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晴言情小说-驭爱奇招-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强取豪夺 >> 驭爱奇招作者:笙晴 | 收藏本站
驭爱奇招 第十章 作者:笙晴
    锐利的剑正对着熟睡的俊美男子逼近,一吋吋接近心脏……

    “不要杀他!”咏蝶尖叫的坐起来,额际一片冷汗,心脏狂跳不止。

    是梦!

    “醒了,快通报主子。”一旁的丫鬟急忙走出去。

    咏蝶才刚转向发声处,就看到一片石墙关上,令她惊愕。

    这里是哪里!?

    她环顾四周,没有一点印象,突然间睁大杏眸,迅速跳下床。

    “放我出去,来人,快放我出去!”她脸色苍白,神情慌乱,两只手不停的轮流击拍石墙。“快呀!”

    颜劲!

    快一点,颜劲快死了!

    咏蝶想起与她一模一样的容颜、相同的声音、衣饰、举止……手心立刻冷汗湿。

    下一个目标,就是刑天刚!

    不,不行,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刑天刚陷入危险,此刻她才承认并且正视自己的爱意,她已经爱上了刑天刚,而且她还想亲口对他说出这句话。

    虽然他从未开口说爱她,可是从他的行动、言语、浓厚的关爱,深情的眼神……都能明白的知道这件事。

    他爱她,以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她,弥补他曾对她的伤害。

    只是她迟迟不肯再多踏出一步,生怕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将自己跌得粉身碎骨。

    可是即使不说,不主动接近他,心……还是沉沦了,落入他的柔情霸气之中。

    没有爱,怎么会惧怕伤害呢!

    咏蝶对着紧闭的石门,束手无策,房中连一扇小窗也没有,她要如何逃?

    这间密室应该是建筑在地下的隐密处。咏蝶环顾四周,仅发现角落处有些通风小孔,壁上镶着铜烛,洁净舒适的布置……看样子对方并未打算取她的性命。

    当咏蝶欲找出路时,在她背后的石门无声无息地滑开,一名斯文贵气的男子走了进来。

    “暂时委屈一下,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出去了。”

    “你!?”她猛然回身。“李仁煜?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处?难道你也是被人抓来的?一个和我长相相同的女子,是不是?”咏蝶急急问道。

    他笑着看她。“我不是被别人抓来,而是派人去抓你来的人。你现在正待在我的府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敢放你走。”

    “你派人抓我来?你在开玩笑吗?”她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快放我走,我不想待在这里。”口气强硬、眼神戒备.

    “为什么?”李仁煜往前一步,咏蝶后退一步。

    “什么为什么?”他在跟她打哑谜吗?

    “为什么想回去,据我所知,你应该恨不得早点离开刑天刚的身边才对。”洞悉人心的黑眸凝望着咏蝶。

    “不关你的事!快放我回去。”天刚随时有危险啊!

    “刑天刚从杭州追你到京城,强占你的清白,玷污你的名誉,还不给你正妃的地位,任由小妾之名冠在你头上。难道你一点都不恨他?”他已经将她的来历调查的一清二楚,没想到她竟然是地方上颇有名望人家的独生女。

    其实,光看她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娇贵之气,就应该知道。

    刑天刚所爱上的女人,果然是极品。眼中闪烁满意的光芒。

    “我当然恨他。”咏蝶平静地说道。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李仁煜勾起温文的微笑,丝毫没有危险性。

    “那么就留下来,等过一段时间,我可以送你回杭州去。”他下一个诱饵。

    咏蝶摇头。“如果你在昨天以前告诉我这句话,我一定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当妾也无所谓,只要他的身边只有我,只要他的眼中只有我存在,我又何必去计较别人的眼光,折磨着彼此。”一扫以往的戒虑与迟疑,全身散发出坚定的光采。

    只要刑天刚爱着她,她就会以相同的爱意回报,这就是她的决定。

    李仁煜微皱眉,事情似乎并不照他的预定计画进行。

    “刑天刚的风流众人皆知,你以为他能宠你多久?或许你回刑王府之后就会看到他拥着另一位女子饮酒作乐了。”他就不相信他控制不了刑天刚的女人。

    “等我亲眼看到以后再说。”她双眼澄澈,坚定地道。

    乌云散去,她心中晴朗的存不下一丝暗影。

    “你真令我失望!通常不听我劝告的人,都会吃到苦头。”他摇头叹息。

    “你就是用这种慈悲无害的表象去迷惑人们的吗?”

    “迷惑?”优雅地一笑。“我只不过扮演别人想看到的一面,满足他们罢了。你按给我的罪名未免太重了一点。”

    决定了,他就要她。

    这女人值得他花费心思,也难怪向来孤傲的刑天刚会如此宠爱她,简直到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你用这种手段,比强取豪夺更令人厌恶。”咏蝶不屑道。

    “你是拿我和刑天刚比较吗?”不在意地问道。

    “没错!至少他是光明正大的昭告世人他所想要的,不像你,抓住别人的弱点威胁别人听从!”她想起银杏的话。

    “光明正大?”冷笑一声,妒色浮现脸庞,变的冷冽无比。“你可知我有多么痛恨他的光明正大吗?他倨傲、无礼,甚至看不起任何皇子,包括我在内,但为什么偏偏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父皇对他青睐有加,无论他做出多么悖礼的事都未曾责怪一句。

    而我装成孝子,父皇还再三挑剔,要我去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甚至因为有人比我早几年出世,就理所当然的得到天下,坐上梦魅以求的王位!”李仁煜愤恨难平。

    “你不甘心?”

    “我当然不甘心!那个位子应该是我的,只要刑天刚不挡道,草包大哥早被我废掉,换我当上太子。所以只要除掉他,江山美人就都是我的了!”他突然一手攫住她,恶狠狠地说道。

    刑天刚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刑天刚在,他永远矮上一截。

    “是你的野心太大,根本不关天刚的事!”她毫无所惧地反驳。

    李仁煜不怒反笑。

    “你爱上他了是吧?”

    “如果他知道你被别的男人占有,你想他还会接受你吗?”他笑的阴沉恶毒。

    咏蝶一僵,立刻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但来不及反抗就被李仁煜钳制,覆住她的嘴。

    以牙狠狠一咬,李仁煜狂怒地高举右掌挥落,秦咏蝶立刻跌落地面,过大的手劲烧痛她的知觉,晶莹的泪珠在眼眶滚动。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狠扯住她的头发,使她后仰着看他,脸上闪动暴怒的火光。

    “天刚他会救我的。”咏蝶强忍泪水,愤怒与恐惧掺半。

    她绝不会被李仁煜击倒!

    “别傻了,已经在阴曹地府中的鬼魂要如何救你。”李仁煜优雅的拭去唇边的血迹,阴恻恻笑。

    “不,他不会死的。他才不会死在像你这样的人渣手上!”挺直身子反驳。

    咏蝶拒绝相信这项消息,也无法相信。只要刑天刚一倒下,她的生命、希望也会同时跟着灭绝。

    犹记得他所立下生死相随的誓言,相同的,她亦会追随。

    绝艳的脸庞犹存着希望光芒,哪怕吃多少苦,她也会回到刑天刚的身边。

    邪恶的黑瞳盯住咏蝶。李仁煜收回扯痛她的手劲,执起精巧的下颚。

    “再过一刻,我的属下会回来通报刑天刚的噩耗,到时候你不相信也不行。”过分轻柔斯文的语调吐在咏蝶的脸上,“我就让你和他相亲相偎好了,相信场面一定很感人。”

    咏蝶死咬住下唇。“不会的。”

    “他对你没有任何防备,有着你容貌的杀手轻轻松松就能解决掉他,就像解决他最忠心的部属——颜劲一样。”

    李仁煜冷眼浅笑。

    他就是要看她的软弱,犹如亲眼见到刑天刚的愤怒及无力。他会把刑天刚给他的屈辱完全回报在秦咏蝶的身上,连本带利。

    “慢慢等着,他快要与你重逢了。”李仁煜不屑地道。

    “主子,有要事禀告。”

    一位侍卫匆忙地从滑开的右门走进,神色慌张无比。

    “什么事?”李仁煜挑眉,冷然的回眼。

    “暗杀者……失败了。”

    “什么!?”震怒、紧握住侍卫的手腕。“刑天刚没死!”可恶,没有一个能用的。

    “是的。”

    “全是一群饭桶,我养你们何用!”李仁煜震怒,手一扬覆上侍卫的天灵盖,直到他瘫软无力,毫无气息为止。

    咏蝶瑟缩,浓重的血腥味让她捣住嘴巴不敢出声。李仁煜眼底的狂乱更令她惊骇。

    “你很高兴吧?我还是不如刑天刚。”他勾起毫无温度的微笑,单手抽出侍卫身边的佩刀,缓缓逼向坐倒在地的她。

    “他会来救我的。”看出他眼中的杀意,咏蝶的血液几乎冰冻。

    “是吗?”原本指地的刀尖举起。“这一次他没机会了,我不会每一次都输给他!”

    随着狰狞的言语,无情的刀起向秦咏蝶——

    纤弱的身影立刻倒地,鲜血迅速的染红地面……

    ******

    沉闷的居寝内,数名大夫联合会诊,紧急抢救奄奄一息的颜劲。

    胸口覆上一圈又一圈的白布条,豆大的冷汗冒出额际,死神仍徘徊在身边,不肯远离。

    “情况如何?”低沉的声音透出一丝紧绷。

    冷冽俊美的锦衣男子端坐在木雕椅上,被风吹拂的烛火投射在完美无瑕的侧脸,明灭不定。

    与时间竞跑了一整夜的诸位名医挥掉额上的汗,在几番推诿下,其中一人莫名其妙就被推到锦衣男子的面前,待他想退回时,那双狭长冰冷的凤眼已经盯上他。

    “这……我……情况是……”大夫挥汗如雨,支支吾吾,讲了半天仍是一些无意义的虚辞。

    “说重点。”凤眼更冷。

    椅把上的山藻雕刻几乎快被刑天刚捏碎,但他努力克制自己的火气。对无辜者发怒并不能解决事情。

    “是、是这样的,颜……护卫,他、他……”大夫吞了一大口口水,试图让自己镇定一点。

    “颜护卫他……他的伤口透骨,严重伤及肺叶,兼及流血过多,我们已经尽力救治,能不能熬过危险期,就要看他的求生意志力了。”大夫深吸一口气,总算把话完全说完。

    “已经一整夜了。”

    黑瞳看向混沌不明的天际,忧虑与怒火深藏在眸底最深处,灼烧煎熬他的神志。

    咏蝶……又变得如何呢?

    各种不堪的假想纷纷浮上心头,他现在就连呼吸也感到疼痛。

    心似被别人捏在手上,他根本动弹不得,甚至只要走错一步路,招来的后果即是终生悔恨。

    就因为他的疏忽,所以让敌人有机可乘,就连一向忠心耿耿的颜劲亦生死未卜。

    刑天刚缓缓闭上眼,无语。

    他一辈子从未对任何事情、任何目标疑惑过,踌躇过,但现在……

    “王爷!?”

    数名大夫可怜兮兮的出声,他们该开的方子已经开了,该治疗也已尽力,他们再待下去也没有办法可施了,能不能放他们回去?

    “回去吧。”

    “谢王爷。”大夫们立即作鸟兽散。

    不久,从窗外闪进一道黑影,单膝跪在刑天刚的面前。“爷。”

    “如何,有找到吗?”凤眸中激出一些火花,急切地站起来。

    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只木盒奉上。

    “放在二皇子的府邸大门口,看样子是故意要属下取回给您。”语调沉重。

    刑天刚打开木匣,赫然出现一搓沾满血迹的黑发,旁边放着咏蝶最喜爱的碧簪。

    “爷!?”黑衣人迅速站起伸手欲扶刑天刚。

    “我没事。”强压下翻腾的气血。

    李仁煜,真不愧是他缠斗多年的敌人!

    “爷,蝶夫人会平安的回到您身边。”

    平安?

    他连咏蝶现在是否存活于世都不知道,他痛恨极这种坐以待毙的感觉。

    刑天刚深吸一口气,靠着多年的训练立刻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冷静下来,让思绪逐渐证明后,才能找出事情关键点。

    不能放弃,他绝对不能倒下。

    “你立刻去办一件事情。”

    刑天刚对黑衣人密语数句,黑衣人点头后,立刻消失在房中。

    咏蝶,你要等我……

    ******

    谁?谁在叫她?

    咏蝶昏沉地躺在榻上,体内的灼热高温让她意识模糊。

    “夫人,您快醒醒!”

    呼唤声变得焦急。冰凉的触感覆上她的额际,咏蝶勉强撑开眼皮。

    “银杏?”

    银杏咬住下唇,使劲点头。

    “夫人,我来救您出去的。”她努力撑起咏蝶虚弱的身体,并且小心避开她肩膀处的伤口。

    看来李仁煜已经让夫人自生自灭,伤口仅以白布包裹,并没有善加照料。

    “你,怎么会……”疼痛让咏蝶更加清醒,她喘了一口气问道。“……回来?”

    银杏眼眶一红,泪水立刻掉落。

    “我的家人全被李仁煜害死了,奴婢差一点也……”一手拭泪,一手支撑咏蝶全身依来的重量。“我逃出后,本来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可是李仁煜的手下不放过我,幸好王爷也派人找奴婢。才捡回了一条小命。”吸了吸鼻子,简略叙述这一段时间的颠沛流离。

    “天刚,没事吧?”她念念不忘他的安危。

    “王爷没事,颜护卫也脱离危险了。”这是所有不幸中的大幸。

    颜劲被刺前的惊愕及无言的责备目光,一直在她脑中盘旋,幸好颜护卫没事,否则她一辈子都会自责不己。

    “夫人,您没事吧?”

    高温从咏蝶身上传来,银杏一探手覆上咏蝶的额际,烫的吓人。

    “还撑得住,我们赶快走。”她一刻也待不下了,拖着千斤重的双脚就要往前走。一个踉呛,差点跌向地面,吓得银杏连连惊呼。

    “夫人小心,奴婢扶您慢走,王爷就在外面等您呢。”

    “天刚也来了?”咏蝶微微怀疑。如果他来,应该会立刻来接她才对。

    “王爷为了引开李仁煜的注意,所以派人围住整座府邸,令奴婢潜入府救您出来。夫人,这边。”

    银杏边说边撑着咏蝶走,两人步出石门就看到瘫倒在地的守卫,以及几间相同设计的石屋。经过那些石屋后,一条幽暗曲折的地道出现在面前,墙壁上点燃火炬方便人行走。

    “这里是?”

    两人顺着地道往上走。

    “这里是人工湖底,我家人也是被关在这里的。出口被水瀑掩盖住,若没有人带路,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奥秘。”银杏解释。

    果然走没多久,瀑布立刻出现在眼前,咏蝶和银杏终于安全到达出口。

    夜幕低垂,星子遍布天空。

    “银杏,谢谢你。”咏蝶双手反握住银杏,真心感激。

    如果她还有一丝怀疑,现在也全烟消云散了。

    “是银杏不好,才会害得夫人这样,又差一点害死颜护卫,您现在反而向银杏道谢,银杏承担不起。”银杏惶恐道。

    “你是为了家人逼不得已才做这种事,换成是我,我也会有相同的选择。我谢你是因为你肯冒得着生命危险救我出来,让我还有机会见到最想见的人。”想起既温柔又带着邪气的凤眸,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

    她曾经无数次放弃希望,以为此生再也无法与刑天刚见一面,如今获救,她真的开心的想抱着银杏哭泣,言语已经无法表达她的喜悦。

    “夫人!?”银杏怔怔的回视,泪水再次滚落。“夫人,谢谢您,银杏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得到您的原谅,可是听您这么一说,银杏突然觉得很轻松,真的很轻松……”

    泪水愈抹愈多,好像擦不完似的。

    “傻瓜!”咏蝶忍不住也红了眼。“不要再哭了,你害我也跟着想掉眼泪。”

    “好,银杏不哭,夫人也不要哭了。”

    “好,都不哭。”

    两两相望,突然又噗哧一声笑出来。

    “你的鼻子好红。”

    “夫人的眼睛也红红的。”

    银杏搀着咏蝶起身,她的眼神虽然愈见清亮,可是身体的高烧仍未减。

    “夫人,您觉得如何?”

    “有点昏眩,应该不要紧的。”咏蝶也试着自己站起来,可是双脚却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怎么办?还有一大段路要走。”银杏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支撑夫人到目的地,而且途中若遇到李仁煜的手下,到时候就再也没有机会救夫人了。

    “让我来吧。”

    一道黑影突然耸立在两人面前,咏蝶缓缓抬头。

    “你是谁?”

    来人皱眉,望着咏蝶一身凌乱凄惨以及肩处的伤口。

    “请往这边走,咏蝶夫人。”

    看样子,王爷此次的怒火,必会是空前绝后的猛烈!

    ******

    当亲眼确定刑天刚仍平安地存活于世间时,终于双腿一软,陷入黑暗之中,但唇边带笑靥,显得安然。

    只不过那位怀抱着她的人,看到她身上不整的衣物、浮肿的青紫、刀伤、以及全身高热后,狂燃熊熊地狱烈火,玄冰似的阴寒目光足可将敌人冻毙。

    “你该如何解释,李仁煜?”如地狱透出的死讯,骇得教人脚软。刑天刚阴沉地迸出话语。

    “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把戏?”一概拒绝承认。

    大广场上以他俩为中心,低沉的气压笼罩,沉重的空气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或许你派出的杀手能让你恢复一下记忆。”

    “杀手?连听都没听过。”李仁煜冷笑。

    “很好。”刑天刚同样回以冷笑。“那么你勾结禁军侍卫统领意图不轨、行贿军器所杨大人私造兵器、笼络兵部尚书黄大人、包庇高官行贿送金……都没听过吗?”

    “你含血喷人!”手心冷汗直冒。

    “我手中握有你数十条罪证,你等着皇上发落吧!”一甩袖,抱着昏迷不醒的咏蝶转身离去。

    “慢着!我的府邸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李仁煜怒喝。

    只要今日将他擒下,消灭证据,刑天刚依然功亏一篑。

    “想挡我,你还没那种本事!”邪魅的一眼。“来人呀!押他进宫面见皇上。”提气大喝。

    “刑天刚,你太放肆了!”身形甫动,却被四周屋顶上严阵以待的弓箭手制住脚步,右臂成爪顿在半空中。

    “你敢动我的人,我会叫你悔不当初!”冷冷一笑,翻身上马拉缰。

    “刑天刚!”李仁煜咬牙切齿,所有的妒意、恨意全由他的目光,毫不保留地射向刑天刚。

    “你够聪明,可惜用错了地方。”刑天刚留给他最后一句评语。“你不用感谢我没有当场将你碎尸万段,因为我要让你后半辈子都在悔恨惹上我!”冷冽的目光刺向李仁煜。

    驾喝一声,扬长而去,留下再也无法起死回生的李仁煜。

    “刑天刚!?”

    暗夜中,不甘之声久久不绝。

    ******

    咏蝶这一倒下,足足三天三夜不起,昏迷中仍然恶梦连连,高烧不断,精神状态极不稳定,有时还会极力扭动挣扎,似乎正在对抗某种无形的束缚,口中不断喊着刑天刚的名字,眼角的泪珠滚滚而落,让守在一旁的刑天刚心疼无比。

    是夜,他和衣抱住她,憔悴地俊美脸庞不复以往的邪美勾人,好看的剑眉在睡梦中依旧拢起。

    一双小手抚上他眉心的皱痕,试图将之抚平,温柔晶莹的目光在憔悴的脸上搜索,似乎一辈子也瞧他不够,想将他烙进心房之中。

    大掌突然覆住在自己脸颊边的小手,深邃的凤眸蓦然张开,以额际触碰她洁白的额际。

    “退烧了。”喑哑地说道,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下。“想不想喝水?”

    咏蝶点点头,他立刻翻身下榻,亲自倒来温水,扶着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慢慢来。”沉声说道。

    咏蝶推开见底的杯子,她仍有些使不上力。

    “你没事?”她不确定地再问一声。

    在昏迷中她无数次梦见他倒在血泊,胸口插着一把长剑,而持剑的另一端正是她自己,愉悦开心地笑着。虽然现在知道他是平安的,可是悬空的心仍无法安稳。

    “我没事。”他向她保证。

    “天刚……”她主动伸出手臂环上他宽阔的肩,柔柔地低唤他的名字,侧脸贴在靠近心跳处,静静聆听。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更为一个小小的拥抱欣喜不已。想必他现在的表情一定跟初懂情爱的毛头小子一样精采。

    他甚至不敢相信咏蝶会主动抱住他。

    “咏蝶?”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真的没事!”这一次是肯定句了。

    刑天刚几乎被她逗的发笑。不过他喜欢这种测试的方法。

    “我是没事,不过你再不清醒,那群庸医就有事了。”他拍着她的背,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你怎么会发现那个女人不是我?”

    “我不会把你认错。”

    “为什么?你的女人那么多,偶尔认错一、两个,别人也不敢怪你!”嘟着嘴道。

    “我是不是闻到醋味了?”才刚醒就有力气跟他顶嘴,可见已无大碍。他轻笑道,单指勾起埋在他胸前的小脸,黑水晶般的凤眼藏着一丝审视的意味。

    她在吃醋吗?他不敢相信。

    “被囚禁时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螓首枕着他的臂,回避他的视线,悄声说道。

    “想什么?”

    “我想,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该怎么办?”食指在俊脸上轻划,说出她的忧虑。

    “你不相信我会把你救出来?”刑天刚沉问,大掌抓住顽皮的食指,以薄唇轻吻。

    事实上他若没有找到银杏,救出咏蝶必会困难重重。

    “我会胡思乱想,坏念头全都冒出来了。我也会想,万一你不要我,觉得救我太麻烦了,那我该如何是好?”蹙起眉头。

    “该打,对我半点信心都没有!”狠狠咬她一口,若非考虑到她病体尚未痊愈,绝对要给她一顿惩罚。

    “可是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想,再次见面的时候,我要对你说什么话?”

    小手改钻进他的衣内,游移在宽阔结实的胸瞠上,立刻被刑天刚制止住。

    “别玩火,你尚未康复。”

    “我已经够好了。”娇羞的嗔道,让刑天刚的气息逐渐不稳。“你不想听听我想对你说什么话吗?”咏蝶转回话题。

    “你想说什么都可以,我可以给你一整夜的时间。”双手圈围住她的细腰,旋身让她躺在自己的上面,邪气地一笑,开始忙碌起来。

    他想确定咏蝶在他身畔,以最真实、最火热的方式来确定。

    “如果我想独占你,不让任何女人靠近你,你觉得如何?”她认真的问他。

    双手突然停顿,深邃的凤眸平静地对上咏蝶眼里的紧张。

    “独占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刑天刚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让咏蝶惴惴难安。

    她暗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握紧。

    不管行不行,就这么一次吧。

    “如果说会很努力呢?”锲而不舍地继续追问。

    “努力到什么程度?”双臂悄悄地环住她的细腰,刑天刚宠溺的低语。

    “全心全意。”咏蝶泛出喜悦的光采,露出娇美绝伦的笑容。她有十足把握得到他的允诺。

    刑天刚屏息地望着咏蝶毫无保留的笑靥。

    “你应该知道,我很难拒绝你的要求。”哑声道。他会将这一朵笑容永远记在脑海中。

    “那就答应吧!”她极尽温柔、轻若蝶翼的吻落在他的薄唇。

    刑天刚满足的高扬剑眉,炯炯发亮的黑眸灌注疼惜的光采。他的蝶终于肯心甘情愿停留在他身边。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沉声允诺。

    “今生有约,共度白首。”

    仰高的小脸绽放欢笑,看醉了刑天刚,同时也得到一个炽热的封吻……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驭爱奇招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