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2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24 作者:黑洁明
    周庆看不出他是怎么做的,但那小炉迅速在那男人的大手之下,再次冒出火焰,温暖照亮了一室。

    火光摇曳着,将男人的身影映照在墙上。

    陆义看着手中的小炉,和其中的火焰,有那么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

    看着那巨大的身影,周庆和温柔安静的等着,没有催促他。

    不知过了多久,那男人才把那壶茶放了上去,看着那炉火,终于开了口。

    「很久以前,在西南方有个国家,叫做阿塔萨古。我是阿塔萨古国制作礼器的工匠,我叫做巴狼,澪则是白塔的巫女,我的妻子阿丝蓝是侍奉她的女侍……」

    他说了好一阵子,才把当年发生的事全说了出来。

    当他说到阿丝蓝为了救他做了什么事时,一度无法继续下去,但最后他深吸了口气,直视那火焰,还是将它说完了。

    她能在他眼中看到那痛、那悔,能感觉到那疼痛的情绪充塞一室。

    然后,他告诉了他们,那段诅咒。

    澪对蝶舞的诅咒,对龚齐的诅咒。

    但事情没有就此结束,那些曾经受她操纵的妖魔,因为妖王夜影的离开再无人能控制他们,澪千年以来仍遭妖魔追杀抢食,她一直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即便想死也求死不得,只能逃亡着、躲藏着、怨恨着一切。

    当他停下来时,一室沉寂,只有燃烧的火星,发出细微的噼哩声响。

    温柔微颤,抬手压着心口,只觉惊恐,为那曾经发生的一切,感到悲痛。

    周庆的大手,不知何时搁在了她的肩头上,他的碰触莫名抚慰了她。

    她深吸口气,看着那将双手交握在身前的男人,开口打破寂静。

    「所以,这些年,每一世,你全都记得?」

    陆义抬眼,用那双盛满痛楚的黑眸看着她,缓缓道。

    「大部分的时候都像浮光掠影,但有些事,一直清楚的就像才刚刚发生。」

    这话,他那模样,让温柔心头紧缩,试图张嘴,声却卡在喉中,只有唇微颤。知她再问不下去,周庆握紧她的肩头,替她开了口。

    「你一直在调查那些妖魔,你还记得八百年前,苏州这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陆义抬眼,将视线拉到那男人身上。

    「是的,我记得。」他交扣着双手,哑声道:「我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我听说澪出现在这,白鳞也随之而来,白鳞是当年造成澪不死之身的上古大妖之一,他一直想得到澪,当年白塔的巫女利用夜影偷了魔人之书,她的血肉不只是妖怪们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那本书更是所有大妖求之不得的法宝,宋家的少爷为保澪,才使计封印了他,但我来到这里时,她已经和宋家的少爷一起离开了。」

    「宋家的少爷?」周庆挑眉:「那收伏白鳞的人吗?」

    「是。」陆义看着他,道:「宋应天。」

    「他和凤凰楼主是什么关系?」

    「凤凰楼主冷如风是宋应天的师叔。」陆义看着他说:「宋青云和冷如风是同门师兄弟。」

    周庆闻言,再追问:「你认识他们?」

    「见过。」

    周庆精神一振,忙道:「封印白鳞的法阵,宋应天在书上注明收在悦来客栈,当年的悦来客栈即是今日的迎春阁,可我翻遍了迎春阁也没看到和凤凰石相关的事物。当时你可曾听过他们提及此事?」

    陆义不答反问:「你找那法阵,有何用?」

    「我们想重启法阵,再次封印白鳞。」温柔倾身开口道:「原先那法阵的九块凤凰封印石,我们已得知其中八块的所在地,剩最后一块不知所踪,若能知道它在哪里,或许我们能来得及在白鳞挣脱它之前,将他再次封印起来。」

    陆义闻言,抬眼再看向站在温柔身后的周庆。

    他注意到对温柔的说法,周庆虽然没有否认,可也没有承认。

    「那不是件容易的事。」陆义说。

    「确实不是。」周庆道:「但总得有人要去做。」

    陆义松开交扣的大手,道:「我大概知道他们可能会将法阵图收在哪,但迎春阁那儿太危险了,温柔得留在这里。」

    周庆沉声说:「我不会让她一个人留在这。」

    陆义起身,淡淡开口:「放心,她不会是一个人的。」

    周庆和温柔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陆义眨眼就到了门边,拉开了紧闭的木门。

    一个脸色无比苍白的女人站在门外,因为被逮到在偷听而僵在那儿。

    女人和温柔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甚至还穿着温柔平常休息安眠时穿的衣袍。

    她僵看着他,动也不动的,活像已经石化。

    「告诉我,我能相信你吗?」陆义垂眼看着她问。

    女人没有开口,只在听到这问题时,反射性的瑟缩了一下,像他不是问了一个问题,而是拿一条带刺的长鞭狠狠抽了她。

    可她没有因此发怒,没有就此离开,那双深黑的瞳眸闪过许多情绪,疼痛、愧疚、害怕、悔恨,甚至可能还有些怀念,或许她曾想说些什么,对他说些什么,可到头来,她还是紧闭着唇,只垂下了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陆义侧身,道:「进来吧。」

    澪跨过门槛,周庆看着那巫女,拧起了眉。

    「你要我相信她?」

    这一句,让澪微微一僵停下脚步,可在门边的陆义看着周庆开口。

    「是的,我要你相信她。」

    「我以为这女人害死了你的妻子。」

    「害死阿丝蓝的,不是澪。」陆义黑眸一黯,声微哑,「是我。」

    这一句,教一室沉寂,让澪微颤,面白如纸。

    周庆看着陆义和阿澪,依然有些犹豫,他不信任这巫女,更担心那些妖怪找上门来,但温柔捏了捏他的手,他垂眼看去,只见她虽然脸色仍显苍白,但眼里没有半点畏惧害怕,她安适的坐在这斗室中唯一的椅子上,瞧着他,柔声道。

    「没事的,我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她确实知道。

    事实上,在面对知府大人和张同知时,她一直应对得很好,她知道怎么和那些妖怪周旋。更别提,他和她一样清楚,方才秦老板要秦天宫跟着阿澪,阿澪既然在这,那男人也不会离得太远。

    看着这无比坚强的小女人,周庆握紧她的手,倾身低头吻了她。

    没想到他会在有旁人的情况下这么做,温柔小小吃了一惊,有些羞,小脸瞬间热红起来。

    当他停下那个吻,一双黑眸又黑又深,大手抚着她终于比较有血色的脸,和那水嫩的唇,语音低哑的说:「我去去就回。」

    「嗯。」她面红耳赤的应了一声。

    他这才深吸口气,然后强迫自己放开,转身朝门口走去,但在和阿澪错身时,他淡淡道。

    「若她出了什么事,我会亲自把你送到那些妖怪面前。」

    那女人抬起黑眼,冷冷的瞧着他。

    「这是威胁?」

    阿澪话声未落,周庆就已将护臂黑剑握在手中,抵上了她雪白的脖颈,她不是没有试图闪躲,她闪了,但这男人的剑如影随形,将她逼到了墙边。

    「不是威胁,是警告。」周庆看着她,眼也不眨的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阿澪恼怒的眯起了眼,可几乎在同时,一只厚实的大手握住了那把黑色的剑。

    「我们得在天亮前完成这件事。」陆义看着那男人道:「除非你改变了主意。」

    阿澪没有转头去看大手的主人,只是直视着前方,她没办法看那男人,只能握紧微微汗湿的手。

    周庆显然也知道,他收回了剑,他很清楚他已经传达了自己的意思,所以他不再看那巫女一眼,只是脚一点地,施展轻功,如风一般,从大门飞窜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