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3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32 作者:黑洁明
    台上的官家商爷们都喝了,台下准备赛龙舟的船员们当然也都纷纷一饮而尽。

    温柔见状,和柳如春对看一眼,那女人甜甜朝她笑了一笑,方回身下了平台,回到那桃花船上。

    鼓声再响,大人们再次纷纷入座。

    温柔跟着回座,手却更湿,心跳更快。

    近午了。

    蓝天白云下,各艘龙舟的彩旗随风飞舞着。

    不由自主的,她朝西方天际看去。

    周庆站在一叶扁舟上。

    前方湖面一片平静,身旁那千年巫女也无比镇定,除了脸色依旧异常苍白之外,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的恐惧。

    「你记得怎么做吗?」

    「打破封印石,等白鳞回魂,趁其不备,再以凤凰护臂剑插入八卦阵中心,旋转至艮卦,开启生门,再转至坤卦,开起死门,便能重启法阵。」据那法阵图上的说法,其余地方的八卦阵都会同时跟着旋转复原,届时只要陆义和丘叔的人及时把凤凰石重新放上去,就能再次启动结界,重新封印白鳞。

    阿澪点点头,道:「八卦阵在白鳞本体之下,凤凰石一破,他便会破水而出,届时你就能看见位在湖底的八卦阵,你一定要在他尚未脱离八卦阵所能及的范围前,就重启阵法。」

    「我知道。」他脱去上衣和鞋袜。

    「你不能让他离开太湖上方。」

    「我晓得。」

    阿澪闻言,深吸口气,这才转身,忽又停下来,回头看着那男人说。

    「白鳞能幻化成人形,但他的原形有点大。」

    他挑眉,「有点大?」

    她看着他,小手微抖,她将其紧握成拳,黑瞳收缩。

    「如果我是你,封印石破了之后,我会先躲起来,不让他看到。」

    周庆还想再问,但那女人说完,脚一点地,就如鸟儿一般,飞上了天,朝东而去,留下他一人站在湖边。

    两人一路过来时,已看见墨离带着同伙按地点设下埋伏。

    那巫女是他阻挡其他妖怪赶来这儿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拉回视线,看着湖面,左手一甩,便将那黑色的凤凰护臂剑握在手中。

    清风徐来,他深吸口气,由小舟上一跃而下,转瞬间就入了水。

    水很清,他能看见阳光穿透水面,看见水草在湖底摆荡。

    他一路往下潜行,眨眼便来到之前找到的凤凰封印石的所在地。

    凤凰石上生长多年的水草,已被他上回来时清除掉,在穿透湖水的阳光下,他能清楚看见那石刻的回头凤凰。

    日正当中,他站在湖底凤凰石上,气贯丹田,双手紧握长剑剑柄,用力往下挥砍。

    黑剑破水,狠狠击中凤凰石板,湖底石板应声裂成两半——

    惊雷乍响!

    又是晴空霹雳。

    那平地一声雷,让金鸡湖畔的人楞了一楞,纷纷转头查看,然后下一瞬,地鸣响起,大地震动起来,那摇晃如此巨大,让湖面掀起大浪,无论在岸上,在船上的人,几乎都站不住脚。

    人们开始惊声尖叫,场面一阵混乱,温柔身旁的知府大人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如箭矢一般远扬。

    「白鳞大人!白鳞大人破关了!」

    见状,不知谁在人群中喊了起来。

    「大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台上、龙舟上,甚至水岸上,有好几个不同行业的人跟着跃起,欣喜若狂的试图随之而去,那数量如此之多,以至于竟遮掩了大半的天空,见有为数众多的人竟能飞天,站立于地面上的人们又惊又惧,叫得更大声了。

    然后下一瞬,那些飞上天的人,却一个个在半途掉入湖水之中,但仍有大批人朝西而去。

    张同知见有人掉下来,大惊失色,他很快发现,掉落的人,若非是在平台这儿的人,便是在龙舟上的船员,有些船员甚至连起身也做不到,有些甚至倒在地上不断抽搐,手上仍拿着那杯酒。

    他忽地领悟过来,猛地回头抓住一旁,正要下平台走人的温柔,擒抓着她纤细的脖颈,一把将她拖了回来,摔在地上,万般愤怒的对着她咆哮。

    「酒里有毒?!温子意你好大的胆——」

    温柔重重摔倒在平台上,喉咙因为方才那抓握,痛得说不出话来,那邪恶的男人气得双目赤红,抽出长剑,就要对她挥砍。

    长剑当空而下,她正想直接翻身滚入水中逃跑,就见一根木浆,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砰的一声,狠狠打在张同知的脑袋上。

    那一下,十分用力,打得张同知双眼凸出,砰然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一个万分娇柔的女人站在张同知身后,垂眼瞧着那倒在地上的蠢蛋,甜甜一笑。

    「不是毒,是安眠散。」

    温柔惊魂未定的抬眼,才看清女人的脸,女人朝她伸出手,微笑开口。

    「温老板,你还好吗?」

    她握住柳如春的手,那女人将她拉了起来。

    「还……还好,我以为他也喝了加了安眠散的酒。」温柔看着那倒地昏迷的张同知,问:「怎么没效?」

    「噢,可能因为奴家常给他喝,张大人有点习惯了吧。」柳如春轻言浅笑,笑得好甜好甜,一双媚眼眨也不眨的道:「大人有时,挺烦人的呢。」

    温柔看着她,有些傻眼。

    「那知府大人和其他的——」

    「这安眠散只能对付人和小妖,功力再高一点的,就没办法了。」柳如春一耸肩,扫视倒地躺船的那些人与妖,确定再没人能找麻烦,才道。

    「温老板,剩下的你能处理吗?」

    「可以。」这几日,她和陆义花了一点时间清查不是妖怪且较忠心的人,各自带了一批来行事。

    就在这时,另一声巨响蓦地在远方响起,引得两人双双转头看去。

    几乎在下一瞬,人们就看见西边那儿燃起黑烟,开始冒出熊熊烈焰。

    「那奴家先告退啦。」

    柳如春说着娇笑一声,赤足在地上一蹬,便如飞仙一般掠过蓝天。

    翠姨在这时冲上了平台,见那柳如春突然飞了起来,吓了她好大一跳。

    「温柔,你还好吗?那柳如春是妖怪吗?」

    「还好,我没事。她是我们这边的。」她对翠姨露出微笑,问:「云香人呢?」

    「她在我这。」

    这句,不是翠姨说的,是另一个女人。

    温柔和翠姨心头一惊,朝发声处看去,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红腰带的女人,手拿匕首,挟持了云香。

    那女人模样秀丽,是迎春阁的船员,温柔知她方才也倒在船上,可现在看来,这女人显然是装昏的,一等柳如春走人,她就爬起来挟持了云香。

    「温老板。」女人挟持着云香,朝她点了下头,「若不想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你最好过来替她。」

    原本安静地站着的云香闻言,忽地抬手抓住了那把抵在她喉上的匕首,张嘴咬了她的手。

    那女人被吓了一跳,松开了匕首,翠姨在这时扑上前去,将满手是血的云香抱开,见那女人抬手就要刺杀翠姨,温柔抓起掉在地上的木桨朝她挥了过去,但那女人闪过了那一桨,下一瞬,那匕首就抵到了她的脖子上,逼得她不得不停下。

    「想死,」女人一脸的冷,面无表情的道:「你就试试看。」

    那清冷的语音,似曾相识,忽地,温柔领悟过来。

    「你是……十娘?」

    女人瞳眸一缩,笑了。「温老板不愧是温老板。」

    说着,她抬手撕去了脸上的脸皮,露出原本的模样。

    「周庆说,你曾是人。」温柔白着脸,看着她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十娘冷笑:「做人有什么好?人心险恶,心狠起来,比妖更狠,比妖更恶——」

    说到这,她黑瞳收缩,像是想起了谁,她咬着牙,恨恨的道。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