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2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21 作者:金晶
    史玄从徐娇儿纯真的脸上看出了端倪,疑惑地说:「怎么了?」

    徐娇儿瘪着嘴,眼眶微红,她实在不想在别人面前丢脸,可不知为何,一想到他是别人的夫婿,她的心就疼得厉害,这个疼她、护她、爱她的男人若是真的有正妻了,她可怎么办?她可不要做小……大、大不了她便跟他和离。她大声地吼了出来,「她说你是她的夫婿!」

    认识徐娇儿这么久以来,史玄从未见过她委屈的模样,便是跟她大伯那一家吵架,她也是占上风的,偶尔吃了亏,她也不会流露出这副神情。他的心一疼,连忙将徐娇儿拥在怀里,好生地哄着,「我的妻只有你,若是骗你便五雷轰顶。」

    徐娇儿激动的情绪微微镇定,抬头望他,正要开口,史若水轻轻地插了话进来,「是我不好,跟你开了玩笑。」

    徐娇儿一愣,眼睛望向了史若水,只见史若水俏皮地对她说:「弟媳,我不过是逗逗你罢了,你不会当真了吧?」

    徐娇儿才不理会史若水,立刻转过头,拉着史玄进屋子,「我们回去吃饭。」

    「史玄,我风餐露宿地过来,你便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史若水的目光盈盈地看着史玄。

    徐娇儿往史玄前面一站,挡住了史若水的目光,「我可没说不招待你。」史若水的话虽然是对着史玄说,可她却听出了别的意思,不就是她这个弟媳不会做人吗,「只是这竹屋不是什么大的地方,姐姐不要急。」

    听徐娇儿喊自己姐姐,史若水有一种想吐的冲动,面上却冷静地说:「哦?」

    「那竹屋。」徐娇儿的手指着自己以前的竹屋说:「那里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姐姐若是不介意,大可以住那里,至于一日三餐,姐姐带了丫鬟,应该自己能解决。今日时日太晚了,明日得空再请姐姐过来叙一叙。」说完,徐娇儿不想看这个装腔作势的女人,一把抓着史玄回屋子了。

    气得黄莺猛跺脚,「一个农妇,凭什么……」

    「住嘴。」史若水阴森地看着紧闭的门,「我们走吧。」

    黄莺心中诸多不愿,也只能乖乖地跟了上去。

    竹屋内却不是一派的风平浪静,徐娇儿双手环胸地看着前面镇定地吃饭的史玄,史玄吃完了,擦了擦嘴,温和地看着她,「怎么了?」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徐娇儿满脸的不悦,只差没在脸上写着她不开心几个字了。「刚刚不是说了吗,她是我的义姐。」他淡定地说。

    「呵呵,看着可不是这么一个意思。」她没好气地说。

    「哦?」

    「她说你是她的相公!」徐娇儿的牙默默地磨着,恨不得见谁都要咬一口。

    「她也说了,只是开玩笑而已。」史玄不甚在意地说。

    「你……」徐娇儿气得前面的碗筷动也没有动过。

    「快点吃饭。」史玄眼神幽暗地看着她。

    徐娇儿正在气头上,才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咬着牙不说话。

    史玄站起来,坐在她旁边,拿起碗筷,「娘子真是淘气,非要为夫喂你。」

    「你干什么,我自己会吃。」徐娇儿连忙说。

    「为夫难得要喂你吃,你还嫌弃不成。」他执意喂她吃饭,一筷子菜、一筷子饭,将她的肚皮填得饱饱的,直至她吃不下了,他才放下筷子。

    徐娇儿这时的火气稍微降了不少,圆滚滚的眼睛望着他,「她喜欢你。」

    史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我喜欢的是你。」

    甜滋滋的味道在心头缓缓地散开,徐娇儿的嘴角有着怎么也抿不下去的笑意,「嘴巴倒是甜,不知羞。」

    「娘子呢,娘子喜不喜欢我?」史玄凑近她,望着她的黑眸里写满了认真。

    徐娇儿别扭地扭过头,不去看他,嘀咕地说:「平日一回来就去沐浴,今日还不赶紧去。」见她逃避,史玄不满意地伸手扳正她的脸,「娘子,你要是不说的话,为夫就要好好逼供一番了。」

    「呵呵。」徐娇儿嘲弄地说:「你威胁我?」哼,她偏不说。而且想到他招蜂引蝶,她气得要命,她就知道他是个不安分的,长得好看就乱勾引别的姑娘家,她以后要好好看牢他。

    第9章(2)

    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无辜的史玄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是该沐浴,娘子还没沐浴吧,那我们一起吧。」

    徐娇儿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他抱着她到屋子里,木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满了热水,她身上的衣服被他快速地剥掉,她立刻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了。

    「下流、无耻,你放开我。」她娇喊着,双手用力地推拒着他,可史玄的力气自然比她大,一把制住了她,直接将她丢进了热呼呼的木桶里。

    史玄一边脱衣服,一边戏谵她,「对着娘子,我自然是下流、无耻了。娘子放心好了,我只对你下流、无耻。」语锋一转,「倒是你,对我这么不放心,我很生气。」

    徐娇儿脸色微变,「什么我对你不放心?」

    「别人说什么你就信。」史玄眼神幽幽地望着她,在她的注视下,走进了木桶。

    当初特意让人将木桶打造得大就是为了泡澡,如今倒是多了另一个用处,鸳鸯浴。

    「我没有信,我就是气。」徐娇儿嘟着嘴。

    史玄走入木桶,将她搂在怀里,吻着她的小嘴,「气什么?」

    「气你在外面还有一个不清不楚的义姐。」徐娇儿恼怒地推着他,不让他吻,结果他直接将她的手往后一扳。

    「不信我。」史玄张口在她的脖颈上咬了一口,因为打猎的关系,她身体的每一寸都是紧实有弹性,令他贪婪得不住上下其手。

    「我没有。」

    「那别人说什么,你就信。」史玄又咬了一口。

    他第二次强调史若水只是别人,徐娇儿总算听进去了,水眸疑惑地看着他,「是别人?」

    「不然呢。」他轻含她的小嘴,模糊不清地说:「对我有恩的是义父,可不是她,再说我对义父的情也还得差不多了。」

    徐桥儿躁动的心渐缓,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多了一抹喜色,手往他的肩膀上轻敲了一下,「算你说清楚了。」

    「哦?」史玄双眸紧盯着她,眯着眼打量她红润的小脸,「不过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还未说清楚。」

    「啊?」

    ……

    徐娇儿不是会吃闷亏的人,既然人家都敢上门挑衅了,她哪有不应战的道理,不管史若水是不是开玩笑,她都会告诉史若水,休想肖想她的男人!

    翌日的傍晚,徐娇儿特意请史若水过来在院子里吃饭,自然也少不了那个嘴坏的丫鬟黄莺,至于车夫则是坚定地没来。徐娇儿便给车夫留了包子和肉干,也算作足了面子。

    史若水和黄莺两人在路上不断地说起以前的事情,徐娇儿却是不想听的。在她们的口中,她的相公成了一个只知道跟史若水风花雪月的人,哼,她可是很清楚的,她家相公是当官的,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玩儿女私情。不过她心中仍旧多了一点芥蒂,小心眼地记下,准备之后好好地去审问史玄一番。

    晚饭自然是针锋相对,史若水可是端出了大小姐的模样,虽然没说什么,可黄莺却是一直说那不好、这不好。

    徐娇儿气得要狠狠揍她们一顿,唯一庆幸的是史玄并不是一声不吭,他冷冷瞪黄莺,「若是不好便不要吃。」说完,他将黄莺说的每一道不好的菜都吃了一遍,「娘子的厨艺越发地精细了。」他不忘夸奖徐娇儿。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