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3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39 作者:黑洁明
    她只是继续躺着,窝着,睡她的午觉。

    她很累,他知道,所以才跑回来睡午觉,他考虑过要阻止那些女人来扰她,但她没真的睡着,也没起身,他知她在等她们来,就是要等她们带那女人来。

    她想要让人知道,所以他也没动,同她一起躺在窗边纳凉。

    「我从来没见过那女人,这么惊慌害怕。」温柔张眼,看着他笑问:「你觉得,她是怕你是鬼多?还是怕你是人多?」

    他挑眉,只道:「我觉得,只要给的嫁妆够多,应该有不少人愿意连丈母娘一起迎进门。」

    闻言,她又笑,才说:「确实有,其实还不少。」

    「你在挑了?」

    「翠姨给了我一些名字。」温柔叹了口气,道:「她们都到了嫁娶的年龄,二娘会急也是应该的。晚点我会同她说的,那够让她忙上好一阵子了。但就算她们三个都出嫁了,二娘还有她的宝贝儿子在温家呢,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她噙着笑警告他。

    「既然我在这里,」他挑眉,眼也不眨的说:「我相信那女人会很愿意常常去看女儿女婿的。」

    她听了,又笑,没再多说,可他知她也十分乐意能偶尔摆脱那罗嗦的温二娘。

    垂眼看着那再次窝回他怀中的小女人,周庆抬手轻抚她因为汗湿贴在颊上的发,将其掠到耳后。

    他手上的扇,仍在轻摇,带来凉风,消去些许暑气。

    她安心的闭上眼,喟叹了口气。

    就在他以为她要睡着时,却听到她再次开口。

    「周庆。」

    「嗯?」

    「我会养你一辈子的。」

    这一句,教心微热,不禁握着她搁在心上的小手。

    「好,我让你养一辈子。」

    她闭着眼,噙着笑,明明热,却偎得更近了,他一下又一下的帮她搧着风,直到她真的睡着。

    未几,李朝奉悄悄从地道入口推门而入。

    看见温柔在,他一愣,没出声。

    周庆抬眼看他,摇了摇头,他意会的转身离开,没多做打扰。

    夏日炎炎,秋凉还早。

    轻拥着心爱的女人,周庆看着窗外蓝天和树影,听着蝉鸣唧唧,也合上了眼,睡午觉。

    第18章(2)

    又是夜。

    周庆起身时,温柔也跟着醒了。

    见他穿衣,她好奇问。

    「怎了?」

    「有件事,我想看看。」他说着,朝她挑眉:「要去吗?」

    夜影仍在城里,整座城仍在宵禁,她没想到他会找她在深夜里出门。

    「当然。」她微笑,跟着穿衣套鞋。

    怕她着凉,他又替她多包了一件披风,这才开了窗,带着她跃上屋脊。

    夜空上,明月高悬。

    周庆几个纵落,已来到运河边一座仓库的屋顶上,然后停了下来。

    这仓库十分高大,站在这儿可以看到附近几条街,就连运河的河面也一览无遗。

    因为宵禁,街上不见人影,河面上更是安静。

    她正想问他,为何要来这,就看见了动静。

    不远处的一条街巷里,有个男人走了出来,他慢慢的走着,跟着在黑夜中落下的花瓣前进。

    那花随风飘来,落了一瓣,又来一瓣。

    纷纷、飞飞,悄悄的,接二连三。

    男人伸手接住,让那花瓣落在掌心,一片也没落下,他像是被那柔软的花瓣吸引,朝着花瓣来处前进。

    当他渐渐靠近,温柔发现自己认得男人的那张脸。

    他是夜影。

    她一怔,有些惊,几乎想后退躲起来,可周庆就在她身旁,而那男人除了随风飘来的花瓣,完全没有注意周遭的一切。

    他的神情,看来有些迷茫,但越走越快,然后几乎奔跑了起来。

    周庆带着她,在屋顶上跟着夜影。

    他的速度很快,有那么刹那,她以为两人就要跟丢了他,却见他在一座湖中岛停了下来。

    那岛很小很小,湖上有着一棵开花的树。

    穿越夜空飞来的花瓣,从它而来。

    她不记得曾见过这座岛,不知道有这么一棵开花树,但她认得那大树,也认得大树开出来的花。

    那是紫荆。

    月光下,花开满树。

    夜影站在岛上,站在树下,昂首看着那满树的花。

    周庆不敢带她靠得太近,只敢远远藏在岸边树上暗影里,看着那力量强大的妖怪,安静的站在那里,仰望飞花片片落下。

    缓缓的,那妖蹲跪在满地的花瓣之中,一动不动的蜷缩着。

    有那么瞬间,温柔不是很确定自己听到了声音,然后她真的听见了,那个小小的、伤心的啜泣。

    她一愣,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周庆朝她点头,确认了她的猜测。

    那妖在哭,不是她的错觉。

    周庆在这时,朝另一方再点了点头,她回首再看,竟看见阿澪站在湖边,一脸苍白的看着那在湖中岛,蜷在紫荆树下的夜影。

    不知过了多久,那千年巫女的黑衣,忽然一点一滴的由裙角,慢慢的幻化成一袭朴素的衣裳,她的脸,也变成了另一个女人的模样。

    然后,那巫女提着竹篮,赤脚走上了平静的水面。

    她没有沉下去,在湖面上却如履平地,她雪白的裸足,每踏出的一步,都泛出一圈圈的涟漪。

    阿澪缓缓的往湖中岛走去,一路来到紫荆树下,走到夜影身旁,伸出了手。

    在那一刻,即便隔着老远,温柔仍能看见阿澪的手在抖。

    一瞬间,温柔为她感到害怕,但阿澪没有退缩,没有抽手,当阿澪轻轻抚着夜影的发,张嘴和他说话时,那妖怪没有吞吃她,没有攻击她,没有将她大卸八块。

    他只是吃了她给的饭团,然后在她坐下时,枕在她腿上歇息。

    阿澪轻轻抚着他,月光下,温柔能看见,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落她的脸颊。

    飞花片片,穿越黑夜。

    那是个不可思议的景象,难以理解的画面,却散发着无以名状的痛苦与悲伤,教人心头发紧。

    周庆带着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那里,回到了房里。

    「那是怎么回事?」温柔问,声有些不稳。

    周庆道:「我担心他作乱,让人跟着他,每天晚上,他都会被紫荆花瓣吸引去那里。阿澪也会去,可她平常只在岸上看,方才是第一次,她上了那座岛。」

    「为什么?」

    「我不知道。」周庆解开她颈上的披风,道:「但我想,我们不需要再担心那妖怪之王了。」

    不知为何,她没有因此释怀,只觉得难过。

    「他要找的,不是东西,是那个女人,对不对?」她悄声说:「阿澪佯装的那位姑娘。」

    「应该吧。」他抬手,拭去她颊上的泪,伸手将她拥在怀中。

    他知她为何掉泪。

    她与他都知,这一切,不只八百年,他俩都看过巴狼的生死簿有多厚,那到底有多少世?究竟又是多少年?

    陆义、阿澪、夜影……邱叔、翠姨、云香……

    还有那,总是站在怒放红花中的孤单身影……

    谁知还有多少人与妖都牵连在其中?都在这红尘俗世里,寻找那失落的魂魄?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若那天他如阿丝蓝那般走了,她又如何能够再寻到他?

    来世多遥远,多渺茫?

    所以惊,且怕,泪如雨下。

    他万般不舍的拥着她,唯一庆幸的,是她在他怀里,还能与他相拥在一起。

    「至少我们在一起。」

    暗夜里,他哑声低语,拥抱着她,告诉她。

    「无论喜怒哀乐,都一起。」

    温柔心更热,眼更湿,她抬首,抚着他的脸,亲吻他,拥抱他。

    周庆为她寛衣,抱着她重新上了床。

    两人在黑夜中相拥缠绵,感觉着彼此的心跳与呼吸。

    夏夜晚风,轻轻徐来,将片片飞花,吹向远方。

    那一夜,两人都无法入睡,就静静的拥抱在一起,待黑夜将尽,他拥抱着她,和她一起看着窗外远方天际慢慢亮起,看黎明来临。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