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7 作者:黑洁明
    「那……是真的吗?」她哑声开口问。

    「什么是真的?」

    「你迷恋我?」

    他凝视着她,黑瞳收缩,哑声吐出三个字。

    「是真的。」

    这一切,是如此疯狂。

    她根本不该相信这男人说的话,可当他这样看着她,当他如此认真的说出那样的话,她没有办法拒绝他。

    缓缓的,温柔含泪抬起冰冷微颤的小手,勾住他的脖颈,攀着他的肩头,他捧抱着她的腰臀,探了进来,那其实有点困难,她并没有真的准备好,她昂首张嘴喘息,疼痛让泪水再次滑落。

    他低头含吻住她因昂首吸气而挺起的嫩白酥胸,教她浑身一颤,跟着就感觉他一双大手抓握着她的臀,将她抬高,让她更容易接纳他,让他能够探得更深。

    她原以为她只能假装,没有办法如此轻易忘却方才那一切,不可能在明知有人要过来查看时,和他做这种事,可他用强壮的身体摩擦着她,以一种吓人的亲密贴合着她,强势的占有着她,那热烫的唇舌,激昂的心跳,灼人的大手,让她的身子一下子也热了起来。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一张嘴舔着、吻着,轻轻啃咬着她身上敏感的每一寸肌肤,然后他抓住她的小手,和她十指交扣,不断快速来回冲刺,无与伦比的欢快席卷而来,教温柔难以自抑的攀抓着他,弓身迎合。

    她听到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听到两人交|欢的水澪声,他故意逗弄着她,让她无法克制的嘤咛娇喘。

    就在她快要不行时,有人敲了敲门,温柔浑身一僵,反射性的咬住了唇,可他没有停下来,只是继续来回,让她忍不住将脸埋在丝被中,再次闷声娇哼起来。

    门外的人闻声,只是又敲了两下门。

    他继续冲刺,一边不耐的粗声开口。

    「滚开!」

    对方没有离开,坚持的轻轻再敲了两下门。

    就在她再也忍不住松开小嘴,张嘴娇喊出声时,她才感觉到他突兀的退了开来,就这样赤身裸体的下床走去开门。

    她无力的瘫缩在床上,又羞又窘。

    到这时,屋子里早已如他所愿,充满了两人交|欢的味道,温柔羞得满脸通红,飞快抓了一旁丝被遮住自己裸露的身子。

    几乎在同时,她看见她的男装被他故意扔在地上,看见他未着片缕的背对着她,粗鲁的拉开了门。

    「什么事?」

    墨离垂首躬身站在门外,道:「阁里出了点意外,我找不着温老板——」

    「她在我这。」

    墨离依然垂着手,躬着身,可她看到他在那瞬间,飞快抬眼朝她这儿看了一眼。

    「既是如此,墨离这就告退——」

    周庆没有等他话完,就已毫不客气的将门给甩上,转身走回来。

    她松了口气,可来到眼前的男人没有,她这才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墨离不会因此走开。

    那男人为了不让周庆发现有人被吃了,在其他人清理现场时,都会待在附近确保周庆还在房里,在床上。

    温柔面红耳赤的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及时醒觉过来,再次闭上了嘴。

    他重新上了床,垂眼看着她,抬手以拇指抚着她合上的唇瓣,黑眼深深。

    她心头狂跳,难以相信,不能想象,这些日子,他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有千万个问题想问他,可她知道她不可以。

    不能是此刻,不能是现在,不能在这里。

    而他清楚,她明白。

    唇微颤,眼又湿。

    不自禁的,她朝他伸出手,抚着他冷硬的脸。

    他眼角微抽,握住她的小手,亲吻她的手心。

    那个吻,无比轻柔,让泪滚落。

    他低下头来,吻去那滴泪,俯身同她十指交扣,重新回到她湿热紧窒的身体里,和她在一起。

    第10章(2)

    夜深深,更黑,更深。

    暗夜里,华灯一盏跟着一盏,熄了。

    在这天将明未明之际,这座城很静,静得她能听见远处的流水声。

    身后男人的心,贴着她跳,蜷缩在他温暖的怀中,她完全不想面对屋外可怕的现实,可她知道,她必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当心跳渐缓,她冷静下来,想到了一个办法。

    温柔强迫自己起身,拿丝被裹身下了床。

    他没有阻她,只是缓缓坐起了身,看她取了纸笔过来,沾着水杯里的水,在白纸上写下问题。

    她们是什么?

    她把白纸推到周庆身前。

    他屈起一膝,对身上的赤裸一点也不在乎,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这男人之前问过,她是否真的想知道,她那时说她不想,并不是真的想,可现在,她早已没有回头路了。

    那年那天,当她让他枕在腿上,当她那夜没有离开,她就已经做了选择。

    所以,她只是看着他,定定的看着。

    一灯如豆。

    黑夜寂寂,白水写的字,在纸上慢慢晕开,渐渐消散。

    见她一脸坚持,没有退缩,周庆方朝她伸手,接过了那支笔,沾水写了两个字。

    妖怪。

    这字词,过去这一个时辰,曾闪过脑海无数回,可看到他写下来,她仍忍不住轻颤。

    温柔深吸口气,取过他手上的笔,沾水再写。

    她们要人的脸皮做什么?

    她把笔递给他,这一回,他没有拖延,只在纸上,用白水再写下两个字。

    当人。

    她又一颤,伸手遮着唇,忽地想起王家父子身上的味道,那腥臭味,就如小青被十娘杀死时,冒出来的味一般,那时太混乱,她没空多想,可如今回想起来,那臭味,是在王飞鹤打伤了他儿子时才冒出来的,当他们被周庆减口时,那味才变得更浓。

    王家父子也是,同小青一般,都是妖怪。

    她提笔再问。

    有多少?

    他简单又回两个字。

    很多。

    这答案教她莫名惊慌,她盯着那两个字,忽然清楚知道,他不是故意不说有多少,他是根本没办法告诉她有多少。

    察觉到她的恐惧,周庆搁下笔,伸手轻触她的脸。

    眼前的小女人,迟疑了半晌,方如他所愿的抬起眼,眼底却全是掩不住的惊惧畏怖。

    心头一抽,再忍不住,他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她缩在他怀里,却依然止不住颤抖,压不下惊恐。

    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害怕畏惧什么,这小女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天知道,她甚至胆大包天到在他的地头和那姓张的密谋反他呢。

    可如今,她却被吓成了一只畏缩的小兔子。

    环着那小小的人儿,他大手抚着她的背,低头亲吻着她的额。

    如果可以,他愿意这样一直拥着她,直到天荒地老,他还有许多话想说,想和她说,他痛恨自己必须让她离开身边,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可他比谁都还要清楚知道,她不能待在这里。

    就在他试图强迫自己张嘴开口时,怀中的女人虽然还在抖,却伸出了手,拾起他方才搁下的笔,沾了白水,再次在那张白纸上,写了一行字。

    你想我怎么做?

    他一怔,垂眼看她。

    那娇小的女人,唇仍微颤,一张小脸依然没有血色,眼里也依然透着未完全退去的害怕,可她依然直视着他。

    心头,紧缩再紧缩。

    以为她会恨他的,恨他将她拖入这团浑水烂泥中,谁知她还问他想她怎么做?

    这一刻,几乎后悔起来,后悔当年拿了她的锁,后悔那年要了她的身,后悔自己拿她当棋用。

    只是几乎。

    情不自禁的,他抚着她苍白的唇,低头吻她。

    「温老板,你真是个傻瓜。」

    这沙哑的评论,教她恼了,拧起了秀眉,那模样却让他笑了。

    周庆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笔,沾水在纸上写字。

    围地则谋,绝地无留。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