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3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36 作者:黑洁明
    万丈金光将那妖照得一清二楚。

    那妖也有着人形,黑发金瞳,尖耳利爪,他坦露着强壮结实的胸膛,赤裸着双足,身上只穿着一件异国的皮裤。

    他刚刚才到,就被白光罩住往下拉扯。

    那妖低头查看,发现自己被困在法阵之中,他金瞳一眯,想也没想,大手一伸,就抓住了同在法阵之中的白鳞。

    「不——」

    白鳞惊恐万分,挣扎着想逃走,却不是为了想逃出法阵,是为了想逃脱那妖的掌握,他太过害怕,太过恐惧,他动作太慢了,他被抓到了,而他清楚知道这家伙为了脱身会怎么做,他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个身体里。

    混乱中,为了活下去,他再次脱离了身体,朝着那离他最近的人类冲去,失去了主魂,人形的本体再次回复为庞大的兽。

    周庆看到黑烟脱离了白鳞,朝他冲来,温柔看到了,十娘也看到了。

    每一个人,都知道白鳞想做什么。

    他想附身在周庆身上。

    温柔又惊又恐,试图冲上前,但她离得不够近,她太远了。

    在那惊心动魄的一刻,在场的人,有惊有喜有惧有痛有苦,可谁也来不及做什么。

    黑烟飞窜,旋即而至。

    周庆知道自己不能松手,他只有这一次机会,他宁死也不会放弃,他炯炯的瞪着那袭来的黑烟,咬牙将剑柄转到底,这才拔起剑来。

    温柔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和他一样知道,当年被附身的阿丝蓝是怎么死的。

    他想要杀死他自己,在白鳞附身在他身上的时候,在他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那样一来,白鳞再无处可逃,来不及找另一个人附身,会就此被封印起来。

    刹那间,无法呼吸,心痛欲裂。

    她不能动弹,只能看着他高举黑剑——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条人影从旁冲到周庆身前,就在周庆与那黑烟之间。

    黑烟在那瞬间冲进那人的身体里,钻进了他口鼻七窍之中。

    周庆不敢相信,但那正被白鳞附身的男人握住了他举剑的手,旋转他的手腕,把剑刺入了男人的胸口,因为太过突然,他又借力使力,周庆完全来不及反应。

    可白鳞在那瞬间控制了男人的身体,让他停下了用周庆长剑自裁的动作。

    男人极力抗拒着白鳞,用那双无比熟悉的黑瞳,看着他,吼着。

    「杀了我!」

    他不能,他怎么能够?!

    「周庆!」男人直视着他,咆哮着:「做完你该做的事——」

    周庆额冒青筋,怒瞪着他,握紧长剑,大吼一声,将剑刃往前继续推送,戳入了那男人的心口。

    白光仍在闪动,黑烟愤怒的窜出,想改入侵至周庆身体里,但法阵已再次重开,白光的牵引力瞬间加倍,将牠往下拉扯,而那在牠本体之上的可怕妖怪为了自保,伸手折断了牠额上的独角,让白鳞痛得连魂体也发出凄厉惨叫,他还想要跑,可那恐怖的妖将牠的独角戳入了牠庞大的身躯之中,狠狠的往下将他连魂带体整个轰然钉在八卦阵的爻石上。

    这一击,惊天动地,力道之大,教无坚不摧的八卦阵为之碎裂,让天上的白云、地上的湖水哗地往四周退散。

    八卦阵毁了,白光瞬间消散。

    周庆仍站在太极之中,两手握着那把黑剑。

    黑剑的剑刃,仍在眼前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头上。

    男人喘着气,看着他,抬起手,拍着他的肩头,笑着说。

    「这才是……我周家的……好儿郎……」

    男人的大手从他肩头滑落,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却依然直挺挺的站立着。

    周庆无法思考,不能动作。

    手上的黑剑不知何时已消散,他伸手撑住那个男人,却感觉不到他的心跳,

    只有鲜红的血,染了满身。

    他喘不过气来,只觉心痛。

    蓦地,一只小手抚上了他的手臂。

    他抬眼,看见温柔。

    她满眼是泪,但仍哑声开口道。

    「周庆,我们得离开这里。」

    他知道她是对的,白鳞虽然死了,但那可怕的妖怪,仍在天上,而朝四周退去的湖水,再次涌现,试图回到原本所该在的地方。

    而他,得做完他该做的事。

    周庆强迫自己放开了那个男人,将他沉重的身躯扛上了肩,再朝她伸出手。

    温柔走进他怀中,让他搂住她。

    他伸手将她紧拥,脚一点地,在湖水蜂拥而至前,离开了湖底。

    回归合并的潮浪滔天,但也遮掩了他们的踪迹。

    那拥有可怕力量的妖怪没有注意他们,他干掉白鳞之后,高高在上的悬浮在空中,看着自己被八卦阵白光灼伤,有些烧焦的掌爪和皮肤,他大手一伸一握,那些焦皮就全数脱落,露出底下增生的新皮和隐隐泛着绿光的鳞片。

    原本被澪吸引,群聚而来的妖怪们不知消失到哪去,而那些在远方才要靠近的妖怪,一见到这大妖,全都转身落跑,眨眼就跑得不见踪影。

    周庆落地前,感觉到一股教人寒毛直竖的视线。

    他回头,和那强大的妖怪的金色瞳眸对到了眼。

    一瞬间,以为那妖会朝他而来,但下一刹,他看见那妖移转了视线,看向另一头。

    他顺着看去,看见秦天宫抓着阿澪朝反方向狂奔,阿澪举起了缠绕着布条的手。

    那大妖闪电般追上,眨眼已到那两人身边,他才要挥爪,秦天宫和阿澪忽地凭空消失不见。

    那只是短短的一瞬,可已足够让周庆落地,带着周豹和温柔,藏身进树林里。

    第18章(1)

    夜雨霖霖。

    或许是因为那大火,或许是因为白日太湖那场热战,教水气上了天,到了黄昏,天上已乌云满布。

    周庆和温柔速离了洪流泛滥的湖边后,找了个山丘,举剑挖土,葬了那男人。

    她没有阻止他,只是在旁看着。

    他不需要她的帮忙,他的动作很快。

    从头到尾,他一句话也没说,他甚至没有立下墓碑,只是随意找来几颗大石堆着当做记号。

    之后他便转身牵握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那里。

    她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跟着他走。

    他握着她的手,一路走下了那座山丘,才再次揽住她的腰,在绿林中急行奔驰。

    当两人回到温老板房里的厅堂时,发现陆义、邱叔已经到了,柳如春和墨离也在那里,非但如此,阿澪和秦天宫也在,就连云香和翠姨也在其中。

    除此之外,还有个黑衣黑发的男人杵在阿澪身后。

    温柔记得那男人,他是那日在李家大宅,替她捡伞,收拾善后的黑衣男。

    除了他之外,在场几乎每一个人,看来都灰头土脸的,一身狼狈。

    不幸中的大幸是,虽然多少都有些伤,可他们都还活着。

    周庆和温柔进门时,听到秦天宫正开口。

    「我在温家四周设下了结界,所以夜影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

    「他是谁?」

    听到周庆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抬眼看来。

    「妖怪之王。」墨离深吸口气,道:「夜影。」

    温柔记得这名,陆义提过,那是当年被阿澪操纵的妖怪。

    「他为什么在这里?」陆义问。

    「因为我在这里。」坐在一旁的阿澪一脸平静,道:「我让苏里亚告诉他,我在这里。我说过我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靠那妖怪之王?」柳如春挑眉:「你不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吗?」

    「是不是?我就和你说了!」秦天宫对着阿澪道:「你看看,就连这狐狸精都比你有脑袋!」

    「他是唯一不想吃我的妖怪。」阿澪面无表情的说:「而且你们都看见了,他很强大,他不需要吃我就已经拥有强大的力量,所有的妖怪都怕他。」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