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七章 作者:简璎
    厨房快着火喽!

    “拜托你们两个也来帮帮忙好不好?”薇薇一手捏着鼻子,一手翻炒锅里的“四不像”,味道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流理台上摆着满满的调味料和数本食谱,餐桌上是好几盘看起来都一样焦黑怪异的食物,这是她花了两小时的“心血”。

    “对不起,薇薇,我很想帮忙,可是我实在不会煮东西。”织慧拿着本小说坐在沙发里,一脸抱歉地说。

    今晚为了招待黑厉先生,所以她们提早把花坊关了,不到五点就回来公寓里准备,现在是七点,客人应该快来了吧,但是……

    她瞄了瞄餐桌,那些黑抹抹的东西,黑厉先生真的敢吃吗?她很怀疑。

    “你呢?白葵?”薇薇点名。“你好歹也会蛋炒饭吧?不要说你不会,我就吃过你炒的蛋炒饭,而且满好吃的,这里刚好有饭也有蛋,你快过来炒盘饭,不然我会死得很难看!”

    白葵一点也不想沾染油烟味,而且她还在“记仇”,怎么可以轻易帮“情敌”的忙。

    她闲适地晃进卧室里,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飘进卧室前丢下一句,“人是你邀请的,当然要由你来掌厨才有诚意啊。”

    “好啊!你们给我记住!”薇薇恨极地把锅里焦黑的四不像盛到盘子里,然后气极的把锅啊铲的一丢。

    放弃了,就切些水果充数吧,大不了叫份披萨来吃,反正请客贵在心意,不是在食物,对吧?

    叮咚!

    “完了,人来了……”薇薇喃语着解下围裙。

    白葵也从卧室晃出来,她换了件白色棉质连身洋装,打扮得美美的,一时也分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态。

    薇薇打开大门。“欢迎欢迎,黑先生!”

    “你们好。”黑厉带了一篮水果当礼物,薇薇很主动的接过手。

    客厅里弥漫着浓浓的焦味,黑厉一眼就看到餐桌上的“大餐”。

    “呵呵呵……”薇薇干笑。“去了纽约半个月,每天吃汉堡,我都忘了中菜要怎么煮了。”

    白葵和织慧对看一眼,在她们的印象中,那女人会煮东西吗?算了,做人要善良点,不要戳破她的牛皮了。

    “看来还有些食材,不介意的话,我来做几道菜。”黑厉走到厨房翻看袋里剩下的食材。

    “你会做菜?”霎时,薇薇眼睛亮得像发现宇宙霹雳无敌好男人似的,眸底闪烁着无数小星星。

    “略懂皮毛。”他脱下黑色西装外套搁在椅背,一边卷起白衬衫的衣袖,然后俐落的系上围裙。

    “真帅……”薇薇被他那一连串的动作迷得忘了我是谁。

    白葵窝在沙发里啃苹果,既然黑厉要下厨,那她等着享受美味大餐就对了,倒是第一次看黑厉下厨的薇薇,这下子肯定会对他放电放得更凶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这么优的男人,我真不知道你这女人还在考虑些什么,如果你不要的话,我真的要抢了哦。”

    饱餐一顿,黑厉走后,薇薇对他简直爱慕得五体投地,她一边收拾善后,一边威胁白葵。

    白葵负责把洗好的餐具送进烘碗机里,不以为意的送薇薇一记卫生眼。“你不是已经在抢了吗?”

    “我哪有?”薇蔹扬扬眉毛。“我不是那种人好不好?而且他真的很好,如果错过他,你会后悔一辈子。”

    白葵耸耸肩,接过薇薇递过来的碗。“可能吧。”

    谁知道呢?或许黑厉之后,会出现一个更好更优更赞的男人也不一定,也或许在黑厉之后,她会孤独到老,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啊。

    “你竟这样不痛不痒的?”薇薇对她的态度很不以为然。“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人还属于你的时候,你的心是不会痛的,等到他去追求别人了,你就会心如刀割了。”

    “看看啦。”摆好碗,白葵又晃到房里去,存心不要让黑厉的身影来干扰她,所以她找了本非常好看的侦探小说来看,企图让自己专心再专心。

    老实说,妩媚型的薇薇对男人很有一套,万一黑厉真的被她电到了怎么办?

    回想晚上吃饭席间,薇薇不停大赞黑厉的身材,这不是充满性暗示和性挑逗是什么?

    唉,以前她觉得薇薇那大胆前卫的作风很带种,她自己做不到,但很欣赏,还一直以薇薇这个朋友为荣。

    可是,今晚她却一直在心里骂薇薇乱发浪,还看她动不动就仰头咯咯娇笑很不顺眼,难道她真的爱上黑厉了吗?

    烦躁的阖上侦探小说,她一个字都看不下去,反而直瞪着安静无声的手机看。

    饭后吃完水果,他就直接告辞了,他现在在哪里呢?

    她突然好想知道他的行踪,干他们那一行的,晚上是不是都在酒店里啊?

    如果在酒店里,那有很多“粉味”的喽?现在他是不是左拥右抱得很快活?还是正在跟他第N号的女朋友约会?

    啊啊啊——烦死了啦!

    干么一直想他?

    她到底为什么会一直一直想他嘛?

    嘟嘟嘟……

    调成震动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她瞪着手机,还有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心卜通卜通的狂跳。

    “喂,干么?”她从梳妆镜里看到自己的双颊忽然迅速烫红起来。

    “我的车钥匙放在餐桌下的小抽屉里,麻烦你帮我拿下来。”手机那头的黑厉这么说。

    “哦——好。”她不知道自己干么乖得像绵丰,但她就是像了。

    白葵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出去。

    客厅里没人,薇薇和织慧已经各自回房了,她在餐桌的小格抽屉里找到黑厉的车钥匙,真的很怀疑他会“顺便”把车钥匙这种重要东西放在这么不顺便的地方。

    管他的,反正已经找到了,拿下去给他就没事了。

    在穿凉鞋的时候,她不知不觉的哼起歌来,不知道从哪一秒起,她的心情变好了,好到连她开门的动作都变得轻快了。

    “我到底在高兴什么啊?”她扬扬眉又扯扯嘴角的问自己。

    关上大门,她倏地被拉进一具宽阔结实的胸膛里。

    “救——”她本能要喊。

    “宝贝,是我!”黑厉微微一笑,看到她瞪大眼睛,随即吻住了她的唇。

    他吻着她,一边把她带进鼋梯里。

    白葵想到那天被人看见他们在电梯里接吻的画面,想挣扎,但他牢牢搂着她,双唇更是像强力胶一样吸吮着她的唇。

    黑厉伸手按了十三楼,电梯往上升,很快就到了,白葵又被他吻着带出电梯。

    他一边吻她,一边按下密码。

    大门开了。

    他总算离开她的唇了,但他迅速把她拉进门,打开玄关灯。

    白葵屏息地看着室内的布置。

    纯然的黑,拥有他的调调,她有种直觉,这里才是他住的地方,他的私人寓所,他的地盘。

    “欢迎来到黑厉之屋。”黑厉的声音在她耳畔悦耳的响起。“你是第一个踏进这个地方的漂亮女人,至于进来过这里的不漂亮女人,当然是打扫的欧巴桑,你一点也不需要吃她的醋,因为她拥有四十二吋的水桶腰。”

    说完,他又像个性饥渴狂一般,迫不及待的将她拥进怀里热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像旋风过境一样,白葵晕陶陶的被他吻进了房里。

    铺着黑色床单的大床,前方是大片落地玻璃,深色窗帘敞开着,外面没有别的建筑物。

    白葵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如此大胆,竟在有可能让人从高空可以俯视到的地方做爱做的事。

    她高举着双手,抓住白色的枕头,黑厉正由上而下的吻着她,他的热唇一一拂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她任由他来主控,全然的臣服。

    这次他仍旧没有戴上套子,而她虽然一闪而过的想到这点,却没有加以阻止,更没有喊停。

    她知道自己要他,深切饥渴的要他,她不要他停,她要被他占有,她的身体老早已经准备好要迎接他了。

    高潮的来临有如飞机降落地面的那一瞬间,白葵以为自己会死,她虚脱而剧烈的喘息着,两人的手指交缠着。

    房里除了两人的喘息声,没有别的声音,他的手机蓦然响了,手机在他的外套里。

    “你不接?”白葵的喘息比较规律了,但心脏仍跳动得很剧烈。

    “不接。”他微微抬首。

    黑厉搂住她,让她的螓首靠在他怀里,然后托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樱唇。

    虽然没有喝酒,但是被黑厉这样搂着激吻,她却觉得像喝了点红酒一般,有种忘我的微醺,真想一直待在他怀中,跟他一起过夜,迎接明天清晨的太阳或雨声……

    她知道,她爱上黑厉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玻璃窗上。

    窗外天色阴沉,白葵卷在黑厉怀里睡得舒服,其实她早已经醒了,只是他的怀抱太舒服了,她一点也不想起来。

    “葵?”黑厉吻吻她发心,修长大手轻轻揉按着她的肩颈。“醒了吗?今天是星期天,我们去度假。”

    白葵还是慵懒的阖着眼眸。“今天不行,花坊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能落跑,薇薇她们会骂死我。”

    黑厉微笑道:“她们不会骂你,因为你接了笔大Case。”

    “没有啊,我哪有接到什么大Case,自从花坊连招牌都烧掉之后,我们的生意就一落千丈。”

    “我替你接的Case。”他的手往下滑,揉按着她的纤背。“天火帮的帮主要结婚了,婚礼的预算是一千万,交给你来负责。”

    白葵马上睁开了眼睛,而且瞪得老大。“一、一千万?”

    黑厉望住她,挑起右眉。“是不是太少?”

    帮里的四大长老都认为太寒酸了,堂堂一帮之主,结婚的对象又是傲,傲更是前帮主唯一的血脉传人,这件婚事说什么都不可以等闲视之,但帮主却主张简单隆重就好,大家也只能尊重她的意思。

    “太少?”白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点也不少,很多好不好?你们道上的人都这么有钱吗?”

    像他也是,开进口车,又有借她们住的那层公寓和这层公寓,这些是不是都是不义之财啊?

    “你放心吧,我们既不杀人,也不放火。”黑厉莞尔一笑。“只是‘做生意’比较有‘技巧’罢了,你不必担心那些钱来路不明。”

    “真的吗?”她开始担心了,如果他有个什么万一,那她……她也不想活了。

    这想法一冲进她脑中,她立即吓了一跳。

    对他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浓烈的?她竟会有这世上若没有他,她活苦干么的想法……

    她爱他比她想的还深哪!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黑厉说的度假原来是回她的南部老家!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不觉得太快了吗?我家里人还没有心理准备,再给我一点时间……”

    看见黑厉把车停在她老家透天厝前的广场,白葵直想找借口不要进去。

    老爸老妈会被她吓死,突然带个男朋友回来,还长得这款,像明星一般,他们一直希望她嫁给小学老师,中规中矩的那种。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不去拜访伯父伯母的道理。”黑厉解开安全带,也替她松开安全带。

    白葵死命抓着安全带不放。“可是——”

    他挑了挑浓眉。“你觉得我见不得人?”

    “当然不是!”她把头摇得像波浪鼓。

    黑厉看着她,扯扯嘴角。“既然不是,那就下车吧。”

    “好——好吧。”

    白葵只好下车。

    因为花坊太忙,人手又不足,她大概有四个月没回来了,老家的空气还是一样好,而且天气也放晴了,看着远处的山峦叠翠,她突然释怀了。

    算了,让家里人知道她有男明友也好,省得他们整天要她相亲,活像她极没男人缘,不靠相亲就嫁不出去一样。

    “阿义!”

    看到个高中生模样的大男孩从大门蹙着眉头,一脸不爽的走出来,白葵出声叫他。

    她的老家相当传统,所有的叔伯们都住在一起,虽然每户都是独立的透天历,但相连着,有什么事,彼此也有个照应。

    “葵姊!”阿义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会回来?今天村里没有大拜拜啊,还是……”阿义研判地看着她。“大伯父叫你回来想办法的对吧?”

    他这个堂姊很忙,在台北创业,现在他们几个月才会见一次面,但在台北工作久了,应该会比较聪明,或许可以解决他们目前的麻烦。

    “想什么办法?”白葵走到堂弟面前,黑厉跟在她身后。

    “你不知道啊?”阿义朝屋里撇嘴。“有群坏蛋硬要我们把这块地卖给他们,说是卖,但跟抢差不多,阿公给气得差点中风。”

    “有这种事?”事关自家人,白葵马上很愤慨。

    “他们已经来好几次了。”阿义不屑的说:“知道县政府计划要在我们村庄兴建上山看日出的览车,览车站刚好在我们这一区,到时观光会很发达,他们就想抢地盖饭店和停车场,到时大赚观光客的钱,那些黑道啊,哼,就是流氓小偷嘛。”

    白葵尴尬的看着堂弟,心里想的是站在她身后的黑厉作何感想。

    “葵姊,你后面的男人是谁啊?”阿义越过她,直瞄着后面,他好奇的问:“你朋友吗?”

    阿义会发现黑厉的存在也是理所当然的,他绝不是个存在感薄弱的人。白葵点点头。

    “对,他是我朋友……”她在想,要怎么讲比较好。

    “男朋友。”黑厉更正,他摘下墨镜,露出他那张不笑时,颇为冷峻冷淡的俊脸。“幸会,我叫黑厉。”

    “男朋友?”阿义叫了起来。“葵姊!你交男朋友啦!大伯母知道一定很高兴,她老说你会变成老姑婆,嫁不出去,因为都没有男生追过你……”

    “不要说了!”白葵冲上去捣住堂弟的嘴,押着他往屋里走,嘴里小声的警告着,“小子,听好,不要再拆你老姊我的台了,如果你乖乖配合的话,那个任天堂新的游戏机……”

    阿义兴奋的嚷,“Wii!”

    “对!就是那个东西。”白葵诱之以利。“我就买给你!”

    “一言既出……”阿义伸出右小指。

    白葵跟他勾了勾。“驷马难追!”

    听到他们窸窸窣窣的交谈声,黑厉莞尔的扬起嘴角。

    看得出来,他们堂姊弟感情很好,这就是在大家庭生长的好处,也是养成白葵温暖人格特质的重要原因。

    三个人走进客厅,果然有一帮凶神恶煞在厅里,他们嘴里嚼着槟榔,眼神凶狠,还有黑道份子的标准配备——平头。

    “白桑,你是聪明人,我们贵老大要向你买地是你的荣幸,而且还高出现在的地价三分之一耶,你要是再拿乔就不够聪明了喽。”

    白葵的父亲——白大有忍气吞声的说道:“徐老大,这块是祖产,实在不能卖,麻烦你回去转告贵老大,如果我们卖了祖产,会遭天打雷劈的……”

    “妈的!”姓徐的带头拍了下桌子,桌上的物品顿时被震得乱飞。“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你现在就会被老子劈!”

    “大哥,不要跟这些人啰唆了。”有个狠角色跳出来撂狠话。“不能卖祖产是吧?你们这一家老老少少加起来也有二、三十个人吧?如果你们哪一个走在路上出了什么事,可不要后悔!”

    “你——”白大有气得浑身发抖。

    “大哥,我们报警,台湾还是法治社会,就不信他们敢拿我们怎么样!”白葵的小叔叔,脾气最冲的白大明握着拳头,义愤填膺。

    狠角色阴恻恻地笑。“报警?去报啊!你以为警方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所有人的安全吗?从明天开始,你们就最好不要走出这个门,不把我们贵老大放在眼里的下场,有你们好看的。”

    “老公,还是听他们的吧。”白葵的母亲拉拉丈夫的手,恐惧的说道。

    除了白葵,她还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她不想自己的孩子有任何意外,也不想在这里的亲人受到任何伤害。

    “哟,这位是嫂夫人吧?”有人色迷迷的看着白葵风韵犹存的母亲,大胆的伸出手想调戏。“年纪是有一点了,但长得还真不错,细皮白肉的,我喜欢,你都什么时间出门买菜啊?我可以保护你哟,哈哈哈……”

    “你这个混帐!给我住手!”白葵听不下去了,她一把冲到前面,用皮包甩打那个对她母亲不礼貌的男人。

    男人被她一阵乱打,好不容易才挡住她的攻势。“干!你敢打老子?你是什么东西?找死啊?!”

    “小葵!”白母震惊的看着女儿,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有通知她?

    “我是这个家的女儿!”白葵气愤难平的嚷道:“你说警方也保护下了我们是吧?好啊!我等一下就上网到警政詈检举你们!还要上县府网站去大肆宣扬,如果不是有官员跟你们勾结,你们会知道这块地就要发达了?我还要找立委开记者会,把这件事闹大,大得没人敢发展这里,这样你们还要买这块地吗?”

    “好样的,葵姊,干得好!”阿义暗暗替她加油打气着,台北回来的人果然比较聪明,把事情闹大,他们怎么没想到可以这么做呢?

    “臭丫头!”有人扬手,准备教训她。

    “徐坤进。”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闹烘烘的厅里响起。

    这帮人的带头老大就是徐坤进,他是南部至尊会老大萧贵的心腹小弟,在帮里也算有地位。

    “谁啊?谁敢直呼老子名讳?”徐坤进叫众人让开,他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连他的名字都敢连名带姓的叫。

    众人让开一条路后,他看到一名黑衣黑裤的年轻男人,微微扬着嘴角,模样倒挺酷的嘛。

    “就是你叫老子名字?”徐坤进打量着他。“你是哪根葱?”

    “我是黑厉。”

    “黑粒/。”徐坤进皱皱鼻子,然后取笑的说:“怎么不叫一粒、两粒或三粒、四粒?黑粒?哈哈,那你弟弟一定叫白粒喽?哇哈哈哈,这名字太好笑了,黑粒?黑粒?哈哈哈,黑粒……”笑着笑着,他蓦地脸色一变,声音微微发抖。“黑、黑、黑、黑……厉?!”

    他不笑了,脸色刷地白了。

    至尊会跟天火帮比起来,根本是天和地的差别,没得比。

    “对,天火帮的白虎堂堂主黑厉。”黑厉没有移动,但他的存在感却自动聚焦了,他看着瑟瑟发抖的徐坤进,淡淡扯了扯嘴角。

    “看你的样子,你是想起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