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休妻,门都没有-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巧取豪夺,情有独钟 >> 休妻,门都没有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休妻,门都没有 page 20 作者:金晶
    可他仍不满足,仅仅是这样是不够的,付出多少,他就要回多少,这才是他。

    爱上她,注定是一场赔本生意,赔了金钱,赔了一颗心,还远远不够,他只要她的一颗心而已,有这么难吗?

    十年,甚至以后无数的十年,他都可以保证自己的眼里、心里的那个女人永远会是她。

    她却不会争风吃酷,随他……难道他要在外头养情妇生孩子,她都可以不在乎吗?幼稚的他只想要她一个女人,要她生的孩子,这难道贪心了?

    追根到底,白慕轩心里气的就是她的不在乎,她为什么可以这样不在乎他!多少人能与他共度十年的光阴,他们不是陌生人呀!

    白慕轩无奈地坐在沙发上,心里感叹,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他不该要一个本就不会爱他的女人爱他……

    宽厚的大掌握成了拳,不对,一点也不对,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规定谁一开始就会爱上某一个人,而她没有爱的男人,他就可以成为那个人。

    现在不爱,以后也会爱……

    “你在想什么?”袁平业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一进门就看见地上的狼藉,假装不关心地移开目光,出声提醒他:“没有听到我敲门吗?”

    “什么事?”

    袁平业看着白慕轩的脸,突然有了错觉,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在国外那时的他,那个高傲冷峻的王子,王子是他们华人学生给他的称号。

    原平业深刻觉得王子的称号很适合他,他又聪明又帅气身边总是有女人围绕着,他的光芒无人能敌,没想到他会突然回台湾读高中,再一次见面,他变了。

    每每着见他与童子瑜的相处时,袁平业总是想到了美女与野兽,他实在想像不出高傲王子会如野兽般臣服于美女之下。

    白慕轩也许没有发现,他在童子瑜面前总是很乖很乖,虽然有时候说话a道,可是他很自觉地听她的话,很自觉地做着称职的未婚夫。

    如今野兽又变回了王子,袁平业心底还是觉得白慕轩做野兽比较好,虽然一样难相处,起码有一个美女训兽师在,他也不至于有事没事给人吃冰棒。

    袁平业无声地吞了一口水,“嫂子应该不会是在生你昨天的气吧?我记得自己给她打过预防针的。”

    白慕轩冷冷的目光飘了过来,似乎在问他。

    袁平业立刻一五一十地交代自己昨天做的事情,语末,他强调道:“我是为你好。”

    很好!也就是说童子瑜不吃醋,是因为他这个笨蛋朋友提前说过了,而他以为她是不在乎,结果他冲她发脾气,将事情闹到要解除婚约的地步。

    真是太好了!白慕轩站起来,连笑都懒得笑了,“你做得很好。”

    袁平业可看不出他是真心称赞自己的,“慕轩,你没事吧?”

    “没有。”

    “那我先走了。”袁平业的危机感不断地催促着他离开。

    “我有一个忙想你帮忙。”他眼里不带一点感情。

    “客气什么,说吧。”难得他这么有礼,袁平业一下子就忽略了自己的危机感。

    “咬紧牙关。”

    虽然不知道白慕轩要做什么,可袁平业还是乖乖地听话。

    不一会儿,安静的办公室传出了一声堪比猪公的惨叫声。

    第9章(1)

    童子瑜走出了黑石集团,脸上突然有股湿意,她不在意地擦干,下意识地抬头看着天空,晴空万里,不见乌云。

    她发愣地看着手中的湿意,心中低喃道,童子瑜,你是童家长女,你不能哭,不过就是解除婚约罢了。

    既然自己说出来了就要勇于承担,只是自己真的太任性了,童子瑜几乎可以想到联婚解除后,会对童氏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但愿白慕轩能把伤害降低到最低。

    而她第一次想当一回逃兵,她想离开台北,她想要任性一回……

    第一反应就是想回老家,她没有犹豫地冲回家里,连只字片语都没有留下,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往台南老家走去。

    脚一踩到台南的土地上,她有一种心灵得到归属的感觉,没有多余的想法,她拦下计程车,回到了老家别墅。

    当时已经夜深,台南没有台北的热闹,深夜里的台南幽静美丽,刚下过雨的空气中带着土壤的味道,风吹过树叶时,水滴摩擦树叶的声音。

    这是她第一次做事清没有交代,她该心虚、该抱歉,可是此刻她竟觉得很放松,长年背着童家长姊的包袱,包揽着所有的事清,在一定程度上,她原来任性的感觉是这么好,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不用去在乎,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她闭着眼睛,直到司机先生开口:“小姐,到了。”

    她张开眼,看着眼前的豪华别墅,她想到了二十岁之前的岁月,“好的,谢谢。”付了钱,下了车。

    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她走进大厅,意外地看见了自己的妹妹,她以为妹妹童子睿已经睡觉了。

    小妹惊讶地看着童子瑜,紧接着没有心机地扑上来,她的喜悦显而易见。

    没有跟小妹多交谈,她有些累了,讲了几句话,她就上楼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头一粘枕头就睡着了。

    她像是作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一直追着她,一直追着她,她不停地跑,不停地跑,后来她终于累了,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凶狠地问,为什么不爱我!

    然后她醒了,天也亮了,她轻喘着缓慢坐起身,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她轻轻扯着头发,手一顿,她赶紧放下手。

    她只要一心烦意乱,就会扯头发,他是知道的,她一扯头发,他就伸过手,与她十指相扣。

    她闭了闭眼睛,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喂?”

    “在哪里?”

    “有什么事吗?”他不该在这里打电话过来,他们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了。

    “昨天……对不起……”

    童子瑜起床的动作一顿,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了什么,她跟他认识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对她……认过错。

    她怀着不敢置信的声音问道:“你是……白慕轩?”

    “不是我,会是谁?”他别扭地吼了声。

    童子瑜安静了一会儿,又问“你在道歉?”

    电话那头的男人呼吸开始喘起来,他酷酷地哼了哼,什么话也没说。

    童子瑜笑了,其实昨天她一直处于朦胧的状态,当她主动说出要解除婚约的时候,胸口传来的疼痛,那个被她隐藏的答案呼之欲出,她知道那是什么,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大也许跟女人相处久了,会觉得厌烦了,不想再跟女人一直下去,开始向外发展,可女人不一样,每个女人渴望一个家,一旦这个家成立了,就想将家努力经营好,长长久久下去。

    跟他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里,她很难不对他动心,人非草木孰能无心。

    可是他昨天的态度太伤人了,她心里明白今天他打了这通电话,自已就必须要原谅他,必有继续跟他的婚约。

    但是今天童子瑜在台南,今天她不想做童子瑜,她已经对任性的滋味上瘾了。

    “怎么不说话了?”白慕轩有些心急地问。

    “白慕轩……”

    “嗯。”

    “童子瑜放假了。”童子瑜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关机。

    就任性这几天吧,让她难得的任性。

    而在台北的白幕轩,睁大眼睛看着挂断的电话,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天下红雨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肯认输地继续打,结果打不通,她关机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休妻,门都没有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