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休妻,门都没有-page 2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巧取豪夺,情有独钟 >> 休妻,门都没有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休妻,门都没有 page 22 作者:金晶
    “为什么?”

    “因为他的刺激,我才找到了一个好男人。”谁能想到一夜情的对象会是托付终生的对象。

    林珊的话听起来很梦幻,可当林珊的丈夫走过来的时候,童子瑜必须很努力地克制自己,才不至于自己的笑脸变样。

    “老公,你来了”

    “嗯,老婆,我们该走了。”

    “好,童小姐,你要加油哦,掰掰!”林珊与她的老公携手离开。

    童子瑜笑着着不断频频回头的男人,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好像在白慕轩的大学毕业册里看见过这个男人。

    她对那个男人点点头,不打算打破林珊的浪漫。

    一得到她无声的保障,男人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她很不想说白慕轩很腹黑,可是没有白慕轩顺水推舟的话,那个男人也不会抱得美人归了。

    还有,下次看见白慕轩,她一定要告诉白慕轩,你果然是姓黑的!

    吃了一顿愉快的早餐,童子瑜回到了房间,打开笔电,上网浏览新闻,果然验证了林珊说的话。

    她思考了一会儿,有点猜不透白慕轩的意思,他这样是要他们之间的关系继续呢?还是要终止呢?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不会太难过。

    大概是因为她听到了一向不会道歉的男人对她道歉,所以她现在心情还算平静,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任性给家人带了不便,她多少有些愧疚。

    系统提醒声响了起来,她有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是父亲。

    亲爱的女儿,你不用太担心现在发生的事情,爸爸能处理好一切,父留。

    童子瑜本来阴霾的心情豁然开朗,竟然父亲这么说,她就这么做吧。

    在垦丁的第二日,她沿着海岸线骑着单车,直到没有体力了,她才回到饭店休息,泡了一分儿的脚,她自得其乐地哼着小曲,心情非常愉快,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八岁。

    年轻真好!真想再回到那青春的岁月。

    她笑着望看星空,心里非常的满足,可有些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今天骑着单车的时候,她想起了那时的他们……

    那天她穿着长裙坐在他的身后,任由他载着,她不知道的是,海风一吹,长裙虽然长,可也无可避免地飘了起来,有男的经过时会吹个口哨,害得清纯的她又羞又不好意思,只好一手按着裙子,一手抓着他的衣服。

    她敢发誓,那时的白慕轩绝对是故意的,她越是紧张,他骑得越快,甚至到最后,他停下来的时候,她左手抓着裙子,右手紧紧地环住他。

    他轻桃地对她吹了一个口哨,以一种活该的口气说道:“谁让你穿裙子。”

    果然是一个恶质男!那些偶像剧里男主角的柔情都是骗人的,她遇到的是一个百分百任性,幼稚,又色的恶劣男。

    不过回程的时候,他却酷酷地提醒自己,给裙脚打个结,单边坐,然后裙子就没有飘起过了……

    童子瑜因回忆笑了出声,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童子瑜不由地想着他拿着手机等电话的模样,真的是很搞笑。

    “喂?”

    “一直在等我的电话?”童子瑜调戏。

    “你在哪里?”白慕轩主动跳过她那句话,心里很是不开心,他以为她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结果等了两天才打电话来,是他不太了解她,还是说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了?

    “不想说。”童子瑜玩心大起。

    “你!”

    “喂,白慕轩,你说,电视上的新闻是真的吗?”

    有多久?童子瑜有多久没有用这种轻松的语气跟他讲话了?白慕轩不由地柔了口气,老实交代,“不是。”

    “那是子虚乌有的了?”童子瑜想起父亲的话,突然想明白了,父亲原来是在暗示自己,看来是她想太多。

    “嗯。”

    童子瑜几乎可以想象到他的答案了,可她还是情不自禁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傻女人是明知故问,白慕轩翻了翻白眼,虽然很想把这个逃家的女人给抓回来打一顿,可他还是舍不得。

    童子瑜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先睡一会儿,醒来再告诉你,今天玩了一天,太累了。”

    “先睡,玩?”白慕轩一听到这几个字眼,那股不舍早就被他给丢弃了,火大地说:“童子瑜,你去哪里了!”

    最让他不安心的是,会不会有男人勾搭她,“有没有男人搭讪你?”

    “有。”童子瑜坦白,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几个帅哥邀请她晚上去喝一杯。

    白慕轩深深地吸了一口。“那你怎么说?”

    “我要是跟他们去喝酒,就不会跟你说话,也不会要准备睡觉了。”童子瑜隔着手机都能闻到他的醋味。

    “喝酒!你要是敢去喝酒,我就打断你的腿!”白慕轩狠决地说,酒精不是一个好东西,她一个女人要是在外头沾了酒,那他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想睡了。”她睡前一点也不想听这么暴力的故事。

    白慕轩安静了。“睡醒了打电话给我。”

    “晚安。”童子瑜挂上电话,躺上床要睡个美美的觉。

    身在台北的白慕轩则是愣愣地看着手机,心生一种自己是头笨猪的感觉,凭什么她说几句话,自己就乖乖地听话了。

    讽刺地一笑,他真的深陷她的魔咒了。

    他没有睡意,这几天平均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大多数时间都是看着手机,保证手机的电量是满格。

    很显然的,那个女人活得很开心,离开他身边,她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但那是表面,这个女人即使是受伤了,也是把伤心的碎片往肚子里吞。

    他太了解她了,那天他说了这么重的话,她肯定是被伤到了,否则她不会脱口而出,冲动地要解除联姻关系。

    仔细想想,其实那天的她一点也不像表面的淡定,不然她现在是坐在童氏办公室,或者是开一个记者说明会,而不是去度假。

    度假?往往是心情欠佳,或者想要放松才会想度假吧。

    她说什么来着,童子瑜放假了……现在想起她那时说的话,白慕轩就想笑,原来她一直是在为自己“工作”……

    这个女人,该抓回来打一顿才对!

    第10章(1)

    童子瑜第三天起了一个大早,整理好行李,坐上了回台南的车,

    在童家。

    没意外地看见小妹担心受怕的模样,童子瑜宠溺地拍拍她的头,

    “嗯嗯。”童子睿忙不迭地点头。“大姊回来就好了。”

    “呵呵,大姊先上楼。”

    “好。”

    中途发了一封简讯给白慕轩。

    “大姊没事,不要担心。

    前后不过是差不多半个小时,一个男人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童子婚定睛一瞧,是前姊夫,童子睿没心眼,心里想什么就说了:“前姊夫,你怎么来了?”

    白慕轩正想找一个人问问童子瑜回来没有,就差点被童子睿这一句话给气得吐血,什么叫前姊夫,从头到尾,他就是她的姊夫好不好!

    “去掉前面那个前字!”

    童子睿被他严厉的口气给吓得全身瑟瑟发抖,很窝囊地听话道:“姊……姊夫。”

    看着童家小妹被他给吓成这样,白慕轩想起童子瑜的话,她总说他太严厉,她的妹妹们都要被他给活活吓死了。

    童家小妹的表情好像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于是白慕轩抱着爱屋及乌的心情,缓下口气,“小妹,你大姊呢?”

    “大姊半个小时前上楼了。”童小妹像是面对训导主任似的,交代得非常清楚。

    白慕轩苦笑,看来他的形象暂时没有法子救了,“好,谢谢。”

    “不用客气。”童小妹差点就想向白慕轩敬礼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休妻,门都没有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