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2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27 作者:黑洁明
    「他不行。」周庆握住她振笔疾书的手。

    她一愣,抬眼只见周庆一把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温柔轻呼出声,小脸又红,只见周庆将她抱上了床。

    「你应该先休息。」

    「休息?你胡说什么?我们没有时间了。」她面红耳赤的。

    「当然有。」他脱了她的鞋袜,将她塞到被子里,然后也跟着去鞋脱衣上床。

    「我以为你要去找墨离?」她满脸通红的试图坐起身,却被他长臂一舒,揽进怀中。「你不是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一直派人在监视这里,若他还活着,很快就会自己出现的。」

    「至少让我和陆义说——」

    「他已经走了。」

    温柔眨了眨眼,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屋子里早没了旁人,下一刹,他的大手再次探来,将她的脑袋压回枕上。

    「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她红着脸,拧眉咕哝。

    「那男人知道该做什么。」他和她躺在同一张枕上,说:「他不是笨蛋。」

    「我没说他是笨蛋,但有些事需要温老板才能进行的。」之前是有阿澪帮忙,现在阿澪跑了,她可不能不出现。

    「不差这几个时辰的。」他抚着她的小脸,道:「现在,睡吧,等你醒来,我相信那些管事们都会乖乖等在温老板书房外的。」

    「这种时候,我怎能睡?」

    「你当然可以。」他眼也不眨的说。

    她拧眉瞪他,可这男人根本不吃她这套,只朝她挑眉。

    「你越早睡,就能越早起。」

    「现在天都亮了。」

    「就是如此,你才得先歇歇。」

    看着眼前这顽固的男人,温柔叹了口气,终于放弃和他争辩,让自己放松了下来,偎进他怀中,闭上了眼,却依然忍不住咕哝。

    「我们需要请石匠赶工刻那凤凰封印石。」

    「陆义会处理的。」

    「柳如春是十娘吗?」

    「不是。」

    「柳如春和墨离是同一阵线的?」

    「嗯。」

    「迎春阁的第一花魁若能参加龙舟赛事,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潮……」

    「温柔。」

    「嗯?」

    「我累了。」

    闻言,她闭上了嘴,再没吐出一个字。

    没有多久,他就听见她的吐息变沉变缓。

    她睡着了,他张开眼,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轻轻以指将她脸上垂落的发丝掠到耳后,不舍的抚着她眼底下的黑眼圈。

    她身上的毒虽已去尽,但却大耗元气,才会那么快就累,沾枕就睡,可明明累了,却还强撑着,急着想要为他担下那些事。

    很久以前的那个冬天,他曾认为这世上没有人在乎他,也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

    可这个女人在乎,在乎他。

    他伸手轻轻将她带入怀中,轻拥。

    真是个小傻瓜。

    晨光在墙面与地面缓缓轻移,他闭上眼,知道这一生,至少还有她。

    阿澪没有走远。

    陆义远远的,就看见她伫立在湖畔,一脸苍白的眺望着远方。

    他走到她身边,和她一起看着水上人家撒网捕鱼,看着几只水鸟一块儿振翅飞翔,掠过湖面。

    风来,又走,潮水轻拍石岸。

    「我可以告诉你,在我从苍穹之口逃出来时,我以为我能够控制那些妖怪……」

    她熟悉的声音,轻轻响起。

    那美好的嗓音,十分优美,有如天籁。

    他记得,每当她在清晨祝念祷词,在黄昏轻吟颂歌时,人们总会停下脚步,沉浸在她抚慰人心的温暖歌声里。

    千年过去,她的声嗓一如以往好听,但那之中,却再无以往那如风似水的温暖,只有如冬日寒冰那般的孤绝。

    「但事实是,当时我根本不在乎,我恨那座城,我恨里面所有的人,我恨那贪婪的国度,我恨人们平时有求于我,到头来却纵容龚齐把我献出去当供奉,我等了十三个月,忍了十三个月,忍受那些妖怪一再吞吃我的血肉,我以为会有人来找我,以为会有人来救我——」

    她气一窒,声微顿。

    她看着那些飞鸟,颤颤再吸一口气,道:「可我只等到那些妖魔的讪笑与嘲弄,等到他们的咀嚼和啃咬,他们给我看城里的景象,让我看我自小守护的那些人、那座城……看人人都在习武链兵,看家家户户都在打铁铸剑,窑里的大火那么旺、那般烈,烧出的黑烟都遮蔽了日月……但那一切,却不是为了来救我,而是为了支援龚齐去兴兵作战,没有人试图来找我、想救我,而那从小看着我长大,我将其视之为兄长,为我铸造礼器的大师傅,竟然带头为龚齐那王八蛋铸刀造剑?!」

    对她的指控,他不知该说什么。

    他能听见她的恨,听见那曾经优美柔软的嗓音,充满着恐惧、痛苦与愤怒。

    刹那间,好似又见那座城,又听战鼓急急,又看黑烟漫天,看万千铁骑轰隆隆的踏破草原。

    「在那一刻,我只希望全部的人去死……全都去死……」她握紧了拳头,看着远方,恨恨的说:「最好和我一样,全都变成在不见天日的黑暗深处发臭腐烂的一块肉……」

    湖水潮浪,一波又一波。

    暖风迎面,袭来,扬起她乌黑的发。

    「龚齐派人将你带走之后,阿丝蓝来找过我。」他看着前方的渔船,声微哑:「她希望我去找你,她想自己去找你,但我不认为那是个问题,我以为龚齐再怎么失控,也不会试图伤害你。」

    他深吸口气,坦承。

    「我错了。」

    这一句,让泪夺眶,随风走。

    在天上优游的水鸟,忽地如箭矢一般钻入水中,用长长的鸟嘴,衔抓了一只死命挣扎的鱼儿上天。

    小舟上,一个孩子仰望着那捕鱼技术高明的鸟儿,赞叹地张大了嘴,就如当年的她一般,就和那年的云梦一样。

    她还记得,巴狼掌着竹篙,和阿丝蓝一起,带着她们三个在河上玩耍。

    蝶舞、云梦,和她。她记得阿丝蓝的笑,记得她对她伸出的手。

    「我从来不想伤害阿丝蓝。」

    她唇微颤,将双手交扣在身前,声喑哑的道:「我看到她小产,倒在血泊中,而你忙着为龚齐铸剑,他们没让我看到最后,我以为那一夜,她就死了。」

    这话,让他浑身一震,转头瞪着她。

    「小产?」

    这一句,让阿澪回首,见他那模样,忽地领悟。

    「你不知道?」

    眼前的男人,黑瞳因疼痛而收缩着,「我根本……不知她……有了……」

    看着他苍白的脸,痛苦的眼,她久久无法言语。

    她没有资格怪罪他没照顾好妻子,她后来对阿丝蓝做了更糟糕的事,她让那温柔又善良的女人双手染满了鲜血。

    风吹了又吹,让杨柳轻扬,教潮浪来回。

    千年前的过往,曾经犯下的过错,满盈在风中。

    你应该要道歉。

    男人的忠告,蓦然响起,就在耳边,仿佛他人就站在她身后,脸上挂着那讨人厌的微笑。

    说啊,阿澪。

    他语音带笑,鼓励着。

    说对不起,我错了,我很抱歉。

    看着眼前那痛苦万分的男人,她张开嘴,但那些字句却卡在喉中。

    她吸气,张嘴,想再试一次,可就在这时万里无云的天,忽地毫无预警的爆出一声巨响,教林鸟惊飞。

    晴天霹雳,那是封印石破掉的警示。

    阿澪和陆义双双一震,转头朝声响处看去。

    「在城里。」陆义将视线拉了回来,看着那脸色瞬间又刷白的女人,道:「李家大宅那个。」

    她知道,她刚看了那法阵图,最后一个封印石在城外,在另一座湖底,和白鳞的本体一起。想起那嗜血的妖魔,让她浑身止不住轻颤,刹那间,惊、惧、恐、怖,充塞心头,上了眼。

    他能够看见她掩不住的害怕畏缩,这一回她甚至忍不住将双手环抱在胸前。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