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休妻,门都没有-page 1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巧取豪夺,情有独钟 >> 休妻,门都没有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休妻,门都没有 page 17 作者:金晶
    童子瑜被戏谑得差点抬不起头,“爸,我走了。”

    “嗯嗯。”

    “你也早点睡。”

    “好好。”

    十里亭送别似的,童子瑜恋恋不舍地上了车,看见白慕轩的时候,淡淡地问:“你来了?”

    “哼,我不过是路过。”男人稚气地说。

    “好吧,那你路过怎么不下来打声招呼?”

    白慕轩看了一眼童子瑜,伸手帮她拉好安全带,“你都不想我进去,免得惹你爸嫌,我还主动上门给人嫌弃呀!”

    嗯,果然是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回家了。”男人捏了一把她的小脸,像是偷到蜂蜜的小熊,一脸的开心。

    家?童子瑜从来没有把那个地方当作家,或者说她从来没想过那个地方是她的家,她一直把父亲在的地方当作家,可眼下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头有一股暖流窜流过她的心坎。

    他说的家是她待了四、五年的地方,那个家全部打通,没有遮掩,连浴室也是,这个男人似乎掌控欲太强烈了,连别人蹲马桶也要看得见。

    而偌大的房间里最明显的,当属那张超级大尺寸的床,在那张床上,他们翻滚过无数次,当然变态是不会只在一个地方犯案的,他喜欢在房子里的各个角落爱着她。

    下了车,上了电梯,人才刚进门,他火热的身体已经迫不及待地贴上来,童子瑜连惊呼的时间也没有,直接被他压在玄关,放肆地吮吻,她已经习惯他如暴风席卷落叶的行事风格。

    “等等……”她使劲推开他的脸,“我想先洗澡。”忙碌一天,她一身灰尘和汗水。

    白慕轩重重地喘着,知道她爱干净,他也没有阻止,反正她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她是跑不了的。

    不过除了第一次她有所抗拒之外,现在的她在他的怀里是千依百顺,可是在这顺服之下,她对他的感情有没有变化?还是一如以前的冷淡?

    他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她沐浴,坐在床上光明正大地看着美人淋浴图,一双眼睛含着她不为人知的情感。

    她能感觉到背后炙热的视线,她把水调得冷些,好减轻身体的躁动。

    耳边一阵窸窣声,一个光裸的男体抱住她的身体,耳语:“一起洗。”

    一起洗?只会没完没了……童子瑜耳后的肌肤红成了一片,没有说话。

    男人往她手里塞了手工皂,“你帮我洗。”

    他不喜欢用沐浴乳,喜欢用手工皂,这是他的爱好,没见他变过,她听话地拿着手工皂在他的身上擦出泡沫。

    ……

    童子瑜闭着眼,两颊泛红,小嘴嘟嘟,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每一次的欢爱都是这么的疯狂,好似没有明天的激烈,她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无助地随着狂风飞舞,除非风雨骤停,否则她没有能力躲过。

    他喜欢看她全身粉红地躺在他的床上,令他大男人的心理得到大大的满足。

    “累了?”

    她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很讨厌他把她放倒在床上而沾沾自喜的模样,也很讨厌他自大的口气,得到满足的身体背过身,不去瞧他讨人厌的模样。

    白慕轩不在意环上她的腰,手指若有若无地在她的腰间抚动,“难道你不喜欢?”

    她用手肘轻轻地推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她有时真的很为难,因为某人她累得要命,而某人还很喜欢跟她讨论喜不喜欢的话题。

    说喜欢,只怕他会开心地拿乔,说不喜欢,又有些言行不一致,她确实喜欢跟他四肢相缠的感觉,但却不如他热衷此道,这大概跟男女生理构造有关系。

    “真的不喜欢?”他在她耳边问着,声音带着情欲之后的慵懒。

    “我想睡了。”她转移话题。

    好,她不想讲这个,那换一个,“我想要一个孩子。”男人突然开口。

    童子瑜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大,“你刚刚说什么?”孩子?他的意思不会刚好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她知道他是私生子,是见不得光的,后来在他七、八岁时才得以正名,而且听他的母亲说,那时他坚持不姓黑,要姓白的,跟母姓。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曾经被人看不起,被人欺侮过,他一向在把避孕措施做得滴水不漏,不允许有意外出现。

    现在他说要孩子,而他不可能让他的孩子成了私生子,所以,他的意思是……结婚?

    “我想要跟你有个孩子。”他的女人是非常聪明的,所以他相信她已经领会他的意思了。

    “所以?”

    “就是要个孩子。”男人仍是别扭地说不出求婚两个字。

    童子瑜突然很想大声地笑三声,而她确实做了,引得男人侧目以对,“笑什么?”

    “哈哈……”童子瑜深吸一口气,止住了笑意,“你想要孩子?”

    “嗯。”男人突然忐忑不已。

    “那你想要婚礼吗?”

    “当然,我的孩子必须是婚生子。”白慕轩严厉地看着她,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会是想以目前的情况下生孩子吧?当然是结婚后。

    “那……”童子瑜转过身子,看着他的黑眸,“那你都安排好了?”

    “我在征求你的意见。”他是非常非常尊重她的,虽然订婚时是耍了些小心机。

    “既然这样……”童子瑜微微一笑,白慕轩不由地屏住呼吸,他一点也不像外表上那么洒脱,那么自在。

    “反正都订婚这么久了,你想结就结吧。”童子瑜冷淡地说。

    白慕轩先是一喜,后来觉得不对劲,什么叫他想结就结?她不想?

    “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童子瑜始终优雅地笑着。

    “童子瑜,你要是不想结,就说个清楚!”白慕轩火大地吼道。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不是吗?”童子瑜突然悲从中来,她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他们的联姻,可事实不是,她是在乎的,她是有血有肉的女人,她也渴望被男人宠爱,好友们都已经结婚生子,个个活在丈夫的疼爱之下。

    这几年他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是一个好未婚夫,她却总是想起他们恋爱婚姻的基础一利益。

    现在她即将三十了,他也已经三十二了,他想结婚了,而她必须要配合着他,一如既往的配合看他。

    白慕轩冷冷地看着她,一声不吭地下了床,穿上衣服,抓起钱包、手机,离开了。

    关门声在她的胸口划出一道伤痕,她默默地擦干眼泪,懊恼自己刚才的行为。

    为什么她会说出那样的话?明明她自己也是和他想的一样的,两家因利益结合对他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可人心在不断的变,她越变越贪婪了。

    她想要什么?

    心里隐隐约约地有了答案,她闭上眼睛不去想。

    第8章(1)

    当袁平业出现在夜店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好友一脸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周围是一堆女人,清纯妖艳,各式各样的都有,这可一点都不像他那个洁身自好,不沾花花草草的好友。

    袁平业看了看四周,抚了抚额头,“你怎么不找个包厢?”要出来干坏事,也不能让别人看到呀。

    他现在是什么身分,要是被人看见了,被有心人拍下来卖给八卦杂志,然后一后果不可设想。

    “怕什么。”白慕轩没有主动的找女人,倒是这些女人主动攀上来,他也没有请哪个女人坐在他腿上,可是呢,他的腿上坐着一个美女,左右手边各一个美女。

    袁平业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你不怕嫂子知道?”

    白慕轩还没说话,旁边的一个女人说话了,“怕什么,来这里就是寻开心嘛。”

    “就是呀,帅哥要不要坐下来?”另一个挤不进去的女人只好放弃白慕轩,将注意力摆在了他身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休妻,门都没有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