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言情小说-休妻,门都没有-page 1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巧取豪夺,情有独钟 >> 休妻,门都没有作者:金晶 | 收藏本站
休妻,门都没有 page 11 作者:金晶
    本来弟弟跟别人就是不一样,当别人的饿父亲能够跟小孩子玩闹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已经是一个老人了,白慕轩没有童年已经很可怜了,还不断地被人拿他们父亲的忘年恋说事,加上后妈的整个重心都放在父亲身上,白慕轩真的很缺爱,很缺人照顾。

    那时他已经很大了,能独当一面,不过白慕轩还只是一个孩子,分辨是非的能力是不够的,偶尔也会因为流言流语耍牌气,他有时会帮帮弟弟,可是他们年龄毕竟差太多了,而他又要管理黑石集团,可谓是分身乏术。

    也是因为对白慕轩有所亏待,全家人对他唯命是从,宠爱有加,不过弟弟的性子已经形成,想要改变也是不可能。

    唯一让黑大哥值得庆幸的是,他家小弟不是什么问题少年,弟弟只是有点高傲,有点脾气,不是很好相处罢了。

    “那你跟那个童子瑜是什么关系?”黑大哥眼尖地看见弟弟脸上一闪而过的异彩。

    “没关系。”他闷闷地说,一想起自己的要求被拒,他的心情更是跌进谷底了。

    果然是有关系!黑大哥难掩兴奋地说:“小弟,你要是喜欢,大哥帮你说媒。”

    说媒?白慕轩玩味这个词,这什么年代了。

    不过他的心底却升起一股希望,嘴硬地说:“无所谓。”

    无所谓,那就是行了!黑大哥肥嘟嘟的脸上立刻扬起暖昧的笑容,“你……”

    “大哥,你真的该减肥了,我真是不知道你这副模样,大嫂怎么会忍受得了这么多年。”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嫌弃,白慕轩直白地说。

    黑大哥的笑容呆滞了,这像是一个弟弟对哥哥讲的话吗?他不满地撂下狠话““二十年后,我就不信你还能像现在这样!”

    “不至于像你这么惨啦。”白慕轩自信地亮出两排白牙,他每天都会做运动,饮食又正常。

    也是啦,黑大哥暗暗憔悴,因为他自己贪吃鱼肉,又不爱运动,所以体重就和他的年龄成了正比,可弟弟也不用这样打击他吧,他是大哥呀。

    “慕轩,我是你哥……”

    “是啊。”

    “那我要不是你哥呢?”

    “那么……”白慕轩微微一笑,“我绝对不允许你在我的办公室乱晃。”有碍市容!

    “砰”的一枪,直中黑大哥的红心。

    第5章(1)

    黑大哥费尽心思也没有说动童飞宇松口同意这门婚事,而黑家最擅长的手段就是软硬皆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只是白慕轩没想到的是童飞宇情愿丢了几亿,做不成生意,当不成富人,也不要女儿嫁给他,那一刻,他才正视一个父亲的心。

    在他绞尽脑汁该如何让童飞宇答应自己时,童子瑜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让他惊喜不已。

    “白执行长。”童子瑜对白慕轩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他的对面。

    心里狂喜万分,不过白慕轩的表情却显得冷淡,“童大小姐上门不知有何要事?”

    童子瑜偷偷地捏了捏手背,“我……”

    这是他们在法国不欢而散后的第一次见面,他的冷淡她能理解,只是她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在生意上压迫父亲。

    如果不是她提早从法国回来,她也不会知道原来童氏跟黑石集团有好几宗合作案,而现在资金都投下去了,黑石集团却迟迟没有动静。她又从父亲的心腹秘书那里听说,原来白慕轩的大哥多次向父亲提及联姻的事情。

    起初她以为黑石集团压迫童氏,是因为她对他的态度,可现在看来,事情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

    “白执行长,有关在法国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

    虽然受到的惊吓不小,可实际土她并没有损失,只不过是道个歉而已,如果道歉可以阻止这一连串的行为,她不介意先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只是她的好意被白慕轩给鄙视了,“怎么抱歉了?是我不好,夜探童大小姐……”

    如果她听不出他的讽刺,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念,童子瑜深吸一口气,决定换个话题,干笑道:“呵呵,其实黑石集团跟童氏合作过很多计划,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

    白慕轩看着一副想发火又隐忍的模样,心里偷乐着,嘴上还是不晓人:“童大小姐,我有权不发言吧。”

    童子瑜先是一愣,她没有直接接触过黑石集团和童氏的合作计划,这一部分是由一个专门小组负责的,白慕轩一副不想与她谈的模样让她进退两难,因为除了这些,她实在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好交谈的。

    看她没有领会的模样,白慕轩在心里暗暗地骂她笨,只好明说:“童先生有没有对你提起过联姻的事情?”

    没有,父亲只字未提,就是这样,童子瑜才有些内疚,感觉自己没有帮上父亲的忙。

    她是父亲最得力的助手,父亲也常常带着她四处奔波,一切都是为了以后让她接手童氏做准备,只是越是这样,童子瑜才越伤心,在关键时刻,父亲却不想让她出卖自己的婚姻以换得商业利益。

    童子瑜不由地开口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释:“白执行长,家父是白手起家,他的婚姻是自由恋爱,他认为所谓的联姻只不过是潘多拉的盒子。”现实生活中,因联姻而促成的婚姻很少是美满的。

    白慕轩因为她的话而心里一动,不赞同地说出,“我大哥也是联姻,可他生活幸福美满。”

    童子瑜不语,因为他说得没错。

    “我认为联姻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要找对人。”白慕轩意有所指。

    “那你怎么会认为我是那个对的人?”童子瑜看着他。

    他知道她对他没有感情,可像他们这样出身的人,大多数都是商业联姻,没有选择爱情的机会,而她,他很喜欢,与其选一个不喜欢的,不如选一个自己看上眼的。

    他嚣张跋扈,她不当一回事,毕业旅行的路上她虽然不是很上心,却会叫他吃药,给他带便当,她善解人意,像一朵美丽的解语花。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当妻子,挑选一个娇贵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不如选一个像她这样知性、贴心的富家小姐。

    她是第一个敢直视他的女人,在骄阳之下,她的眼神不带探询,不带好奇,只是单纯地看着他,好似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不是人人口中那个黑家主事者忘年恋下的产物,不是人人避之的怪胎。

    白慕轩淡笑不语。

    “你……”她有些焦急地想开口。

    “做一个实验吧。”白慕轩神秘地笑着。

    “嗯?”什么实验?

    “过来。”他唤着她,待她迟疑地走过来,他又拍拍腿,“坐这里。”

    坐他大腿?童子瑜立刻皱起眉头,想拒绝。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他一句话就轻松地摧毁了她的坚定。

    童子瑜僵硬地坐在他的腿上,热度从下身蔓延开,脸颊不受控制地红了。

    “然后呢?”她试图说话缓解自己的尴尬。

    “看着我。”他霸道地说。

    他一个口令,她一个动作,眼睛看着他,却不太敢瞧他的眼睛。

    “还记得那个吻吗?”他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她莹润的小嘴,带着粗茧的指头一下一下地抚着。

    童子瑜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匆忙地摇摇头,那个吻让她羞于启齿,他怎么会问这种难为情的问题呢?

    她的反应在他的估量中,她从小出生在台南,比起台北,台南的风气较为保守,而她耳濡目染之下,也不会是一个行事作风多大胆的女人。

    “那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他坏坏地说。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耳朵竖着高高的,直摇着头。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休妻,门都没有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