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纹言情小说-严选亲家-page 1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斗气冤家,日久生情 >> 严选亲家作者:子纹 | 收藏本站
严选亲家 page 10 作者:子纹
    他的心因为她的笑而狂野跳动,几乎无法呼吸,猛地低下头吻住她,知道由此刻起,自己与她的关系已无法回头……

    当方亚沁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她可以感觉压在自己腰间手臂的重量,这温暖的依偎令她希望将这个时刻停留到永久。

    但现实终究残酷,到头来还是得要面对问题,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因此并不怪他,就算将来没有结果,她相信自己也会在心中一直保有对他的这份眷恋。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她的心先是停止跳动,然后便开始狂乱的加速。她转过身,看到他的黑眸紧盯着她不放。

    她不知道通常女人在这种时候应该有什么反应,毕竟她没有跟男人太过亲密的机会,她敛下眼眸,希望让自己像个成熟的女人,因为是她起的头,是她想要得到他。

    这个年头,处女也没什么了不起,她并不想他有被绑住的感觉。

    “你放心吧,不过是场男欢女爱,我不会太认真对待的。”

    江洛完全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一个没有感情的答案,他缓缓的坐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方亚沁连忙将被子拉高到自己的下巴,看着他微怒的神情,她紧张又不解的吞了口口水。

    “我不会要你负责的。”以为他不相信她,她于是刻意强调,“绝对不会。”

    江洛咬着牙翻身下床,知道裸着身体并不是个恰当的谈话方式,虽然她无谓的态度令他没来由的火大。

    看到他赤身裸体,方亚沁的脸不自在地红了一下,目光赶快移到一旁。

    他将自己的长裤给穿上,然后就大刺刺的坐在床上。

    她找到了他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衬衫,连忙交给他,“不好意思,很皱……”

    这个节骨眼了,她还在注意衣服皱不皱?

    他火大的穿上衬衫,一边扣着扣子说:“你以为我跟你上床是为了什么?”

    她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我主动吧……人家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吗?而且刚处理完丧事,我们都太悲伤了,所以才互相找个温暖。”

    他的眼神危险地眯了起来,“这是你跟我上床的原因?”

    一部分是,但更大的部分是对他无可救药的爱恋。不过看着他冰冷的双眸,她并没有诚实说出口,反而转移焦点道:“有些话我得说明白--我不可能因为跟你上了床,就对柔柔的监护权做出任何让步或妥协。”

    江洛脸色一沉,她的论调可以说是侮辱了他,跟她发生的一切是因为他也想要她,与她上床的时候,他可没想到有关江柔的事。

    “我不可能放弃柔柔,就算到头来我还是会输,我也会选择奋战不懈。”她坚定地表达自己的立场,“监护权的事,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事而有任何改变。”

    他的眼神一冷,“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人?”

    她又怔住了,看着他眼底的怒火,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

    “该死的女人!”江洛愤怒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方亚沁想要开口叫住他,但是却没有勇气。

    在房里,她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沮丧地呻吟出声,她也搞不懂自己干么要胡说八道一堆,她只是不想让他有压力而想躲开她罢了。

    但现在看来,她好像弄巧成拙了……

    她重重将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懊悔不已。

    第5章(2)

    自从江洛离开后,方亚沁整整三天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她的心思只要一静下来,就会忍不住飞到他身上,好几次都差点想要拨电话给他,只是最后总是放弃,因为,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打电话找他。

    她心情不佳的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事,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接了起来,是家隔壁的李奶奶。

    听李奶奶来电说自己去幼儿园接江柔时,江柔已经被人早一步接走,她的脑袋瞬间像被丢了一颗炸弹,炸得一片空白。

    全天下只有一个人可能会带走江柔……

    她立刻请了假,收拾东西直接去找江洛,原本对他无止尽的思念,全在这一刻转成熊熊的怒火。

    他明明说过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不会擅作主张把孩子带走,但现在他竟然没说一声就把孩子直接带走了?

    骗子!十足十的骗子!

    她来到总公司,一脚踏进气派的办公大楼,虽然是在公司旗下的量贩店工作,但她不过是个小职员,以往并没有机会来到这里,然而此时大楼里那些看来挺厉害的高级职员,他们好奇的眼神没有影响她一分一毫,因为眼下她一心只记挂着江洛的谎言,没空感到怯懦。

    “我要找江洛!”她直截了当的对着坐在接待柜台后的职员说。

    “你要找江总?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她摇头,语气依然坚定有力,“我一定要见他?我叫方亚沁,如果他不见我,我就报警找警察来,看到时是他丢脸还是我。”

    接待小姐被她的态度给吓了一跳,连忙拿起电话拨给江洛的秘书。

    “江总在开会。”接待小姐挂了电话后,有礼的走出柜台,领着方亚沁往电梯的方向走,“但他交代请方小姐搭电梯上九楼等他。”

    方亚沁无法勉强自己挤出笑容,冷着脸走进江洛的办公室等待着。

    她无心欣赏他气派的办公室,只是气愤的走来走去,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不停地冒出来--她虽然生气,可其实又有一点庆幸,毕竟是他打破承诺,才让她有堂而皇之的理由来找他,因为她真的很想他。

    一个人的时候,她承认自己也有自私的一面,明白只要江柔的事一天没有结果,江洛就算再不愿意也得跟她见面,所以,她好希望江柔的事可以拖得久一点再解决……

    正因如此,有时她也不禁怀疑自己这么执着,到底是为了死去的妹妹、江柔、还是她自己?

    下一秒,一听到门口有声音,她立刻神情一振,飞快的转过身脱口啐道:“你这个骗子!”

    跟在江洛身旁的秘书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江洛朝方亚沁挑了下眉,才对自己的秘书说道:“把东西放在桌上,你可以出去了。”

    秘书没有第二句话立即照做,离去前轻轻将办公室门给关上。

    “怎么了?”他问。

    “怎么了?”她讽刺学着他的语调,“你说话不算话!”

    江洛不解的皱起眉头。他被她的冷淡气得三天不想见她,她也没来找他,就在他决定不论如何今天要去见她一面时,她竟然就自己跑来了,只不过她脸上的怒气,可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要装傻!”她毫不掩饰内心愤怒的情绪,“把江柔交出来,不然我找警察来,到时弄得人尽皆知让你丢脸。反正我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江总,看最后是谁脸上无光。”

    “江柔?”他的神情依旧茫然,没有因为她的怒火而有太大的起伏,“我并没有派人去带她。”

    “你指望我相信你吗?”她闷着声音怒道:“有人去她的幼儿园把她带走,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做这件事?”

    江洛闻言,神色微变。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转变细微,但是方亚沁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心一冷,“你……你真的没有派人把江柔接走吗?”

    他淡淡的扬眉默认,她没将事情搞清楚就冲来骂了他一顿,他该生气的,但是他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发脾气对彼此都没好处。

    “我说过。”他平静的提醒她,“我不会没经过你同意就擅自把孩子带走,我说到一定做到。”

    方亚沁的心急速下沉,“那江柔呢?”

    看她瞬间苍白的脸色,他轻叹口气,手安抚地搭在她的肩上,“别担心,这世上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人也会带走江柔。”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母亲?”

    江洛点头。在弟弟死后,母亲一心只想把江柔这个弟弟唯一留下来的骨血带回江家,是因为他的坚持,所以她才勉为其难同意让江柔暂时留在方亚沁身边。只是,今天她怎么会突然派人带走孩子?

    “等我一会。”他拿起电话拨回家,不出几分钟就得到答案。

    江柔果然是被带到张朝琦的身旁。

    “她怎么可以这么做?”一等他挂上电话,方亚沁便不禁激动起来,“当年是她不接受我妹妹,更别提当时还在妹妹肚子里的江柔,如今……她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抢走我妹妹的孩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严选亲家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