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洁明言情小说-温柔半两(下)-page 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女扮男装,日久生情,灵异神怪 >> 温柔半两(下)作者:黑洁明 | 收藏本站
温柔半两(下) page 3 作者:黑洁明
    看着那紧张得满头大汗的少年,她开口道。

    「东叔经验老道,很会带人,能学多少,就得看你自己,你可得好好珍惜。」

    「温二知道!」少年大眼一亮,知她答应了,忙大声应道:「谢温老板!」

    「把帐本放书房里去吧。」她一摆手,让他去。

    温二露出灿笑,立刻抱着帐本,咚咚咚的去了书房。

    仓库的管事带着那少年走了,另一名管事又匆匆走上前来,然后又一名,再一名,直到她在椅子上坐下之后,来来往往的管事们依然川流不息。

    早上多是纺织与货运相关的管事,到了午后,管事们换了一批,专门经管米粮商行与南北杂货,教她忙得昏头转向。

    她认分的处理着手边的事情,查看着帐本。

    时间,匆匆而逝,一眨眼,又有人来唤她。

    「爷,张同知派人送了信来。」

    她闻声,回神看见那躬身将一封信函往前递的伙计,才发现天色早已暗了下来。

    她伸手接过信函,拆开一看,只见里面写了简单几个字,她秀眉微挑,开口交代,「张同知改了今晚饭局的地点,请陆义备车,我一会儿就来。」

    「是。」伙计听了,立刻回身跑去通知陆义。

    温柔深吸口气,再次翻查手中的帐目,确定了一件事之后,这才合上那帐本,起身出门。

    陆义在门口等着她,在她上车时,问:「爷要去哪?」

    「迎春阁。」

    她眼也不眨的看着陆义说,眼前的男人眉又拧,他顿了一顿,最终仍是忍不住的低声开口。

    「你真要这么做?」

    「我真要这么做。」她直视着眼前这一直以来,待她如亲妹子的男人,定定的回。

    陆义紧蹙着眉,见她一脸坚定,知道多说无益,他点点头,只是替她掀开车后的门帘,她上车时,他放下门帘,不着痕迹的借着门帘的遮挡,将一小纸卷塞到了她手里。

    温柔握着那纸卷,没急着看,只倚着小窗看着外头飞逝的景色。陆义习惯沿着河岸走,虽然得绕点路,但这儿街道较宽,较不易塞在路上,被耽搁了时间。

    天黑之后,水上人家陆续点亮了灯火,河上水面亮得有如天上星子一般。

    这是座繁华的城,即便已经天黑,依然有不少人在码头边摆着小摊,卖着热食。

    看着那些三两成群,围坐在小摊旁吃饭的码头工人,她握着手中的小纸卷,心头再次抽紧。

    三年前,她问周庆到底要她做什么时,他没马上回,只说等时候到了她就知道。

    前两个月,她还不知他想干啥,可半年后,她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真正的大老板。

    起初,是因为她在码头废墟旁,遇见一位流落街头的温家老仆,她不忍心就将其带了回来,然后丘叔带回来了第二个,陆义捡了第三个,就连翠姨也把一位旧识给领了回来,不是每个人都够机灵在第一时间,能抢到值钱的东西抵工钱,这些仆佣,老来丢了工作,人家也不雇老佣,只能流落街头。

    有些人,当初是牙行牵线来的,身上还与温家有契,大多的人老家都在乡下,家里头都有家眷,有儿有女要养,可老家穷山恶水,若真能养活,他们一开始也不会离乡背井到城里来了。

    除了仆人,还有工人,温家垮了,也间接教大批人失去工作,若只垮了一个温家,或许找工作还不难,但吴家与王家也垮了。

    温、吴、王三家都是大商,吴家虽在扬州,可在这城里,本也雇了大批在地人手,加上被牵连倒债,不得不关门歇业的小商家,一夜之间,这城里就多出了数千名待业工人。

    除了少部分的管事与掌柜,大多数的人,不是织工绣娘,就都是码头工、搬运工之类的苦力,太多的人力,太少的工作,让奸商开了贼心,瞬间将工资直直往下落,毕竟你若不做这工,可还有千百个人等着做你的工作。

    不少人因此流离失所,她见了不忍心,把城外先前一处因为地处偏远卖不掉的仓库,改成了工坊,收留了一部分的工人,可她没有多的钱,只能承诺工钱得等攒了钱之后才会给,可至少留在这儿,能有饭吃。

    一开始,来她这儿的人不多,可再怎么不济,这是个工作,至少能够糊口,渐渐的人就多了起来。

    她对外以男装示人,宣称她温子意是温家的远房亲戚。

    人都知温子意不忍温家孤儿寡母流落街头,才出面收留。

    幸好她之前有妥善处理债款,才没让人来找她麻烦,也因为如此,温家的老工、旧仆看温子意收容了温家母子和老仆,找不到工作之余,也就聚集了过来,她对那些仆佣做过的事,没有计较,她看过帐本,知道她爹如何克扣这些仆佣与管事。

    更重要的是,她很快就发现,那些管事们,才有真门路,他们一辈子在城里打滚,有奸巧的,也有实诚的,但无论哪样的性格,都是有两把刷子,才能待在这三家,做到管事这个位置。

    他们知道怎么做生意,如何去钻营。

    她将这些管事收为己用,那几位管事,把之前擅长的买卖全带了过来。

    她本身懂布料生意,是因为邱叔教的,温家本就是以纺织起家,王家是粮商,吴家除了货运,还经营南北杂货。

    她有了人,有了门路,但她没有足够的本钱。

    一朝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样样都要钱,要养这上百张嘴,而且每天睁眼开门,门外都还会多出几个人,依照那些工人聚集过来的速度,可不是靠她手上那些许银钱能支撑的。

    所以,她去了元生当铺。

    第9章(2)

    当温柔上了楼,周庆早等在那儿,桌上放了一张金额吓人的银票。

    差不多在那时,她已领悟,这就是他要她做的事。

    他要她做她本来就在做的事。

    当一个善人,大善人;做一个商人,大商人。

    王飞鹤是周豹的,温子意是他周庆的。

    直到这时,她才真的了解他那时在说什么。

    王飞鹤与她,都是棋,一枚子。

    人们原以为,周豹经营的,不过是酒楼、是当铺、是迎春阁这种买卖,殊不知,这座城里的食衣住行、吃喝玩乐,根本几乎被整个掌控在周豹手中。

    周庆想要反他爹,所以他一个接着一个的,用各种方式,将那些实权握在手里。

    周庆和周豹,在下一盘棋,而这座城里所有的人,都是这两父子手中的棋子。

    她有些毛骨悚然,却依然取走了那张银票。

    她没有别的选择,已经没了。

    周庆早就料到,她在隔日清晨回家的路上,就会看见码头上那些流离失所的人。

    他们没处去,连过夜的地方也没有,只能群聚窝在码头那儿被烧毁的仓库废墟里取暖。

    那男人,什么也料着了,就连后来她会收留他们,那些管事会聚集到她那儿,他都已经算到。

    他清楚知道,她会怎么做,人们又会怎么做,说不得暗中还推了一把。

    周豹对外仍称病,不见人影,可她知那男人还活着,这城里至少还有一半是他的,不是周庆的。

    只是不知为何,他避着不见人。

    或许,他真病了?

    她想到被绑那夜,王家父子死前所说的话。

    等大人醒——

    大人,指的就是周豹吧?

    周豹是昏迷了吗?能昏这么久没有意识吗?抑或有另一股势力想狐假虎威,借此门倒周庆呢?

    她不知道,却无法不去多想。

    原以为,事情应该很快就能拨云见日,可一年、两年过去,眨眼三年了,她生意越做越大,手上工坊、店铺一间跟着一间开,在周庆刻意的安排下,她成了城里大商,那周豹却是再没露过面。

(快捷键:←)上一章  温柔半两(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