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9 作者:金晶
    徐娇儿心虚地求教,「你送给我鱼,是让我养着……」一顿,「不吃?」

    史玄冷冷地迸出两个字,「废话。」

    徐娇儿的脸瞬间红了,她还记得那锦鲤是多么的口齿留香,如今他却告诉她,不是吃的,是用来观赏的,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一个乡野丫头,送什么锦鲤给她看,不让她吃。愚昧村姑,史玄的脑中出现这四个字,他冷着黑脸注视她,看得她四肢僵硬,他才缓缓开口,「味道如何?」

    味道好极了。徐娇儿欲哭无泪,慌张地丢下了一句话,「我去喊大夫。」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

    找来了大夫,徐娇儿站在史玄家门口,不敢进去,只让朱大夫进去看他的脚伤,蹲在门口半天,朱大夫出来了,看着徐娇儿这么懂礼,不由得高看她一眼,「这史公子的脚并无大碍,你那草药极好,便一直用这个敷着,一天换两次便成,用食得精细些,切忌大鱼大肉。」

    徐娇儿一一记下,又摸了银子给朱大夫,谁让她是罪魁祸首,这银子自然是她出,她心疼死了。

    看着朱大夫走出了视线,她才走一步退半步,磨磨蹭蹭地摸到了门边,「史公子……」

    史玄低头没有理她。徐娇儿自知理亏,将人家的一片心意给烧了吃确实不对,可她哪里懂这些,鱼不是吃的,那能干什么?看他那么费尽心思地用饭喂鱼,天呐,她连白米饭都没得吃呢,竟不知道鱼都比人要来得幸福。

    「我知道是我不对,不如我过几日去溪里捉几条给你?」徐娇儿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看她一眼一好让她知道他火到什么程度,但他仍旧低着头。

    在徐娇儿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史玄抬头漠然地看了她一眼,「罢了。」

    徐娇儿松了一口气,他松口不再揪着这事不放就好。

    史玄心中确实有气,可也是他鲁莽了,送什么锦鲤,她一个村姑看到锦鲤,自然误以为是送给她吃的。

    「我去给你热饭。」徐娇儿讨好地说。

    「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徐娇儿扭头快速地去热饭。她早该知道他这样的人和村里的人不一样,居然也不长一个心眼,看看这村里谁会养荷花,谁也没有那闲钱、那心思去侍弄花花草草,哎,贵人就是贵人,眼界不同,等他的脚伤好了,她还是哪凉快哪里躲着。

    徐娇儿去厨房热了饭,便端进了屋子给史玄,她忽然发现他的脚上有些泥,「你刚才去哪了?脚上有些脏。」

    正在吃饭的史玄神色不明地说:「没去哪里。」

    偏偏徐娇儿好奇心作祟,沿着泥渍的方向找到他去了哪里,她的脸瞬间也红了,原来他去了茅厕。她故作无事地又走回去,但耳根子一直红着。

    史玄早已不记恨她吃了他锦鲤的事情了,何必跟女子较真呢。不过他这伤多少跟她有关系,他倒是不介意使唤她,她看起来也一副愿意被他使唤的样子,嗯,他可没有记恨锦鲤的事情,绝对没有。

    徐娇儿等他吃了午膳,收拾了东西,「史公子,我先回去,你休息一下,我等会再过来。」

    「徐姑娘,我有点想吃你上回做的凉拌野菜。」他提出要求。

    「好。」

    「还有山楂糖水。」他又说。

    徐娇儿往回走的脚顿了一下,怀疑地转头看向他,只见他笑得文质彬彬,以前他可不会这么不客气地向她索求什么。但她只是小嘴张了张,「好。」

    「谢谢。」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她大方地说:「不客气。」便抬脚往回走。

    徐娇儿是猎户,她的生活便是在山里奔跑,打打猎物,生活自给自足,可最近的生活似乎不是这样的。

    每日起床,她先去喂了大花和阿福,接着便是做两人份的早膳,其中一份是要送到史玄那里的,若是时间充足,她得做一份山楂糕。自从史玄发现她会做山楂糕之后,他便要求她做这个给他吃,而且每天都要,因此她才知道他有多么地嗜甜。

    接着是午膳,她还得做午膳,照旧是两人份,她本来是很节省的人,一天只吃两顿,可因为史玄一天吃三顿,她不得不也做三顿,柴都不够烧了,下午的时候她还得去找柴。

    最可恶的是,每次史玄午睡醒来之后,都要她端着白米饭去喂鱼,徐娇儿真的是一边喂鱼一边心疼,这一碗白米饭都进了锦鲤的肚子里呢,真是太糟蹋了。

    到了晚间,史玄用了晚膳,徐娇儿的一天也就结束了,自然他也有给她银子,说是吃用对半分,可错在她,她也不好收,她只希望他不要再在下雨天出去走动,然后又掉进她的陷阱里。

    眼看冬天近了,而她银子越来越少,买冬衣的银子也不够了,山里的猎物也少了,进山也没什么能打的,徐娇儿只好歇了这个心思,准备将几只小鸡拿出去卖。

    本来要送一对鸡给史玄,可史玄说扫鸡粪很麻烦,徐娇儿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勉强靠小鸡得了一些银子,她便买了冬衣和一些粮食,去镇上的时候也帮史玄买了,看他那副样子,他一定没有准备好过冬的东西。

    徐娇儿自己推着小车回了山上,又推着小车回去还给好心的白大叔,来来回回,她累成了牛。

    史玄看着徐娇儿买的东西,「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这里天气冷,到了正月里啥也没有,你准饿死。」徐娇儿没好气地说,他一个大男人真不知道过日子。

    史玄一想,也是,他头一回在山里过年,确实应该备下过冬货物才是,「多谢徐姑娘提醒。」

    第4章(2)

    他们两人也有趣,她喊他史公子,他唤徐姑娘,客客气气,可彼此之间的关系却不是这么客气,反而比以前亲密了一些,但徐娇儿还是在心中嘀咕了很久,幸好他的邻居是她,否则他一定会饿死在山上。

    「你的脚伤也快好了,但还是得注意点。」她嘱咐道。

    「嗯。」

    「还有,天一冷,我想那李大牛也不会往山上跑,你的衣衫也得自己洗,别让他媳妇帮忙洗了。」说到这个,徐娇儿真的很嗤之以鼻,哪有人懒到这样的境地,居然连衣衫也是托农妇洗的。

    史玄皱眉了,他的洁癖已经没有以前厉害了,但是要他好几日不换衣服,那他全身都不舒服。

    「洗衣衫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你也得节俭一些,再多的银子也禁不起你这样花。」徐娇儿好心劝导。

    史玄的眼睛一亮。她以为他听进去了,孺子可教也,可他却开口,「徐姑娘,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接下这件事?」

    徐娇儿差点吐血,他压根就没听进去,「史公子,你是散财童子吗。」

    史玄轻笑,「我不会做这事情。」

    徐娇儿叹气,天下男子有几个会洗自己衣衫的,「洗衣衫倒是可以,倒是你贴身衣物自个洗,这总成吧?」

    史玄颔首,「自然。」他之前也不会将贴身衣物交给农妇洗。

    但说到最后,徐娇儿听到他要给她银子,她用力摇头,「不用。」

    「要的,一个月下来三两银子如何?」史玄问。

    徐娇儿瞠目结舌,「三、三两?」

    「太少了?」史玄轻笑地反问她。

    「少?」徐娇儿倏地站起来,跳到他前面,「什么少!你个傻愣子,被人骗了银子还不

    知道。」

    史玄扬眉,「徐姑娘……」

    「三两银子?普通农户一家一个月也就用三两银子,你这哪里是请人家做事,你根本就是送钱给他们用。」徐娇儿哼了哼。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