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20 作者:金晶
    徐娇儿浑身不自在,想到了那些将女子掠走卖钱的事件,立刻更加地谨慎了,一边喊了大黄过来,要是瞧什么不对劲,她便让大黄咬人。

    那丫鬟半晌收了目光,神色高傲地说:「没什么,我们找错人了。」说着,丫鬟便转身坐上马车走了。

    徐娇儿一脸的不明白,看着远走的马车,心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又来敲门又说找错人,也不说是找什么人。她莫名其妙地关上门,走回屋子。

    「娘子,怎么了?」史玄清爽地走了出来。

    「没什么事,说是找错人了。」

    「哦,那便不理了,我们先吃饭吧。」史玄说。

    「好。」

    「以后若是陌生人敲门,便不要理会。」他叮嘱道。

    「没事,有大黄呢。」徐娇儿说。

    「听我的话。」史玄冷声道。

    这是关心她呢,徐娇儿不气反笑,说:「是,相公。」

    他的脸色这才缓了不少。

    门外的马车已经走远,那丫鬟坐在马车上,低声地说:「小姐,那户人家开门的是一个妇人,想必不会是少爷住的地方。」

    「嗯,他孑然一身,从来不喜欢跟别人沾亲。」被喊作小姐的女子声音温婉清脆。

    「是啊。」丫鬟对车夫说:「我们再去看看,最好今夜能找到少爷的住所。」

    「小姐,天色暗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车夫是一个中年大叔,蓄着胡子,低低地说。

    小姐思考了一下,「确实不方便,便回镇上吧,明早再来寻。」

    「是。」

    马车毂辘地下山,往镇上赶去,无风的夜晚无端地扬起了一阵风沙,似乎随时要打破这一片宁静。

    第9章(1)

    一早,徐娇儿目送史玄下山,自己回屋子里打扫,再过不久夏天就要到了,还好他们是竹屋,不会特别热,再加上周围都是树林,一点也不燥热。但徐娇儿怕虫子和蛇,所以她早早地去镇上买了雄黄和黄酒,雄黄早已在竹屋外面洒了一圈,也做了一个鸡圈,这样也不会有鸡吞食了雄黄。

    她正在忙活的时候,外面又有人敲门,徐娇儿放下东西,喊了大黄,大黄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她摸了摸大黄,「大黄,我们一起去看看什么人。」

    大黄摇着尾巴跟在她旁边走到了门口,她照旧只开了一个口子,门外竟然还是昨夜的丫鬟。

    「村姑,问你一件事情,你可认识一个叫史玄的人?我听人说他住在山上的竹屋,可这山上的竹屋只有两处,那一处似乎没有人住,这里只有你。」丫鬟很着急,深怕那一处的人早已离开。

    徐娇儿早已不回那竹屋,只偶尔回去收拾一下,自然没有人住,这点也不稀奇。可听这丫鬟的意思,要找的人是史玄,「史玄?有何事?」

    丫鬟激动地喊道:「你知道公子,太好了!」也不管徐娇儿的反应,转身就对着马车喊:「小姐、小姐,终于找到公子了。」

    徐娇儿看向马车,一个大家闺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她看着那人,一时愣住了,那模样生得可真美。

    「黄莺,不许无礼。」史若水轻斥了丫鬟一声,又看向了徐娇儿,「我姓史名若水,不知道这位姑娘,呃,不是,是夫人,如何称呼?」

    徐娇儿成亲之后便将头发盘成了髻,就跟一般的妇人差不多,只是如今她穿得倒多了一些讲究,不会整日黑压压的,偶尔会穿一些清雅的棉布衣衫。跟史玄待久了,她的气质也多了一些恬淡,虽是农妇,却多了一股与一般农妇不同的气质。

    史若水客客气气,徐娇儿倒是被那丫鬟的模样给气到了,没好气地说:「好说,不知道你们找我相公何事?」

    女人的直觉告诉徐娇儿,有女人上门找自己的相公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相公说了,养父去世之后,他没有亲人了,无缘无故上门两个女人,她便是再迟钝,也不会不藏一个心眼。

    果不其然,史若水脸色苍白,身体摇摇坠坠,似乎随时要倒下,一旁的黄莺立刻上前扶住了她,「小姐,你可别听她胡说,少爷怎么会……」

    「谁胡说了。」徐娇儿生气地推开门,两手插在腰上,「我可没有一句胡话,你们要找史玄,正巧我的相公叫史玄,这哪里有错。」

    史若水的脸色微缓,对着黄莺说:「你说得对,他不会随随便便娶一个农妇。」

    徐娇儿一听,对这姑娘的印象立刻就差了,这什么人,到自家的门口撒野了啊。

    「只是同名同姓。」史若水轻轻地说:「我差点想岔了。」

    徐娇儿大声地问:「那史玄是你何人?」

    史若水不答,黄莺立刻扬声道:「是小姐的夫婿。」

    徐娇儿冷哼一声:「那你们找错了人,我家相公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说完,她用力地甩上了门。

    哼,城里来的小妖精,那副勾搭人的柔弱模样摆给谁看,她才不要看,看多了得眼疾。她也不会给史玄看,免得她家史玄也得了眼疾。

    史若水看着紧闭的门,与黄莺对看了一眼,车夫缓缓开口,「小姐,少爷应该不会想不开,娶了农妇吧?」

    「不可能。」史若水坚定地摇头,「他绝对不会这样。」

    沉默不语的车夫却默默地摇摇头,心中隐隐觉得这一趟小姐怕是要失望了,天下可没有那么巧的事情。

    回到家里的徐娇儿偷偷地爬到屋檐上看了看外面,看到了那马车一直停在门口不走,火气便上来了,怎么的了,就认定她家相公是不是,哼,让她们见了还能什么话可说不。她生气地下了楼梯去厨房做饭,今日史玄只上半日的学堂,午时会回来吃饭。她火气旺,烧了好几道菜,便将铲子一扔,直接坐在饭桌上等着了。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娇呼,她的脸色一黑,那女人居然还敢在她家门口大呼小叫,她怒气冲冲地打开门,却教眼前的场景看傻了眼。

    她的相公正扶着史若水。

    「史玄。」徐娇儿河东狮吼地喊了一声:「还不把她放开!」

    史玄一愣,不解徐娇儿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但也听话地松开了史若水。哪知史若水竟顺势扑进了史玄的怀里,可史若水还未依恋多久,便被一道大力给拉开了。

    徐娇儿劈头就骂:「你这见缝插针的小妖精,抱着我相公干什么!」

    史玄本想说话,一听她的话,不由自主地笑了,以前听人说过泼妇骂街,可这会见到倒不可怕,只觉得有意思,特别是他家娘子脸上那副醋意看得他格外地爽。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家小姐。」黄莺连忙护主,她家小姐柔弱,可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农妇。

    徐娇儿很快地放开史若水,快步走到史玄面前,一把扯住他的手臂,「你给我说清楚,你跟这小妖精是什么关系?从实招来,否则我便揍死你。」

    史若水听得脸发黑,史玄真的跟这农妇有关系?黄莺深知她的心思,张嘴问了出来,「少爷,你跟这农妇有什么关系啊?可得说清楚,别伤了小姐的心。」

    史玄只能容忍自己欺侮徐娇儿,可不喜欢别人在她的头上撒野,他冷眼望去,「黄莺,你的胆子倒是大了。」

    黄莺吓得低下了头。徐娇儿可不会看眼色,她用力地扯着史玄的衣袖,她心里有多在乎,她抓的力道便有多大,恨不得将衣衫从史玄的身上扯下。可她当然不会真的扯下,免得让小妖精饱了眼福,哼!

    史玄安抚地将徐娇儿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里,「她是我的义姐。」

    徐娇儿一愣,嗅?可人家不是这么说的,人家说他是她的夫婿呢。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