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4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40 作者:黑洁明
    朝阳乍现的那个片刻,他哑声开口,吐出一句。

    「若有来生,你等我。」

    她一怔,不再看那东升旭日,回头昂首朝他看来。

    金光将怀里的小女人照亮,他能看见她秀丽的脸庞,看见她长发如瀑,看见她水漾黑眸里的爱恋深情。

    情不自禁的,他抬手抚着她的脸,哑声要求。

    「我周庆一穷二白,只值半两,但你若愿意,我一定去找你,到时换我养你一辈子,好不好?」

    她喉一紧,含泪微笑,粉唇轻启。

    「好。」

    一个字,印上心。

    他在晨光中,吻着她的笑与泪,知道自己有她就够,有她就好。

    酒友

    旧书铺子里,一灯如豆,秦老板轻轻把书合上,放回书架里。

    那本书,还没有写完,他抬眼,看见书中的主人,提着一壶酒,走了进来。

    秦老板看着那男人,只挥手撤了柜,现出矮桌,摆上酒碗。

    男人同他隔桌相对,席地盘腿而坐。

    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替自己与他都倒了一碗酒。

    他不喝酒的,但他拿起来喝了。

    那酒很烈,很辣,万般的苦。

    「所以,她去了?」秦老板问。

    「嗯,她去了。」男人点头,再倒一碗酒。

    接下来,两个男人便没再说话,只喝酒。

    慢慢的,喝着那壶酿了很久很久的酒。

    当他俩喝酒时,四周的黑暗如此深,深到看不见边际,只有隐约的红花在一旁。

    可那男人不惊不惧,也不害怕。

    他是个不怕无间的男人,秦老板第一次看见他时,就知道这人对这里无所畏惧。

    他曾犯下错,但他弥补了他的过错,却仍不愿离开,不肯放下执着,即便投胎转世,却始终记得。

    他是冥顽不灵的魂魄,无可救药。

    所以,他也只能陪他喝酒,喝这苦酒。

    男人有很多问题想问,他知道,这一世,他是头一回见到他,可这一夜,他什么也没问,所以他什么也没答。

    这一生,他的时间还早,没差这一个晚上。

    但她去了,那个女人,去面对了她犯下的错。

    宋家的少爷,赌赢了这一场,可接下来,还有很多很多的路要走。

    所以这一夜,就先喝酒吧,无须多言。

    无须多说。

    秋

    枫叶红了。

    夏日已过,湖上吹拂而过的风,一天凉过一天。

    几个月过去,城里没什么大事发生,一切都如常。

    温柔这日起了个早,穿了衣,梳了发,亲自到厨房忙了大半个时辰,这才回房去找那男人。

    他仍躺床上,懒懒的赖着。

    若非有事,她也想重新爬回床,同这男人一起窝着。

    她轻轻推了推他。

    男人睁开惺忪黑眸,一见她,扬起了嘴角,露出慵懒的笑。

    「早。」他说着,朝她伸出了手,「我以为你出门了。」

    「不早了,天都大亮了。」知他想歪,她先一步抬手抵着他胸膛,好笑的道:「今日休市,我想出门走走,你要不要一起?」

    闻言,他这才看到她穿着女装。

    「今天不当温老板?」他挑眉。

    「今天不当温老板。」她微笑,可眼里有着些许的紧张。

    看着眼前这女人,他忽然注意到,她不只穿了女装,梳了发,还在唇上点了淡淡的胭脂,乌黑的发梳了一个简单的样式,上头还簪了一只银钗。

    忽然间,察觉到她想做什么。

    「你确定?」

    「我确定。」

    他如她所愿的起身下床,穿上她给他的衣,套上她给的鞋,让她为他梳头束发。

    待一切备妥,她提起竹篮,牵握着他的手,往大门走去。

    他没有抗拒,就这样和她手牵着手,走在她身旁,穿庭过院。

    温家大宅里的丫鬟、仆人,见到大小姐出现,身边还跟着个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个个瞪大了眼,吓得张口结舌,有人还因此摔倒坐跌在地。不像温家其他三位小姐,丫鬟仆人们整天在外奔走,可都识得这男人的脸面,知道他是谁。

    到了大门外,一辆马车等在那儿,驾车的当然是陆义。

    看见他,陆义连挑眉也懒了,只帮忙掀起车帘。

    周庆扶着温柔上了车,看见云香和翠姨早坐在那里,一旁还有鲜花素果。

    两女人什么也没说,就好似他会同温柔一起出现,是普通日常一般。

    车马前行,沿着运河,一路进了城,直往大庙而去。

    到了庙前,他掀帘协助温柔、翠姨、云香下车。然后,温柔在人来人往的大庙前,牵握着他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一起踏上了大庙的台阶。

    人们在四周骚动着。

    他知道为什么,她也晓得,两人都能听见那些压不住的窃窃私语。

    「是周庆……周庆……」

    「周家不是被抄了吗?我以为他死了。」

    「听说是被张同知栽赃的……」

    「之前就听说他没死……原来是真的……」

    「看来张同知是被整垮的啊,对了,那没缠足的姑娘是谁啊?」

    「是温家大小姐……就那之前被抢亲的……」

    「嘘,想死吗?别说了。」

    「为啥?」

    「他可是周庆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瞬间噤声,却还是忍不住偷看那一对走入庙门上香的男女。

    她没理会旁人的视线,可他感觉到她手心有些汗湿,本来跨着大步的绣鞋,瞬间缩回了裙里。

    他捏了捏她的手,在她看来时,扬起嘴角,朝她一笑。

    温柔看着他的笑,莫名红了脸。

    他模样本就俊帅,这一笑,瞬间教一旁也来上香的三姑六婆们全掩着胸口倒抽了口气,所有人长眼都没见过周庆这么笑过,那笑那般温柔可亲,刹那间让大庙里三岁到八十的丫鬟小姐夫人们的心头全都小鹿乱撞。

    他笑着,还不忘开口提醒她。

    「柔儿,小心门槛。」

    她脸更红,提起了衣裙,跨过庙门门槛。

    跟在后头的云香和翠姨把鲜花素果摆上在庙里的供桌,温柔把香点着,一人分了三支,然后也给了他。

    他挑眉,但仍接过手,同她一块儿朝菩萨上香。

    这一日,她要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上了香,还不够,她还同他一块儿逛大街,逛完大街去游湖,游完湖再去城外踏青,让满城的人都看到他还活着,同她温家大小姐在一起。

    不到午时,周庆还活着,将娶温家大小姐的流言,瞬间传遍全城。

    他陪着她走,不介意旁人说些什么。

    原以为,今日她的主意,就是这般,谁知午后上了车,陆义没将车马驶回温家大宅,却往太湖而去。

    周庆以为是要去太湖,直到陆义忽然在中途停了车。

    车外不见水泽,不见农田,只有山林荒野,不远处的半山腰,有个隆起的小土丘,上面堆着几颗大石头。

    刹那间,眼一紧,心一缩。

    他一直没再来过,他甚至不让自己去记得。

    可她记得。

    眼前的女人用那双柔软的黑眸看着他,朝他伸出手。

    他看着她,握住她的小手,和她一起下了车,一步一步的爬上那已被满山枫叶染红的山坡。

    云香、翠姨与陆义没有下车,就在车上等着。

    落叶纷纷,在风吹时,在脚边翻滚着。

    周庆与温柔,一路来到那土丘石堆所在。

    她蹲了下来,把竹篮里的三牲四果拿了出来,摆上。

    然后,点了香,也塞给他一支香。

    「为什么?」他哑声问。

    「他是你爹,他救了你。」她凝望着他,说:「我想谢谢他。」

    他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握紧了那支香。

    她转身朝那石堆跪下,拜了三拜,悄悄说了些什么,这才把香插在牲礼上,起身瞧着他,轻抚着他的手臂,然后什么也没说,走到了一旁。

    看着那石堆,看着手中那支香,他喉头发紧,只在秋风卷起落叶枫红时,想起那个当年将他扛在肩上的男人。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