头对着徐娇儿说:「我去去就回,信我。」

    徐娇儿抿着唇,蹬了一脚便转身回屋子了。

    第10章(1)

    史若水则是先出了大门,在大门口等着史玄,史玄很快也走了出来,史若水看他跟了上来,便说:「前面有一个亭子,去那里说。」

    史玄不置可否,先迈开了脚步往那亭子去。史若水的眼睛闪了闪,看着门口的灯笼,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清,等她意识到她自己做了什么,她已经将那灯笼扔进了院子里的杂草堆上了。

    「小姐……」一旁的黄莺张大了嘴。

    史若水瞪了她一眼,「走。」

    黄莺傻乎乎地跟了上去。

    「你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史若水阴冷地说。

    「是。」黄莺低着头应道。

    走在前方的史玄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看向她们,史若水跟了过去,而黄莺则是不敢看史玄的脸。史玄看了一眼安静的竹屋,心想要快速地解决掉史若水才行。

    没错,他跟史若水是有过婚约,只是早已解除,他对她也无任何情感,当初会答应,也只是因为提的人是义父,他才答应,这里面有多少感情他自己很清楚。史若水从小便鬼心眼多,他从来不喜欢这样心机的女子,若不是义父,他定然不会答应婚约,后来婚约解除了,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见竹屋并无任何不对劲,他才继续往亭子走。史若水跟在他的身边,发现他心不在焉,「义弟,我在你眼中一分不值,可你看了这个,还不愿娶我?」

    史若水再一次地拿出那张黄纸,笃定地说:「上面可是写清了你为官时跟哪些人打过交道,若是落入有心人手中……」

    「已经在有心人手中。」史玄一句话截断了她的话,「史若水,我不会娶你。」

    「你就不怕……」史若水攥紧了黄纸。

    「这黄纸想必不是义父给你的吧,你从很早之前就已经记录下来,只怕早想把我当剑使吧。」他阴着脸。

    史若水一愣,被他看穿了。

    「我若是真的娶你,却要留在这乡野之地,你怕是不甘吧,呵呵。」他低低地笑了,「你要的是我能娶你,然后带着你回京城,将那些看不起你的人一同踩在脚下,你才会满足。」

    史若水脸上的柔弱早已不见,面色冷肃地看着他,「没错,我想的便是如此,你在新帝面前说得上话,也能做一个三品大官,我可以为你做好一个三品夫人的事情,后院也会管得好好的,绝不会让你心烦,若是你实在不喜欢我,我也可以为你找几个小妾。」

    「我最讨厌的便是如此。」史玄望着她,「平平淡淡的好日子不过,非要去勾心斗角,你喜欢,不代表我喜欢。」

    史若水张了张嘴,「为什么?我已经这般低声下气了。」

    「这黄纸你留着也好扔了也好,我是无所谓的。」史玄轻蔑地看着她,带着冷意,「我早已替自己铺好了后路,义父曾说过,你若是男子一定会是一代枭雄,如今依我看,你若是男子之身,只怕是扰乱朝政的奸臣。」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