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1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19 作者:黑洁明
    男人哈哈大笑,将倒地的儿子从落叶中捞了起来。

    「好了,阿庆,一会儿咱们回家,可别同你娘说我教你打拳啊。」

    男人笑着说,一手抱着那根本累到走不动的儿子,大踏步走回家。

    落叶随风翻飞着,男孩趴在男人的肩头上,能看见在穿林透叶的日光中,周围那些参天的巨木上,有着被爹方才链拳时,以拳劲打出的巨大拳印。

    他还没有办法做到,他的拳头很小很小,连片叶子都卷不起来,可将来有一天,他一定也可以做到。

    就像爹一样。

    绿叶随风飞呀飞,落叶随风飞呀飞。

    就像爹一样……

    他睁开眼。

    菩提又落了一片叶。

    那片绿叶被夕阳染成了金红色,落在怒放的红花之中。

    艳红如血,似火一般。

    蓦地,一只冰凉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脸。

    他垂眼,看见怀里的小女人,凝视着他。

    她以指腹轻轻拭去他颊上不知何时滑落的泪。

    「你作梦了。」她说。

    「嗯。」他应着。

    「梦到了什么?」她问。

    看着她温暖的眼,他听见自己语音沙哑的开口。

    「我爹。」

    对她说实话并不难,没有想象中困难,他再也不想对她藏着、瞒着什么。

    那太累了。

    以前他不说,是还想给她退路,可当他诈死,她还留着,他知道这一生,他再无法放她走。

    温柔看着他,没有再问,只是拭去他的泪,抚着他的颊,然后将那只小手,搁到了他心上。

    「娘还活着时,他曾教我打拳。」他告诉她:「工字伏虎拳。」

    她不知该说什么,或许他也不需要她说什么,她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继续哑声开口。

    「他教我打拳,还要我别同我娘说,因为娘不喜他和那些江湖人士胡混,习武易惹事,总有麻烦会上身。可我爹认为习武能强身健体,遇事才有办法自保。」

    握着她的小手,他看着前方那棵菩提树,回想当年。

    「他其实武艺高强,在为娘赎身后,他一直很安分的当个小老百姓,我们一家住在城外,他在码头当搬运工,娘白天在后院种菜,晚上在家做女红,早上就拿去早市卖,我们没有余钱,但日子过得还可以。」

    然后他娘病死了,一切都变了。

    她握紧了他的手,让他心紧又热。

    「他其实不是个坏人。」

    他语音如此沙哑,让她莫名心疼。

    「没有那么坏。」

    他说着。

    热气莫名上了眼,温柔枕在他肩头上,和他交握着手,一起看着前方那棵菩提树,看着夕阳慢慢西下,将一切染成金红橘黄。

    她与他就这样坐在漫天晚霞之中。

    几上的茶凉了,没人在意。

    这是他与她,这些年,少见的平静。

    可那绚烂的彩霞,渐次消散,很快的,天就再次黑了。

    虽然不舍,怕她受凉,他还是将她抱了起来,带她回房。

    又是夜。

    夜里醒来,是因为不够暖。

    温柔睁开眼,只见那男人虽然不在床上,但依然就在眼前。

    昏黄的灯火下,他伏案在桌,桌案上堆满了他同秦老板商借来的书册,那些古籍堆成了小山,摇摇欲坠。

    这两天过去,她的身体渐渐好转,虽然依旧虚弱,总算是能自行穿衣起身。

    秦老板的书铺子不大,但铺子后面这儿,该有的都有,什么也不缺。

    每天早晚,秦老板都会到后院这儿来浇花,他一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有时见着她,也只是会同她点头颔首,不会多说一言一语。

    周庆大多时间都顾着她,可每当她醒来,总会看见他在看这些书,起初她不是很了解他为何还在查看那些古籍,但这一刻,当她躺在枕上,看着那男人夜半不睡,仍在灯下看书的脸,她忽然领悟过来。

    「那封印的办法,你没找到,是吗?」

    周庆闻声抬眼,见她坐起身来,不自禁的朝她伸手。

    温柔掀被下了床,来到他身边,握住了他伸出的大手。

    他将她拉到怀中,让她坐在腿上,抓来一旁的大衣把她包好,不答反问。

    「为何这么说?」

    「悦来客栈,你没说它在哪。」那天她问起时,他闪避了那个问题。现在想来,他当时那么说,摆明是为了诓骗阿澪的谎话,他那时以为阿澪知道封印石在哪。

    他看着她,笑了起来,坦承道:「我知道悦来客栈在哪,我只是不知道那封印的办法,被藏在哪一间客栈里。」

    她一楞,「什么意思?」

    他怀抱着这小女人,把脑袋搁在她肩头上,深吸了口气,又吐出来,这才指着桌上那几张摊开的羊皮地图道:「这些是凤凰楼当年的地道图。」

    温柔倾身查看,看见那地图上绘制的地道吓了一跳,因为那几乎遍布全城,甚至延伸到了城外。

    「凤凰楼是当年一间商行,经营的生意什么都有,悦来客栈是凤凰楼旗下的客栈,那姓风的楼主,南至安南广府,北到黑水勃海,东至百济倭国,西至火州波斯,都开设了悦来客栈,在大唐全盛时期,凤凰楼旗下的悦来客栈大大小小加起来总共有两百二十八间。」

    她闻言有些傻眼,「两百二十八间?」

    「就算扣除掉后期增加的,只算江南地区的,最开始也有三十六间。」

    「你怎知那人把封印的办法藏在悦来客栈?」

    他从桌案上的书堆里,抽出其中一本给她,那是  那本他曾说过的《魔魅异闻录》。

    「你看第二十三页。」

    她打开来,翻到第二十三页,看见上面写着——

    白鳞

    上古大妖,能幻人形。

    额有独角,四足长尾,体粗如桶,通体雪白,其鳞刚硬无匹。

    喜居沼澪暗壑,冷酷、嗜血、聪明、狡狯。

    若遇之,避则吉。

    在那端正的字体下方,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明显不是同一人书写,是后来附加注记写上的。

    天罡地煞,七星八卦,

    凤凰法阵,春至悦来。

    那简洁的注记,让她又傻眼,「写这注记的人和凤凰楼主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

    「说不定是同一个?」

    「不是同一个。」周庆道:「凤凰楼主姓风,地方志里则记载,当年收妖的能人姓宋,写这本书的人姓齐。他们三个都不同姓,或许是师徒关系,也或许完全没有关系,我不确定。」

    「你知道当初那凤凰楼在哪吗?」温柔问。

    「扬州。我去看过了,那楼早在几百年前就失火烧掉了。」

    「那儿有风家后人吗?」

    「有姓风的人家,但那家子没人听过凤凰楼,那儿倒是还有间悦来客栈,可早已不是原来那间,只是几年前开的,刚好同名罢了。」

    「城里当年的悦来客栈,现在是哪?」她再问。

    闻言,他笑了,苦笑,然后吐出一个让她傻眼的答案。

    「迎春阁。」

    她小嘴微张,有些愕然的看着他。

    周庆叹了口气,道:「这些日子,我只差没把迎春阁整个拆了,可那儿虽然也有地道,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看着他的苦笑,她只能帮着他查找翻阅,比对古老的地图与史籍,试图厘清八百年前曾经发生的事。

    第14章(1)

    「周庆?」

    「嗯?」

    「这本《魔魅异闻录》真的是八百年前的书吗?」

    「应该吧。」

    「这书册虽然看起来十分古老,但一本纸制的书册真的能存在那么久吗?之前我同秦老板这书铺子里买的那些古籍,都是后人再抄写过的,可这书册上,还有八百年前就作古的人写的注记,你不觉得奇怪吗?」

    他以指梳着她乌黑的长发,一边继续查看图册,一边道:「这书泡了特殊的药水,所以才能长久保存。」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