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我的野蛮小天使-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外国,新加坡 >> 老夫少妻 >> 我的野蛮小天使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我的野蛮小天使 第十章 作者:米琪
    天使的翅膀断了

    天使坠落到凡间

    天使再也不想飞……

    “赫先生,我们已经尽力……”医生走出手术房通知家属。

    “不……不……”赫士达发出最沉痛的悲鸣。天地暗沉了下来,苦涩侵蚀着他的心,他的天使再也不会飞走,却永远失去了生命力!

    排山倒海而来的痛苦瞬间将他淹没!

    “其实我很感谢你领养我。”

    “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只有爱……”

    “我领到薪水,一定要请你,哈哈哈——”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走了,我要走——”

    她天真的笑语,犹在耳畔回荡;她叛逆野蛮地和他对抗的情景,仿佛只是昨日发生的事……

    她是个奇特的综合体,没有人敢像她那么放肆,却也没有人能像她这般令他心弦悸动,她是他生命中最神奇的宝贝,阡陌纵横中再不能找到相同的感觉。

    他不能失去她!

    “士达……士达……”一阵微弱的声音在唤着他,是……妮可的声音!

    赫士达蓦地睁开双眸,看见正被推出手术室的妮可,他惊喜地从椅子上跳起,向前握住她无力的手。“妮可!噢——天啊……”他抚触她苍白的小脸,她是活生生的!幸好……他眼眶灼热,深深瞅着她。

    妮可努力睁开迷蒙的眼,看见他眼中转着泪光,眉间尽是忧心,歉然地道:“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岂止是担心。”他暗哑的说。历经二十四小时的煎熬,从日出到日暮的守候,分分秒秒经历着割心般的痛楚,不过,一切都过去了,他并没有失去她!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黑暗来临的那一刻,她深深遗憾着。

    “不,不许,我从不允许你离开我。”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专横地说。

    “我不离开……我还没穿白纱礼服呢!”她虚弱地对他微笑,温柔的目光恍若天使的羽翼,只想拂去他眼中的担忧。

    “快点好起来,我们回家。”他热切地说。

    “嗯。”她应着,那也是她最期盼的。

    半个月后——

    出院的日子,令妮可惊喜的是,赫爸爸和赫妈妈及水颖都来接她,但奇怪的是天天在医院陪她的爱人儿却没有来。

    “小嫂子,我大哥临时出国了,派我来接你,爸妈硬要跟来凑热闹。”水颖一进门就说。

    “士达真是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到今天才让我们两老知道。”赫爸爸不苟同地摇摇头。,

    “就是啊,医生说伤得很严重,而且失血过多,差一点就……唉!”赫妈妈心疼地流泪。

    “爸爸妈妈,我已经没事了。”妮可安慰老人家。

    赫妈妈拭了拭泪,慈祥地说:“我炖了鸡汤,回家补一补身子,我有交代阿辛天天都要给你炖一盅鸡汤,这样才能把元气补回来。”

    “谢谢妈妈。”

    “爸妈,我要‘清场’,帮小嫂子换下医院的‘制服’了,你们到外边等吧!”水颖指着妮可身上病患穿的衣服说。

    赫家两老相偕退出病房后,水颖细心地帮忙妮可更衣,小心不去触碰到她的伤口。

    “谢谢你,水颖。”妮可说道,缓慢地下床走动。

    “谢什么?”水颖不以为意,拎起妮可的“家当”,率性地甩上肩头,挽起她的手。“走吧,小嫂子。”

    “水颖,你知道士达何时会回来吗?”妮可问,想不通为何士达出国不预先告诉她。

    “他说很快,去去就回来。”水颖笑着说,眼底闪着一抹神秘的光彩,大哥交代要保密的。

    “他有没有说去哪一个国家呢?”妮可又问。

    “没说耶。”说了就等于泄密了!水颖耸肩,守口如瓶,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回到家中,一进房,妮可看见所有的礼服都“归位”了,唯独缺少订制的白纱,不是早该送达了吗?

    “少奶奶,老夫人要我送鸡汤来。”阿辛把鸡汤送进房里来。

    “阿辛,有没有收到我的白纱礼服呢?”

    “没有啊!”阿辛笑嘻嘻地回答,退了下去。

    “不知白纱能否在下星期的婚宴前送到……”妮可有点失望,喃喃自语地说。

    水颖窃笑,对妮可说:“小嫂子,你觉不觉得各行各业都有制服?航空公司、快递公司,学生更被迫穿制服,就连结婚也是穿制服。”

    “结婚的制服是……什么?”妮可一下还无法意会过来。

    “女人清一色的白纱,男人清一色的西装啊?”水颖坐在椅子上事不关己地说。

    “你不喜欢结婚的‘制服’吗?”妮可笑了。

    “当然,我如果要结婚一定不穿白纱,多没创意。”水颖嗤之以鼻。

    “那你穿什么?”

    水颖灵活的眼珠子转了转,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道:“比基尼。”

    “哈哈哈……啊!”妮可被逗得哈哈大笑,扯疼了伤口。“我从没那么想过。”

    “小心点,别弄疼了伤口。”水颖也笑着,两人一遇上就有谈不完的话,妮可相信有水颖在,等待士达回来的日子就不会那么难挨了。

    两天后的傍晚,水颖宣布她得和爸妈要先回印尼。

    “为什么不多待几天呢?”妮可开始慌了,很想留住水颖和爸妈。

    “不成啊,我们的任务到今天圆满结束。”水颖一不小心说溜了嘴。

    “士达今天会回来吗?”妮可这才察觉水颖像是“知情不报”。

    “小嫂子,你饶了我吧,我今天一定得走就是了,婚宴那天我一定还会再来的。”这是她仅能透露的了,她可不想在这里当电灯泡啊!

    “好吧!”妮可依依不舍地和他们道别,屋里只剩她一人“留守”。

    稍晚妮可正斜倚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正演到精彩处,男女主角重逢感人肺腑之际,门铃响了起来。

    她拭去眼角多情的泪滴,走向门口,从窥视孔里看出去——

    卡其色的制服和帽子,她一眼便认出是赫兹的快递员,他正低头拿签名簿,令她心花怒放的是他夹在手臂的一口长方形箱子,肯定是她的“结婚制服”!

    她开了门,快递员送上笔让她签名,她低下头很快地签下。“谢谢。”

    “只有谢谢吗?”快递员说,低沉磁性的声音令妮可怔了一怔,她抬起小脸,惊讶的美眸瞅着赫士达,他穿着赫兹的制服,又酷又帅地对着她笑。

    泪雾忽然模糊了她的视线,情绪忽然返回到五年前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时他就是穿着这一身制服!“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等你那么久?”

    “去巴黎帮你取回订制的白纱。”赫士达把盒子放到她怀中。

    “值得你亲自去那么远吗?”妮可抱着盒子,感动的泪水在眼底泛滥。

    “当然。”为一个用生命来爱他的女人,当然值得。

    妮可眼中的泪水滚了下来。

    “哭什么?”他倾身,吻去她的泪。

    “你让我想起五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妮可说着说着,泪水滚落更多。

    赫士达笑了,将她拥入怀中,低声说:“那是最特别的‘见面’方式。”

    她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贪婪地嗅着他的气息。“答应我,以后无论去哪里都告诉我一声。”

    “遵命。”赫士达说着,将她打横抱起,走进屋内。

    妮可脸上漾着笑容,惊呼着。“快放我下来!”

    他没有放开她,用脚跟关上门,低低地在她耳畔问:“告诉我,等我多久了?”

    “从你出门那天就等着你了。”妮可缩在他怀里,小小声地说。

    “伤口还疼吗?”他的双眼放射着魔力电波。

    “不疼了。”她说的更小声了,小脸酡红,手里紧抱着她的白纱,他则抱着她走进两人天地,此时再也无需言语,他们只想拥有彼此。

    恩爱逾恒的夜,浓情蜜意写在两人的眼眉间。

    他们解开彼此的障碍,裸裎的身子紧贴在一起;他热情地进入她湿暖的深谷,她蜷曲起修长的双腿圈紧他的腰杆,迎接他的每一个律动,他更深的刺探,往深幽的花径尽头而去,传达给她美妙的讯息,性灵在逐浪中得到畅快的抚慰!

    夜更深了。

    浴室里传出愉快的水流声,赫士达正在淋浴,妮可从盒子里取出订制的白纱,喜悦地将它高高挂起,顺手也整理赫士达的制服,看着这件卡其色的制服,她突发奇想,不知穿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模样。

    一不做二不休,高绾起长发,她穿上制服,戴上帽子,拉着松垮的裤子到镜子前观看,却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就是“好笑”,看着自己,她格格笑个不停。

    “笑什么?”赫士达健硕颀长的裸身在镜子里出现,从身后环抱住她。

    “如果把这套制服也列入我们婚宴的礼服中,在切蛋糕时穿,一定很抢眼。”她觉得这个点子不错。“有没有小一点、适合我穿的?”她临时动议。

    “你真的想要这么穿吗?”赫士达并不当真。

    “你也要这么穿啊,配合我。”她决定了。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配合。”赫士达二话不说地答应了。

    婚宴在俱乐部的大礼堂举行,场面盛大自是不在话下,美丽的新娘子身上的白纱及各式礼服,更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终场到了切蛋糕之时,新人穿着赫兹的制服出场,更是令众人惊叹不止。

    “小嫂子你真有创意。”水颖在一旁帮忙,忍不住赞叹。

    “还不是拜你之赐,不过我可没胆像你要穿比基尼。”妮可笑着,和赫士达一同切开十层大蛋糕。

    嘉宾报以热烈掌声,祝福声不断,为这场世纪婚宴划下完美的句点。

    一年后——

    “赫先生,赫太太欢迎回来,有赫太太的信哦!”两人才悠闲地环游世界一周,度完蜜月回到家,管理员就送上一封厚厚的信函。

    “收到了,收到了!”妮可心急地在电梯里拆信就看,随即忍不住高声欢呼,兴奋得又叫又跳。“音乐学校的入学通知。”

    赫士达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别跳、别跳!”

    “哦——人家忘了嘛!”妮可一开心忘了腹中“很可能”有个可爱的小生命正在成长。“可是也还没确定啊!”

    “待会儿我陪你去检查。”赫士达温柔地说。

    “好吧!”妮可扬起眉睫,收起信,俏皮地问:“有没有人大着肚皮去上学的?”

    “有,很可能就是你。”赫士达酷笑。

    “那我弹琴的姿势一定很像抱着大篮球。”妮可比划了一颗大球,惹得赫士达乐开怀。

    妇产科里——

    检验报告出炉,他们真的是中了第一特奖。

    “糟了,这下真的要抱个球去学校了。”妮可刚刚还在开玩笑呢,此刻却又忧郁了。

    “那是我们爱的结晶,人们羡慕都来不及呢!’’赫士达骄傲地说。

    妮可一扫忧郁,嗤笑起老公。“你看起来很骄傲哦——”

    “那可不。”赫士达扬着眉,温柔地护卫着爱妻离去。

    “明天一早打电话给爸妈和水颖,让他们也跟着一起骄傲。”妮可倚偎着老公,幸福地说。

    “那当然。”赫士达一口答应。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如此美好的人生,就连云端上的天使见了也会笑。

(快捷键:←)上一章  我的野蛮小天使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