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掌家小娘子-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情有独钟 >> 掌家小娘子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掌家小娘子 page 1 作者:金晶
    第1章(1)

    「此处甚好。」高大的男子穿着一身青色衣袍,双手负在身后,说话带着浓重的京腔,嗓音平稳、低沉。

    「呵呵。」李家村村长的双手拚命地搓着,听着好看的男人说话,村长心中有一股低人一等的谦卑,谄媚地说:「公子喜欢就好。」

    李家村靠山,树林环绕,置身其中不时能听到一声声悦耳的鸟鸣以及潺潺的溪水声。不远处炊烟袅袅,肥沃的田地工整地切割成无数块,强壮的男人、女人在田地间耕耘,小孩在田地间乱窜,整个村庄透着一股活力。

    史玄转过身来,一张英俊的脸上却带着与方才满意语气不同的遗憾,「可惜还是吵了一些。」

    村长一愣,听说这位年轻的公子在京城里是做大官的,可惜因为身体不好便辞官了,他一开始听说这位公子要在他的村庄里常住,心里高兴万分,可此刻一听这话,不由得生气了。

    「公子,这屋子可是我们村里最好的屋子了,以前是一位地主住的,地主的儿子考上了举人之后便搬出去了。」村长虽然生气,可语气仍然很尊重,指着前面的青瓦房说:「你看看,这方圆几百里独这一家,真的要找出更好的,实在是没有了。」

    「村长莫急,我并未说这屋子不好,只是吵。」

    「这……」村长哀叹,「这一点也不吵啊。」

    「昨天夜里不知是哪一户人家三更半夜地大骂,一直骂到天亮了才停了,我出来一问,竟是最南边的屋子,你说这不吵?」史玄暂时借住在村长家,夜里都未休憩好。

    村长心里直嘀咕,这里是村庄,什么鸡飞狗跳的事都有,无知农妇更是会大声骂人,那骂起来简直连男人也自叹不如。这里可不是那些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有一人高的围墙阻隔了别人探视的目光,农村院子的栅栏可就腰这么高。

    「公子有所不知,那姓徐的一家是村里的大嗓门,有事没事便喊一通。」村长只好这么说。

    「那里如何?」史玄修长的手指往山间一指,半山腰那里正好有一栋小竹屋。

    「实不相瞒,那里是我们村里一户人家住的地方。」村长顿了一下,不准备再继续讲,反而说起了别的事情,「若是真的想住山里也是可以的,不过那半山腰的小竹屋不可以。」

    史玄伸手轻抚下颔,思忖了片刻,转过身对着村长,「近日真的是劳烦村长了,若是村长方便,不若在半山腰下方帮史某建一间竹屋吧。」

    村长一脸为难,眼前忽然出现一锭闪闪发光的金元宝,他夸张地吞了吞口水,两眼饥渴地盯着那金元宝,他知道当过官的人肯定很有钱,不说谈吐,便是那衣衫都是他们农村人一辈子也穿不起的。

    村长颤着手,拿过那金元宝,再擡头时眼里的谄媚更盛了,「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咱们农村有啥,有的是人、有的是力气,肯定在四天之内将竹屋弄好。」

    史玄微微一笑,黑发在空中飘舞,点了一下头,双手轻掩在嘴边轻咳了一声。村长立刻殷勤地说:「公子,这里风大,你赶紧进屋歇息吧。」

    「有劳。」史玄客气地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村长则是将金元宝塞在怀里,心想一定要将这事情弄好了,以这位史公子的阔绰,他一定能捞到更多的金元宝,哈哈。

    徐娇儿穿着一身灰溜溜的粗布麻衣,手上提着一只野鸡快速地往家里走去,在她住处的不远处正在建一小竹屋,她快速地瞄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低着头快步往家中走去。

    她独自一人在这山中生活了三年,三年前相依为命的爹也走了,她便真正是孤家寡人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她的关注,她自己养活自己就足够了,才懒得去理别人呢。

    她推开木门,一条黄色的土狗便欢快地跑了过来,她拍了几下牠的头,「大黄,乖。」

    徐娇儿走进小院子里,小院子里有一个简易的石台,她将野鸡放在了台上,从一旁的木桶里抽出一把铡刀,动作干净利落地往野鸡脖子上一抹,又拿起一个大碗放在脖子下方,血往下流进了碗里。等血流得不多了,她便将野鸡放在一旁。

    接着她去了厨房,烧了一锅热水。将热水端了出去,将那死翘翘的野鸡放在热水过了一遍,接着拿出来,似是感觉不到热度一样,双手飞快地拔起了鸡毛,不一会,鸡毛便在一旁积成了一堆。她的指尖略微泛红,她甩了甩发麻的手,拎着野鸡便去了厨房。

    现在已经入秋,天高气爽,她略微一思考,便拿起菜刀将野鸡对半一砍,将一半的野鸡放在砂锅里炖汤喝,另一半野鸡则是以热水煮熟,手撕成丝放在了一个罐子里。

    徐娇儿接着将昨天摘回来的野菜洗了洗,将根部切掉,放进一个碗里,将鸡丝放进去,放了点盐、糖,接着她看着所剩无几的麻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过些日子得下山一趟买些东西才行。

    她将麻油放进了碗里,搅了一下,嚐了一口,味道很不错,好几日没有嚐到肉味,她觉得很好吃,剩下的鸡丝她封好放了回去,端着野菜凉拌鸡丝,她吃了一碗米饭。晚霞布满天空的时候,她将碗筷洗好,将鸡汤放凉再锁进柜子里,要是有老鼠出来偷吃,那真的不划算了。

    徐娇儿走到院子里,手里端着刚才剩下的骨头,大黄快速地走了过来,她将骨头放在大黄的碗里,「大黄,今天给你吃骨头了,你可得替我好好看门。」

    大黄嗷呜一声,似是答应了她一样,低下头兴奋地啃咬着骨头。一个人住在山里,她必须提高警惕,她看了看周围,接着锁好了院子的门,又偷偷地在某些地方放上了木刺,要是有人跳进来的话,必定会刺痛那人。

    不是徐娇儿多疑,而是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候她一个孤女,本来应该回李家村跟大伯一家一起生活的,可是她被他们赶出来,身无分文的她便回到了山上,一路上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村里的流氓盯上了,幸好有大黄替她盯梢,她才发现有人尾随,拿起棍子跟大黄一起把人赶走了。

    徐娇儿看了看明亮的星空,安静地走进了屋子里,竹屋很小,只有一间里间、一间外间,当初一家三口那时勉强地挤一挤,现在她一个人住了,反而显得太大了。

    她烧了热水洗漱了一下,在竹床上躺下,想着山里挖下的陷阱,明天过去看看不知道会有哪些小动物被她抓到?若是皮相好的话,可以拿到镇上的集市里卖掉。

    想着想着,徐娇儿便沉沉地睡去了。

    翌日,天空不作美,开始飘起了雨丝,徐娇儿坐在屋子里叹了一口气,大黄通人性地坐在竹屋前陪她。日子穷,她也没有办法坐等天上掉钱给她,她拿起一个斗笠往头上一戴,将爹给她的匕首插在腰上,她瞄了一眼天空,最后还是穿上了蓑衣,她可不想淋湿,免得受寒。

    她矫健地穿梭在林中一一检查了她的陷阱,令她失望的是,没有一个陷阱有捕捉到猎物,哎,家里的鸡汤要省着点喝才行,否则的话,她很快就要被饿死了。

    徐娇儿过的日子便是这样有一顿、没有一顿,有吃的时候要想想明天吃什么、后天吃什么,不能一口就吃完。她身上只有一些碎银,那些钱是爹娘留给她的,她准备存着,以后若是有大事再用,所以她的肚皮都是靠山中的野味、野菜填饱的,昨晚的米饭还是她拿野味去卖了得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掌家小娘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