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1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12 作者:金晶
    「不用理他们,要是真的撕破了脸皮,到时候……哼!」徐娇儿冷哼几声,没有跟他说明到底要如何。

    史玄颔首,「若是需要帮忙,可以喊我。」

    徐娇儿感激地笑了,嘴上不饶人,「你这副模样,可别被人撂倒才是。」

    史玄瞬间黑了整张脸,「什么叫我这副模样?我的模样如何?」说实在的,从前在京城他还是满受欢迎的,可在她的眼里,他倒是常常看到赤裸裸的嫌弃。

    「不是说了吗,被人撂倒啊。」

    「我有这么容易被人撂倒?」他问。

    徐娇儿笑嘻嘻地说:「难道不是?」

    「为何如此想?」史玄反问。

    「你就是很弱嘛。」从一开始见面,他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便他的模样生得俊俏,即便他的涵养很好,可也改不了他弱弱的形象。

    「我很弱?」史玄难以置信地瞪她,他哪里弱了?

    「是是,你不弱。」徐娇儿随口敷衍说。

    他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徐娇儿,你这几日病着,我可是进进出出,还给你捡柴火、挑水,这时候翻脸不认人了?」

    徐娇儿将宰好的鱼净了净,开始烧水,歪着头想了想,「这些算事吗?农村的男人可不会这么计较,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上茅坑的事情,简单得很。」

    史玄听了她的话,瞬间心中燃了一把火,「你的意思便是我无用?」京城有男妓叫作小倌,长得好,却是无用,做着女人的事情,她的话倒是侮辱到了他。

    徐娇儿似是没有察觉到他的怒气,语重心长地说:「史大哥自然不是无用,我的意思是一般女子不会找你一起过日子,你太单薄了。」

    徐娇儿看柴烧得差不多,便站了起来,正要看看锅里的水开了没有,腰间忽然多了一只大掌,耳边听到他的声音,「得罪了。」

    咦?她忽然被举到了空中。徐娇儿愣了半晌,等到脚踩到地上方回神,傻乎乎地问:「你在干什么?」

    「男人不就是要一股劲嘛,如何?」

    徐娇儿捂嘴一笑,「照你这么说,我也能抬起你呢。」

    史玄不知道自己跟她计较起来了,「你试试看。」

    第5章(2)

    徐娇儿也不顾男女之别,直接上前俯身,两手张开圈住他的腰身,准备往上一抬,忽然发现她话说得太满了,在三次都不行的情况下,她羞恼地说:「你太重了。」

    史玄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重?」

    「对,重死了。」

    史玄咧嘴一笑,「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你会侍弄农田不?」她问。

    「不会。」

    「那你会打猎吗?」

    「不会。」

    「你会什么手艺?你啥都不会还好意思跟我争?」徐娇儿扬眉吐气地哼了一声。

    史玄真的沉默了,要说画画、书法他倒会,甚至是钻营朝政他更是擅长,更不要说他的心思千回百转了,跟他斗心眼的人,如今坟上的草都有一人之高了。这不,遇上一个没心眼的人,他这个有心眼的人反而落了一个下风。

    徐娇儿大气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虽然你这些粗活不能做,可是有一个会粗活的娘们看上你,你也能享福。」

    这是劝说他做小白脸?史玄的脸彻底地黑了,奈何徐娇儿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反而粗声粗气地使唤他,「赶紧去生火。」

    好男不与恶女斗,史玄闷闷地转身去生火了。

    锅子一热,徐娇儿便开始做煎鱼了,先爆香了姜蒜,接着放入鱼,等两面都煎得金黄才开始放入糖、盐,很快,一条香喷喷的煎鱼就出锅了。她又将另外一条切成两半,一半做汤,一半做粥。

    鱼汤也大功告成之后,她便将鱼粥放在锅里,以小火缓缓地炖着,她则和史玄一起享用起了美食,幸福满满地吃着。

    两人用完了饭,鱼还剩不少。史玄提议说:「我那里有酒。」

    徐娇儿的眼睛瞪得老大,「什么酒?」

    这话问得跟行家似的,史玄答道:「花雕。」

    徐娇儿的眼睛眯成了缝,「好极了,以前我爹在的时候,我都陪着我爹一起喝酒。」果然是被徐父当成了儿子养,史玄笑了笑,「等我一会。」

    「好。」

    史玄提着花雕回来的时候,桌上摆放了一盘花生以及肉干,倒是有了几分美意。他乐呵呵地说:「看不出来你也贪酒。」

    「有酒没有下酒菜,那可不行。」徐娇儿伸手拿过他的酒,给他倒了一碗酒,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村里的人喝起酒来可是很洒脱的,而史玄以前可没有用碗喝酒,大口碗盛着酒,看着就有一股冲天的豪爽。

    他方坐下,便看到徐娇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好一会他才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笑着端着碗浅嚐一口,对她说:「你也别客气。」

    徐娇儿哪里还用他说,他的唇刚碰到碗,她便端起碗来,咕噜咕噜地把酒当作水喝了下去,看得史玄一愣。

    「好酒。」徐娇儿将碗放下来,不餍足地舔舐着唇角,一点也不像一个姑娘家。

    史玄默默地看了她一眼,酒该慢慢品,而不是牛饮,而她却丝毫没有想到这一点,豪饮的样子丝毫不逊酒鬼,「你的酒量不错。」他半天只吐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徐娇儿傻乎乎地一笑,「酒量一般般啦。」

    「你谦虚了。」史玄皮笑肉不笑地说,她这样都是一般般,那真的没有厉害的了。徐娇儿摇摇头,脑袋一阵晕,伸手又去拿起花雕往碗里灌了一碗,「我跟你说,我爹说了,喝酒就要喝得开心,不要装腔作势地喝酒,没意思,喝得高了,睡一觉,多舒服。」

    史玄颔首,有些哭笑不得,一个姑娘家却这样喝酒,哎,他下意识地没喝多少,本来他便不是这样随随便便喝多的人,他爱喝酒时的惬意,可她呢,将酒当成了助眠的。

    徐娇儿喝了酒,话也开始多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可惜你单薄一些。」史玄抿唇,她继续说:「本来以为你的性格很清高,结果现在跟我一起喝酒,你人也不难相处嘛。」

    史玄的唇角微扬,「哦?」

    「嗯嗯,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久,来了一个人住附近,我还真怕你是那种脾气不好,整日板着脸的人,但你知恩图报,我帮了你,你给我送来了阿福,你看,现在大花和阿福的关系多好,两只还下蛋、孵小鸡,呵呵。」

    徐娇儿的脑袋趴在桌上,「你刚来的那一会,我的日子过得可苦了,有些银钱,却是不能动的,要留着以后急用。本来爹还给我很多银子,我傻、我蠢,被大伯一家给骗走了,你不知道,他们说要给我找一个好夫婿,我到时候就可以过好日子了。」

    史玄静静地听着,没想到她也有这样的怀春心思。

    「所以他们要银子去给我买布料,我便给银子,可买来的衣服却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连他们也有呢,给我买的却是最次的,甚至说我住他们那里也要给一些银子,平时好买菜。可你知道吗,他们总是从自个后院摘一把菜,骗我说是买的,偷偷买来的鱼肉都藏起来,趁我不在,偷偷地吃。

    我起初还信了呢,还时不时地进山打猎,拿回猎物的时候,他们眉开眼笑,说我能干,可眼里却嫌弃我呢。」她深吸一口气,「用我的银子,吃我打的猎物,可他们却觉得我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就只会做这些粗俗的事情。你看看,李家村除了我,还有哪一家姑娘做这事,我爹总说,人不分贫贱,自给自足便是最好的。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