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4 作者:黑洁明
    可他还活着,她知道,看周庆那般戒备就晓得。

    周豹在这城里还有人,很多人,那些商家老板,甚至官差、捕头,依然很多是周豹的人,不是周庆的。

    这些日子,她不再像初识那般,可以常跑元生当铺,温子意是他的棋,但那也是暗地里,表面上周庆是恶霸,温子意可是这城里的大善人。

    她与他会在生意场合里遇着,除此之外,两人在城里形同陌路。

    但他会来,夜里偶尔就会来找她。

    有时带着伤,有时没有。

    明知不该和他这般纠缠下去,她却无法对他说不,没有办法真的拒绝他。

    人都说他是恶霸,他也真的做了一些天怒人怨的事,可她早已发现,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他让人看到的,是他想给人看的样子。

    就像昨天,他亲自在大街上赶人那般。

    那点小事,何须他周大少爷出马?

    你何必?

    她问他时,他只回了一句。

    我高兴。

    她知,他是故意的,他摆出那样子,就是要人恨、要人怕。

    这三年,城里看似平静,私底下的争门就没消停过——

    手中的小纸卷有些扎手,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几乎将它捏烂了,忙将手松开一些。

    外头的天色,已完完全全暗了下来,但她仍等到陆义将车马驶离了河岸,这才点了油灯,摊开捏皱的纸卷,在灯下查看那几行有如蚂蚁般的小字。

    迎春阁暗杀未成——

    马车里有些晃,城外街道毕竟没城里的好,但她一眼就看到重点,心头不由得一跳,却仍是细细将上头的小字从头到尾全看完,确定没有遗漏什么,这才拿开油灯的灯罩,直接就着灯火,将那小纸卷给烧了,等它全烧成了灰,她方将灯罩盖了回去。

    丝绸做的灯罩将灯火晕开,照亮温暖了这小小的空间。

    车马继续前行,她拧眉思索着方才收到的讯息,不由自主的搓着冰冷的双手,可搓了半天,手还是冷的。

    你真要这么做?

    陆义在她上车前这般问她,虽然当下回得坚定,可她也知自己打算做的事,有多大风险——

    就在这时,马车停了。

    心头一跳,她抿着唇,交握着冰冷的双手,怀疑自己是否做了错误的决定,可事已至此,她岂还有别的选择?

    慢慢的,她深吸口气,镇定心绪,方掀开厚重的车帘。

    帘一掀,熙熙攘攘的人声入了耳,眼前尽是那挂着大红灯笼的长街,还有那一栋又一栋张灯结彩的楼宇。

    春夜的寒风迎面袭来,教她瑟缩了一下,回头拿了件毛皮大氅套上,这才再次掀帘跳下了车。

    热闹的长街上,车马不少,人更多。

    停在迎春阁前的马车,都是非富即贵,官家的车马,占了大半。

    她脚才沾地,迎春阁的人就迎了上来。

    「温老板,久不见,今儿个怎么有空来?」

    「我和张大人有约。大人他到了吗?」

    「到了,刚到不久。温老板您这边走。」

    她跟着迎客小哥走进迎春阁,一边塞了碎银子给他:「这位小哥,一会儿还请替我家车夫送壶热酒、几样小菜。」

    那迎客小哥见了银子,飞快将银子揣在怀中,笑开了脸:「得嘞,这是应该的,温老板的人,咱们怎敢怠慢?一会儿小的立刻就将热酒热菜给陆义大哥送上。」

    她笑了笑,同这小哥一块儿穿庭过院,上了二楼其中一间厢房。

    门还未开,她就听见琴声传来。

    那小哥敲了敲门,等人喊了,才为她推开了门,自个儿倒恭敬的待在门外。

    门里头,珠帘闪闪,琴声幽幽。

    水晶珠帘遮挡了视线,可那好听的琴声却是挡不住的,弹琴的人琴艺极好,听得人极为舒心。

    她跨过门槛走了进去,身后的门关了起来。

    她没有回头,只朝前走去,小心掀起珠帘,帘后十分宽敞,但却不似一般房间有桌有椅,木头地板上,只铺着雪白的皮毛,摆放着一张四角方桌。

    方桌极矮,上头却摆满了山珍海味,中间还有一锅热腾腾的肉汤。

    屋里临水的那一面,一名天仙般的女子坐在临水平台上弹着古琴,张同知倚坐在矮桌边,半瘫在皮毛上,闭着眼,手里拿着一杯酒,却没有喝,只张嘴开口。

    「清风、明月,美人相伴,温老板,你说说,这是不是人生极乐之事啊?」

    温柔闻声,这才举步往前,朝那官拱手笑道:「大人说得是,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能听得柳姑娘弹得一手好琴,今日温某真是托了大人的福了。」

    张同知张开眼,挑眉看来。

    「原来温老板也识得如春?我怎听说你不喝花酒的?」

    「子意我没这福气,」她笑笑忙摇着手,连看都没再朝那柳如春看一眼,道:「只是几年前初来城里,在柳姑娘春季游河时,远远在岸上见过一回,柳姑娘如天仙一般的风采,子意至今记忆犹新哪。」

    闻言,张同知笑了出来。

    「那是,我第一眼瞅着她,也懵了。」他话是同她说的,一双眼却看向了那仍在弹琴的女子,讨好的道:「我当下就想,这世上怎会有这么美的人儿呢?」

    女子凑巧弹到最后一个音,收了手,动作优雅的起身,轻移莲步的走了过来,在那男人身边跪坐下,执起酒壶,小心的替那男人手中的小杯,再次斟满了酒,边用那银铃一般的声嗓,轻言慢语的说。

    「是大人不嫌弃奴家。」

    「美人儿,你就这张小嘴会说话。」张同知说着,还不忘伸手将她揽到了怀里,让她坐在腿上。

    「大人,小心,酒洒了。」

    「洒了?洒哪了?我瞅瞅?」

    这下,温柔可连张同知的脸都不敢看了。

    眼看前方景象那般活色生香,她立即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啥也没听见,有那么一会儿,她还真担心这姓张的色胚会当着自个儿的面就对柳如春恶虎扑羊——

    哇,还真扑倒在地上了?!

    正当她尴尬万分,想着是否该先咳个两声,找个借口退出去,还是干脆闭嘴安静悄悄走人时,就听到那柳如春娇声娇气开了口。

    「大人,您不是说……今儿个是找温老板……来谈事的吗?是不是你俩先把正事谈好?况且,您不是还没用饭吗?让如春先伺候您吃点东西吧?」

    那女人这么一提,还真让那张同知想起她的存在了。

    张同知停下动作,坐了起来,却没拉好敞开的衣襟,只开口道:「温老板,你怎还傻站着?坐啊,你该也还没吃吧,咱们边吃边谈吧。」

    「是,这就坐下、这就坐下。」她闻言,立刻席地坐了下来,可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听那女人娇声又道。

    「温老板,您这大氅是不是该脱了?瞧您,酒水还没喝上一口,就热到脸都红了。」

    说着,她拍了拍手,立刻有两名姑娘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上前欲来替她脱掉大氅。

    温柔依然不敢抬眼瞧对面那两位,只快快起身脱掉身上大氅,让两位姑娘收走,谁知走了一个,另一个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替她倒酒拿巾,还不断帮着夹菜劝酒。

    「温老板,这菜正热,您趁热吃一些吧?」

    「温老板,这酒奴家方才温好了,要不您喝点?」

    「温老板,您脸这么红,是不是酒气上来了?快喝点热茶顺顺气。」

    那姑娘温言软语的,看来一脸清纯,但一双玉手可不是那回事,几乎是找到机会就往她身上摸,其中几次更是直接摸上了她的腿,试图往她腿间摸。

    真让她摸到了还得了。

    温柔前几回就遇过这种情况,干脆一把抓住了她一双白玉小手,噙着笑问。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