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八章 作者:简璎
    “来来来,我敬你一杯!”白大有举起杯子,人逢喜事精神爽,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应该是我敬您才对。”黑厉举杯,先干为敬。

    徐坤进那帮人走了之后,白葵的母亲和她的叔母们就一起下厨煮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热情的留他晚餐。

    “如果不是你,我们就被那些坏人吃得死死的,总之,都是你的功劳,我也来敬你一杯!”白大明很高兴,酒兴超浓的。

    “我敬您,小叔。”黑厉很“入境随俗”的跟着白葵一起叫,面对白家一大家子二、三十人的好奇眼光,一点也不怯场。

    “交到你这个男朋友,我们小葵真的是太有眼光了。”白大明拍着黑厉的肩,跟他称兄道弟起来。“说真的,你的气势真不是盖的,天火帮我是听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和天火帮的白虎堂堂主坐在一起喝酒,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白葵知道今晚的主角不是她,是黑厉,他是大家的英雄。

    而且神奇的,因为他解救了大家,他的黑道背景变得无关紧要了。

    她小叔年轻时曾向往过黑道生活,只是没混成黑道,既然连她小叔都认可天火帮不是个不良帮派,那她应该是可以放心了。

    “小葵啊,他就是送礼物来,说快要跟你结婚的那个男人,是吗?”白母把女儿拉到一边,仔细的盘问。

    白葵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心里同时有点担心,母亲总是比较保守的,她可能对黑厉的背景有意见。

    “你爱他吗?”白母看着女儿,认真的问。

    “妈……”白葵有点意外,母亲要说的不是黑厉背景的问题,而是问她爱不爱他。

    “快告诉妈,你爱他吗?你爱黑厉吗?”

    白葵看着母亲,知道今天若不给她一个答案,她是不会死心的,她遂坦承道:“是的,妈,我爱他,我很爱很爱他。”

    白母松了口气。“那就好。”

    白葵更意外了,她困惑的看着母亲。“妈,你不担心他的背景太复杂了吗?”

    白母握着女儿的手,笑了笑。“我看得出来,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他会保护你,我不担心那一点。”

    白葵感动的看着母亲。“妈,谢谢你。”

    临走前,大伙依依不舍的送他们上车,临上车前,白大有亲自将女儿的手交到黑厉手中。

    “我这个女儿很不懂事,好好的公司不待,偏偏要去卖花,从现在开始,她就交给你照顾了。”

    白葵看了老爸一眼,很不服气。“爸,人家哪有很不懂事?只是不喜欢上班罢了。”

    她说她的,没人理她,黑厉庄重的应承白大有。“我会的,伯父。”

    “葵姊,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Wii啊……”阿义拚命跟她耳提面命。

    白葵孩子气的对堂弟扮个鬼脸。“知道啦,小子!”

    快九点时,他们总算在白家人依依不舍的挥别声中起程了。

    车子缓缓离开乡间,往高速公路驶去,白葵降下车窗,让乡间独有的稻香传进来,她深吸一口气,感到很满足。

    家人,就是因为有家人在背后支持她,所以她才能一个人在台北奋斗到现在啊,她觉得心里满满的。

    “你有个很幸福的家庭,有很多爱你的家人。”黑厉有感而发地说。

    白葵朝他眨眨眼。“不必太羡慕我,这些家人也会变成你的。”

    黑厉意外的看着她,他急踩煞车,在一排树的不起眼路边停下了车子,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扬起了眉毛。“你是说?”

    她嗯哼一声,“我们已经‘这样那样’了,你也看到了,我的家人可是很保守的,如果你敢不对我负责任的话,他们会对你怎么样,我可不敢保证。”

    黑厉笑了。“葵,你在向我求婚吗?”

    “我哪有向你求婚?”白葵扬扬眉梢。“我是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敢做敢当。”

    黑厉一副还要考虑的样子。“不是你要我忘了我们‘这样那样’过吗?”

    白葵蹙起秀眉。

    好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话说回来,她是不是在自作多情啊?他从来没说过他爱她,只是要她若有了孩子要生下来罢了,这并不代表着他也爱她吧?

    可是,昨晚他们又上床了啊,不是一次,是第二次耶,就算第一次是在她酒醉下失控发生的,昨晚总不是吧?

    她清楚记得昨晚的感觉,她整个人几乎快燃烧起来了,而且是他先勾引她的不是吗?

    骗她拿钥匙出去,然后在门口把她绑架走,吻得她失去理智,而且……老天!他又没有戴套子了!神啊,她怎么会这么盲目?竟一错再错?

    想到这里,她突然发指地瞪着他。“昨晚没有戴保险套。”

    黑厉嘿地一声笑。“宝贝,你现在才想到。”

    他忍不住把她的头揽近,吻住她的唇。

    她好甜……

    他捧住白葵的脸,无比热情又很温柔的吻着她的唇,她的嘴唇很快的微微分开了,他的舌头碰触着她的软舌,然后一下子吸吮着她的唇,勾缠着她的舌。

    他的车子空间很大,大得足够让他们做某件事,而进口车的性能又很好,避震器超佳。

    这是白葵的第一次车震经验,而且还没离开她保守老爸的地盘,她真是造反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花费一千万的婚礼……唉,这个叫丁盼蕾的新娘可真好运,我怎么就没那种运气呢?”薇薇一边在草图上规划着,一边感叹自己“时运不济”。

    “可是你的男人缘很不赖啊,一直都有男人追求你。”白葵从设计图上抬头,啜了咖啡说道,像她就是个超级没男人缘的例子。

    “那有什么用?”薇薇翻了翻白眼,很无奈的蹙着柳眉。“我的都是烂桃花,而且没一个真心想跟我步入礼堂,啊——何时我的春天才会来啊?”

    她知道黑厉是没希望了,因为白葵莫名其妙的失踪一夜,两天后满面春风的回来,这期间黑厉连一次都没出现过,用膝盖想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既然黑厉不是她的那盘菜,她当然是带着真心祝福他跟白葵喽,因为白葵是她最好的朋友嘛。

    再说,白葵的男人缘是出了名的差,如果错过黑厉,不知道下一段姻缘线在哪里,所以她一点也不介意他们有情人成为了眷属,她介意的是,为什么都没有好男人找上她?

    “对面大楼开了间婚友社——”织慧提出了建议。

    “我章薇薇何需沦落去婚友社啦?”薇薇很不服气,她可是自认姿色在三人之中最佳。

    “其实现在婚友社也有很多不错的男人。”织慧不疾不徐的反驳着薇薇的说法。“像我表姊就是在婚友社相亲成功的,对方是家中小企业的负责人,条件很不错,因为忙着创业才错过结婚,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个小孩,过得很幸福。”

    “真的吗?”薇薇有点心动。

    如果婚友社也有不错的男人,那去看看也没有损失不是吗?

    “对啊,我有个朋友也是靠相亲结婚的,她老公是大地主的儿子,因为前女友劈腿才不敢再谈恋爱,人很不错,重点是,又很帅,对她温柔体贴……恶——”

    白葵干呕了出来,她自己也被突如其来的恶心感吓到了。

    吃坏肚子了吗?

    午餐三个人在快餐店吃的,但点了不同的菜,她们两个都没事,那是她点的那尾红烧鱼有问题喽?

    “女人,你‘那个’多久没来了?”薇薇放下手边的工作,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问。

    白葵愣在那里。

    她都忘了这回事,“小红”早就该来了,算算已经晚了半个月。

    “看来你要当妈妈了哦。”薇薇看白葵的样子,心知肚明八九不离十,白葵有了。

    “真的吗?”织慧显得很兴奋。

    “你们不要吓我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白葵心慌意乱,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

    “很简单啊,通知黑厉,叫他陪你去看医生,是他经手的,他当然要负起责任喽。”薇薇说着就要打电话。

    “不要啦!”白葵连忙阻止。“先不要告诉他,万一没有很丢脸耶,我自己先去看过医生再说。”

    “那好吧!”薇薇不置可否的搁下电话。

    白葵下意识瞪着自己的肚子。

    真的有了吗?

    不会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白葵紧张的看着灯号,再三号就轮到她了。

    怎么这么快啊?她好紧张,她没有看妇产科的经验,实在应该拉着薇薇一起来的,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哇,好帅的男人哦。”

    “他是不是走错地方啦?”

    旁边传来一阵交头接耳的惊叹声,白葵朝她们惊叹的方向看了一眼,差点没从候诊椅上掉下来。

    黑厉怎么会来?

    他摘下了墨镜,笔直走到她面前,她坐在椅里抬头仰视着他,脸上充满了讶异和疑惑。

    黑厉在她旁边的空位坐下来,然后搭住她的肩,四周传来一阵艳羡的抽气声,能被这么帅的男人搭着肩膀,实在是太幸福了。

    白葵有点别扭,大家怎么都在看他们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织慧不太可能做这种事,一定是薇薇那个大嘴巴告诉他的吧?

    黑厉恣意地揉捏她的手指关节处,要她放松。“净棠来复诊,看见你一个人很紧张的在这里,所以通知我。”

    “净棠?”白葵微愣,他们有共同的朋友吗?

    “玉的老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人不能做坏事啊,一下就被抓到了,可是话说回来,这也不算什么坏事吧?

    黑厉抬起她的下巴,挑了挑眉。“如果净棠没看到你,你打算瞒着我?”

    “不要这样啦。”在人多的地方做这种动作很奇怪耶,白葵连忙把他的手挥开。“又还不确定……”

    饶是她已经不好意思的脸红了,黑厉的手还是不为所动的牢牢扣住她的下巴,问他想知道的。“如果确定有了,你会告诉我?还是自己偷偷的解决掉?”

    说那什么话?白葵皱眉。“我当然会告诉你,你是孩子的爸爸……”

    黑厉笑了,也松开了手。“我相信你。”

    “白葵小姐!”诊问小姐出来唤人。

    “到我了!”白葵连忙站起来。

    好紧张哦,她的心跳加速了,感觉到黑厉握住了她微凉的手,然后转眸给她一记坚定的笑容。

    “不必紧张,我会陪在你身旁。”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两人从诊间出来,上了黑厉停在诊所大门的车,黑厉发动车子,驶进川流不息的车阵里。

    他直视着前方,俐落的操控着方向盘。“葵,医生说,你要做妈妈,而我要做爸爸了。”

    白葵还没消化这个事实,她喃喃地道:“感觉好奇怪。”

    在诊间里,看着超音波里的小点,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身体里正在孕育一个小小生命。

    她真的要做妈妈了吗?可是她觉得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耶,这样的她要怎么照顾小宝宝啊?看来明天得打电话向老妈讨教讨教了。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他空出一只手,轻轻将她的手执握在手中。

    白葵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这感觉笔墨难以形容。

    在这之前,在这世上,他是一个人,所以他混迹黑道,他曾这么想,如果他怎么样了,一了百了,反正没有人会因为他不在了而感到伤心难过。

    但现在,她腹中的小生命让他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他不再是一个人,未来他将有一个家,在那幅蓝图里,他是一家之主,他将要负责守护着他的妻儿,所以他不能随便“怎么样”……他眼神温柔的看了白葵一眼,否则这小女人会哭死。

    “拜托!哪有那么快啊。”白葵觉得他的问题真是好笑。“医生说,我才怀孕两个礼拜,因为体质特别敏感才害喜得那么早,如果不是下午的那阵恶心感,我想我不知道哪天才会发现怀孕了。”

    黑厉笑着揉揉她的发心。“我想也是,你是个迷糊妈妈。”

    “你专心点开车好不好?”白葵喊道,他眼睛根本没在看前面嘛。

    他继续拂着她的秀发,微微扬笑。“放心,现在最在意你安全的人是我,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由我接送。”

    “可是,你哪有那么多时间?”她怀疑的看着他。

    他不是天火帮某某堂口的堂主吗?堂主好像很重要,应该有很多事要做吧?

    “时间是人安排出来的,对于不重要的人事物,当然没有时间,而你……”黑厉转眸对她深情一笑。“现在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的时间从现在开始以你为优先。”

    好听的话人人喜欢听,白葵也不例外。

    她有种轻飘飘的感觉,有种“母凭子贵”的感觉,不是说因为有了孩子,黑厉才对她这么好,而是孩子的来到好像将他们更紧密的连结在一起了,老实说,这种感觉真美妙,她喜欢这种感觉。

    “那你会告诉你们帮派里的人,我们的事吗?”她不太熟悉那些人,也无法想象,但对黑厉而言,那些都是他的家人。

    “我会告诉他们。”纸包不住火,他这阵子的异常作息已经引起大家的关心了,想必再过一阵子,当他将时间都放在白葵和孩子身上时,他们就会对他逼供了。

    “那……”白葵偷觑着他的反应。“我需要去见他们吗?”

    如果是他的“家人”,她理该去拜访一下,因为他都已经大大方方的拜访过她的家人了,没理由他的家人她却避而不见吧?

    可是黑道份子耶,一大堆的黑道份子,她可是个善良的小老百姓,想到要见一堆凶神恶煞,她会头皮发麻。

    “由你决定。”黑厉在红灯前停了下来。“你现在是孕妇,医生说你最好不要有压力,当你准备好要见他们时,我会安排你们见面,如果你不想,没人能强迫你,包括我。”

    白葵润润唇。“真的?”

    “见不见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感觉,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我会支持你的想法。”

    呜……好感动……但她没说出口。

    她觉得自己是个不太有抗压性的人,而他又不会勉强她……就是他了,黑厉就是她的真命天子,生命里遇到了他,夫复何求?该满足了,她也真的觉得很满足,还有幸福的感觉。

    “为什么这样看我?”他爱极了她看着他的这种眼神,眼里回荡着激动。

    啊,被他发现了,白葵连忙坐好。“因为——”要找什么理由好呢?可不能让他知道她现在这么爱他,谁叫他都没说过他爱她。

    “因为什么?”希望她说,因为她爱他。

    真是天助她也!白葵眼尖的看到灯号由红色跳到绿色,连忙指着交通号志。“因为绿灯了啦。”

    黑厉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才踩油门。“提醒我开车需要用那种眼神吗?”

    那是感动与眷恋的眼神。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眼神。”白葵撇清地说,心跳却加速了。

    “要我告诉你吗?”黑厉忽然右转,离开主要道路,驶进车子较少的分支。

    白葵无可不可地看了他一眼。“好啊,你说啊。”

    他会说什么呢?神啊!她的心跳更快了。

    一分钟后,黑厉流畅的把车子停进一格停车位里。

    白葵看到他们正在一座大卖场的停车场里,这座卖场正在重新整修,所以基本上,停车场没有人,也没有车,而黑厉把车头对着高耸的水泥墙。

    也就是说,除非蜘蛛人驾到,否则是没有人会看到车里的他们的,她心跳得更加强烈了,咚咚、咚咚……好像有人把她的心脏当鼓敲似的。

    “我在你眼里看到的讯息是——”他没说完,白葵紧张的等待着,他却悠闲的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又解开她的,然后倾身靠近她。

    “是什么?”她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体温直线上升。“还有,干么要解安全带?我们不走了吗?”

    “办完事再走。”他缓缓抱住她,眼神与白葵微愣的眼神交缠着,吻住她湿亮红润的双唇。

    他早就想吻她了,在医生宣布她怀孕的那一刻,他就想把她搂进怀里亲吻,现在终于可以这么做。

    白葵迷醉的享受黑厉的热吻,她招架不住他的吻,根本无法思考,直到感觉到他的双手正在她身上游移,她才猛然醒觉。

    “不行啦!”她脸红的嚷,“医生说,要小心……”

    黑厉吻着她,双手不断隔着衣料揉搓爱抚她的胸部,他整个人跨过去,将她的座椅放平。

    “我知道要小心,但医生也说你很健康,胎儿情况良好,在六个月以前,正常的性行为是可以进行的。”

    “可是——”天啊,在这里耶,在这里可以吗?

    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他已经开始移动他的手指,挑动她的欲望了。

    他撩起她的长裙,捧握住她小小的腰臀,在月色下缓缓进入她,她发出细碎的呻吟,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轻轻挺腰迎向他,小手攀着他的颈项,渴望得到更多。

    她热情的反应让他整个人律动得更强烈,他吻着她的唇喃语,“我爱你,葵……我爱你……”

    他亲口说出他爱她了耶,白葵整颗心涨得满满的。

    她的第二次车震经验跟第一次一样,同样美好又甜蜜,但是神得原谅她,这委实是个不好的胎教呀!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