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6 作者:黑洁明
    暗夜里,她可以听到那人转身试图跑开,但那个女人不知怎抓住了他,温柔可以听见他重重摔倒在地。

    那砰然倒地的声音,让她整个人惊得一抽,身后男人捣在她嘴上的大手压得更紧。

    咻咻——哗沙——

    「不要——不要——」

    伴随着那奇怪的湿滑声,男人闷喊挣扎的声音再次传来,枝叶被攀折断裂,有东西在抓地,被拖行。

    「放……放开我……咯咯……放……手……」

    喀喀咯咯的声响,接二连三,那不是树枝,她知道,忽然明白,那是骨头断裂造成的。

    那是什么?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再发不出声音,可她能清楚听见,有人正在啃咬吸吮着什么,就像是在吃油鸡一般,那样卡滋卡喳的,啧啧有声。

    黑暗中,那声音如此鲜明,让她屏住了气息,吓得不敢呼吸,一整个毛骨悚然,害怕得在漆黑的假山山洞里张大了眼,身子直颤。

    脚步声,突然又再响起,由远而近,然后顿住。

    「啧。」

    女人娇嫩的声,轻轻。

    「真是的,不是要你小心些,别把他脸皮弄破吗?如今这般破了相,左耳也掉了,头皮还被扯掉一半,是要怎么用?」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原来那装成书僮的姑娘,娇嗔道:「我也不想啊,可他偏是要跑嘛,我若不把他抓回来,难不成还让他跑去前面大声嚷嚷?」

    「不是因为你贪嘴吗?」

    「我饿了嘛,都忍那么久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把人搞死了,又没把皮好好留着,若让周庆知道你犯了规矩,他还不弄死你?」

    「不过脸上破了点相,就说是喝醉摔倒了不成吗?至于这耳朵,找人修修粘回去就好啦!你整天周庆周庆的,我瞅着他不就是个懂点武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之前也有人初来这座城时,同我说过同样的话,你知道那些人如今在哪吗?」

    「在哪?」

    「死了。」女人轻轻道:「全死了。」

    窸窣声再响,中间混杂着液体滴落和教人头皮发麻的撕拔声响。

    温柔在黑暗中紧抓着身后男人的大手,恐惧不已。

    不知何时,他已不再捣着她的嘴,而是改将大手压在她狂跳的心口上。

    「这头皮和耳朵我可以拿去给人修修看,可这身子……」

    「我可以吃吗?」

    「你吃都吃了,还能怎么着?」女人轻描淡写的道:「既然吃了,就吃干净些,别留下痕迹。」

    扮成小书僮的女子发出雀跃的声音,下一瞬间,那卡滋卡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本来我是想说一会儿去找那温老板的……」女子边吃边道:「他看来细皮嫩肉的……那双手啊,真是又软又白,张大人说他不喝花酒,我瞅着他脸那么红,说不得还真没开过荤呢,嘻嘻嘻……」

    听到这,温柔这才发现,那女子竟是方才在席间的小青姑娘,刹那间她浑身止不住颤栗,可更让她惊骇的,是小青吃到一半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啊——你做什么?!」

    「傻丫头,我做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女人冷冷的道:「大人的时辰就要到了,这么重要的时刻,一点错都不能有,可你又蠢又贪嘴,连温子意是周庆的人都不知道,办事还这般不牢靠,我留你何用?」

    「不要、别杀我,拜托你,我下次不敢了、不——」

    她话没说完,温柔只听噗哧一声,那求饶的话语就突兀的被中断。

    可怕的静默在黑暗中浮游着,她可以嗅闻到那浓郁的血腥味弥漫而来,包裹着她,教她闻之欲呕,全身上下抖得停不下来。

    匆匆的脚步声忽又再起。

    「该死,这里是怎么回事?」

    男人恼怒的声音响起,温柔瞪大了眼,认出那是墨离的声音。

    「今夜是十五,你也知,满月有多么容易让人失控,这丫头忍不住,守不了规矩,见我发现了,想杀我减口,我只能解决她了。」

    「这人是谁?」

    「不知道,她贪嘴得紧,我到时,她已把头脸都啃了。」

    墨离低咒一声,只能道。

    「你身上沾了血,先去把衣服换了,这儿我让人来处理。」

    脚步声再次响起,墨离忽然沉声又道。

    「十娘。」

    远去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你知道,我们还能留在这儿,是因为周庆吧?」

    女人开了口,声轻轻。

    「当然,奴家一直记着呢。」

    说着,她再次举步,渐渐远离。

    假山外的墨离叹了口气,低声又咒,这才跟着转身离去。

    身后的男人依然没有动,直到再听不见任何声响了,他才抱着因为惊吓过度,浑身直颤,脚软无力站稳的她,退入假山更深处,打开了一处暗门,从那暗门的暗道里离开。

    颤栗不停,不断。

    她簌簌抖颤,连牙也因此发出细细轻响。

    即便如此,她的十指仍如冰,冻得如雪中冰棍一般。

    他抱着她穿过漆黑的暗道,转眼间就回到了他的楼阁之上,明亮的灯光迎面而来,却无法驱走她心中的惊恐。

    他将她放到床榻上时,温柔仍无法回神,只能继续紧捣着自己的嘴,抖得如风中落叶。

    窗外,华灯依然点点,仍有丝竹管弦在响,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可她脸上的泪水,早已无声夺眶。

    「那……那是什么?」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强迫自己把手放下,含泪抖着唇,颤声开口:「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回答她,只是飞快脱掉了上衣,解开了裤头,欺上前来。

    「你做什么?!」她吃了一惊,往后退缩。

    他上了床,扯掉了她的腰带,迅速道:「墨离知道你来找张同知,他知道你在迎春阁,他很快就会发现你已经离开了张同知的厢房,而且你还没走出迎春阁的大门,你觉得他要多久才会发现你可能撞见了那一切?」

    闻言,她脸色刷白。

    他趁她没反应过来,拉开她的衣抱,一脸阴霾的低声说:「我不准他们吃人,在迎春阁里不成,这是规矩。如今腥味这么重,我通常会去查看,可我没去,墨离知道,我不在那儿唯一可能的原因,是因为你,因为我正忙着和你在办事才没闻到那味道,他很快就会过来查看,看我们是不是在一起,看你是不是在我床上,看我是不是因为你才没有注意外面正在发生的事——」

    「那也不需要真的——」她神情慌乱的抓住他的手,匆匆开口,却被他打断。

    「他的嗅觉很敏锐。」周庆看着她,低声道:「他们每一个都是,他们知道我迷恋你,只有一件事,可以让我忘记其他,只有一种味道,可以遮掩我们身上染到的腥臭……」

    那句迷恋,教温柔一怔,忘了阻他,一个闪神,他已扯掉她束胸的布条,脱掉了她的裤子,分开她的双腿,将赤裸的她抱了起来,她惊慌失措的闭眼推着他的肩头,脸色苍白的道:「等等……我不能……我没办法……」

    「看着我,」他低头抚着她泪湿的脸,悄声说:「温柔,把眼抬起来,看着我。」

    她抬起泪眼看他。

    「你只要看着我就好,想着我就好。」他凝视着她,贴着她的唇,大手来回抚着她的腰侧,哑声低语:「就像昨夜,就像你来找我那晚一样,就像之前的每一个夜晚那般,你只需要把自己交给我,让我和你在一起,让我感觉你裹着我、温暖我、需要我,让我感觉我还活着……」

    这话,听来几乎就像恳求,让心狂跳,发热。

    他黑眸深深,热烫的欲望抵着她,可他没有强迫她配合。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