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十章 作者:简璎
    已经两天了,白葵失踪了两天,她没有跟任何人连络,凭空失踪的像被外星人抓走一样。

    “你就多少吃点东西吧?你这样死气沉沉的,她也不会出现啊。”

    公寓的客厅里,薇薇把一个便当放在黑厉面前,此刻的她真是有点恨自己不会下厨,不然煮碗面给他吃也胜过吃便当吧?

    “你们吃吧,我不饿。”

    白葵怀着身孕,一个人开着车到底跑哪里去了?

    薇薇说,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花坊,当时她正准备出去见客户,而最后一次跟白葵通电话时,她人还在咖啡厅里。

    他找过姓林的客户,那位林小姐说,白葵当时的脸色是有点不对劲,但她并没行多问,所以不知道原因。

    而白葵最后一次跟他连络是她打给他,问他在哪里,当时他告诉她,他人在堂口,然后她的手机就一直处在没开机的状态下。

    他当时有事在忙,并没有想太多,以为她只是要问他忙完了没,然后手机刚好没电了,她又没带电池罢了。

    他根本没想到,她会从那时起就闹失踪,直到今天,整整四十八个小时过去,她没跟任何人连络。

    “白伯母刚刚打给我!”织慧从房里冲出来。

    黑厉马上惊跳起来。“有白葵的下落吗?”

    “白伯母说,白葵曾打给她,说她很好,要大家不必担心,她过几天就会回来,还说……”织慧停顿了下,明显回避着黑厉热切的眼光。

    “还说什么?她还说了什么7”他急切的追问,差点要握着她的肩膀摇了。

    “说……”织慧吞吞吐吐的。

    “说什么?”黑厉的语气更急了。

    织慧看他那急疯了的样子,更说不出口。“说……那个……”

    薇薇直接冲到她面前,摇着她。“拜托!你就快说吧!连我都快急死了!”

    “好啦!不要再摇我了。”织慧被摇得头晕眼花,她把薇薇推开,定了定神。“白伯母说,白葵告诉她,等她回来要把孩子拿掉,然后跟你——”她看着黑厉,润了润唇。“一刀两断。”

    薇薇倒抽一口气。“什么?”

    她看到黑厉的脸色阴晴不定,那双紧紧握起的拳头好像快杀人了。

    白葵这女人肯定疯了,如果她知道黑厉这两天有多着急,她就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种没心没肺的浑话了。

    “她说要跟我一刀两断?”黑厉蹙着眉,不像在问在场的两个女人,倒像在问自己。

    该死的!

    什么事严重到要把孩子拿掉,然后跟他划清界限?

    “你先不要火,仔细的想想看,你有没有做了什么对不起白葵的事?”薇薇追寻着蛛丝马迹。“白葵是个很心软的人,她连养的小狗死掉都要哭一个月,你跟她的关系这么亲密,连孩子都有了,她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要跟你分手,一定有什么事,一定有什么事她才会这样……”

    黑厉再度回想白葵失踪前的一切。

    她跟客户见面,客户走了,她一直留在那间咖啡厅,然后打电话给他,接着失踪……

    他猛然看着薇薇!

    “她跟客户约在哪间咖啡厅?”

    “啊?”薇薇一愣一愣。

    “我问你!”黑厉目光如炬,加重语气。“她跟客户约在哪间咖啡厅?”

    薇薇又愣了一下才道:“就南京东路那间‘爱在纽约’啊。”

    南京东路——

    该死的南京东路!

    他懂了,他完全了解她为什么会搞失踪了,他抽走织慧手中的手机,查询通话纪录。

    织慧期期艾艾地说:“呃,你、你不必打了啦,白伯母说,白葵不是用手机打的,她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她连再打去问清楚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是要打给白葵。”他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另一通电话。“小伍,我给你一个号码,想办法帮我查它所有的通话纪绿和发话位置……对,要快,查到马上通知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想不到你这个从台北来的小姐对花会懂那么多,我好像太小看台北人了哦。”

    阿韩和白葵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回民宿,他们怀里分别抱着一大束香水百合,那是一个早上在花圃工作的成果。

    白葵住了两天,非假日的游客并不多,她和阿韩已经混得很熟了,所以自告奋勇跟他一起工作。

    她以为自己会心碎得死掉,但她没有,她让自己不要去想,不要想就没事了,与其躲在房间里想象黑厉和女人在床上的模样,她情愿离开房间透透气,让自己的心态健康点。

    和他分手后,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吗?

    她才不要让一个劈腿的坏男人毁了她的一生哩,她是她爸妈的心肝宝贝女儿,她要健健康康的活着,然后有一天,她一定会再遇到一个好男人的!

    “台北人也是人啊,况且我并不是台北人。”白葵反驳道。“我只是现在住在台北而已,我是道道地地的南部孩子。”

    阿韩笑瞅着她。“你看起来实在不像。”

    “被同化了吧。”白葵对他扮个鬼脸。“阁下你也不像工程师啊,谁想得到你没开民宿之前整日与电子为伍呢?”

    阿韩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没追问她的一切,但是对于他自己,他倒是侃侃而谈。

    所以她知道他是如何年赚数百万却厌倦了当首席工程师的生活,他用积蓄在家乡买了地,盖了民宿,当起民宿主人,招待跟他一样,对名利疲倦的都市人。

    因为口碑相传,“山中玫瑰”的生意很好,他曾笑说只要靠做周休两天的生意,民宿就可以生存一礼拜。

    她好羡慕阿韩的生活哦,如果她也有钱买块地盖民宿就好了,到时她要邀薇薇和织慧一起来经营,说不定又是她们三个女人事业的另一高峰哦。

    “累了吧?”两人走进民宿,阿韩体贴地道:“把花放在门口就好,我待会再来处理,先来吃午饭吧。”

    “又是养生小火锅?”白葵调侃他。

    “除非你要下厨。”阿韩怀疑的笑看着她。“但我打赌,你百分之两百不会下厨。”

    白葵摸摸自己的额头。“哦~原来有刻在额头上啊,我都忘了。”

    她俏皮的模样逗笑了阿韩。

    “白小姐,有访客找你哦!”柜台里的素丽搁下手中的计算机,站起来朝她喊。

    “访客?”白葵一愣。

    找错人了吧?又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

    “是一位黑先生,他很早就来了……”

    素丽还没讲完,白葵已经看到黑厉了。

    他原本坐在接待起居室的沙发里,现在正站起来看着她,挺拔劲瘦的身躯,一袭有型的黑衣,她心脏咚的一跳,瞬间感到双腿无力。

    为什么看到他的感觉还是这么震撼?

    不是要……不是要拿掉孩子,跟他分手,忘了他吗?

    为什么现在看他站在她眼前,她的心仍会隐隐作痛?

    “我等了你很久。”他都看到她是怎么“善待”她自己了,她手上抱了一大束花,那些重量大概有三公斤。

    “我不认识他,素丽,麻烦你请这位先生离开好吗?”白葵冷冷的转身要走。

    但黑厉怎么可能让好不容易找到的她离开,他一个箭步向前,一把拉住她。

    她死命瞪着他。“放开我!你这个爱情骗子!我不认识你!”

    黑厉深沉地望着她。“葵,我们谈一谈。”

    她撇开脸。“不要!”

    黑厉坚持道:“不要说不要,等谈过再说。”

    白葵生气的瞪着他。“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分手吧!”

    “你对我的信任就只有那样而已吗?你真的要跟我分手?要拿掉我们的爱情结晶?”

    说完,她的唇被他掳护了,在场的人无不看得傻眼,太狂野了,太狂野了啦。

    白葵低呼一声,但毫无作用,黑厉的吻从温柔到狂野,她被吻得昏沉沉,整个人好像腾空了。

    好半晌后,他才放开她。

    “你对我的吻有反应,这样还敢说要跟我分手吗?”他温柔的把她的额心压向自己。“你这样突然不见,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白葵回过神来,看到他深情款款的黑眸,又想到他和女人进爱情宾馆的画面,她忽然用力推开他。

    “你以后不必再担心我这个爱情笨蛋了,因为我——我——我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

    她迅速走到旁观的阿韩身边,把手挽进他臂弯里。“他就是我的新男友!他是这间民宿的主人,至于你,你已经是我的过去式,你可以走了,不送!”

    黑厉下颚抽紧了下,他忽然走向柜台。“我要住宿,给我一间房间,在那位小姐的隔壁。”

    素丽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你、你说——”

    “我要一间房。”黑厉替她把话说完。

    “哦!好——”素丽如梦初醒的翻开住宿登记本。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隔天,白葵故意快乐的和阿韩出双入对,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而且开心又大声的跟他交谈,旁人想不听到都很难。

    但是当她对阿韩跟前跟后的从外面回到民宿时,却发现黑厉和素丽有说有笑的,他靠在柜台前,散发出无比慵懒、无比男人的冷峻魅力,而素丽一副娇羞的模样,眼里射出崇拜的光芒。

    白葵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

    他、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对素丽有好感吗?

    “这个地方很不错,如果我来这里盖民宿,你愿意替我管理吗?”黑厉问素丽。

    “我?”素丽又惊又喜。“黑先生,我恐怕没有那种能力。”

    白葵相信自己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而且胃部涌上一阵恶心感,天啊,她想吐。

    “吃醋了吗?”阿韩把她的反应都看在眼底,并且建议道:“为什么不听听他的说法呢?或许他有个合理解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回房了。”她要回房吐了,她很不舒服,快要忍不住了。

    她奔回房间,在马桶前蹲下。

    一阵恶心感又涌上来,可是她吐不出什么,她觉得整个人好像被抽干了,胃部就像泡在酸醋里,连有人走进来都不知道。

    “你还好吗?”

    有人伸手轻拍她的背心,她惊诧地转眸,看到黑厉担心的眼神。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怎么没察觉?

    “我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忙着泡妞?”反正也吐不出什么了,她站了起来,拿水杯漱漱口。

    “你在乎?”黑厉看着镜里的她,他们的眼光在镜里短暂交会,白葵搁下水杯,哼地一声往外走,黑厉也跟着走出浴室。

    “反正我已经看清你了。”她在床上坐了下来,因为她实在没力气站了。“我不会相信你,因为我亲眼看到……”

    “我跟女人进爱情宾馆。”他直视着她,替她把话说完,他的眼眸闪过一抹锐利。“所以你不听我解释就自己决定了我们要分手?什么都弄不清楚就要把孩子拿掉?”

    “你、你在恶人先告状吗?”白葵气结的瞪着他,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我打过电话跟你确认,结果你人在车上却骗我在堂口!”

    黑厉看着她。“那个女人叫火玫瑰。”

    “我不要听!”白葵忽然把两只耳朵遮住,她闭起眼睛,心痛的感觉一下子淹没了她,听他亲口说那女人的名字让她彻底崩溃,泪水从眼眶里一串串的滚落。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背叛我?”眼泪不受控制的滚出来,她哭着质问他。

    “傻瓜!”黑厉一把拥住了她,他把嘴唇紧紧的压在她的唇上,吸吮着她柔软的唇瓣,尝到了咸咸的泪水。

    白葵迎接着令她晕眩的甜蜜,她不是恨他吗?可是他的热吻却让她如痴如醉,她脑中昏昏沉沉的,不由自主的反应着他的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厉终于放开了她的唇。

    他情生意动的凝视着她,她的眼睛仍然阖着,密密的长睫毛上还满是泪水,他俯头再吻了吻她的眼皮,毫无疑问的,这个冲动派的小女人已经牢牢掳获住他的心了。

    “葵,把眼睛张开。”黑厉深情的目光缠绕着她。

    “不要。”他的声音使她一下子回到了现实。

    哦!她刚刚在做什么?

    热烈的沉浸在他的热吻里?

    她懊恼的咬着红唇,挫折的明白他对她的影响力仍然存在,甚至看到他跟素丽调情,她就打翻了醋坛子。

    “除了你,我没有别的女人。”黑厉用他那带有磁性的嗓音说道,就像带有法力般,使她心跳再度加速。

    他说他没有别的女人……白葵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火玫瑰是天火帮老帮主的女儿,也是帮里的执行长,我跟她去宾馆是因为有弟兄死在里面。”

    过于震惊,白葵睁大了眼睛。

    他说有弟兄死在宾馆里?

    死?

    天啊,作呕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一共有五个人,他们吸食海洛因过量致死,天火帮一向不碰毒品,事发的地点又是在白虎堂的地盘上,我有义务去了解情况。”

    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消化黑厉所说的话。

    “那你……你为什么不老实告诉我?”让她伤心了三天,还差点把孩子拿掉,幸好她没做傻事,幸好没有。

    “就是考虑到你怀孕了,所以我才没说,我不想你想太多,也不要你为我的安全担心。”

    白葵咬着唇。

    没错,他说得对。

    如果知道他手下有人死了,她一定会神经兮兮的要求他退出天火帮,他真是满了解她的。

    “那你——”她抬起眼来瞅着他。“你考虑好了要退出天火帮了吗?为了我跟宝宝,你不能找份正正当当的工作吗?”

    “不能。”

    白葵翻了个白眼。

    她就知道,反正她也只是提提而已,她知道天火帮对他而言,是他的家,他的弟兄们是他的家人,叫他退出天火帮,等于叫他丢掉所有的家人,那太残忍了。

    “既然不能,那就算了。”她哼了哼。“那——素丽呢?你真想在这里开间民宿给她经营啊?你钱多不会拿给我和宝宝用哦?”

    人家她也想在这里开民宿说。

    黑厉笑了。“我给她一千块,叫她配合我演戏。”

    白葵瞪大了眼。“什么?”

    厚!太过份了,素丽居然为了一千块出卖她?好歹她也早他住进来三天,而且一直对她和颜悦色的,那女人太过份了啦。

    “她本来说两百就好,我坚持给她一千。”黑厉低沉地笑道,声音带着莞尔与宠溺。

    白葵眼睛都直了,很想捶心肝。

    两百?

    素丽为了两百就可以出卖她?

    不敢相信啊!她还以为这里的人都很纯朴哩。

    “还有——”黑厉轻抚着她发心,扬唇微笑。“昨天晚上你‘男朋友’找过我,他告诉我,他不是你的男朋友,他还说,你第一天住进来时,整个人像浸在泪水里,难过得快死掉了。”

    白葵的嘴张成了O型。

    素丽……阿韩……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到底为什么坚持孩子出生前我要结婚?难道就不能等孩子生下来再结婚吗?”

    白葵瞪着白纱下的“大腹便便”,感到很懊恼。

    镜中的她,怎么看怎么臃肿,没有半点新嫁娘的美态,因为怀孕六个月的她,不再害喜了,好吃好睡的结果,她已经胖了七公斤。

    “有人肯娶你就不错了,还哀咧!”薇薇整理着白纱裙摆,今天担任伴娘的她,绝对比新娘抢镜,因为她选了一袭低胸洋装,准备在婚礼上钓看看有没有好男人来疼惜她。

    “我是世界上最胖的新娘。”白葵哀怨地对镜喃语。

    “但我会永远爱你。”

    黑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薇薇翻了个白眼,识趣的走出去,这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准新人连结婚前一刻也不放过,真是够了,分明恩爱给她嫉妒嘛,她才不要留在那里看哩。

    “你看看我,双下巴是不是出来了?”白葵始终对自己的外表很不满意。

    虽然从怀孕第三个月开始,不再害喜了,她却像得了产前忧郁症,还发现自己有很严重的“恋夫情结”,患得患失的怕会失去黑厉的爱。

    女人总是爱美的,但现在的她美不起来了,他会不会在她替他怀孩子时搞劈腿啊?

    “老婆,”黑厉从身后搂住她,密密实实的圈住她隆起的肚子。“你很美,我爱现在的你。”

    “但是你这么帅……”她忧虑的看着她的准老公。“我觉得一定有很多女人虎视眈眈准备在我进产房时抢走你。”

    他扬唇笑了。“如果这是赞美的话,我接受。”

    白葵蹙着秀眉。“不要笑,我真的很担心!”

    “我知道。”黑厉吻吻她发际。“我已经在白虎堂替你安插了一个工作,以后我们同进同出,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看到我。”

    白葵好奇了。“什么工作?”

    黑道耶,有哪样工作是她可以胜任的?

    黑厉对着镜里的她眨眨眼。“你来布置白虎堂,一天的酬劳是两千块,工作时间跟我的作息一样。”

    白葵从镜里瞪着他。

    这——会不会太扯了?

    【全书完】

    想知道天火帮中,各堂堂主和少帮主的恋爱情事吗?千万不要错过——

    *花园792狂野奇迹之一《那小妞是谁》

    *花园816狂野奇迹之二《完美的要命》

    *花园828狂野奇迹之三《哈啦混小子》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