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3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38 作者:黑洁明
    周庆看着她,只觉心口发热,他不知该说什么,找不到任何字眼,所以他只是低下头,缓缓的,亲吻她。

    那个吻,带着万千柔情,教她无法呼吸。

    他仍赤裸着身体,她可以清楚感觉到他身上的每一寸紧贴着她,感觉到他湿热的唇舌在他脱去她身上的衣裳时,一路往下。

    他还有伤,她应该阻止他,但经过昨天那场风暴,她比他更需要这个,需要感觉他还活着,还在她怀中,还和她在一起。

    所以她朝他伸出双手,和他唇舌交缠,任他的大手抚摸她的身体,让肤贴着肤,心贴着心。

    当他分开她的双腿,让他的欲望抵着她时,她忍不住屏息,这一回他没有停下,她也不希望他停下。

    下一刹,她感觉到他往前挺进,和她合而为一。

    那无比的亲密,教她娇喘出声,他弓身舔吻着她微启的唇瓣,垂眼深深凝视着她,看着她的黑眸因他而氤氲,满布情欲。

    他缓缓的和她厮磨着,一次又一次,譃汗水交融,肌肤相亲,呑吃着彼此的吐息。

    晨光中,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攀抓着他强壮的背肌。

    热泪,再难忍,夺眶。

    他低头吻去。

    端午之后,盛夏便来。

    温柔本以为事情会变得更加混乱,但日子却莫名的平静。

    知府大人死了,张同知被下了狱,他私收月钱的事,让她派人上报了朝廷。

    替补的官员,是周庆的人。

    现在,他们是她温老板的人了。

    她以温老板的身分,让各家管事协助受到地震倒塌和火灾的百姓重建房舍,替太湖畔遭池鱼之殃的渔家与农家重整家园。

    金鸡湖惊人的飞天事件,莫名的竟没人提及,所有的人都只记得当日连番的地震和后来的火灾及太湖泛滥的水患,她猜是墨离和柳如春对城里的人做了什么,或许是下了药或迷了魂,她没有问。

    她很早以前就领悟到,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城里的商家,在屋舍重建之后,很快又做起了生意。

    大街上一如以往,熙来攘往,十分热闹。

    而那位让所有人万分紧张,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之王,如阿澪所说,竟真的没有制造太多的麻烦。

    她再次看见他时,他收起了妖怪的尖耳利爪,以黑瞳掩去了金瞳,穿着上好的衣裳,人模人样的坐在迎春阁里喝酒,身边围着一群花姑娘。

    他其实不太搭理她们,总看着街上的人群。

    有那么瞬间,温柔几乎以为坐在那儿的是周庆。

    只是他看来更孤傲,更冷酷,更无情。

    她很快就意识到,因为他的存在,才让所有还存活的妖怪们变得无比安分。

    墨离开始跟在他身后,像以前跟着周庆那样的跟着夜影,伺候服侍着他。

    或许,他也想象掌控周庆那样的掌控那妖怪之王吧。

    她希望墨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没有和周庆提这事。

    那男人整天窝在她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是有些闲散的,过着他疗伤的日子。

    温柔每每回到房里,他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睡觉。

    可她知他什么也知晓,她在街上远远见过李朝奉,穿着青衣布鞋,混迹在人群中,不着痕迹的跟着那妖怪之王。

    她原以为他死了,死在那场大火里,但显然他也没有,她知他是周庆的眼线,什么也会同他说。更别提白天她出门忙自己的事时,陆义会来,邱叔会来,柳如春会来,秦天宫也会来,有时就连阿澪和苏里亚也会来。

    阿澪来找他下棋,秦天宫找他碎念,邱叔找他泡茶,陆义找他喝酒,柳如春找他聊天说话。

    至于苏里亚,为这些人送茶点的云香和她说,那男人很少和周庆说话,他只是会跟着阿澪。

    大部分的时间,周庆都没有应答,但那些人依然喜欢来找他。

    她知道为什么。

    他是周庆。

    人人都以为他是恶霸,可他不是,他救了这座城,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挽救万千生灵。

    他是个在你需要时,会为你两肋插刀的男人。

    他们喜欢他。

    即便是阿澪也一样,只是她猜那巫女不会承认这件事。

    她知阿澪回到了秦老板在城南的旧书铺子,继续待在那堆满古册的老旧柜台里。

    夜影从来没有发现阿澪在那里,温柔知那间旧书铺子,也有结界存在,若秦老板不愿意,谁也看不见它。

    这座城,有妖,有人,或许还有其他。

    她想她其实也不介意,至少周庆还在,和她在一起。

    这就够了。

    够让她留下,当他的女人,做他的温老板。

    「娘!温柔在她房里,养了一个小白脸!」

    「是真的,我和大姊二姊亲眼看见的!」

    「那男人和她同床共枕,还做那苟且之事——」

    「是啊!才过午呢,光天化日之下的,真是……真是……太不要脸了!」

    午时刚过,温家大宅里,就传来温家三姊妹大惊小怪的叫嚷。

    温夫人一听女儿们的告状,又怒又惊,一拍桌子,扔下做衣裳的布料,起身就往温家大小姐的房里走去,温家三姊妹更是兴冲冲的跟上,等着去看好戏。

    同坐一桌的云香见了,搁下手中的布料,转头问身旁一脸镇定的翠姨。

    「我们不用拦吗?」

    「不用,我懒了。」翠姨慢条斯理的挑着今年的夏布,道:「况且,那小白脸还需要旁人担心吗?」

    云香闻言,想了想,点点头,继续低头抚摸那些衣料,将它们拿到眼前,看清上头的颜色。

    温夫人带着三姊妹,怒气冲冲、浩浩荡荡的穿庭过院,一路上仆人丫鬟见了都赶紧闪到一边去。

    冲到温家大小姐的院落里,温夫人一眼就从那寛敞的大窗外看见,果真有个男人侧躺在靠窗的美人榻上,而那不要脸的女人枕在他肩头,小手就这样搁在他敞开的胸膛上。

    虽然从这儿看不到那男人的脸,可她能清楚看见那男人手持一把凉扇,一下又一下的替怀里的女人掮着凉风。

    见状,她三步两并,还没进门,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

    「温柔!你这女人实在太不像话了,你平常扮男装,在外抛头露脸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在屋里养男人?!简直丢尽咱们温家的脸,要是让旁人知道,我女儿还嫁不嫁得出去?!你就算要养小白脸——」

    她风风火火的一把推开了门,冲进屋里,谁知进门一见了那男人的脸,她立刻吓得脸色发白,指着他结巴了起来。

    「你你你——周周周——」

    「小白脸?」男人抬眼,瞧着她直指他脸的手指,淡淡的问:「是指我吗?」

    温夫人瞪大了眼,张口结舌,瞬间把手指缩了回来,活像怕被他一口咬断似的。

    可她那三个女儿不知哪个没长眼的,竟然还开口回了这句。

    「当然是你——」

    「闭嘴!」温夫人吓得忙回头喝斥三个没见识的傻女儿,又拍又打的将她们全推出门去,「出去!快出去!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听到没有?」

    「什么?可是娘,他明明——」

    「闭嘴!」她惊慌的责骂自家女儿,推抓着她们冲出门外,一边还紧张的道:「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轰轰烈烈闯进来的女人,又吵吵闹闹的走了。

    枕在他肩头上的小女人轻笑出声,方才那群女人闯进来时,她可累到连张眼都懒,就这样继续窝在他身上,从头到尾连指头都没抬一下。

    「笑什么?」男人问。

    他知温家三姊妹方才在门外偷看,她们真的很吵,让人不注意也难,他知温柔也发现了,但她没从他身上跳起来,没急着起身保全自己的名节。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