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1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12 作者:黑洁明
    李老板是来道谢的,那天是温子意帮了他,给了他一家容身的地方,所以在安顿好之后,他又带了礼上门拜访。

    「温老板,今日除了来和你道谢,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老夫厚着脸,还有一事相求。」

    「李老板,你但说无妨。」

    李老板迟疑了一会儿,老脸发红的张嘴,道:「我李家那祖屋,听说周庆死后,是到了您手里?如若可以,是否请温老板缓上一缓,别将那屋卖给别人,让我老李有机会,把那祖屋分次给买回来?」

    温柔一怔,才想起来,确实周庆大部分的物业,都到了她手上,她昨夜的确曾在帐本上看到这条。

    她才要开口要他放心,李老板生怕她不愿答应,已老泪纵横的匆匆再道。

    「温老板,我知道,你也是花了不少银两,买了那屋那地,可咱们李家,自唐朝就在这儿落地生根,打小,我爷爷姥姥都再三交代,对我耳提面命,那祖屋是千年家宅,绝对不能卖的,那是咱们李家家业根基,就连族谱上都有先祖题字,交代此屋断然不能脱手,若然脱手,必会断子绝孙,可我不中用,让周庆蒙骗,三年前他来我家,说要买我屋——」

    她一怔,开口打断了他。

    「周庆三年前就曾找过你?」

    「是,当时我不肯,他就回去了,谁知他换了个方法来拐我家祖屋,那会儿,我商货在大运河上被劫,一时周转不灵,他说要借我银两,我就该知他心怀不诡……」

    闻言,温柔心头蓦地一跳,昨夜那帐本里,除了李家,还有另外数十户人家的房产,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都是城里的百年老店,而它们全都是在这三年内,被他强行赶走霸占的。

    让她注意到的,是其中有十八户,都让人在帐本上,特别以小字注明着盖房时是何年何月,它们都和李家祖宅一样,皆是已经兴建了好几百年的古屋。

    忽地,记起他枕在她腿上那日,手上握着一本地方志。

    当时,她没有多想,可如今想来,他那时身受重伤,怎会有什么闲情翻看在地的地方志?

    蓦地,她领悟过来,他强占那些屋舍,是有原因的。

    温柔不动声色,只露出微笑,开口打断眼前的老人。

    「李老板,不好意思,李家祖屋那笔房产,我会找帐房管事来问清楚,若真在我手上,除你之外,我必不脱手。」

    得到她的亲口承诺,李老板感激涕零,差点就要跪下,她伸手拦住了他,一阵客套之后,将他送出门外。

    待李老板离开,她匆匆回转书房,翻出昨夜看到的那本帐册,果然上头有好几户旁边都有小字记载着兴建的年月,而且大多都是传了好几代的祖屋,可除此之外,她还是看不出其中蹊跷。

    但她知道,这是他的字,这些小字,是他写的,特别注明。

    他对这些老屋,这般势在必得,一定有他的道理。

    看着那本帐册,她转身翻找出城图,将那些老屋的位置,一一标了出来。

    它们看起来很散乱,没有规则性,散布在城内城外,东西南北皆有。

    她知道自己必须到那些老屋去看看,但不能是现在,得等天黑。

    第12章(1)

    李家祖宅在商街上。

    这儿的商家铺子,多是白天才有在做买卖,一入夜,热闹的地区,就换成了迎春阁所在的花街那儿,而白天人来人往的商街,店家在入夜前就将铺子收好门板放上,只有几间酒楼客栈还有开门。

    街上行人三三两两,越晚人越少。

    入夜后,又下了雨,让她暗自庆幸,若打着伞,没人会多注意到伞下的人是谁。

    为避免引人注意,温柔没走大街,只专挑小巷小弄走。

    商街的后弄暗巷里,白天时感觉还好,入了夜后,有些地方暗得连脚下的地板都看不清,偶尔才会看见有人提着灯笼走过。

    她没点灯笼,太惹眼了。

    可她确实带了火折子和蜡烛来,以防万一。

    细雨淅沥沥的下着,她打着伞,在巷弄里左弯右拐,因为担心让人撞见认出她来,她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李家大宅的后门。

    那门被人拿锁头和链子给锁上了。

    幸好她现在是屋主,温柔转头查看,确定这后巷里,前后都没人在,方掏出钥匙,打开锁,飞快推开门再重新掩上。

    黑暗中,只有雨声淅沥。

    她转头看去,隐约只能看见眼前后院大略的模样。

    这老屋十分方正且古老,沿墙皆有回廊,让人即便在雨天也能不用打伞。

    她把伞收了起来,暂搁在墙边。

    忽地,屋脊上有一物动了一下,她吃了一惊,匆匆抬头看去,才发现是只乌鸦。

    那乌鸦很大只,即便下着雨,它仍蹲缩在屋脊上,用一双小小的黑眼看着她。

    一颗心,跳得飞快。

    别慌,只是只乌鸦,八成是发现这儿没人,所以才栖身在这儿。

    她告诉自己,舔着干涩的唇,掏出蜡烛和火折子,点了火。

    火光亮起,让她心安了些。

    那乌鸦仍蹲缩在那儿,几乎和屋脊融为一体,没有试图朝她靠近,也没有飞走。

    可牠看起来真的很大只,她考虑了一下,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回身再次抓着收起的伞,举着蜡烛,避开那乌鸦所在的屋檐,开始沿着另一边的屋墙回廊前进。

    说真的,她不知自己想要找些什么,这儿早就已经被搬空了,可她不能不来看看,她穿过后院,把屋子前前后后都绕了一遍。

    温柔记得周庆在帐册上记着,这屋是在八百年前兴建的,在烛火的映照下,她可以看见这儿用的建材极好,木柱屋梁用的都是极好的木材,院中被雨淋湿的石板方正且大块,四周还有排水的沟渠。

    不像江南这儿的建筑,这屋没什么庭园造景,院子里都铺着石板,连棵树都没种,三进四院的老屋空荡荡的,感觉有点阴森,如果摆上家具可能会好一点,

    但此刻这儿什么也没有,就连原先挂在大厅里的匾额都被拆了。

    站在李家祖屋那偌大的厅堂中央,她蹙着眉、抿着唇,怀疑自己漏掉了什么。

    可她在这儿转了快个把时辰了,不管是大厅、从屋、东西厢房、前庭后院,全都看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找着。

    温柔深吸口气,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儿,她还有好几间屋得查看。

    她转身离开,回到后院时,发现外头雨已经停了,那原先待在东侧屋脊上的乌鸦已经不在那里,她拿着蜡烛,提着伞,不再绕着回廊,直接踏上后院石板,朝那在角落的后门走去。

    地上的石板仍是湿的,可因为排水做得好,完全没有  积水,不过毕竟是好几百年的老屋,院子里有些石板被风雨侵蚀,让人换过,新旧石板色澪有落差,侵蚀的程度也不一样。

    她来到后门,踏上石阶,搁下伞,掏出钥匙,就在她要吹熄烛火前,忽地停下了动作,一个模糊的念头闪过脑海。

    她转过身来,看着那座铺满石板的后院。

    为何周围的石板全换新了,中间那些看来也被风雨侵蚀过,却连一块也没有被换掉?

    温柔走下石阶,回到后院中央,放低了烛火,借着那微弱的火光,低头查看那在脚下,历经多年风霜雨雪的石板。

    不看还好,这一看,她心头一跳。

    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可她依然可以大略看出,这些石板上面有着人工雕刻的纹路,只是时间久了,院子又被人来回踩踏,让那纹路变得极浅,看不清了,可她认得这图案。

    那是一只鸟。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