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1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10 作者:金晶
    史玄冷静地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

    「你也不怕贼惦记。」徐娇儿很怀疑史玄是怎么活到如今的,她也懒得管他的事情,「李大牛不能上山的日子,我便替你洗衣衫,我也不收你的银子,等以后李大牛能上山了,你再吩咐他吧。」

    徐娇儿不想得罪李大牛,免得村里又有什么风言风语。史玄神秘地一笑,不过是试探她一番,没想到她一下子就被他试出来了。其实他是给了李大牛三两银子,但这三两银子可是包括了食材,所以他也不亏。他哪里傻了,只是看着徐娇儿心直口快的模样,他反而觉得她是一个好姑娘,一点也没有心眼。

    「好,谢谢你,娇儿。」史玄笑盈盈地说。

    徐娇儿却差点被他吓坏了,他喊她啥?娇儿?她抚了抚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你……」

    「若是你不介意,便喊我一声史大哥吧。」史玄温和地说。

    徐娇儿胡乱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背过身整理了一下买来的货物。等他吃了晚膳,她便离开了。

    过了一个月,史玄的脚伤彻底的好了,山中的冬天更加地寒冷,而冰霜则是毫无声息地覆盖了山上,灵动的溪水渐渐地静止,而风中娇啼的鸟早不知去向,山上的冬格外地静、寒。

    徐娇儿干惯了事情,可她的体质是属于怕冷的人,反观史玄,穿的衣服比她要薄,也不会像她一样缩着脑袋,一副快冷死的样子。

    「史大哥,你真的要去冬钓?」徐娇儿真是弄不明白史玄哪里来的这么多鬼主意。

    「你没有冬钓过吧,我带你去,若是钓到了鱼,今晚你可以填饱肚子了。」史玄说。「所以你昨天让我挖虫子,是早有这个打算了吧?」徐娇儿闲着也是闲着,便跟着他一起了,反正冬天里缺吃的,能钓到鱼,那她也开心。

    「呵呵。」史玄但笑不语。

    徐娇儿跟着史玄到了山中的小溪,现在溪水都冻住了,一层不薄的冰霜结住了,根本没法钓鱼,她也不多问,这城里来的人可不笨,她想他应该有什么法子。

    「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可是带上了?」他问。

    徐娇儿点点头,从竹筐里拿出一个榔头,史玄拿过榔头,小心翼翼地站在溪边,徐娇儿担忧地说:「小心些,别摔了。」

    「嗯。」史玄抡起榔头往冰上重重地一捶,冰上立刻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看得她睁大了眼睛。

    「干嘛这么惊讶?」

    她能说,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很斯文、很没用的贵公子吗,别说弄窟窿,她还怕他又把他自己给摔了呢,到时更加地麻烦了,没有办法,在她的眼中他已经成了摔倒专业户了。

    「没什么。」徐娇儿可不傻,这话要是说出来的话,只怕史玄会当场翻脸,这个贵公子的脾气可不是很好。

    史玄怀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弄冰窟窿,直到冰窟窿如两个拳头大小,他才将榔头放在了溪边,开始弄鱼竿。这时节没有什么蚯蚓,有的只是一些小虫子,他要是鱼,他都不会上钩。

    所以史玄在徐娇儿心疼的目光之下弄了一些肉,将肉挂在鱼钩上,听到咕噜咕噜的吞咽声,他莞尔地说:「等钓到鱼,这点肉也值得了。」

    谁知道能不能钓到鱼呢。一开始徐娇儿是耐心的,她学史玄的方式在他不远处先弄了一个窟窿,接着鱼钩上挂着肉,她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心地等待了。

    一个早上不知不觉过去了,没有一条鱼上钩,她便忍不住地看了看史玄,他一脸平静,甚至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耐心最终告罄,她跳下了石头,右脚无意识地擦着地上的雪。

    刷刷!史玄睁开眼,看着那一脸焦急的徐娇儿,「鱼很敏感,你这样反而会吓跑牠们。」徐娇儿哀怨地说:「你有没有听过守株待兔?我觉得再等下去就要饿死了。」

    史玄轻笑,揶揄道:「我们可不是空手套白狼,而是下了血本的。」

    徐娇儿想到了那肉,轻哼一声:「我先去附近看看。」她可不是尼姑,可以静坐一整天,这不,她的小腿都有些麻了。

    「嗯。」史玄轻点了一下头。

    徐娇儿顺溜地跑去了别的地方,过了一个时辰她才回来,「史大哥,如何了?」史玄朝竹筐里瞄了一眼,她立刻也看了过去,瞬间惊喜不已,「好肥的鱼。」

    「冬季的鱼格外地鲜美,因为天气冷,牠们也需要肥硕些才能保暖。」史玄解释道。清泉般的嗓音令徐娇儿耳朵很舒服,即使他说的话很复杂,她也懒得跟他计较,「你有鱼,我有花。」

    她献宝似的给他看了看系在腰间的竹筐,里面正盛放了满满的深粉、淡粉的梅花,「可以做梅花糕。」

    一说到糕点,史玄的神色更缓和了,「那不如一起享用这鱼和梅花糕?」

    徐娇儿心中偷笑,他想要的到底是鱼呢,还是梅花糕?她爽快地颔首,「行。」她将竹筐放在溪边,忽然发现自己的鱼竿动了动,她的眼睛瞬间一亮,立刻上前抓住鱼竿,不多时,一条肥美的鲜鱼被她捞了上来,激烈地在半空中摇摆着鱼尾,看得她笑开了眼。「好大,好肥的鱼!」徐娇儿兴奋地叫着。

    史玄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孩子气地呼喊,温声说:「赶紧将鱼放在竹筐里,别让牠狡猾地溜掉。」

    「我才不会这么傻。」徐娇儿动作利落地一把将鱼放进了竹筐里,看着鱼渐渐地不折腾了,有些遗憾地说:「早知道带桶出来了,还能养几天。」

    「行了,我钓了一条,你钓了一条,也够了,现在天气冷,最不济也可以将鱼冻在外面,还能多吃几日。」他提议说。

    「咦,你怎么知道这个法子的?」因为没有什么像模像样的冰窖,这冬天就跟天然的冰窖一般,可以保存食物,唯一的不好便是挂在外面怕被其他的小动物给偷走。

    「上一回听你们村长说起的。」

    「好吧,那我们便回去吧。」徐娇儿同意道。哪知脚踩在一块覆着冰块的石头上,脚下一打滑,砰的一声,她重重地坐在了冰上,疼得她龇牙咧嘴,两片臀办好像裂开了一样,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史玄先是一愣,接着大笑,「你……哈哈哈……」

    徐娇儿又气恼又娇羞,再怎么样都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男子看了笑话,她颜面何在,「不准笑!」她娇斥一声。

    他抿7一下唇,脸上仍旧残留着笑意,「哦。」

    徐娇儿站了起来,拚命忍住想伸手揉臀部的冲动,好疼、好疼,她想揉一揉,可眼前有一个史玄,她神经再粗大也不能当着一个大男人的面揉屁股吧。

    史玄忍住笑,「回去?」

    「嗯。」徐娇儿姿势扭捏地想往岸上走,忽然身体一僵。

    史玄已经站好,一手提着竹筐,注意到她的僵硬,挑了一下眉,「怎么了?」

    「冰裂了……」徐娇儿小声地说,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史玄只来得及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她脚边的冰块以眼睛可见的速度不慢不快地向四周裂开,转瞬间,她犹如置身在冰花之上,自诩聪明过人的他竟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如一只被困的小鸟,毫无抵抗之力,在四溅的冰花之中直直地坠落在湖中,水花啪地一下扬起,彷佛在诉说他的无能为力。

    第5章(1)

    绝望的无力感深深地攫住了徐娇儿的胸口,刺骨的冰冷从她的四肢百骸传到她的心口,那股冷让她直接面对了无边际的黑暗,要死了,肯定要死了。爹、娘,女儿来找你们了……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