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我的野蛮小天使-第六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外国,新加坡 >> 老夫少妻 >> 我的野蛮小天使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我的野蛮小天使 第六章 作者:米琪
    妮可胜利地笑着,对着丹儿的背影做鬼脸。

    “别那么孩子气。”赫士达嗤笑。

    “她又来追你吗?”

    “别提了,我们结婚去吧!”赫士达拿了西装外套,拉着妮可往门外走去。

    “什么?”妮可惊愕万分。

    “刚才不是说你一定会嫁给我吗?赫太太。”他笑道,拉着她进了电梯。

    “我是……气不过才那么说的,而且你给了我强烈的‘暗示’不是吗?”妮可小脸胀得通红。

    “有吗?”赫士达玩味地瞅着她。

    “分明是啊!”妮可说得理直气壮,却见他的笑意更深,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难道你不想嫁给我?”他的问题让她怔住;密闭的电梯里突然窒闷了起来,她毫无心理准备。“你别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他坚定地道。电梯门开了,停车场的热气迎面而来,一群员工等在电梯外,妮可没有机会开口,很快地随他走向座车。

    车子开了出去,妮可心跳加速,脸颊热呼呼的,激荡的心思全写在眸中,如果他是说真的,那么她就得仔细研究研究了。

    “怎么不说话?”赫士达瞥了“文静”的她一眼。

    妮可看着市街的风光,低声说:“你确定你朋友的俱乐部会用我吗?”

    小妮子避开话题了!赫士达漫不经心地回答:“当然。”

    “俱乐部离这里很远吗?”她小心地探问。

    “在乌节路附近,很快的。”他笑她突来的胆小,腾出一手握住她的。“不用紧张。”

    妮可任由他握着,却分不清是面试使她紧张,还是他的“告白”使她紧张了。

    十分钟后他们到达一家气派辉煌的顶级俱乐部,里头有健身设施、SPA水疗馆,还设有餐厅、会议室、大型礼堂。

    柜台的服务员见到赫士达到来全起身问好。“赫先生好。”

    赫士达点个头,领着妮可步向中央的楼梯。

    “你一定是这里的常客,服务员都认得你。”

    赫士达一笑,不置可否。

    上了二楼就看见酒吧经理早已等在门外,一见赫士达即十分恭谨地问候。“您好,赫先生。”

    妮可感到不可思议,这位经理和赫士达“寒暄”的方式,不像朋友,倒像是见到“上司”。

    “这位是桑妮可小姐。”赫士达引荐。

    “你好。”妮可礼貌地问候,好奇地环顾四周,酒吧里灯光微弱,气氛幽静,精致的装潢显示,能够来此的宾客非富即贵,视线接触到水晶舞台上的钢琴,心底开始波涛汹涌。

    “妮可小姐,请上台试弹。”经理面带微笑地说。

    妮可有些吃惊,他竟然说“请”字!这句话太客气了,说得她心底毛毛的,但既来之则安之,她怎能打退堂鼓。走上镜面舞台,坐到钢琴前,试了几个音后,认真地拿出看家本领。

    她弹了一曲又一曲,台下没有掌声,只有赫士达灼人的目光;他就坐在临近的位置上,一瞬也不瞬地盯着绝丽动人的她,她的琴声总能震动他的心弦,诱他聆听她天使般无邪的情怀,走进她的温柔帐里;而他放任自己投入她的世界,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要留住她,永远不让天使飞走。

    “太好了,太好了!赫先生介绍的琴师果然出色,今晚就可以开始正式演奏了。”曲目结束后经理在一旁鼓掌,决定用人。

    妮可难以置信面试竟然如此顺利,心情无限开朗。

    离开俱乐部后,她忍不住对赫士达说:“谢谢你。”

    “谢什么?”赫士达揪揪她笑意盈盈的颊。

    “谢谢你的推荐,等我领到薪水,一定会好好请你的。”

    “我等着。”赫士达同意,隐没在眼底深处的笑意在扩散。这家俱乐部其实是他的产业之一,却也是留住她的筹码。她要这份工作,只消他的一通电话使成,但为了尊重她的专业,他安排她试弹,这事他打算以后再告诉她。

    一连几夜,妮可都准时到俱乐部“上班”,赫士达充当司机,除了载她上下班,也当她的最佳听众;周末她终于领到薪水,她开心得想尖叫,一直到进了家门,口里仍一直哼着歌。

    “这么开心。”赫士达俊逸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痕。

    “这都得感谢你。”妮可心血来潮地搂住他的颈项,开心地亲吻他的颊畔,捉弄地对他说:“这次你不能把我的薪水扔掉了,哈哈!等我洗完澡,我请你出去吃宵夜,我一定要请客。”妮可太兴奋,说完她就像一只开心的蝶儿,片叶不沾身的飞走,没察觉被她搂住的人儿身子忽然紧绷,一双性感魔魅的眸深邃地盯着她,蕴藏已久的情愫经她一骚扰,竟无法抑制地澎湃激昂,那绝非只是想谈情说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洗好了澎澎,妮可穿着T恤和短裙,拎着小钱包去敲赫士达的房门,但老半天都没人应门,开了房门发现他不在。

    “赫大哥,你在哪里?”妮可到处找,但他不在书房,也不在偏厅。

    赫士达倚在幽暗的阳台外,抽着闷烟,他听到了那声恼人的“赫大哥”却懒得回应。

    妮可在客厅中嗅到空气中的烟味,往户外一瞧,见到他在幽静的花园阳台外,他正背对着她,她悄悄地走向他,正准备吓他一跳,他竟转过身来,用他深不见底的眸子瞅着她。

    “被你发现了!”妮可扬起眼睫,笑呵呵的。

    赫士达一伸手将她掳近自己,瞥着她唇上的笑靥,低声警告。“以后别叫我大哥,否则我就叫你小妹。”

    妮可瞅着他“很介意”的眼色,紧贴着他的身子燥热了起来。“只是称呼啊,我们本来就不是兄妹。”

    “那是什么?”他问。

    妮可不禁收起笑,小心探看他眼底放射出来的讯息,迟疑且含蓄地说:“不只是朋友……你是我最爱的人,存在我心底最重要的位置。”

    她的答案点燃了他心头的火苗,拥紧她,缓缓地低下头,吮吻她甜美的唇,将火热的情潮传递给她;舌尖的摩挲使她的身子轻颤,但妮可不再害怕他的吻,细密地和他温存,随着他愈加热烈的吻她的悸动也更加深了。今晚的风似乎异常的灼热,浑身的热力怎么也拂不去,却渴望自己更贴近他。

    他温润的唇辗转移到她的耳际,柔情厮磨,热热的气息拂得她目眩神迷。“我们……不出去了吗?”

    “不。”他笃定地回答,渴盼揭开她的甜美。“我要你。”他热切的低语、性感的请求,令她感到双腿发软。

    “我……可以拒绝吗?”她心慌意乱地问。

    “当然,给你三秒钟逃生的时间。”赫士达低沉的口吻蕴涵笑意,知道他的天使又变得胆小。

    三秒钟一眨眼就过了,但妮可没有逃,只是用她闪烁着迷惑与羞怯的眸子瞅着他。

    “为什么不逃?”他吻她雪嫩的颊。

    “时间太短了。”她垂下眼帘害羞地低喃,事实上她并不想逃,因为——“我希望你要了我,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不只是第一个,是永远。”他富含深意地说,压住她的小嘴,火热缠绵地吻她,占有的大手探进她的衣下,爱抚她细嫩的寸寸肌肤。

    她芳心震动,手上的小钱包落到地上,但她无心理会,他灼热的手心占去了她所有的意识!她的上衣被撩起,轻柔地抽离,她羞怯地环抱住自己,垂下粉颈。

    月光中,她雪白的肌肤闪着透明的光影,丰满圆润的胸波在柔媚的蕾丝内衣下若隐若现,柔亮的秀发微乱的披泻,说不出的性感揉和着洁净清纯,形成惊心动魄的美,完全摄住了他的目光。

    他环住她细细的腰肢,将她压抵在栏杆上,倾身吻住柔嫩如水的胸波,老练地解开扣环,蕾丝内衣滑了下来,粉嫩的花蕾乍现,他膜拜似的吮在口中,细细品味。

    “啊……”体内不断涌出惊奇的热源,骚动着她不解人事的身子,默默地感受他充满热力的手在她的腿上游移,探进她的裙下,她本能地瑟缩两腿,但他执意却温柔地侵入底裤之间。

    “你……”她微弱地喘息,羞怯和莫名的心悸在她心底形成矛盾与挣扎。

    “嘘……别说话,放轻松。”他的唇轻吮她的唇瓣,眼中满是温柔的笑痕,手指深入柔丝中,掳掠青涩花瓣,轻轻揉捏、弹动,期待中的花蜜缠上他蠢蠢欲动的指尖,诱他款款滑行进湿热紧小的花甬探寻更多的暖潮……

    她的胴体在他的抚触中酥软,战栗,奇妙的热潮集中在小腹中,不受控制地倾泄。

    他再度掳住她可人的小嘴,火热的舌炽烈地与她厮缠;热吻中两腿间性感的蜜泉更湿润了,引爆他更多的渴望。

    “啊……”她不自禁地发出呻吟,一点也不觉得有任何痛苦,妙不可喻的愉悦掩过了青涩,心像待采的花田,美丽且狂野。

    他受了鼓动而加速,冲刺在她的玫瑰花浪间,带着她的性灵起飞……

    “不……”她紧闭着美眸,喉间飘出凄美的哀求,害怕身子底乱窜的电流就要使她完全失控。

    “怕什么?”赫士达沙哑地在她耳畔低问。

    “心好像要从胸口飘出去了……”妮可睁开如醉的眼眸,困惑地轻吟。

    “别那么紧张,我只想要让你感到……愉快。”他怜爱地亲吻她,放慢速度,退出花径,轻揉小巧的花蒂,轻轻转过她的身子,从背后搂住她,大手掬住她圆润的乳房,吻她纤柔的背。

    他的吻似挑逗,手指更深入她漾满蜜津的紧窒中,来回巡礼,制造出无限的波涛,让阵阵酥麻的快感在她全身上下奔窜,引她沉醉进一个眩丽的境地,诱她放胆去触探未知的领域。

    “啊……嗯……”她发出轻盈如梦的吟哦,身子不自觉地摇曳,激情中完全可感受他抵触在她臀上雄昂的爆发力,她惊羞不已。

    他的手指抽离她的湿润的花径,轻缓地褪去她薄弱的防卫,也解开自己的屏障。

    她听到他解开皮带的声音,这次竟是期待又怕受伤害。

    “抬高你的臀,宝贝。”他轻声耳语。

    她扶着栏杆,红着脸倾下腰,美丽的花瓣迎风摇曳,散发的幽香吸引着他昂然的爱火,缓缓推送进深邃的花甬间。

    “啊……”忽然侵入的不安令她心慌。

    “别怕,宝贝。”他轻抚她浑圆的乳房,倾身在她耳畔安抚。

    “好……大……”她咬住唇,浅促地喘息。

    “放松,接纳我。”他轻咬她敏感的耳垂,慢慢地往前推进。

    “我会不会被你……穿透?”她微微侧过晕红的小脸,既害羞又困惑地问。

    “我会很轻柔的,小处女。”他捕捉她微启的红唇,怜爱地轻吻,缓慢的前行犹似磨蹭,不让她畏惧他的巨大;冲破障碍的那一刹那,他紧拥住她颤抖的娇躯,直到抵达花田尽头。

    “还好吗?”他淡笑地问。

    “嗯。”她点头,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从蛹里新生的蝶儿,成功地蜕变。

    “我带你去摘星星。”他温存的话语令她脸红心跳,奔腾的速度加剧,如飞鹰恣意翱翔,他领着她在追风中享受美妙的快感!

    月夜下,阳台上,他们像一团火球炽烈缠绵,欢愉的喘息随着晚风飘逸,浓情化不开。

    “我们回房里去。”他横抱起她往屋里走去。

    妮可圈紧他的颈子,倚偎着他精壮的身子,害羞地问:“谁的房呢?”

    “我的。”赫士达性感地说。

    随着他沉稳的脚步,她心跳得炽狂,当他把她放在他的大床上,她羞得蜷缩在床沿,动也不敢动。

    赫士达盯着他动人的天使,缓缓地卸下衣衫,上床去,将她水嫩的身子搂进怀中。“那么怕羞做什么?”

    “你又为何不怕羞?”她半合着晶灿的美眸问。

    “我是男人。”

    她无限心悸地瞅着他,完全知悉他是“很有经验”的。“你是神奇的主宰,让我从贫困变得富有,又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

    “我并不想当主宰,只想爱你。”他的大手顺着她完美的曲线漫游。

    “你为什么要爱我?”

    “你注定是我的。”他一个反身,将她压抵在身下,他一向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默默瞅着他深炯的眸子问:“我能说……你也是我的吗?”

    “当然,我的心属于你。”他执起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上。

    她笑了,笑他也会说这么恶心的话,可是她爱死了这句话。她伸出纤纤手臂圈住他的腰杆,甜甜地对他说:“爱我,永远不要停止。”

    “求之不得。”他也笑着,细密的吻流转在她的唇、她纤白的颈,吮住她年轻诱人的乳房上那朵娇嫩欲滴的蓓蕾,高涨的爱火毫不迟疑地烙进她的花田深处,推送狂野的力量。

    秘密幽园开出爱的火花,醉人的水泽声不绝于耳;心荡神摇之际爱火烧得更炽,神速的力道一再挺进泉乡尽头,蜜津汩汩助长威力,他不断冲刺,奔腾!

    “啊……”冶荡的情欲令她的身子快慰颤动,腰肢款款摇曳迎合律动,更激昂了他的勃发,巨擎神速狂飙。“啊……嗯……”

    交缠的身子化成火球,大床剧烈摆荡,雷厉风行的速度将爱潮推向高峰,酥麻的电流不断在两人体内窜动,他将所有爱的泉源注往她迷人的瑰丽天地。热烈的喘息中,她被紧拥在他密不透风的怀里,连心灵都在欢笑。

    激情亢奋终于回归恬静,妮可悄声说:“我的衣服好像留在阳台上了。”

    “管衣服做什么?”赫士达淡笑。

    “那你的衣服借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回房去吧!”妮可悄悄钻出他的怀抱,却又重新被他掳进怀中。

    “不许走,永远。”他炽热的眸光灼烫进她的心。

    “你……当真吗?”她垂下眼帘,心怦然不已。

    “当然,刚才你已经嫁给我了。”他搂着她,合上眼睛,得意的笑意漾在唇边。“明天就去办结婚。”

    “这么快?!”妮可扬扬羽睫,但他说得对,以身相许的那一刻,她就已决定非他莫属了,嫁给心爱的男人,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等我去一趟马来西亚处理公务,回来后再办婚宴,我要你披上世上最美的白纱。”赫士达说。

    “我会痴痴地等待。”妮可眼眶热热的,真诚期待他们的婚礼。

    “安心地睡在我怀里吧!我的小天使。”他收紧手臂将天使锁在怀中;而她眷恋着他,把他醉人的爱语带进梦乡……

    翌日——

    这一整天妮可都开心得很,一早赫士达真的带她到珠宝店选婚戒,到相关单位登记结婚手续。

    “下午我就得启程到马来西亚,由司机接送你去俱乐部。”回程他边开车,边交代。

    妮可抚触手上闪亮的白金婚戒,有点难分难舍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后天。”

    “要去那么多天?!我……可以跟去吗?”妮可突发奇想。

    “不,你乖乖地待在家里。”

    “嗯……为什么我不能去?是是……有佳人相伴啊?”妮可眯起眼,促狭地问。

    “说哪儿去了,我是去处理公司的人事,你跟着去也只能在饭店,我无法陪你去观光。”赫士达用力揉揉她的脑袋。

    妮可噗哧一笑。“好吧,姑且相信你,不过……我会打电话查勤的。”

    “随时奉陪。”他也笑了,笑她的多心。

    当夜,俱乐部里高朋满座,妮可照常演奏,心情却不同,台下少了赫士达,感觉有说不出的空虚。

    每当她在台上表演,总能感受到他默默传来的宁静眸光;她把感情寄托在琴韵中,而他是她的知音,虽然他从未开口提及,但她确知。

    难熬的孤单又来困扰她!琴声随着她的想念也染上惆怅了。

    “什么鬼调子,听得我头皮发麻,心烦意乱的!”丹儿心情不佳地喝着闷酒;她可是俱乐部的白金卡会员,想当初加入会员全因赫士达是老板,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便无孔不入,而且留下众多眼线。

    日前她听闺中密友胡晓晶和田小铃说,赫士达连日殷勤接送一个女琴师,还贴心地在台下当听众,她惊觉事情非同小可,抱着捉奸的心态前来,没想到那位女琴师不是别人,竟是那个不要脸的寄生虫!

    真是可恼,那女人是用了什么方法把她的赫士达迷得昏头转向?是人都看得出他们身分悬殊,根本不能匹配。

    她江丹儿对他那么痴心,可惜那个负心汉总是跑给她追,现在又杀出一个程咬金,真是气煞了她啊!

    “就是嘛,听得我都头痛了。”胡晓晶嚼着可口的烤丸子说。

    “我巴不得去替她弹哦!”田小铃边嗑瓜子边附和。

    她们两人皆出身平凡,和丹儿是中学同学,虽然她们并不怎么喜欢丹儿,却忍受着她的臭脾气还巴结她,因为和她这有钱的千金小姐在一起总能吃香喝辣,如果不是丹儿出钱,她们是不可能成为这家顶级俱乐部的会员;更何况只消帮她盯着心上人的踪迹,她们何乐而不为呢?

    “今天赫士达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丹儿张着醉眼四下望着,一直没见到“爱人”更令她焦虑沮丧。

    “也许已经甩了那个女琴师了。”田小铃扔了瓜子壳,又取了一颗。

    “像赫士达那样的大人物才不会专情呢?”胡晓晶吞下丸子,说着风凉话,以为是正中下怀,没想到却触动火山。

    “什么,你说我爱的人不专情?”丹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指着胡晓晶的鼻子开骂。

    “她嘴巴犯贱,大小姐就别生气了。”田小铃见状赶紧丢下瓜子,搂着丹儿的肩安抚,赶紧向胡晓晶使眼色。

    “我犯贱,犯贱……原谅我丹儿。”胡晓晶自掌嘴巴,以为这样就算数了。

    “不够,用力点打。”丹儿生起气来六亲不认,何况是胡晓晶这跟班的,她才不看在眼底。

    胡晓晶也只能认栽,只好打重些。

    丹儿消了心头火,才要坐下来,忽然又站了起来,双眼瞪向舞台,瞪得快掉下来了。

    两个跟班顺着她的怒眼望过去,原来是那个女琴师要走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她们互换个眼色,等着看戏;果真丹儿离开座位,眼露杀机,追上前去,她们也跟了上去。

    然而,没有人留心到,以屏风间隔的后座中,有双竖起的耳朵自始至终把她们的谈话全听了进去,一双灰暗的眼睛探出屏风外,像一团晦暗不明的乌云紧随在后。

(快捷键:←)上一章  我的野蛮小天使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