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晴言情小说-驭爱奇招-第一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强取豪夺 >> 驭爱奇招作者:笙晴 | 收藏本站
驭爱奇招 第一章 作者:笙晴
    探香园迎实楼

    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丝竹管乐演奏靡靡音调。

    一群由西域进贡的金发舞娘,在中央回旋曼妙舞姿,单薄的衣料挂在雪白的胴体上,似有若无地掩盖些许春光,也让在场的男人们瞪凸了眼珠子,下腹欲火蠢蠢欲动。

    连续几个大回旋,轻纱飘扬在半空中——

    “好。”

    “正点!”

    “再转、再转。”

    男人们纷纷鼓掌,吹哨助兴。

    事实上,他们渴望的不是美妙轻盈的舞姿,而是布料下火热曼妙的胴体。

    刑天刚噙着邪肆的笑容,往后半躺在女人怀中,深邃邪气的凤眼半掩,不怎么在乎自己的手下,个个对着一群金发舞娘流口水。

    他是个大方的主子,不会要求属下时时刻刻绷紧神经,跟着他出生入死,而不懂得人间的极致享乐。

    想要享乐,酒和女人是最不能缺少的。

    刑天刚吃下一旁女侍剥好的果子,再顺着玉杯啜饮醇酒,眼神慵懒,甚至闪过一丝无聊的光芒。

    最上等的醇酒喝多了,就会变得无味;再美丽的女人瞧久了,就会和青菜萝卜一样平凡。

    “好!”台下的男人们响起一声鼓噪,眼睛发亮。

    刑天刚勾起惑人的唇角。

    看来他的属下们并没有这项苦恼,仍是十分热衷酒与女人的游戏。

    不像他,只觉得无趣。

    刑天刚正想起身离去之际,眼角忽然抓住琉璃窗外的一抹紫影,正悄悄靠近楼阁,似乎想窥伺里面的一切情形。

    同时间,对舞娘大流口水的精锐侍卫们也发觉到有人入侵,正要提剑时,刑天刚的一个眼神,立刻制止他们的行动。

    “继续。”薄唇缓缓吐出两字,侍卫们表现的更加狂肆,可是所有人都在注意窗外那抹鬼祟的紫色身影。

    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丽的女人。刑天刚凝望着模糊的黑暗侧颜,肯定地确认。她有什么用意?想来杀他吗?

    刑天刚摇头,看见她明显的形迹,恐怕不是做杀手的料。

    那她有何目的?纯粹只是好奇?

    反正他正感无聊,她自己送上门来是最好不过了。

    演奏的乐调一变,金发舞娘的舞姿也改为煽情,对着他大胆火热的展露身躯,暗示意味浓厚。

    刑天刚微微一笑,见状,中央最美艳的舞娘仿佛吃下一颗定心丸,踏着精心训练而成的妖艳舞步,缓缓靠近台上的主位,就为了能得到刑天刚的恩宠。

    即使只是一夜,得到的报酬却优渥得令人心动,更别提刑天刚俊美邪肆的外表,就是不给赏赐她也心甘情愿。

    “爷,您不喜欢夜姬的舞吗?”如波媚眸在英挺出色的五官搜寻着,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的男子有些心不在焉。

    “为什么不看看夜姬?”夜姬极力摆动水蛇般的腰肢,双臂勾缠在刑天刚的颈项,想得到他所有的注意力。

    对于眼前的尤物,他显得漫不经心,反倒是比较注意窗外紫影的一举一动。

    “你身上的累赘太多,想取悦我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性。”

    他挑着眉,看到紫色身影想从黑暗中撤退。

    那可不行,他还没玩够。

    “夜姬知晓。”她温驯地半跪在刑天刚身侧,配合著煽人的躯体挑动他的情欲。

    躲在暗处窥视的秦咏蝶倒抽一口气,并且停止了原本想离开的脚步。

    探香园是父亲在数年前斥资建造的游园,其中有湖、石舫、水榭楼台、曲桥檐亭……但最引人注目的,非迎宾楼莫属。

    迎宾楼内精致华丽,点缀由各地搜罗而来的奇珍异宝,秦启祥从不轻易开启大门,却在此次迎接京城来的贵客住进迎宾楼内,足见来人的身分地位不小。

    平日秦咏蝶想来就来,这一次居然要先和守在园外的守门人打招呼后才能入园。若非想取回前些日子搁置在园中的古琴,她早就返回秦府了。

    匆匆取完琴后,她见到迎宾楼中灯火通明,因一时的好奇而靠近瞧上几眼。

    没想到却看见男人们的花天酒地,把这里弄成像勾栏院一般,不羁的行为比烟花场所更加放荡。

    秦咏蝶惊骇地咬住下唇,立刻萌生退却之意。

    这不是她该来的地方,万一被里面的男人们发现,对她有不轨的举动,清白即毁,尤其是那位坐在主位上的邪魅男子,行为更是令她心惊胆颤。

    正当要离开时,刑天刚突然拿起桌上的酒瓶,拇指弹开圆盖,金黄色醇酒一撒,全倒在舞娘赤裸的身上。

    “呀!”秦咏蝶低喊,忘记自己应该保持沉默。

    她瞪大圆瞳,不可置信地看见锦衣男子缓缓低头,伸出舌舔吮舞娘胸脯的酒液,舌尖绕着粉红顶端打转,最后一口含进柔软的尖端,又吸又吮。

    “哈、哈、哈……”台下顿时响起一阵暧昧的调笑声,对台上的表演不当一回事,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如法炮制。

    “讨厌,人家不来了!”女人半推半就,发出不依的嘤语。

    躲在窗外的秦咏蝶僵硬的如同石雕像,从小到大生长在被保护妥善的环境中,从未有机会让她看到类似的情景,她简直被吓坏了,她仓皇地往后退开一小步。

    突然坐在主位上的邪魅男子拾起头,深邃的凤眸毫不掩饰地盯住躲在窗外的秦咏蝶。

    秦咏蝶眨了眨眼,与他四目交接。

    别、想、逃——

    刑天刚以唇形吐出三个字,狭长的凤眼多了一抹猎捕的危险意味。

    “糟了。”惊喘一声,她想也不想地转身逃离,却因黑暗而差一点跌倒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让厅内的男人们不想注意也难。

    刑天刚摇摇头,彻底抹去她是暗杀者的可能性。

    “爷?”高大魁梧的侍卫站起,请示刑天刚。

    他微微一笑。“我自己来。”

    好久,没如此兴奋了。

    身影一闪,在明亮的大厅中消逝。侍立在旁的金发舞姬,眼中抹出了一丝暗沉阴影。

    ******

    凌乱的脚步踏在柔软如茵的草地上,秦咏蝶双手紧扶住古琴,慌张到不辨路径,急速的奔跑中,感觉到背后有一双邪恶的目光紧盯住自己。

    偶尔回眸察探,却只有风吹过树梢的沙沙作响,不知在跑过几条小径后,她终于缓下脚步,停伫在半人高的树屏边。

    原来、原来……男人的放浪即是如此。

    没有丝毫的廉耻心,一时兴起,也可以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交欢之事。

    对她而言,即使穷尽她所有的想像力,也无法揣测出他们疯狂、背礼的行为。

    对了,那名带头的男子是何时发现她的行踪?那一场即兴表演该不会是故意要演给她瞧的吧?

    心下一惊,咏蝶立刻摇头甩掉这种可怕的猜测。

    待夜风吹凉了满身的躁热不安后,她抱着琴由树屏转出,而后沿着小径向北直走,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她来到波光粼粼的碧潭边。

    皎洁的明月照映在湖面上,犹如撒下一层银光,安抚任何不安定的情绪。

    只要顺着湖边走,就能抵达探香园的后门。

    “他应该是追不上了。”她低喃道。

    这里的地形她比他熟悉许多,如迷宫般的层层树屏是秦启祥专门为爱女设计的游戏,咏蝶从小走到大,直到玩腻后,还会自己变换树屏的摆置,让迷宫变得愈来愈复杂。

    对第一次进入的人,不花上一时半刻是出不来的。

    她呼出心头的一口郁气,想要加紧脚步,与守在后门的婢女会合。

    “你说谁追不上?”

    幽影霎时耸立在秦咏蝶面前,安静的月夜中泛开如魔魅的低沉嗓音。

    刑天刚慵懒支住下颚,半垂的黑眸笑睇秦咏蝶惊讶慌张的动人娇颜。

    银辉洒落在咏蝶的秀发上,明艳绝丽的紫衣佳人娉娉袅袅而立,挑动了刑天刚深沉的内在情绪,也激起了捕猎的原始天性。

    刑天刚噙着一抹轻佻的弧度,眼底闪过些许惊艳,还有更多的是对美丽猎物的兴趣。

    他没想到,偷窥者会美得如此……迷人。

    高大俊伟的身材挡在秦咏蝶面前,使她进退两难,惊慌不已。

    “瞧我抓住了什么?落入凡间的仙子,或是低劣的女飞贼?”刑天刚单手支起小巧精致的下颚,仔细打量。

    秦咏蝶摇头想甩脱刑天刚的钳制,但修长的手指却毫不留情地固定住她。

    “你以为走几步路就能甩掉我?那未免太低估我对你的兴趣了。”刑天喇的嗓音潭厚醉人,还掺着一丝危险的轻柔。

    秦咏蝶屏息,因为害怕缩小瞳仁。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向来十分善待伺候我的女人。”

    “谁是你的女人!”秦咏蝶闻言,怒气立刻盖过对他的惧意,扬起手拍掉他的钳制。

    要她像大厅上的裸女一样取悦他?她宁可现在一头就撞死在树前!

    杏形美眸冷冷的回视面前十足邪气的尊贵男子,以目光传达对他的不快。

    刑天刚被她戒备防卫的神色取悦,手指摩挲下颚,低沉一笑。

    好玩!

    “你的名字?”

    能自由出入探香园的女子不多,他几乎能猜出她的身分。

    “你不需要知道。”这个自大狂!咏蝶傲然挑衅。

    “不错。”很合他现在的胃口。

    他突然向前一步,原本无形的压迫力更为巨大。

    “走开!”秦咏蝶抱紧胸前的古琴,退开一步,防备地弓起背望着他。

    刑天刚差点错以为自己看见一头美丽的小猫,弓起背脊的毛,惊戒敌方。

    假若她生气起来就是这个模样,那么他很乐意亲手抚平她每一寸皮毛,让她转为逸出舒适满足的嘤咛叫声。

    不过那是他擒获她之后的事了。

    秦咏蝶瞪了那张可恶的脸一眼,急欲脱身离开。

    “私自闯进本王的暂居处,本王可以以意图不轨的罪名将你囚禁,严重一点的还可以私自处刑,依暗杀者罪名处死,你觉得哪一种情形会让你满意?”他双手环胸,与咏蝶距离两步,无所谓的道。

    什么!她进入自家的园院会被砍头!?

    “我才不是私闯者,这个园院是……我……”她突然住口,对他似笑非笑的斜睨感到不对劲。

    等等,他该不会正在套她的口风吧!若被他知道她是秦启祥的女儿,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是什么?说呀!”他慵懒询问。

    透视人心的凤眼在咏蝶脸上探照,让她感到阵阵心慌。

    “是……是我觉得好奇,误闯进来的。”手心出汗,咏蝶想办法撇清。

    “误闯?”深邃盛笑的眼反问。

    “你不信?”她抬眼、挺直背脊。

    随着他漫不经心的踱步靠近,淡淡的女子花粉香味传进她的嗅觉,咏蝶受不了的向后退开。

    这香味必是他周围环绕的女子所拥有,在亲密接触之际沾到他的身上,尤其是刚才那位金发舞姬。

    “随口一句,就要本王不怀疑你,你太过于天真了些。是不是杀手,要由本王确认之后,再作决定。”

    对于她表现出来的嫌恶,刑天刚不气不恼,好脾气地端出笑容。

    “你意欲如何?”受不了他的戏谑表情,咏蝶直接挑明问题。

    “很简单,陪本王一夜,本王便相信你是清白无辜。”邪邪一笑,舞动修长的手指,对上秦咏蝶愕然不信的脸。

    他想看看她会有何种反应。

    “你!”恼怒的容颜艳红似火,更添女性的娇媚动人。“无礼!而且无耻!”怒气勃发,她第一次受到这种污辱。

    秦咏蝶伸手欲打掉直指自己的手指,刑天刚反手一握,她的手腕落入大掌的控制中。轻轻一拉,使她跌进宽阔结实的胸膛。古琴登时坠落于地,发出撞击的破碎音调。

    “放开我。”咏蝶想也没想的狂乱挣扎,居处于劣势的她,心惊胆颤。

    “我要你。”如醇酒的低沉嗓音,以三个字的誓言狂索她的身心。

    他以大拇指摩挲她柔软的娇唇,手臂紧环住她的纤腰,低头靠在秦咏蝶的发梢,阵阵女性独特的幽香钻进他的鼻尖,愉悦他的感官。

    “你作梦,快放开我!否则我就要叫人了!”

    “所请照准,我喜欢热情的女人。”从喉咙深处传出笑意,狂妄地逗弄。

    “你!”可恶!秦咏蝶咬牙道。

    此时月光透射,衬着那张发怒的绝美脸蛋更加清丽无双,发上几绺乌丝垂落颊边,美目灿烂晶亮直视刑天刚深邃的凤眸。

    一股强烈的心悸闪过,想要拥有她的意念更加强烈确实。

    “不管你是谁,你绝对会属于我——刑天刚最娇宠的姬妾。”

    这是第一次,竟有女人能带给他如此强烈的感觉。

    他想以刑府的绫罗丝缎、最上等的珍珠玉石细密的包裹住她,从头到脚,她只准穿戴属于他的东西,包括她,亦为他所有。

    刑天刚狠狠的收紧她能活动的范围,直到两人之间再也找不出一丝空隙。

    秦咏蝶不可置信地睁大美眸,“你疯了,要我做你的姬妾?再下辈子都不可能。”

    秦家在杭州属地方富绅,历代与达官贵人交游,秦启祥说出的话颇具分量,而秦咏蝶又是秦家的独生女,秦启祥的掌上明珠,杭州名门公子追求的对象,怎么可能当别人见不得光的姬妾!

    “不可能?”刑天刚慵懒地反问,含着奇异光芒的凤眼盯住秦咏蝶,里头有着强烈的明显欲意。

    赤裸裸的独占欲让秦咏蝶的背脊升起一股颤栗,她僵直身子,安静的不敢妄动。

    她看得出刑天刚眼底的欲望——男人对女人的欲望。恐慌立刻攫住全身,心脏因为害怕而急速跳动。

    “不行,放开我——”秦咏蝶颤抖的低语,眼中闪动些微慌色。

    “我不会伤害你。”魅惑人心的沙哑嗓音,在她耳边吐息。

    秦咏蝶再也禁不住他的逗弄,抡起拳头在坚硬如石的胸膛用力推,他散发出的强烈男性气息快令她窒息。

    刑天刚占有性的手伸进月白色的衣裳内,在她背部上下地爱抚,将男性的体温烙在她的身上,灼热的舌头也随之窜入甘甜无比的樱唇中,交缠住她的丁香小舌。

    秦咏蝶的脑中蓦然呈现一片空白,一股莫名热潮从她体内深处氾滥到四肢百骸,连最尖端的十指指尖也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

    刚强的舌头霸道索取她从心灵而发的回应,像要把她整个人完全掏空,逼迫她臣服在他的脚下。

    失去所有的意识,秦咏蝶完全沉浸在刑天刚带给她的激热狂野中,发出暧昧难耐的娇吟,此时她的身躯已化成一池春水,依附在高大威猛的身体上。

    “真甜,比我想像的更甜美——”他在樱唇上留恋低语。

    许久,他才不舍地撤离刚才攻占的领土,怀中佳人的娇媚模样让他的欲火更炽,从一沾染到她的淡淡香味,下腹的坚挺未曾平息,他几乎想立刻压住柔弱无骨的香馥娇躯,当场占有她。

    大掌将她压向自己,两人的敏感处紧密贴合。

    “啊!”秦咏蝶倒抽一口冷气,顿时完全恢复清醒。

    太过分了。

    她猛地推开他,毫不犹豫地扬起手,“啪”地一声,秦咏蝶结结实实地打了那张俊美尊贵的俊脸一巴掌。

    刑天刚脸上登时出现五道红指痕。

    空气凝结成冰,静默的时光流动在两人之间,秦咏蝶连动都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

    “你娘没教过你绝对不能掴男人耳光?否则你会得到无法想像的教训。”他勾起嘴角,冷冽的微笑不带任何温度。

    阴沉的眼眸冰冷如箭,脸色铁青骇人,犹如从地狱出现审判凡人功过的地狱之王。

    要道歉吗?不、那是他应得的,她死也不会道歉。

    幽暗无底的黑瞳轻易地看穿她的惧意,刑天刚一步步接近她。

    “我不得不敬佩你,因为你是全天下最勇于挑战我忍耐底线的人。我的小野猫,你觉得你应该得到奖赏,或是处罚。嗯?”

    唇边噙着冷笑,眼底冷魅性感的慵懒可以使全天下的女性为他尖叫发狂,但对秦咏蝶而言,他的态度已判了她死刑。

    不行,她一定要逃开。

    坚决的念头闪过脑海,秦咏蝶谨慎的面对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两人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

    “逃?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如果现在屈服,说不定我还能大发慈悲让你少受些苦。”看出她的意图,首先以语言攻击,试图让她投降。

    冷淡嘲弄的眼盯住小猎物,他想得到手的东西,从未失误过。

    随着他的逼近,秦咏蝶逐渐退到潭边,她将全部的生机赌在这上头。

    比起幽暗冰冷的潭水,眼前的男人更令她感到害怕,两者择一,她选择逃开他。

    “你以为你能控制所有的人吗?”咏蝶不驯地回视。

    刑天刚微微一笑。“不敢说所有的人,不过对你是绰绰有余。”

    “你这个自大狂。”秦咏蝶忿忿难平。

    “过来我的怀中。”刑天刚停下脚步,自负地张开手臂。“再过去已是绝境,你逃不掉的。”

    敌对的目光在空中交会半晌。

    “逃不掉吗?”绝美的脸庞突然浮起一朵笑靥。

    刑天刚不知不觉屏住气息,为她的笑容迷醉。

    想掳攫她的欲望来的既猛又烈,刑天刚心念甫动,立刻大步踏向前,想抓住这个折磨人的妖精。

    秦咏蝶见他的举动,想也不想的转头朝向碧潭狂奔。

    看出她不轨的意图,刑天刚以最快的速度拉到紫色的衣袖。

    危急之际,秦咏蝶舍去外纱,决绝地往碧幽深潭一扑!!

    “不——”狂吼一声,俊美非凡的脸再也找不到半分狂傲自负,只留下深切的担忧。

    手中握着留有淡淡薰香的紫纱外衣,如烈火般的怒气直冲上顶,焚烧所有理智、情感。

    刑天刚蹙紧一对好看的剑眉,抿紧薄唇,神情似火似冰,紧握的拳头泛白,鹰眸四处搜索潭中。

    “即使你逃到阴曹地府,我也会亲手将你抓回来,纠缠一生一世。”

    噗通一声,高大俊伟的体魄跟着投入潭中,银白色水面漾起一圈圈涟漪后,恢复原来的平静。

    微风轻吹潭边杨柳,舞动丝丝绿意,月亮依旧照耀世间,静看人生起伏变化。

    ******

    东方的天空翻出鱼肚白,远方鸡啼此起彼落,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多艘小船轻荡在泛着雾气的水面上,冷意刺进单薄的衣服,只见每艘船的人都是一副湿得可以滴出水的模样,但仍不畏惧地轮流交棒,跃进潭中寻找那抹紫色身影。

    每艘船上皆挂着足够照亮四周及水底的灯,撑竹篙的船夫还在船首及船尾燃起火炬,以此种方法,他们已持续找了一个晚上。

    但依旧一无所获。

    刑天刚沉着一张俊脸,负着手不置一辞,狭长锐眼布满红丝,身上的锦服也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一切只为了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人。

    右掌捏紧她留下来的紫纱,冷光眼瞳深处跃动,抿着薄唇动也不动。

    颜劲站在刑天刚的右后方,看着潭面搜索队打来的手势。

    “爷,兄弟们已经找遍所有角落,没有任何踪影。”他躬着上半身向刑天刚报告。

    “是否要再搜寻一次?”心中估测主人的意思,恭敬地提出问题。

    唇边突然勾起若有似无的笑容,刑天刚微侧着脸睨着颜劲。“叫他们收队,今天休息一天。”

    他愉悦的嗓音,顿时让颜劲一呆,不知道之前的怒意为何在顷刻间消失殆尽。

    “爷,那么您要找的人?”

    “我只是要确定日后是否还有相见的机会,既然她没有笨得投水自尽,足以代表她够格让我继续追猎。”低头凝望轻纱。

    他会找到她的,下次见面,她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若那名姑娘真的溺死在水中?”颜劲大胆的提出假设。

    刑天刚心中蓦然揪紧,忆起她投湖决绝的一幕,刺痛与愤怒掺半,深邃的凤眼闪出冷光。

    “爷?”颜劲疑惑刑天刚突来的沉默。

    “多话。”刑天刚冷冷地看了颜劲一眼。

    “是。”颜劲闭上嘴,不再多言。

    “去调查那名女子的下落,一天内回覆。”

    “一天?”颜劲瞠大了眼。

    这杭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天内要找到一名姑娘,就像大海捞针一样,要靠佛祖保佑才能出现神迹。

    “由秦府开始找起,她和秦启祥绝对脱不了关系。”

    刑天刚抬头望向东方破晓,想起她投湖之前的绝艳笑容。他勾起邪肆的弧度,已经等不及与她再度交手。

(快捷键:←)上一章  驭爱奇招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