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我的野蛮小天使-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外国,新加坡 >> 老夫少妻 >> 我的野蛮小天使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我的野蛮小天使 第七章 作者:米琪
    “站住!”丹儿带着微醺,一路追出俱乐部大门。

    门外司机正为妮可开启车门,忽地传来这声熟悉的斥喝,令妮可诧异地回眸,只见丹儿摇摇摆摆地欺向她来,身边还带着两个门神助阵,一走近就嗅到丹儿身上有酒味。

    司机除了接送妮可,还肩负着保护的责任,见情势不对立刻要上前阻挠,却被妮可制止。

    “你凭什么叫我站住?”妮可不以为然地问,挑高柳眉睨着人,学丹儿那副娇生惯养的嘴脸。

    田小铃和胡晓晶见妮可竟敢大剌剌的挑衅丹儿,而且把丹儿的招牌脸孔学得活灵活现,真教她们忍俊不禁。

    “你这个寄生虫!”丹儿怒发冲冠地开骂,完全不管路人的目光。

    妮可被她恶狠狠的言词刺伤,立刻展开全力反击。“你又是什么?打不死的蟑螂?”

    田小铃和胡晓晶噗哧一声,忍不住躲在丹儿身后偷笑。“没想到这女孩真带种!”胡晓晶悄声对田小铃说,当场崇拜起妮可。

    “你可别忘了刚才吃的烤丸子是谁请的。”田小铃虽然心有戚戚焉,但她可不敢拆丹儿的台;胡晓晶一经“提醒”,立刻收起笑容装出凶狠的表情,帮丹儿助长声势。

    “你说我是蟑螂……你不要命了!”丹儿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恶心的蟑螂,一巴掌立刻朝妮可挥过去,可惜妮可身手还不赖,躲过了。

    “你们两个还不帮我出气!”丹儿气得跺脚。

    ‘我们丹儿小姐冰清玉洁,自命不凡,你把她形容成蟑螂实在是有过之无不及。”胡晓晶华语不是很灵光,劈头便道。

    妮可闻言,笑得前俯后仰,还对胡晓晶眨眼睛。“过奖了。”

    丹儿脸涨红得像炸虾,回头便甩了胡晓晶一耳光,田小铃大惊失色试图上前阻止却已来不及,五爪印留在胡晓晶脸颊上,一滴无辜的泪掉了下来,却还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你得向丹儿赔不是。”田小铃上前说了一句。

    “我才懒得理她。”妮可昂起下巴,不接受无理的要求。

    “你这个讨厌的女人有什么好神气的,不过是靠赫士达生存的米虫。”丹儿张牙舞爪地尖叫。“你吃他的喝他的用他的,还敢到他的俱乐部来向我示威……简直是可耻!”

    妮可又被丹儿的“指证”伤害,但那是她和赫士达之间的“家务事”,跟丹儿一点干系也没有,倒是那句“俱乐部是赫士达的”令她颇为诧异;丹儿虽喝了酒应该还不至于神智不清,敢情说的是真话!

    士达为何从未向她提起?不告诉她的用意是什么?怕她有心理负担吗?他真是太细心了,对她付出太多、对她太好,但她一无所有,真不知拿什么回报他……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丹儿以为自己正中情敌的要害,得意洋洋。

    妮可深吸了口气,直截了当地告诉丹儿。“如果你喜欢上俱乐部来,我以老板娘的身分欢迎你,若是你闲闲无事想管别人的‘家务事’,那就免了。”

    丹儿气炸了,打她生下来没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她!她往前一步,甩动手上的名贵仕女包当武器,想要给妮可一个大大的教训。

    “不得对赫太太无礼。”司机看不下去,上前制止。

    “赫太太?”丹儿厉声尖叫,惊天动地,好像天正要塌下来似的。

    妮可本想扬起婚戒给她“见识见识”,但瞧丹儿一脸惊吓过度,顿时不忍心在她的伤口撤盐巴,只淡淡地告诉她:“我说过我们会结婚的。”希望丹儿能死心。

    不再理她,妮可坐上车,关上车门;司机立刻坐上驾驶座,远离是非。

    丹儿悲愤交加,不甘心地猛跺脚,忽然“咔”地一声,鞋跟断了,飙了出去,她重心不稳地跌坐在地,深深受挫的她竟坐在俱乐部门口哭闹了起来,任由胡晓晶和田小铃如何安慰都没用。

    妮可在车后座回眸,见丹儿如此失态,不免叹息。爱情怎能强求得来呢?唉!

    围观的群众中有个身形削瘦的男子走向丹儿,他蹲在丹儿身前,递来一条手帕。

    “你是谁?”丹儿抬起泪眼,乍见一双带着邪气的黑眸。她揉揉泪眼看清楚来人衣着体面,有张可媲美女子的俊脸,是个阴柔且十分吸引人的男子。

    “金青青。交个朋友如何?”

    “你凭什么和我交朋友?”丹儿昂起下巴说。

    “凭我也喜欢赫士达。”金青青的黑眸定定地瞅着丹儿。

    “什么?”这个开场白令她震惊莫名,她直视他幽邃玄奥的目光,感到一阵异常的晕眩。

    “不介意我扶你起来吧!”金青青说。

    “嗯。”丹儿愣愣地点头,让他搀扶起自己。

    “我的车在那儿。”他将她带往车上。

    “丹儿,丹儿……”胡晓晶和田小铃一直叫,但丹儿像是没听到,随那陌生男子而去,她们都觉得诡异,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马来西亚——

    赫士达在巡视过公司,任命新的经理人后,便去探访前任经理吕耀东的居所,他调查过,吕耀东生前和老父同住,死后并未留下多少家产。

    “赫老板,耀东竟做出对公司不忠的事,真是对不起!”吕耀东的老父见到赫士达来访,不仅吃惊也很惶恐。

    “事情已经过去了。”赫士达摇头,取出一笔钱。“伯父,这是给你的慰问金。”

    吕父见董事长并不是来兴师问罪,感谢都来不及了,怎敢接受金钱!“不,耀东犯下背叛公司的重罪,我怎能收你的钱!”

    “发生这种事,我也感到遗憾,但你总得生活。”赫士达把钱放到吕父手中,吕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我能到耀东房里看看吗?”赫士达问。

    吕父感到惊讶,没想到董事长会如此地要求,耀东正是在房里畏罪自杀的!“可……以。”他迟疑地说,找出钥匙领他到儿子生前的住房。

    “里头的摆设完全没有更动,但我怕触景伤情,所以把房门锁上。”吕父说着把门打开,因久无人居房里有股霉味,加上采光不足更显得气氛诡谲。

    赫士达沉默地走进里头,心情沉重如铅,书桌上的一张照片倏然摄住他的目光,这张照片……是两个男人相拥,如同情人般亲密地合照,更令他惊讶的是,照片中人竟是吕耀东和……金青青!

    金青青是韩国的经理,五年前和台湾的经理陈志玄一同因弊端而被革职;虽然公司各地的经理私底下有联络,甚至彼此有好交情不足为奇,但他们关系好到可以亲密相拥,这就令人费解了!

    蓦然间,他想到那些绿色单据……难道这次的案子又和金青青有关?他思忖,走出房门外,吕父再度把房间上锁。

    “耀东可有要好的女朋友?”告辞前赫士达问道。

    吕父摇头叹道:“一直没有,我们家人丁单薄,要他娶个老婆,他就是迟迟不肯。”

    哦!赫士达不动声色,道别离去。

    下榻的旅馆饭店里,赫士达从手提电脑中调阅历年来的人事资料,但金青青的个人资料已经删除,思绪陷入胶着,他反复思忖,总觉得事情并未真正的落幕!

    两天后——

    妮可像只雀跃的鸟儿起了个大早,一想到赫士达今天就会回来,她就心情愉快得睡不着。

    早上管家阿辛来上班,她突然有个不错的点子。“你带我去买菜好吗?今晚我想自己做晚餐。”

    “先生要回来了吗?”阿辛笑着问。

    “是啊!”于是阿辛工作完就带她出门到超市买菜。

    晚餐时间还没到,妮可就已轻松地做好了四菜一汤,还把餐盘装饰得美美的,点了浪漫的烛光,悉心等待。

    但一直等到天都黑了,人儿昏昏欲睡,饭菜都凉了,却没有等到赫士达,他没有依约回来!最后一道烛光化成一堆烛泪,她的好心情跟着凋零,不争气的泪雾浮上眼睫。

    为何爽约?是不是身边有佳人相随,乐不思蜀了!不,她不该胡思乱想,该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可若是有人像丹儿那样拼命地倒追他,而且还是个成熟美女呢?女追男隔层纱,他会拒绝吗?

    妮可忐忑不安,这才知道自己是如此患得患失,深怕失去他!

    但这表示什么?她自信不足吗?

    是的,她不成熟,不温柔,不体贴……但长久以来他总是让着她、包容她!

    沮滴落了下来,她深知他的好,却从来没有好好地检讨过自己。她该更成熟些,学着去体贴他,不该肤浅地猜忌,那很伤身又伤感。

    就从此刻起改变吧!她抹抹泪,心情又豁达了,相信他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人事是世上最复杂难处理的,她该默默地支持他。

    叮当——叮当——司机已在楼下按电铃了;她起身进房里更衣,愉快地去上班。

    今晚不是假日,俱乐部酒吧里宾客并不多,赫士达一回来就赶到酒吧,深怕错过妮可下班的时间,推开门天使柔软的歌声朝他飘来——

    我的爱情是你心底最美的装饰,我不野蛮,我是你的甜蜜天使。

    曲子在美妙的琴音中划下句点,妮可收起乐谱准备离开,遥远地她看到赫士达挺拔的身影伫立在门边,他正看着自己,摄入的眸光中有她熟悉的深情,她开怀地对他笑,背起包包,朝他飞奔而去。

    赫士达展开怀抱将她抱个满怀,低柔地说:“回家吧,我的甜蜜天使。”

    妮可窃笑,难掩喜悦地在他怀里点头。

    一回到家,赫士达看见餐厅里一桌“美食”和化掉的蜡烛,问道:“怎么有那么多菜?”

    “我做的,你一定吃过饭了,我把它收到冰箱去。”妮可微笑地耸肩,动手收拾。

    “不不,我还没吃呢!”事实上他有些讶异,他的小天使竟会下厨,还把菜做得这么好,可以想像她一个人等待着他回来的情景。

    “那我把菜热一热好了。”妮可说,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浮上眉梢。

    ‘我来帮忙。”赫士达帮着把菜端到厨房,放进微波炉里。

    “又成了微波食品了。”妮可无奈地关上微波炉,按下时间,忽然背后伸来一双手臂将她搂住。

    赫士达噙着笑吻她的颊。“有人做饭的感觉真好。”

    “真的吗?可是我从没见过你回来吃晚饭啊!”妮可噘着唇说。

    “哦——难不成你天天等我回来吃饭?”他猜。

    “是曾经那么梦想过。”妮可老实道。

    “如果你希望,我天天都提早回来。”

    “你保证?”

    “我保证。”赫士达顺势吻住她可人的小嘴,妮可心底漾着喜悦的泡泡,缠绵许久,两人的心正火热。叮铃!微波炉不识相地发出声响。

    “菜热好了。”妮可轻声呢哝。

    “哦……”赫士达沙哑地说,极不情愿地放开她。

    妮可恬静地微笑,取了隔热手套戴上,把香喷喷的菜端上桌,赫士达看着她甜美的身影走向餐厅,突然觉得她好像是哪里不太一样了!虽然他说不上是哪里不同,但他确实感到结婚真好!

    两人的晚餐好温馨,他们享受彼此存在的温暖,幸福的因子在周围袅绕,最令妮可开心的是,赫士达竟津津有味地把所有的菜都吃光光,还直夸道:“比餐馆主厨煮得还要棒。”

    “真的吗?”妮可心底好甜,唇边的笑始终不曾消失。

    饭后,妮可开始着手清理餐桌,并体贴地说:“你去洗澡,我来洗碗盘。”

    “一起洗。”赫士达也帮着收拾,无意中竟一语双关,只见妮可低垂着红红的小脸,匆匆端着空盘进了厨房,他笑了,端起剩下的碗筷也进去了。

    “大男人家不应该做这些事的。”四只手同时在洗碗槽里忙碌,妮可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两人会“一起”洗碗盘。

    “谁说的?新好男人都该会洗碗。”赫士达不以为意地说。

    “你真好。”妮可踮起脚尖吻他的颊。

    “现在才晓得……并不晚。”他促狭地说,两人还互助合作把碗盘拭净,放到架子上。

    “大功告成喽!”妮可开心地欢呼。

    “我去放洗澡水。”赫士达悄声附在妮可耳畔说,魔魅的气息拂得她的心狂跳,满脸通红。

    “在你的房间吗?”她美丽的眸闪烁如星。

    “当然,难道你还没搬过来?”他诧异地问。

    “你出门前没这么说,这些天我仍是睡自己的房呀!”

    “那怎么可以,你是我老婆!”赫士达大大地反弹,单臂扣紧她的腰,俊脸逼近她,慎重地“警告”:“立刻去搬。”

    “是,老公。”害羞令她的呼吸微喘,心如小鹿乱撞,溜出他不饶人的视线,她立刻照办。

    一刻钟后,妮可把睡衣和睡前常听的CD音乐全搬进赫士达房里,原本充满阳刚的男主人卧房多了女性物品的妆点,也多了柔媚的氤氲芳香。

    “东西搬好了吗?”赫士达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

    “好……了。”妮可答得胆战心惊。

    “快进来吧!”他在催促,可是她却踌躇了,他当真要……一起洗!害她的心都慌了。

    “要脱衣服吗?”心急之下竟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她隐约地听见他的嗤笑声,脸轰地火红;为了不让他嘲笑她没胆量,她只好忍着害臊,卸下衣衫。

    赫士达左等右等,等不到可爱的老婆,只好跨出浴室,看见她害羞地立在床边,手指隐隐颤动地解下衣裙,衣裙顺着她柔美的曲线飘落而下,水嫩的肌肤如洁白的花朵盛开,美丽的乳房如细雪颤动,缓缓褪下小小的最后防卫,幽禁动人的园地乍现……他没有走上前去,只是默默地瞅着这绝美的画面。

    妮可一抬眼撞见赫士达正盯着自己,他倚在墙沿,上身打赤膊,腰际只有一条浴巾……她一双清灵美眸撤满羞怯的星光,小手不知该掩在哪里才好,只好愣愣地站在原地。

    “过来。”他立直身子,朝她伸出手。

    她的心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却无法往前跨出一步。

    “我过去抱你。”说着他朝她走来,当真抱起她。“你脸红的模样真可爱。”

    妮可倚着他暗自喘息,柔软的酥胸紧贴在他精壮的胸膛上,强烈感受他灼烫的温度,内心如波涛汹涌。

    进了浴室后,他把她放到满是泡泡的浴缸里。“你最喜欢的泡泡浴。”

    “你又知道了!”妮可喃喃地说,身体藏在泡泡中。

    “当然,我对你了若指掌。”赫士达莫测高深地一笑,转身进了淋浴间。

    “你不进来吗?”她心慌地问。

    “我习惯淋浴。”他笑她的紧张。

    妮可一直到听见淋浴间的门关上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叫“一起洗”,幸好他不进来泡,否则她真的会紧张得昏倒;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了解”她呢?有空得找他问个清楚。

    二十分钟后赫士达率先离开浴室,妮可这才敢离开浴缸进淋浴间冲洗身子;香喷喷的出浴后,她的老公已悠闲的半躺在床上看书,虽然两人已着好睡衣,不再是“裸裎相见”,但妮可还是心慌意乱。

    “我问你……”她小心翼翼地上床,占有床的另一边。

    “让你问。”赫士达放下书,望向她娇俏的小脸。

    “为什么你知道我生活上的习惯?五年前我们并没有‘同居’啊!”

    “台湾的管家提过,我只是没忘记罢了。”赫士达清楚地说。

    “他为什么要说?”妮可惊讶。

    “我要他天天向我报告你的作息。”

    此话一出,妮可更是诧异不已,鼓起腮帮子,不依地叫:“好哇!原来你一直都隔空监视我。”

    赫士达抛开书,大手一伸将她掳进怀里,转身将她压在身下,唇边尽是迷死人的笑。“是关心,我从没间断过对你的关心。”

    “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她的叫嚷随即变成小鸟似的啁啾,讶异和感怀同时在心头交织。

    “现在不是知道了,问完了吗?”他轻啄着她的唇。

    她摇头,还不放过他。“你是俱乐部的老板,为什么也不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这回换他惊讶了,他交代过经理别提起。

    “我耳目众多。”她卖关子。

    “抱歉,我只是不想你有心理负担。”

    “不要抱歉,你没有做错什么。”她抬起手,轻抚他英俊的脸庞,他性感的唇。“如果我只能用我的爱来回报你,你愿意接受吗?”

    “我接受你的爱,不接受回报。”他简洁有力地说。

    “你对我……太好了。”她伸出手,温柔地按下他的头,用最真切的心、细密的感情吻他,她生涩的吻令他动容。

    “为什么你一直都无条件地关怀我?”她感动莫名。

    “也许……这是我爱你的方式。”他淡笑,翻过身,改变两人间的位置,让她安然地伏卧在自己身上。

    “你这样宠我,我会恃宠而骄的。”

    “尽管放马过来,我的爱永不止息。”他掳住她动人的小嘴,教她什么是吻。

    热烈厮缠的舌催化了爱苗的滋长,爱火迅速在体内窜烧,他的手探入她的衣下,掌握住她胸前柔软的圆球,轻揉着粉嫩的花蕾,她的身子轻颤,快慰的感官令她身子酥软,腹下一片灼热。

    随着炽热的吻,他的双手顺着她曼妙的曲线向下,褪去她的防线,手指越过性感的臀,撩拨其间的醉人花瓣,在蜜津的牵引下深入其中。

    “啊……”她颤声呻吟,本能地抬高臀,引领他顺利前行。一阵狂猛冲刺随之而来,销魂的快慰激动她的性灵,她柳腰款摆,身子如飘浮般的畅快,蓦然间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小手,领她向下探索,在接触到他雄壮的勃发时,她惊羞且无措……

    “解开它。”他柔声催促。

    她难掩怯生地触探,迟疑地解放令她敬畏的擎柱。

    “上来。”他双手定在她的臀上,轻轻施压,让她的紧窒一寸寸将他的疼痛包容,直到抵达花心深处,猛爆的激流形成漩涡,吸吮了两人的灵魂。

    上下奔腾的速度,撞击着两人的渴望,弓起上身,含住她春情荡漾的乳房,激荡出更多情潮;翻过身,又是一阵阵炽狂的冲击,带给彼此极致的欢乐,飞驰在狂涛巨浪中的快感很快将他们送上潮浪的顶端,得到完美的舒放。

    激情过后,夜更深沉,两人的心灵都得到安详的满足感。

    “有人睡在身畔的感觉好温暖。”妮可枕在他强壮的臂弯中,十分有安全感。

    “我会天天让你拥有温暖。”赫士达搂紧她娇柔的身子,和她相偕走进梦境。

(快捷键:←)上一章  我的野蛮小天使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