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英雄靠过来-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旧日同学,欢喜冤家 >> 英雄靠过来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英雄靠过来 第二章 作者:简璎
    “玉,辛苦了。”

    玉耀绫上车后,黑厉与他交换一个眼神,两人相视一笑。

    “这位小姐是——”玉耀绫看到车内不寻常的多了个女人,他立即搜寻他脑海里的资料,可以确定她不是天火帮的人。

    “她叫白葵。”黑厉徐徐绽出微笑。“我的小学同学。”

    玉耀绫朝白葵颔首。“幸会了,白小姐,蔽姓玉,玉耀绫,是黑厉的“同事”。”

    有趣哦,黑厉从没有向他介绍过女人,这次破例了,其中代表的涵意已不言而喻。

    “你好!”白葵腼腆地朝玉耀绫点点头,有种置身另一个空间的感觉。

    这个男人好俊美哦,跟黑厉是截然不同的型,玉耀绫的俊,有温度,而黑厉则是桀骜不驯的。

    “黑厉,你的名字好奇怪哦,念起来好可怕,你爸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么奇怪的名字啊?”她记得小时候曾这么问他。

    像她的名字就好听又有意义,她老妈最喜欢向日葵,她们家外面就是一大片向日葵花海,所以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我没有爸妈,我是孤儿。”犹记当时,黑厉蛮不在乎地回答她。

    她可稀奇了。“那你的名字是谁取的?”

    “孤儿院的院长。”黑厉的腿,高高的翘在桌子上。“他喜欢看武侠小说,他在孤儿院门口捡到我的时候,刚好看到一部武侠小说,据说主角就叫黑厉,所以他就为我取名叫黑厉。”

    当时她眨巴着大眼睛,忽然觉得他好可怜,连名字都是抄别人的,连个属于他自己,独一无二的名字都没有,真的好可怜……

    “饮料你不喝了吧?来,老子帮你解决!”

    正当她在感怀他的身世之际,没想到他的魔爪伸向了她桌上的舒跑,咕噜咕噜,两三下清洁溜溜。

    从此之后,她就再也不觉得他可怜,他是臭男生,很臭很臭的男生,这点万年不变!

    “你挑了老萧的窝,他现在一定恨得牙痒痒,很想一枪毙了你。”黑厉说道。

    玉耀绫的薄唇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痕。

    “很遗憾,他没机会那么做,我已经废了他左眼,并且告诉他,如果他再冒着天火帮的名号在菲律宾走私假烟和毒品,我不会让他死,但他的后半辈子都在床上度过。”

    黑厉眉毛一挑。“玉,你何时变仁慈了?是弟妹的爱感化了你吗?你以前不是这么善良的人。”

    玉耀绫的脸庞闪过一抹淡淡的笑容。“我本来就喜欢替别人留余地,不是吗?”

    “是哦。”黑厉抚着刚毅的下巴思忖着。“让我回想一下,去年我们在基隆港的那一票,你总共开了几枪?带人向青龙堂踢馆的狐狸身中三十六枪,我没记错吧?首相?”

    “彼此彼此。”玉耀绫放声而笑。“你中了天星盟林崇修一枪,子弹打中你左腹,你却还能跑三公里,这已经是江湖中人人津津乐道的事了。”

    他们在说些什么?她怎么听得雾煞煞?

    白葵紧张的吞了下口水,希望他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她觉得他们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厉,我们好像吓到你的娇客了。”玉耀绫点他。

    黑厉无预警转眸看着白葵。

    “呵呵,我没吓到啦……”她努力以干笑掩饰过去,然后问出她真正想知道的事。“对了——”她润润唇。“你现在在做什么?我好像忘了问你。”

    “知道天火帮吗?”黑厉“大方”的介绍现在的自己。“一个黑道帮派,旗下有四大堂口,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我是白虎堂的堂主。”

    白葵惊愕的目光落在一派轻描淡写的黑厉脸上,脑海立即浮现“无间道”啦、“门徒”等等港片的画面。

    黑厉睨视着她。

    她的表情还真是可爱,让他手痒的想揉揉她的头。

    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怕她会吓到跳车,所以他只是看着她而已。

    “简单的说,就是我从大伙叫好玩的“带头大哥”,变成真正的“带头大哥”了。”

    听完,白葵闭起眼睛,先深吸一口气。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叮!

    睁开眼睛。

    他小时候就有“大哥”的气息,班上很多人是他的“小弟”,听说升上国中后仍是恶习不改,依然有很多崇拜他的人把他当大哥。

    她没料到的是,长大之后,他竟真的把“大哥”当职业,混起黑道来了。

    唉,健全的家庭果然还是很重要的,像黑厉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才堕入黑道的吧?

    “报告两位堂主,我们被跟踪了!”阿凯回了下头说道。

    白葵愣了下。

    跟踪?

    “全力甩掉。”黑厉下了命令,然后看着状况外的白葵。“拉好门把,坐稳了。”

    白葵迟疑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突然之间,车子像疯了似的往前冲,她明白黑厉的意思已经来不及了啦。

    “啊——”她恐惧的大叫。

    她绝对不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可是一天之内,被迫尖叫两次,实非她所愿啊。

    “玉!”黑厉对玉耀绫使个眼色。

    玉耀绫会意,子弹上膛,他降下车窗,瞄准后方追车射击。

    黑厉同样动作,但他旁边还多了个白葵,他只好将她护在怀里开枪。

    枪林弹雨,白葵尖叫连连。

    她从来没这么怕过,也从来没这么贴近死亡,她在黑厉怀里颤抖,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但这显然不是梦,几发子弹打中后车窗,白葵以为自己会死,但子弹没穿破车窗,她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黑厉还继续开枪,高速之下,强风灌进车里,她的头发乱飞,阵阵恶心的感觉不断涌上来。

    “黑厉……”她虚弱的唤他。

    但她叫的太小声了,他根本没听到。

    恶……好想吐……

    “黑厉……”她再叫他。

    不行了,她不行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啊——”

    白葵尖叫着从恶梦中醒过来。

    她满身的汗,梦里她在漆黑森林里被吉娃娃追,逃无可逃,差点想跟吉娃娃下跪,求它饶了她,不要再吓她了。

    “呼……是梦。”白葵好家在的喘着气,眼睛瞪着天花板。

    好可怕的狗,她明明是很喜欢小动物的啊,为何在梦里她连只吉娃娃都搞不定?一点也不像她。

    “小姐——”

    谁在说话?

    她霍地转眸,看到一张少女的脸。

    她连眨了好几下眼睛。“你是谁?”

    “我叫小玉,是黑堂主叫我过来照顾您的。”小玉恭敬地看着她。“您好些了吗?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白葵连忙坐起来。“这里是哪里?”

    “这是黑堂主的房间,您在天火帮里。”小玉毕恭毕敬地答。

    白葵瞪大眼睛。

    黑黑黑……黑厉的房间?

    天天天……天火帮?

    “黑厉呢?麻烦你去叫他过来!”她要离开这里,要马上离开!

    “黑堂主不在帮里,他去调查跟踪你们的那帮人了,所以吩咐小玉好好照顾小姐,小姐有什么需要就告诉小玉吧。”

    黑厉不在?白葵的眉心大大蹙了起来。

    算了,那家伙不在没差,重点是,她能离开这里就好!

    “好吧,请你帮我叫小黄,我要回家。”她没鱼虾也好地说。

    小玉更加恭敬了。“小姐,小黄都不敢上来这里,而且黑堂主吩咐过,他没有回来之前,您不可以离开。”

    “这是什么道理?”白葵生气了。“为什么他不回来我就不能离开?那万一他要十年不回来怎么办?我岂不是要这里待十年?”

    她说的义愤填膺,小玉却噗嗤一笑。“小姐,您真爱说笑,黑堂主怎么会十年不回来?这里是他的家呵。”

    “我不是那个意思。”挥着手,白葵烦躁地说:“我的意思是,我要走,他没理由不让我走,我又不是他的谁,不然你替我打电话给他,我来跟他讲!”

    “黑堂主没说小玉可以替小姐打电话给他。”

    这下,白葵额头真的滑过三条线了。

    忠仆。

    愚忠啊!

    看来她要说服这个小玉放她走是不可能的了,但她想回去啊,好歹也让她通知一下织慧吧?这么晚还没回去,又没消没息的,织慧可能已经急的去报警了。

    “那电话借我打一下总可以吧?”她“情商”着小玉。

    小玉抿唇一笑。“小姐你还真是不死心,黑堂主没说电话可以随便借小姐打。”

    “你——”白葵气的俏脸通红。

    啊啊啊——黑厉是对这个叫小玉的少女施了什么妖法?怎么可以让一个人唯他之命是从成这个样子啊?

    她快疯了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白葵握着粉拳在房里走来走去。

    都十点了,那死黑厉还不回来,倒是小玉送进来一堆美食,但她亳无胃口,她现在不想吃东西,只想回家。

    天杀的黑厉!该死的黑厉!为什么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恨死他了。

    她咒诅着黑厉,一边走进浴室洗脸提神。

    用面纸擦掉脸上的水珠之后,白葵看着镜中的自己。

    她的脸色很苍白,眼睛泡泡的,好像几天没睡似的。

    今天怎么长的像永远过不完?唉,早知道她今天就不出门了。

    但是人生没有早知道,不是吗?

    如果什么都早知道,那她可以去摆摊算命了。

    “听说你一直在找我。”

    浴室门边,不知何时倚了具修挺健拔的男性身躯,好看的嘴角勾着,目光落在镜中的她脸上。

    “咳咳咳……”突如其来的男性嗓音令白葵呛到自己的口水。

    这神出鬼没的家伙,再记他一笔!

    “找我做什么?”他带笑的语调,有着浓浓的亲匿。“是不是几个小时不见,很想我?”

    白葵霍地回身,被“禁足”在一个陌生又举目无亲的地方,还被一个怪丫头名为“侍候”,实为“监视”的看守着……

    是啦,她是很想他啦,想把他碎尸万段啊!这家伙到底懂不懂啊?居然还笑的出来?

    “小玉说,你每隔五分钟就问她一次,我回来了没有。”黑厉挑眉看着她,似乎对她的“关心”很满意。

    “随便你怎么想。”她清了清喉咙,实事求是地说:“总之我要回去,不然我室友会报警,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喜欢臭美,不关她的事,重点是,她再也不要待在这个房间了,而且织慧是真的会很担心、很担心她耶!他究竟知不知道厉害关系啊?

    黑厉的目光懒懒在她身上搜寻了一圈。“知道了。”

    意外地,黑厉竟不跟她耍嘴皮子了。

    事不宜迟!

    白葵迅速拿起自己的皮包,想到那被扒走的皮夹,她肉痛了一下。

    LV的皮夹耶,是败金女薇薇某次去义大利买回来孝敬她的,她的话是打死也不会去买名牌的。

    算了,想开点,被偷走了也好,那种高档品本来就不适合她,明天去大卖场买个二九九的皮夹就好,起码再搞丢就不会那么痛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白葵无语问苍天地摇着头,她出门时好好的花店,怎么变成焦黑一片了?

    “咳——”黑厉眼角睨着面目全非的花店。“这就是你的店?”

    不止她的店变成这样,有五、六间店面都是这副模样,现场充斥着阵阵焦味,满地的水显示消防队已经来过了。

    “白葵!”

    叶织慧激动地从店里冲出来抱住白葵。

    “你跑去哪里了?我一直找你都找不到,我一个人好怕,瓦斯爆炸时我在嗯嗯,我都快吓死了!以为自己会死在马桶上!”

    白葵任由织慧抱着哭诉,她沮丧地问:“怎么会这样?”

    到现在,她不得不承认一山还有一山高,她以为自己今天已经够衰了,没想到衰神的最后一招在此。

    “就隔壁的隔壁那对夫妻吵架啊,开瓦斯要同归于尽,瓦斯爆炸,起火燃烧,大家都遭了殃,他们也被押到警察局去了,他们三个小孩好可怜,现在都没人照顾……”

    谁管他们的死活啊?白葵猛地推开织慧,她激动不已的握着织慧的双肩。“那损失呢?我们的损失谁来赔我们?”

    “啊?”织慧愣愣地。

    老实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还有,我们晚上要睡哪里?”白葵更激动了。

    她们三个原本都睡花店楼上,用意是可以就近照顾花店,但现在……她抬头看了眼玻璃窗被打破的二楼,想必那里灌了不少水进去,肯定是不能睡了。

    “睡哪里?”同样的,织慧也还没想过这个重要的问题。

    一旁的黑厉,掩饰着眼里浓浓的笑意,出声了。

    “如果你们没地方住,我倒是可以借一层公寓给你们。”

    “你是——”织慧炫惑地看着他,现在才发现这平凡的地方几时有个这么不平凡的人物在此?

    黑厉咧嘴一笑,“我是黑厉,幸会了。”

(快捷键:←)上一章  英雄靠过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