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1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13 作者:黑洁明
    就像元生当铺天井里的一样。

    只是这里的更大,纹路较元生当铺的更清楚一些。

    这是一只回头的长尾凤鸟,双翅飞扬,长尾翩翩,尾羽那儿若注意看,还能看到它们中间藏着一个飘逸的凰字。

    这是一只凤凰。

    而且,这石板近期被人撬开过,她可以看见石板边缘被铁器撬开弄破的痕迹,那痕迹是新的。

    她抚着那破碎的石块,心跳飞快,转身就要去厨房灶炉那儿找火钳来撬开它,可才刚直起身,忽然间,她感觉到一股让她毛骨悚然的呼吸声伴随着腥臭,从身后传来。

    温柔头皮发麻的握着蜡烛,缓缓转身,只见身后不知从哪儿,突然凭空冒出了一只像山猪一样的四脚野兽,那兽全身布满蓝绿斑烂,如针刺钢钉一般的粗硬毛发,牠双眼赤红,长吻两旁分别有一根尖利朝天的白牙。

    它的体型十分巨大,就像驴子一样大,它用那赤红的眼看着她,朝她咧了咧嘴,几乎就像在笑,当它张嘴,她能看见它嘴里有更多细小的尖牙,还有一根灰黑色的长舌头,和缓缓从那肮脏牙肉中滴落的黏稠口水。

    它每一次呼吸,都会吐出伴随着可怕臭味的热气。

    她直瞪着眼前那怪物,浑身寒毛直竖,手上的烛火因为恐惧的颤抖而摇晃着,让眼前这不知名的野兽看起来更加恐怖。

    下一刹,牠朝她冲了过来。

    她转身就跑,拔脚狂奔,蜡烛因此掉在地上,可才跑出两步,整个人就被那野兽扑倒在地,那兽的脚爪就压在她背上,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惊恐中回首只见那野兽张开血盆大口,朝她当头咬下。

    就在她以为自己小命就此休矣,忽地一条黑影,从墙角阴影中飞窜而出,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黑影将手臂横过她眼前,卡住了那张大嘴。

    黑影是个黑衣人,野兽撕咬着那只手臂,但那上头有着黑色的护臂,牠完全啃咬不动,只将那黑衣人扯到了半空,摔倒了另一边,牠松开那坚硬的手臂,愤怒的转头去咬他的脑袋,但那是个错误的决定。

    黑衣人将原本被啃咬的左手一甩,手上的护臂倏地弹射开来,成了一把墨黑长剑,让他握在手中。

    他手持墨黑长剑,大手一挥,一剑砍向怪兽张开袭来的血盆大口,在牠还没来得及反应痛叫时,黑衣人已双手紧握那把削铁如泥的长剑,大脚往前一跨,像切豆腐那般,一路将牠从脑袋、喉咙、胸腹整个剖了开来。

    那被开膛剖腹的怪兽喷出黑血,两眼翻白,摇摇晃晃的退了两步,然后倒在地上抽搐。

    黑衣人垂眼看着那即便被开膛剖腹,却依然没死,倒地抽搐喘息的怪兽,反手将长剑用力插进牠的胸口,戳进牠仍在跳动的心。

    那恐怖的怪兽呻吟一声,赤红的眼不甘心的怒瞪着他,然后才终于咽了气,不再动弹。

    暗夜无星,可有残月。

    天上乌云来去、聚散,月华淡淡,时隐时现。

    眼前几乎一片漆黑,可温柔能借着那月华,看见那手持长剑,身穿黑衣的男人。

    他背对着她,可她认得那背影。

    她瘫坐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只觉一阵晕眩。

    他抽出长剑,轻轻一甩,就将剑身上的黑血一滴不剩的全都抖掉,再一抖,那墨黑长剑就如蛇一般重新缠上了他的手臂。

    然后,他转过身,朝她走来,伸手开口。

    「火折子。」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但仍将火折子交了出去。

    他接过手,走回那怪兽身边,点了火,怪兽一下子就烧了起来,牠的血似油一般,让火光熊熊。

    男人回到她身边,蹲了下来,看着她,抬手试图轻触她的脸。

    她反射性的往后退缩,闪避着他的手。

    男人看着她,黑瞳收缩着,然后扯着嘴角,哑声开口。

    「怎么,怕了?」

    这话,让她心微抖。

    「现在才怕,会不会太晚?」

    他话声未落,她已不顾背上的伤,抬手甩了他一巴掌。

    那一巴掌很用力,让他的脸发红,但他没有闪开,他欠揍,她和他都知道。

    缓缓的,他把脸转回来,定定看着她,然后再次抬手轻触她苍白的小脸。

    这一次,她没有闪躲,他抹去她脸上滚落的泪珠,哑声开口。

    「你就是不懂得放弃,对吧?温老板。」

    她张嘴,却发不出声,只有唇微颤。

    「我们不能待在这里。」

    说着,男人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将脸色发白的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没有反抗,她太过震惊,仍无法回神,双腿依旧无力,背上的疼痛更如火烧一般,教她就算想抬手再打他都没有办法。

    男人抱着她,走进他方才窜出的暗影角落,另一名黑衣人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她方才掉落的蜡烛,还有搁在后门那儿的伞。

    在那原本空无一物的后院角落墙面,有块砖凸了出来,地上的石板不知跑哪去,只有往下消失在黑暗里的阶梯。

    他抱着她往下走,没入那黑暗之中,当两人下了阶梯,她看见那石板重新合了起来,掩去熊熊的火光。

    黑暗的通道,似无限延伸。

    他抱着她在那地道中移动,时而直走,时而拐弯,背上的伤让她痛得直抖,几乎想要就此昏厥过去,但她不敢,不想。

    然后,他终于从另一道暗门走了上去,来到另一间房。

    那间房很小,但该有的都有了。

    他将她放到床上,替她脱去身上残破染血的衣物。

    一个女人端着一盆温热的水,推门走了进来,有那么一瞬间,她试图遮掩自己,但她太痛了,而他半强迫的伸手握着她的后颈,让她依靠在他胸前,枕在他肩上,不让她退开。

    然后,温柔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脸,不觉一怔。

    女人不是别人,却是那在城南旧书铺子里顾店的黑衣姑娘。

    她脸色发白、嘴唇发青的看着那黑衣姑娘来到床边。

    「所以,书铺子也是你的?」她哑声开口。

    「不,书铺子不是我的。」他淡淡的说着,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看着那黑衣姑娘在床边坐下,「是秦老板的。」

    「她的头发。」黑衣姑娘朝他吐出这一句。

    他闻言,干脆将她快要散落的发髻拆了,把她一头乌黑的秀发全捞到前面来,一边告诉怀里的小女人,道:「这是阿澪,她是个大夫,她会替你治疗背上的伤。那妖兽的爪子有毒,她得帮你把毒血清洗掉,会痛,你忍一忍。」

    黑衣姑娘这才拿着布巾,开始替他怀中的小女人清洗伤口。

    温柔瑟缩着,止不住颤抖,小手因疼痛,紧紧抓住他的手。

    「大夫?」冷汗从她额上冒了出来,她颤声道:「我以为你是书铺子的伙计。」

    「我从没说我是秦无明的伙计。」阿澪冷哼一声,看了那男人一眼,示意他把她抓紧,边道:「我只是无聊,顺便顾一下。」

    他看见那一眼,大手重新覆握住她的后颈。

    温柔没有反抗,只偎靠在他身上,她知道那女人即将开始动手,她不自觉更加紧握着他的手,揪抓着他身后的衣。

    阿澪将布巾浸湿那盆浸了草药的药水,然后覆上了她的背。

    温柔倒抽口气,痛得浑身打颤,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把心思放到那团混乱之上。

    「所以……秦老板……也知道……?」

    她话没问全,可他知她在问什么。

    「对,秦老板也知道。」他告诉她。

    阿澪面无表情的,用那盆温热的药水,一次次洗去她背上的血,教她痛得脸上血色尽失,可她依然没喊痛,只将脸埋进他的颈窝。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