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三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三章 作者:简璎
    黑厉的公寓闹中取静,是地段非常好的豪厦,附近还有一座超大运动公园,警卫门禁更是森严。

    “这里……我们真的可以住这里吗?”

    织慧一路上一直拉着白葵的手,等她看到黑头车居然驶进这栋名人华厦的地下停车场时,顿时感到不安。

    如果她记得没错,多位政界名流和演艺天王天后都住在这里,这里的房子,一坪要六、七十万以上吧?

    “当然可以。”黑厉从后照镜看了二人一眼,性感的嘴角,很友善的噙带着微笑。“公寓是空的,你们喜欢住多久都行。”

    这两个小女人好像怕他会吃人似的,打一上车就争先恐后的往后座钻,看的他哭笑不得。

    “公寓是你的吗?”白葵想的是,睡到一半会不会有什么恐布份子跑进来骚扰她们啊?毕竟黑厉那家伙已经不是童年时的他了,他现在可是个“大哥”啊!

    “是我的。”他知道那小女人在想什么,眼底笑痕倏地加深。“放心吧,没有你们的同意,我不会随便进入屋子的。”

    白葵满意了。

    她可是个自然派,喜欢穿着宽大舒适的衣物在屋子里晃来晃去,如果不出门,她通常是不穿内衣的,舒服嘛。

    “下车吧。”黑厉停好车,绅士地替她们开车门,眼眸盯着先下车的白葵。

    白葵的心莫名其妙,猛然一跳。

    奇怪?黑厉看着她下车有什么好脸红心跳的?她是不是今天打击太大,所以神经有点不正常了?

    话说回来,她觉得他好像变了,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有了改变。

    他整个人的调调还是跟以前一样,甚至他眸底老是一闪而过对她的戏谑也没变,但她还是蒙糊的感觉到他有所变化。

    是因为外表的关系吗?

    以前他是个毛头小子,现在则拥有型男般的架式。

    以前的他老在座位翘二郎腿、懒洋洋的,现在举手投足间则多了一种她不会形容的魅力。

    直到电梯门打开,六楼到了,她还在想黑厉哪里变了的问题。

    “希望你们会喜欢这里。”黑厉在密码键上输入五个号码,转动金属门把,打开公寓大门让她们进入。

    “哇~~”织慧立即被征服了。

    屋内有种优雅轻快的加州风味,米色大理石地板透着光洁,米白色沙发背后有三扇木框的长窗,白葵也是一见屋里的色调和布置就倾心了。

    老实说,谁会不喜欢这里?

    这里太舒适了,跟花店楼上的公寓完全不能比,那里只是她们睡觉的地方,而这里才像个“家”!

    她不由的瞄了黑厉一眼。

    这里不像个单身汉的家,她很怀疑这里另有女主人。

    是他女朋友布置的吧?黑厉这个人不可能会有如此品味。

    “卧室有三间,你们自己挑选房间吧。”黑厉走过去,分别打开三间卧室的房门。

    站在走道上的他,表情胸有成竹,似乎在说,她们一定会满意房间。

    白葵带着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态走过去,探眼往第一间房里一看——

    墙壁是淡淡的紫色,配上白色床组和家俱,床上有二个方型紫色抱枕,浪漫中俱有清新感。

    噢!那房间让她完全融化了。

    从小她就想要有这样的房间,可是老妈说什么也不肯她把墙壁漆成淡淡的紫色,当然更不肯买白色的家俱,怕小孩子会弄脏嘛。

    然而现在,呈现在她眼前的就是她梦魅以求的卧房,叫她焉能不心动?

    黑厉从她眼里冒出的心型符号,确定她对这个房间满意极了。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给我。”他把一张名片交给白葵。

    白葵翻弄着名片,揶揄道:“你们黑社会份子也要印名片啊?”

    “黑社会份子跟你们开花店一样,都是要做生意啊。”他一点也不在意她用“有色”眼光。“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张名片,有CASE的时候,我可以介绍给你。”

    说完,他又带笑附加一句:“我们黑社会份子也是会结婚,或许他们需要婚礼花艺顾问。”

    “对耶。”白葵兴奋起来。

    想想看,他们的组织有多人?如果那些人的婚礼花艺都交给她设计……哈,赚翻了、赚翻了!

    她连忙找出名片,二话不说塞进他手里。

    黑厉满意了,他收起名片,那上面有她的私人手机号码,而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我想你们也累了,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休息。”

    他体贴的把空间留给她们,他前脚一走,织慧马上一股脑的追问。

    “他到底是谁?是不是在追你?为什么你说他是黑社会份子?他真的是黑社会份子吗?”

    “叶织慧,现在那些不重要吧?”她提醒好友回到凡间来。“我们的花店怎么办?已经接案的CASE怎么办?凯扬汽车那个王主任是你的单吧?他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耶,你都不会紧张吗?”

    “对厚!”织慧猛然从仙境回到凡间,一下子就六神无主了。“怎么办?那个王主任是我朋友的朋友,我还向他打包票,我们会把他的婚礼设计的人见人夸,这下惨了啦。”

    白葵叹了口气。“唉嚎也没用,我们都浑身脏兮兮的,先去洗澡吧,洗完再打给薇薇,她要是知道花店失火了,一定粉抓狂。”

    抓狂也没办法啊,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阵阵香味在空气中勾动白葵的唾腺,她睁开眼睛揉了揉。

    哇,好香哦,是什么味道啊?

    香味从门缝里飘进来,她好像闻到三杯鸡的味道,又好像闻到鸡汤的味道。

    可以确定的是,煮东西的决不是织慧,因为包括她跟薇薇在内,她们三个女人都不擅长下厨,餐餐都是“老外”!

    那么,是可爱的织慧勤劳的出去买东西回来给她吃喽?

    一睁开眼睛就有得吃是一种幸福,更何况她昨晚被黑厉家的那个小玉弄的很抓狂,什么也没吃,现在肚子正饿着呢。

    “女人,你买了什么啊?好香哦。”

    打开房门,白葵边伸懒腰边从客厅走向开放式的厨房。

    昨晚她堪察过整间公寓,餐厅就在厨房的旁边,也有一大面的景观落地窗,整套厨俱都是进口货,光洁的像不曾有人用过。

    “我不是女人,我是男人。”黑厉正从平底锅里铲起一条煎鱼盛进白色长盘里,那条鱼煎的漂亮极了,金色微焦,洒上些许胡椒盐,光看就很好吃。

    “呃——”白葵错愕的看着立于瓦斯炉前的修挺男人。

    他?怎么是他呢?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大早在厨房里弄东西人是黑厉……

    “早。”黑厉对她潦草的挑挑眉。“已经快可以吃了,洗脸刷牙了吗?你像刚从床上起来。”

    他熟练的把炉上的鸡汤熄火,戴上隔热手套,将透明汤锅端上桌。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白葵总算结结巴巴的找回自己的声音,一时还不能适应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我想你跟你朋友应该饿了,而公寓里没有任何食物,所以我来煮东西给你们吃。”黑厉一派轻松的朝她耸耸眉,好像他这么做很合理。

    “可是,你说没经过我们的同意,你不会随便进来的啊!”白葵没好气的嚷着。

    他怎么可以这样?

    这样太过份了吧?先假装好心把公寓借给她们两个单身女子住,然后趁她们没有防备时跑进来,如果她们没穿衣服怎么办?这家伙真是不安好心!

    “白葵,你要不要先去换件衣服,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黑厉睨了她一眼之后建议她。

    换衣服?

    干嘛要换衣服?

    白葵纳闷的低头看看自己,瞬间,她的脸庞迅速红透。

    妈呀!她穿着白色的棉布及膝睡衣,虽然不性感,但胸前浑圆的形状和小点隐约可见。

    该死!他到底看了多久?

    她连忙环住胸部往房里跑。

    黑厉朗朗扬笑,醇厚的嗓音,震动着白葵的耳膜,更让她羞愧欲死。

    “大色狼!”白葵用力甩上房门,一颗心跳的飞快,整个人像只烫红的虾子。

    他一定老早就看到了,可是却故意不跟她讲,存心吃她豆腐和看她出糗,劣根性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梳洗后,换上外出服,白葵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走出去。

    她决定了,待会儿不管他怎么调侃她,她都不回嘴,假装没那回事,心想着这样他就拿她办法了吧?

    餐厅里,传来音乐声、交谈声与笑声,当然还有阵阵食物的香气。

    白葵听着餐厅里的动静。

    织慧起来了。

    而且跟黑厉那家伙有说有笑。

    她忽然很想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他们还是陌生人不是吗?昨天才认识,今天就有说有笑了,谁展还真快啊。

    黑厉想追织慧吗?

    老实说,织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

    出身苗栗乡下,所以很纯朴,而且天真不已,还亳无心机。

    也因为这样,织慧她不太能适应公司的尔虞我诈,现在花店是她整个生活重心,她不拜金,不崇尚名牌,现在这种女孩已经很难找喽。

    黑厉配的上织慧吗?白葵思忖着。

    织慧好像不喜欢黑厉那一型吧?织慧说过,比较喜欢另一半是艺文工作者,而黑厉——

    暴力工作者。

    哈,免谈!谢谢再连络。

    “白葵,你起来啦!”织慧看到她,笑盈盈的招呼她。“快来吃饭,黑厉煮了好多菜,每一道都好好吃哦!”

    白葵拉开餐椅座下,看着满桌香喷喷的佳肴,嘴里针对黑厉,所以挑剔地说:“笑死人了,哪有人一大早吃这么油腻的?”

    织慧天真的看着她。“白葵,现在都下午一点了耶。”

    “咳咳咳……”白葵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下午一点?她睡到了下午一点?

    “我们两个好猪哦,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织慧笑了笑。“快吃吧,待会儿黑厉要送我们去花店。”

    店里有部公务车,是三人合资买的中古车,谁有需要就谁开。

    可是白葵昨天说,车子在她开去接薇薇的路上被撞了,车在修理厂,现在的她们无车可用,有人肯免费接送当然是最好的了。

    “哦。”白葵无可不可的再度带着挑剔的心态去挟那些菜来吃。

    黑厉做的菜实在没话说,如果没有刚刚那段小插曲,她会对喂饱她肚子的人感激零涕。

    可是黑厉……

    她下意识的抬眸扫了他一眼。

    她被吓了一跳,因为黑厉也在看她!

    他薄唇露着微笑,针对着她问道:“我们好像有问题还没讨论完,要现在讨论吗?”

    白葵气恼的瞪着他,恨恨的撇了撇朱唇。“不必!”

    啊啊啊!老天到底为什么要让她再遇到他啊这个克星!她要去买克蟑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白葵和织慧抵达花店后,发现残局已经收拾好了,所有被烧焦的、被水淋的、半毁的物品和杂物通通从店里移出来,并且运走了。

    “哇,现在的清洁队效率好好哦!才一个晚上而已,他们就通通弄好了耶。”

    织慧看着不再凌乱的花店内部,感到很欣慰,不再像昨晚那般欲哭无泪和感到无助。

    “别呆了,清洁队才不管这些哩,他们只负责收垃圾。”白葵东看看西看看,嗅到一股不对劲的感觉,而且那感觉来自气定神闲的黑厉。

    她霍地把箭头瞄准他。

    “是你对不对?”她仰头质问他,语气并不感激。

    黑厉一派轻松,好像没闻到她浓浓的火药味。“你们两个弱女子没办法胜任这些工作,所以我自作主张,找我的手下清掉了。”

    “哦~”白葵拉长声,看着他,不住点着头。“英雄,你是英雄就对了。”

    黑厉并不理会她语气中的不领情和揶揄,他看着满心不以为然的白葵,安之若素地抛出他算准的炸弹。

    “自古以来,英雄救美人。”他说。

    白葵的俏脸,轰地红了。

    他他他、这家伙好狗腿,明知道她不高兴还拍她马屁,说什么英雄救美人,她又不是美人,他小学不都是叫她丑丫头的吗?

    “白葵!”到里面去查看的织慧咻地冲出来。

    看到织慧急成那样,她心都凉了。“怎么了?惨不忍睹吗?”

    “不是!”织慧急道:“我妈打电话来,我爸在田里摔断腿,我要马上赶回去!”

    不是里面更惨,太好了,她连忙催促织慧。“那你赶快回去!”

    织慧的父亲她见过,是个老实的好好乡下人,一辈子没离开过居住的村庄。

    “可是这里……”织慧环顾四周的惨况。“你一个人可以吗?”

    “放心啦!”为了让织慧放心,她倏然伸臂把黑厉给拉过来,还竖起大姆指称赞。“有这位大英雄在,你安啦!”

    “那太好了!”织慧放心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连忙叫了部计程车飞奔火车站。

    在薇薇没飞回来以前,白葵知道自己得咬牙撑下这一切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啊……这是好事,所以她不能抱怨,绝对不能抱怨,不然会遭惩罚的。

    只是这么一来,势必动用到店里的准备金。

    唉,花店过去一年所赚的,算是泡汤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洗、洗、我洗洗洗!刷、刷、我刷刷刷!”

    白葵头上绑着代表必胜的头巾,手里拿着抹布、刷子和清洁剂,从下午就不停在店里打扫。

    她已经约了装璜师傅明天见面,虽然有杂工会处理这些,但要她看着她的心血变成这副模样还是很心痛,所以她情愿自己动手,多少恢复一点过去的面貌。

    “你该不会还没吃晚餐吧?”

    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猛地旋身,瞪着神出鬼没的黑厉。

    “人吓人会吓死人你不知道吗,黑先生?”她没好气的说。

    黑厉淡淡的挑了挑眉。“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门上的风铃有动了一下,你是不是有耳背的毛病?”

    她很固执。

    织慧走后,她坚持他不能留在花店里,还坚持不想再欠他人情,所以不准他再派人帮忙。

    “你才耳聋哩,那个已经被烧坏了啦。”白葵嘀咕着。“烧的乌漆摸黑,我才不信你不知道,根本存心吓人嘛。”

    “好吧,为了赔罪,我请你吃饭。”这正是他来的目的,黑厉愉快的抽掉她手中的抹布随意一丢,拉着她就走。

    “你干什么?”白葵奋力扳开他的手掌,但力气根本不敌他,还是被他拉着走。

    “你到底要干什么啦?我又不饿!”她一路嚷着,希望他自觉丢脸,把她放开。

    “别吵了,女人。”他的车停在花店门口,但是他没有把她带上车,反而朝一条小巷走去。

    “我总要把门关起来吧?”她回头看花店一眼。

    “铁门都烧坏了,关门就不必了吧?不然你以为我的手下早上是怎么进去的?”他回眸对她扬了扬嘴角。“再说我的车放在那里,不会有人敢进去。”

    口气很大嘛,白葵哼了一声。“最好是这样,不然搞丢了什么东西,我唯你是问!”

    说完,她撇撇唇道:“现在可以把我的手放开了吧?这样拉拉扯扯的很难看耶。”

    黑厉从善如流地放开她的手,白葵揉着手腕。

    可恶!他的力气还真大,她手腕都快黑青了啦,他平常就是靠拳头去混江湖的是吧?

    白葵斜睨着身旁的高挺男人,不由问道:“喂,你真的是黑道份子吗?难道你不能找份正经工作吗?”

    她看到他那又薄又性感的嘴唇微微扬了起来。

    “怎么?你的花店欠人?”

    白葵满脸错愕,许久之后才瞪了他一眼。“反正你知道我的意思!黑道能混一辈子吗?你老了怎么办?”

    黑厉不痛不痒地说:“有退休金。”

    白葵诧异的看着他。“真的吗?”

    退休金耶!

    原来现在黑道的福利这么好啊,像她开花店,虽然是自己当老板很自由,但却一点保障都没有。

    “当然是真的。”黑厉笔直的长腿走进明亮巷弄间,一间拥有绿色招牌的餐坊乍现眼前。

    他转眸看着她,扬起笑意。“退休金有一亿,而且已经拨款在我户头。”

    黑厉熟门熟路的走进咖啡简餐坊,白葵连忙跟进去。

    他续问道:“现在你还会觉得我该找份正经工作吗?”

    白葵挣扎着。“呃——”

    天啊,好难回答哦,普通工作根本不可能有一亿退休金,可是黑道毕竟是条不归路啊……

    “你慢慢想,想好了再回答我。”黑厉在一张空桌坐下,白葵也跟着坐下,脑袋还在想刚刚那个一亿退休金的问题。

    “这里的义大利面很好吃。”黑厉翻看着menu,其实心中已有属意的餐点。

    “随便,我说过,我不饿。”白葵懒洋洋的撑着下巴,表现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她连menu都不翻,心里还在想一亿退休金跟黑道之间的平衡点在哪里。

    “那我帮你点份墨鱼义大利面。”黑厉合上menu,慵懒问她:“你要不要咖啡?”

    “要!要!”白葵忙不迭点头。“我要一大杯!”

    奇怪了,打扫的时候都不觉得累,可是现在在这里坐下,餐椅舒服,灯光又柔和,还有淡淡的音乐,不知不觉,她眼睛都快闭上了啦。

    幸好点的东西很快送上来,一大杯咖啡也随餐而来,光闻香味就让她精神为之一振。

    奇怪了,她不是不饿吗?可是蒜香墨鱼面的味道却诱惑着她的味蕾,她叉了一管面往嘴里送……

    唔!

    好吃!

    好吃到她连汤汁都想喝下去!

    “吃慢点,小心会噎到,这里有面包。”黑厉把一小篮面包推向她,好笑的看着她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可以沾着酱汁吃,味道一级棒。”

    白葵照做,双眸立即闪亮亮。“真的!这样吃好好吃哦!”

    没多久,她的餐盘就见底了,加上喝了那一大杯咖啡,她饱到不想动。

    不知不觉,她的眼皮慢慢垂下,睡着了。

    黑厉招来侍者买单,至于她要怎么回去,当然是由他抱回去。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