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2 作者:金晶
    徐娇儿虽然是女子,但比一般女子要高、要瘦,就像山里的竹子一样,看起来完全不似一个女子,加上她是猎户,行为举止也没有女子的娇媚。

    她走路的步子不大,但速度很快,可不是那些裹小脚的女子能比的,乡下女子是很少裹小脚的,偏偏她家大伯的女儿便是如此,说是要嫁给好人家。哎,乡下姑娘即便裹小脚,也不会嫁到好人家的,更何况乡下人裹什么小脚,干活都不得劲,徐娇儿看了看自己没有被束缚的脚,笑了笑,还是大脚好。

    徐娇儿检查完陷阱之后,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心里一叹,得赶紧回去了,山间的路开始变得泥泞,她一个脚踏下去便陷了一点进去。她吃力地擡脚,拚命地往前走,没走几步,她看到离她的小竹屋不远处,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

    她眉一蹙,低下头快步地走过去,哪里来的男人?不是村里的人,好像是外地人,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大雨天地坐在石头上,一动也不动。

    徐娇儿越过那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就那么一眼,她不得不惊艳,好俊俏,跟以前听过的话本里的描述一样,公子如兰,谈吐如竹,若蔽月的轻云,似飘雪的流风,好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

    她的脸上染上两朵红晕,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姑娘,她今年已经十八岁,是老姑娘了,早该出嫁了,可名声被大伯娘给弄臭了,加上她没有亲生爹娘作主,也不是花容月貌的姑娘,更没有腰缠万贯,自然没有人会看上她。

    之前有出口污秽的流氓看到她倒起了戏弄的心思,但见过她的武力,自然不会再想下作的事情,否则会被她拿棍子打死,哼,她的名声再臭,她也不会让人随随便便地欺负。

    但这些都不妨碍她看到长得好的人时,会不由自主地不好意思,谁让这些人皮相好呢,尽管如此,她还是谨慎的,陌生人的皮相再好也不能让她放下戒心。

    第1章(2)

    徐娇儿匆匆地走到自己的竹屋门口,将斗笠和蓑衣挂在门口,又擡头了望了一下,只见那公子还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莫非是一个痴汉?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要躲?

    她心中嘀咕了几句,便扭头进了屋子,将匕首拿下放好,又动作快速地烧热水,四肢有些冰凉,她要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衣服倒没有打湿,就是脚上湿了,她脱了鞋子放在门边,光着脚在屋子里头走动,不一会,她烧好了热水,吹得稍凉,喝了下去,一时间身体暖了不少。

    她又用剩下的水泡了脚,身体渐渐地暖和了,她舒服地喟叹一声,吃了一个热呼呼的甘薯,摸了摸肚子,便躺在了竹床上。中午是不开夥的,通常她只吃早饭和晚饭,可要是中午的时候饿了,她便吃一个番薯。村里的人也是如此,一日只吃两顿,家里条件好的便一日吃三顿。

    她躺着不动,听着雨滴落在竹屋上的声音,眼皮微重地垂了下来。

    徐娇儿昏昏地睡了没一会便醒了,因为外面的雨太大了,那雨珠打在竹屋上咚咚地响,扰了她的睡眠,她只好起床了。

    看着外面因下雨的关系而灰灰的天,徐娇儿皱眉地抱胸,眼睛不由得溜到了那石头上的人,那人还是直挺挺地坐着,她仅仅是好奇地看了几眼,又转头去做自己的事情,整理起了屋子。

    到了傍晚,雨渐渐地小了,徐娇儿走出竹屋,深吸一口气,都是雨后清新的味道,她不由自主地看过去,那人还坐在石头上。她眯着眼睛,从屋子里拿了匕首,小心地走了过去。

    一个大男人坐在那里,徐娇儿很不安,就算长得好,她也不心安。她在距离他几步之处停下,本来以为那人会问她,没想到他仅仅擡眸望了她一眼,却不说话,如此弄得她更加紧张,「你是何人?」

    史玄笑了笑,「这位姑娘,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一个忙?」

    徐娇儿冷着脸问:「什么忙?」防备地看着他。

    他动了动脚,「我的脚扭到了,不知道姑娘能否去村里喊一个大夫?」

    徐娇儿差点笑出来了,原来他坐在这里任雨淋了这么久是因为脚扭到了,他是傻了吗,她走过他旁边的时候他怎么不说。

    「姑娘第一回从我身边走过,行色匆匆,想必是没有时间理我这个陌生人,这会过来一定是空下了,我才斗胆地请姑娘帮个忙。」

    徐娇儿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有事不早点张口,还要她主动问,是懂礼的人还是迂腐的人呢?她的目光落在那人的脚上,他的脚正以一种僵硬的方式靠在石头上。

    徐娇儿也不嫌脏,半蹲身子,伸手在他的脚上摸索了一下,嘎啦一声,骨位正了,她立刻松开,往后退,「已经好了,你赶紧走。」不过是轻微地扭了一下,她在爹的唠叨下耳濡目染,对这些简单的伤势处理很有心得。

    史玄惊讶地看着她,半晌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不敢置信地动了动,脚有些麻木,应该是他一直不动的关系,可原本疼痛的部位没有痛感,这真是奇了,「多谢姑娘。」

    徐娇儿随意地挥挥手,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娇生惯养的城里人,如果她不出来问一声,他是不是要一直傻乎乎地待在这里不动,风雨交加的情况下,就算他的脚没有问题,只怕他也会受寒。

    徐娇儿想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公子等一等吧。」说完,她踩着泥泞快速地回了自己的竹屋。

    史玄伸手摸了一把额头,视线朦胧地看到她推开门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伞,一手端着一碗姜汤,热腾腾的姜汤摆在他的面前,是真正的姜汤,没有放任何红糖,碗里只有几片熬过的姜片,也对,红糖在一般人眼中是极其贵重的东西,一般不是能随便吃到的。

    「公子喝了姜汤再走吧,否则夜里发烧就糟了。」徐娇儿一片好意地说,虽然她一开始觉得这个人很怪,可她现在反而同情他,一个人独自在外这么久居然没有人寻来,想必他的处境也没有多好。

    史玄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挑了一下眉,「这姜汤有点甜。」

    「是啊,我放了一点野蜂蜜,毕竟只喝姜汤,味道可不好。」徐娇儿嫌弃地说。

    史玄有些糊涂,说她小气吧,可她放了蜂蜜,「姑娘家没有红糖?」对一个外人,怎么也是放红糖比放蜂蜜要好吧。

    徐娇儿明白他的意思,无奈地笑了,「家中无红糖,蜂蜜是我看着好玩弄来的,量也不多,卖也不值钱,就自己喝了。」

    史玄浅浅一笑,「多谢姑娘了。」

    「不用,你还是快快回家吧。」她将伞递给他,「这伞是以前留下的,有几个小洞,公子不要介意。」

    农村的姑娘就是有着热忱,做好事也做得真心,不似京城里那些金枝玉叶拐弯抹角。史玄喝完了姜汤,对着她摇摇头,微笑地说:「谢谢姑娘的好意,只是在下的住处就在那里,并不远。」

    他的手一看便知道他不是干农活的人,好看得令她自惭形秽,徐娇儿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便看到了那小竹屋,原来他就是那新盖的竹屋的主人。

    严格来说,那不算是小竹屋,因为比起她的竹屋,他的竹屋看起来要大很多,虽然和她一样是搭成了平房,可她的屋顶是尖尖的,他的则是平的,沿着楼梯可以到二楼,若是天气好,晒被子、晒蘑菇之类的都要方便很多,而且格局看上去就比她的要大一倍。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