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四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四章 作者:简璎
    “啊——”

    白葵瞪着枕边的男人,惊声尖叫。

    黑厉怎么会跟她睡在一起?

    黑厉怎么会跟她睡在一起啦?

    她快疯了!

    “什么事?”黑厉被耳畔的鬼吼鬼叫吵醒,这种起床号委实不太美妙。

    “你你你、你还有脸问我什么事?”白葵显得气急败坏,她低头看着被于底下的自己。“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在义大利面里下了迷药对不对?你对我……咦?”

    怎么会这样?

    衣服好端端的穿在她身上,黑厉也没有跟她盖同一条被子,他的身上也有穿衣服,他们只不过是躺在同一张床上而已。

    那现在是……

    “知道自己错怪好人了?”黑厉慵懒地缓缓坐起,斜睨着满脸困惑的白葵,扯扯嘴角。“你在餐厅睡着了,我叫你叫不起来,只好想办法把你弄回来,想想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所以就留下来陪你。”

    白葵顿时松了口气,可是又觉得很别扭,而且——“你可以到客厅去陪啊,干么睡在我旁边?”

    对啊!他干么留下来睡?这不合理。

    “我知道我可以走。”黑厉挑挑眉毛。“是你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

    “啊?”白葵脸红了。

    她好像有这种毛病没错,薇薇也说过。

    “好了,真相大白,我可以离开这间房间了吗?”他表情淡漠地问。

    “当然、当然。”白葵惭愧的比比请便的手势,窘得连耳根子都发红了。

    黑厉走了,替她带上了房门,她立即感到一股燥热之气一直涌上来。

    啊!好丢脸啊!她怎么会这么丢脸嘛?这样叫她以后怎么在黑厉面前立足,她不想活了啦。

    洗完澡,白葵还在谴责自己的大意,古有名训,大意失荆州啊……真是活该!

    她把头发吹干,关掉吹风机之后,竟闻到一股浓浓的咖哩香。

    莫非……

    她霍地丢下吹风机、拉开房门。

    客厅里也充斥着浓浓的咖哩香,她猜得没错,黑厉还没走,而且居然煮起咖哩来了。

    哦!他怎么会知道她最喜欢吃咖哩、最抗拒不了咖哩的味道呢?

    她立即被咖哩征服了,也决定顺从自己分泌个不停的口水。

    白葵顺着香味走到厨房,看到黑厉正将围裙给解下来,白衬衫底下隐约可见肌肉的线条。

    白葵深吸口气,视线顿时牢牢的黏住他,移也移不开。

    说真的,他穿围裙不但不娘,还有一股漫画王子的魅力,就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美男子,总是亲自下厨给心爱的平凡女孩吃的那种罗曼蒂克剧情。

    “咖哩好香。”白葵站在餐桌边,润润自己干燥的嘴唇,不知道是说给那位主厨美型男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黑厉从她眼里看到纯然的折服,他淡淡地说:“饭刚煮好,坐下吧。”

    他显然押对宝了,她喜欢咖哩这点,从以前到现在都没变。

    “好。”白葵一点也不想跟自己的欲望对抗,她立即坐了下来,一盘香喷喷的咖哩饭送到她面前,那香味诱得她直分泌口水,她拿起汤匙大快朵颐。

    好吃,太好吃了。

    白葵的胃获得满足后,终于发现黑厉面前没有餐具。“咦?你怎么不吃?”

    黑厉懒洋洋的看着她,嘴角勾着高深莫测的笑痕,他啜着黑咖啡,晨光从后阳台的落地窗透进来,他整个人好像沐浴在天堂的光线里。

    “我不喜欢吃咖哩。”他缓缓道。

    “不喜欢吃?”白葵瞪着桌上那一大锅香味四逸的咖哩。“那你煮这么多干么?”

    黑厉双眸晶亮的瞅着她。“这是特别为你煮的。”

    轰!

    白葵惊骇不已的看着他,双颊火红发烫。

    这这这、这算什么?

    他在诱拐她吗?

    用一锅咖哩鸡诱拐她,他以为她这么没行情啊?

    黑厉好笑的看着她那副兵慌马乱的样子,淡淡的提醒道:“白葵,你的手机在响。”

    “是、是吗?”她结结巴巴,飞也似的逃回房里去接电话。

    来电显示着薇薇的号码。

    “女人!你在干么?怎么响这么久都没接?织慧也是,你们说好排挤我啊?”薇薇的声音听来十万火急。

    白葵的心犹自跳得好快,她定定神,深呼吸,喘口气,这才道:“你想太多了,叶伯伯摔断腿了,织慧回老家去,可能在忙吧。”

    “最好是这样!好啦,废话不说了,告诉你,我真是倒楣透顶,我的护照不见了,补证件不知道要多久,所以我暂时得待在这里。”

    “好,知道了。”白葵有气无力的答,心还在为黑厉那句话卜通卜通的狂跳。

    薇薇不能回来也好,不然她看到花店变成这样,一定会疯掉。

    再说,她可以请木工师傅赶赶工,搞不好过几天就可以完工,薇薇回来也不至于那么心痛。

    “我知道让你一个人顾店很过份,”薇薇以为她的冷淡是不爽的原故,她自顾自的说:“不过安啦,我已经买了神秘礼物要孝敬你了,小葵葵,辛苦是值得的,等我哦!”

    白葵实在没啥兴趣跟她哈啦,她敷衍的应道:“是哦。”

    说实在的,现在的她,并不肖想薇薇送她什么名牌神秘礼物,她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的衰运啊!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我说过,你实在没必要送我去花店,那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可以去做自己的事。”

    说完,白葵用非常、非常疑惑的表情看着黑厉。“难道你都没事可做吗?”

    当她和薇薇讲完电话,换上外出服,拿着包包准备去花店见木工师傅时,黑厉已经将餐具洗净收好了,而且表明要送她去。

    当下她就拒绝了,可是这男人,像是不懂得拒绝为何物似的,这就是两个人现在会一起在电梯里的原因。

    如果不是跟他一起被人开枪狙击过,又亲身去过天火帮,她还真不相信他是所谓的黑道份子。

    一个厨艺特优的角头?

    不知道他的手下吃过他煮的菜吗?如果他们吃过,心里对他的敬畏应该会少个几分吧?

    她不是说会下厨的男人不好,而是堂堂黑道大哥围条围裙在厨房里,手里不拿枪而拿锅铲,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哇!

    电梯猛然不动了,不但如此,瞬间连灯也灭了。

    “停电……”白葵的声音艰难地从喉咙里飘出去,紧张的想抓个人来靠。

    电梯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恐惧的感觉从四面八方袭来,她不敢乱动,但觉得天旋地转。

    怎么办?她好怕,怎么办啦?!

    “白葵,你还好吧?”黑厉的感觉在黑暗中特别灵敏,原因十分好笑,幼年时他总爱在院长熄灯后起来捣蛋,所以练就一身夜视的本领。

    “我……没事。”白葵逞强地说。

    黑厉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眸光准确的往她的方向看过去。“你怕黑?”

    “还……还好。”只不过电再不来,她会昏过去而已。

    “你这个女人,偶尔表现柔弱并不会要了你的命。”他朝她走近一步,一下子将她拉进怀里。

    她好香,好柔软,女性特有的馨香和不盈一握的小小腰肢都很迷人。

    “你……你干么抱我?”她在黑厉怀里瑟瑟发抖,尽管想推开他,但他的怀抱提拱了她所需要的安全感,她理智上想推开他,实际上却更往他怀里靠。

    “因为我是男人。”黑厉在黑暗中说道。

    白葵还来不及反应,一股纯男性的狂炽气息猛地包围住她,黑厉的唇已然覆上了她的。

    唔……她瞪大了杏瞳。

    初吻——这是她的初吻呐——

    黑厉勾缠着她的软舌,她抵在他胸前的小手握紧又放松,火热的唇舌交战让她全身晕陶陶,忘了怕黑这回事,耳朵不停地嗡嗡叫。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厉放开了她的唇,但两手还扣在她的纤腰上。

    电来了。

    白葵像着魔一样的仰视着他,长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脑袋里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刚刚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白葵,知道吗?你这样子好美。”黑厉心一动,再次覆上她柔软甜美的唇办。

    白葵什么都不能想了,任由黑厉轻舔她的唇瓣,吸吮她的唇瓣。

    叮——

    电梯门开,门外同时有三双眼睛瞪大了,其中包括一对老夫妇和一名青少女,三人倏地脸红。

    白葵慢半拍的发现他们正在演免费的限制级给人家欣赏,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厉的唇已经离开她的唇,而且表情跟她截然不同,明明就是当事人,却一副局外人的模样,真是气煞人!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老婆婆不苟同地向老伴抱怨。

    老公公撇撇唇。“时代不同了啦。”

    黑厉拉着面红耳赤的白葵走出电梯,直到电梯门关上之前,三名观众还是对他们的大胆行迳面露不齿。

    “我完了,我不敢再住在这里了……”白葵喃语着。

    如果再遇到那三个人会有多糗……啊!她不敢想了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白小姐,你这个玻璃橱窗确定要这么做吗?现在有种新颖的作法比较能突显橱窗里的东西,虽然价钱会比较贵一点点,但很值得,你参考看看……”

    木工师傅把样本翻到某一页,白葵很认真的定睛瞧着样本上的照片,可是某人的脸孔却一直冒上来干扰她。

    她懊恼的咬着下唇。

    再这样她要怎么做事?只是一个吻,只不过是一个吻而已,她有必要从黑厉离开开始就一直一直介意吗?

    但想着他吻她的滋味,那种电流相交的感觉真是难以忘记,她只要一想到,心跳就会加快,她觉得她会心律不整,一定会的!

    “白小姐,二楼的部份,烧到的地方满多的,你要不要考虑重新装潢?反正肇事者会全数理赔嘛,你应该没差吧?”

    “呃——”她深吸口气,露出个微笑,很客气的看着木工师傅。“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可以等我一下吗?”

    “哦,请便、请便!”

    白葵没去洗手间,她去泡咖啡。

    电动咖啡壶已经在火灾中泡汤了,现在只能将就三合一,但没鱼虾也好,她实在很需要咖啡因来让她醒醒脑袋啊。

    黑厉——

    黑厉——

    黑厉——

    她低首啜着咖啡,脸蛋不知不觉又红了。

    “啊……白葵,你完了……你沦陷了……”她看着天花板呻吟,并且语无伦次。

    怎么办啊?现在光想到他就会脸红,这样她要怎么面对他?

    一阵简讯的铃响从她手机发出。

    她开启MMS信箱,没想到画面开出来,竟是黑厉的照片!

    瞬间,她的心狂跳、脸烧红。

    这男人干么传自己的照片给她啊?还传一张这么酷、这么帅的,存心让她小鹿乱撞是不是?

    她慌忙阖上手机,为了怕他再来干扰她,她把手机调成无声,然后告诉自己,这样就安全了。

    下午她努力专心、努力跟木工师傅沟通出一个结果来。

    送走木工师傅已经六点多了,她也觉得饿了。

    不知道怎么搞的,一想到吃,就想到黑厉。

    很糟糕耶,她好像被他制约了,甚至还隐隐期待着他会出现,哦,她一定是疯了啦……

    “是不是在想我?”

    黑厉的声音冷不防冒出来,白葵迅速转身,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他笑了,伸手稳住她纤细的手臂。“你比我想象的更想我。”

    “我才没有!”她拨开黑厉的手,被他看透让她心脏一直乱跳,她强做镇定地看着他。“你可不可以懂礼貌一点?想进来就进来,这里是你家啊?”

    黑厉笑了笑。“我带了个小礼物给你,我想你会喜欢,所以没想太多就来了。”

    白葵骄傲的抬起下巴。“不管是什么小礼物,我都不要,我很忙耶,你走吧。”

    “即使是这个,你也不要?”黑厉拿出一个LV的皮夹在她面前晃呀晃的。

    “我的皮夹!”她一把抢下皮夹,喜悦顿现脸上。

    老天!真的是她的皮夹耶,里面的证件一样都没少,更神奇的是,居然连钞票和零钱都在!

    “你怎么找到的?”翻看着皮夹,白葵啧啧称奇地问。

    “这没什么。”黑厉露出一记自信的迷人笑容。“我说过,我是黑道份子,黑道份子总有些门路,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皮夹又回到你手上了。”

    “天啊!”她瞪大眼睛。“你们该不会对那个小偷怎么样吧?”

    虽然她是很恨有人偷了她的皮夹,可是如果因此被断手断脚,她并不会觉得开心,女人嘛,就是心太软,她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有没有断了他的手指之类的?”黑厉微微一笑。

    白葵猛点头。“嗯!”

    他笑容诡谲。“如果你希望,我可以这么做……”

    “不!”她连忙阻止他。“我不希望!一点也不希望!皮夹拿回来就好,不要滥杀无辜,那些小偷也很可怜,有些是被集团逼迫的,我相信他们绝不是有心偷我皮夹的!”

    滥杀无辜?

    黑厉哭笑不得的微抬下颚。

    这女人把他们天火帮想成什么冷血组织了?

    他不置可否的看着她。“我答应你不会为难他们,但是为了报答我替你找回皮夹,你要请客。”

    白葵频点头。“当然!当然!”

    搞丢钱是小事,重办证件才麻烦,所以她是真的很感激他替她找回了皮夹,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方法,总之很谢谢他。

    “现在刚好是吃饭时间,看你要去什么地方吃什么大餐都行,我请客!”她大方地说。

    黑厉咧开嘴,露出白亮得可以去拍广告的牙。

    “KTV。”他说。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白葵和黑厉一起进入KTV的自动玻璃门,服务生马上迎上来。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吗?”

    “嗯……”白葵总觉得别人看他们的眼光怪怪的,哪有两个人来唱歌的?他们一定认为他们会在包厢里做奇怪的事情吧?

    “好的!麻烦两位上三楼!”服务生做了请的恭敬手势,目送他们进入电梯。

    “吃牛排不好吗?我可以请你吃牛排大餐,或者火锅啊,火锅很好吃,我和织慧、薇薇最喜欢吃火锅了,我知道有间火锅店很棒,你要不要试试?”

    都已经进到电梯里,白葵还想说服他改变主意。

    黑厉看了她一眼,挑挑眉毛。“老实说,你是不是想赖皮?根本不想请客。”

    “哪是!”白葵连忙分辩。“我是觉得两个人唱歌太奇怪了嘛,又要点歌又要吃又要唱,这样会很忙耶!”

    黑厉笑得很诡异。“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很忙的。”

    “是吗?”她很怀疑,除非他可以边吃边唱,即使是这样,还是要找歌点歌啊,她就不信他搞得定!

    叮!

    电梯门开,两人走出去,笑脸迎人的服务生已经等在电梯口迎接了。

    “欢迎光临,两位的包厢是三○七,请跟我来!”

    两人跟着服务生走,迎面走来一名长发高姚的艳丽女子,她看到黑厉,惊喜的停下来。

    “黑厉——”她涂着艳红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在众目睽睽下,爬上黑厉的胸膛,拨弄他的衣领,声音十分娇嗔。“好久没见你了,你总是在忙,到底在忙些什么啊?连手机号码也换了,你可真坏啊。”

    黑厉也笑了笑。“要忙的事情很多,你没时间听我一一向你报告吧?”

    “谁说的?”女人撒娇地睨着他。“只要是你,我永远都有时间,你应该知道,我很想念你的。”

    “你哪一间包厢?今天我请客。”他保持着笑容,很大方地说。

    “你真好!”女人冷不防吻了他脸颊一下。“我跟姊妹们在三○九,我替她们谢谢黑堂主。”

    “小意思。”他不着痕迹的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加大了一些。“我还有朋友要招呼,不打扰你跟姊妹欢唱了。”

    “她是你们的新小姐吗?”女人看了面有菜色的白葵一眼。“你们酒店的水准好像降低了耶。”

    “是吗?”黑厉不以为意的笑道:“这样你们才有饭吃,不是吗?”

    女人也笑了。“知道你忙,那我就不耽误你喽,掰!”

    白葵紧绷着小脸,她打算这对狗男女再打情骂俏下去,她就要翻脸走人了。

    什么嘛!

    新小姐?

    水准降低了?

    更气结的是,黑厉居然也不否认,还说因为有她这种差劲的货色在,别的女人才有饭吃,太过份了!欺人太甚嘛!

    “给我一瓶好久不见!”她豪气的吩咐服务生,打算喝醉来烦死黑厉,让他知道不要随便得罪女人!

    “是的。”服务生退下,不久之后,把酒送进包厢里来。

    “喏,赏你!”白葵给了服务生一张百元钞票,打发服务生走。

    黑厉冷眼旁观她一连串不寻常的举动。“你真要喝酒?”

    她在吃醋,因为小丽对他大发娇嗔而生气。

    “我要喝!”白葵把酒瓶护在自己桌面。“而且这瓶酒是我叫的,所以你不能喝!”

    他得保持清醒,这样她才能烦到他,到时他会欲哭无泪。

    薇薇和织慧都说她酒品极差,她自己是没感觉啦,但有两名“受害者”的认证,想来她醉后一定很“精彩”,她等着看黑厉怎么收拾残局。

    要知道,搞定一个没有酒品的女人是很困难的!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