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草言情小说-惟君而已-第11章(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强取豪夺 >> 惟君而已作者:千草 | 收藏本站
惟君而已 第11章(2) 作者:千草
    邯泽浩眉头未皱,只是懒洋洋地垂下眸子,睨看着那剑锋上的丝丝血红。

    “织乐,我只问你一句话。”过了片刻,邯泽浩的声音终于再次的响起。

    他要问什么呢?她还有什么是值得他问的呢?织乐努力地睁着眼睛,望着邯泽浩。她忠于自己的心,救了大少爷,救了方家军,可是,对于他来说,却实实在在的是一种背叛。

    说爱他的人是她,可是离开他的人也是她,而她又在奢望些什么呢?难道是在奢望着他来救自己吗?

    唇,干涩无比,脖子上的疼痛,似乎在随时告诉着她,她的生命也许即将终结。可是他接下去的问话,却如一枚惊雷一样地在她心底炸开。

    “告诉我,你是想死还是想活?”邯泽浩依旧是垂着眼帘,淡淡地问道。

    那漠然的神情,那如同陌生人般的平静语气,却依旧让她的眼眶慢慢濡湿起来。心中,萌生起了那股强烈的渴望。

    她的眼,还远远地没有看够他,她的口,还有好多话未对他说。

    想要去爱他,才爱了如此短暂的日子,还不够啊!

    她想每天为他梳发,为他换衣,为他煮食,与他一起谈论行军布阵之道,与他一起征战沙场,与他一起……看着天下大统……

    她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想做!

    “我……”织乐挪了挪干涩的唇,凝望着那骑在战马上的人,“我想活,想活下去!”

    她的话,像是让邯泽浩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抬起头对着方天长,“你赢了。”

    短短的三个字,让所有人愣住了,随即,方天长像明白过来一般哈哈大笑,“哈哈哈,邯泽浩,你领兵南下,无往不利,没想到也会有今天!”

    而跟在邯泽浩身后的酆族士兵,却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果然自古多的帝王将相难过美人关,虽然老夫实在看不出这丫头美在哪儿,又或者你舍不下这丫头,是因为她在军事上的才华?”

    “说吧,要怎么样才可以放了她?”邯泽浩打断了方天长的话。

    “要我放了她也可以,条件有三,第一,让在你身后的这些士兵现在立刻都退回丰南城。”方天长思量片刻后说道。

    “可以!”邯泽浩甚至没有一丝犹豫。

    “少主千万不可!”那两千精兵齐齐喊道。

    “谁敢违抗,我就军法处置!”邯泽浩厉声道,手中的长枪在日光的照射下,折射着刺目的光华,这个被酆族誉为战神般的男人,此刻浑身散发出一股凛冽的煞气,那代表着一种警告,顺者生,逆者亡。

    酆族的两千精兵,再无人敢面对邯泽浩。在这股强大的气势之下,他们本能地产生着敬畏。

    过了良久,才有几个大胆的士兵跪扑在了地上,“少主,请以酆族为重!”

    迎接他们的,却是被邯泽浩的长枪狠狠地扫到一旁,“我从来不会忘记,我是酆族的少主!”

    他的责任,他不会忘,只是……有一个人,他却不能丢下。

    直到这两千精兵,有五百人被邯泽浩长枪扫得倒地不起,剩下的人才陆陆续续地朝着丰南城回奔,眼下之际,只有让宏将军和申学士来,才能说动少主。

    直到自己的身后再无一个士兵,邯泽浩才回头看着方天长,“你的第二个要求呢?”

    “我要你用你的血祭奠朱天城死去的将士!”

    方天长的语音才落,邯泽浩便反手把之际的左手臂擦过长枪的枪尖。手臂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殷红的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爽快,邯少主果然是个爽快的人。”方天长哼哼地道,“能有邯少主的血祭奠,我朱天城那些将士想来也能安息了。”

    “说你的第三个要求吧。”邯泽浩没去理会方天长的冷嘲热讽。

    “第三个要求,容老夫想想。”方天长那混浊的眼珠一转,并不着急地说下去。

    时间一点点地逝去,织乐的眼眶越来越湿润,早已分不清哪些是汗,哪些是泪。她的双眸,只是痴痴地看着那面无表情,任由手臂鲜血直流的男人。

    他流了多少的血呢?难道他不痛吗?可是她却不曾见他眉头皱过一下。

    心口好闷、好闷!像是被大石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到底要流多少血,才能结束呢?

    如果是用他的血来换她的命的话,那么她宁可不要。

    “别……别救我了,也别再继续流血了。”她的声音干涩沙哑得很,“浩,够了,这一切都够了,现在的我,不想活下去了!”

    因为流血过多,邯泽浩的脸色是苍白的,甚至连嘴唇都开始发白。那双冰蓝色的眸子,总算慢慢地集中到了那张瘦黄的面颊上,“你是在哭吗?”

    织乐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流满面。双唇尝到了咸咸的味道,那是自己的眼泪呵。

    “现在你的眼泪应该是为我流的吧。”风,吹拂着那火红的发,即使他的血在不断地流,可是他的气势依旧不曾减弱一分。

    “是,是为你流的。”她只觉得嘴巴涩得厉害,“你快止血,别救我了,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救。”

    “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来决定的。”邯泽浩视线转向方天长,“第三个要求,你想好了没?”

    方天长笑道:“只要邯少主你把你的战马和长枪都交给老夫的手下,老夫自然会把这丫头交给你。毕竟,老夫可是很担心一旦把这丫头交给邯少主,要是你骑马追上来,老夫这些人很可能不敌啊。”

    五个站在方天长身后的手下,自然就是方家军仅存的死士了,方天长朝着他们使了几个眼神,他们自然明白了自己主子的打算。只要没了战马和武器,那么依照邯泽浩现在虚弱的程度,要击杀自己使轻而易举的了。

    “好。”邯泽浩点了左手臂几处止血的穴道,翻身下马。

    五个死士,朝着邯泽浩靠拢,其中一个拿着长剑架着织乐。当其中一个死士拿过了邯泽浩的长枪和战马后,另一个死士同时也把织乐甩给了邯泽浩。

    而在同一时刻,只听得一声大喝:“杀!”

    几把刀剑,一齐绞向了邯泽浩和织乐。

    织乐只觉得一阵眼花,下一刻,她便被拥入了宽大的怀抱中。她的耳边,听到了刀剑插入身体的扑哧声,她的鼻间,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息。

    “哈哈哈,邯泽浩,你真以为我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吗?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方天长大笑道,一旁的方翱却皱起了眉头。

    邯泽浩护着织乐,身上顿时出现了好几个血洞。

    左手的手心贴着织乐的腰,邯泽浩淡淡地问道:“疼吗?”

    织乐摇摇头,她又怎么会疼呢?所有的刀剑,都扎在了他的身上。

    “那就好。”他的手慢慢地移上了她的眼,遮盖住了她所有的视线,“抱着我,别睁眼,因为我要杀人了。”

    “邯泽浩,你难道以为凭你现在这样,可以赤手空拳杀人吗?”

    “赤手空拳?哼。”邯泽浩嗤笑一声,身子一弯,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

    快、狠、准,一击必中!仅仅只是几个瞬间,那围在邯泽浩周围的几个死士便已经了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方天长不敢置信地连连后退,而方翱则只是沉默地望着邯泽浩手中握着的匕首。

    “方天长,我从来不曾说过,我的武器只是长枪。”邯泽浩微微喘了一口气,身子晃动了下,脸色更加苍白。伤上加伤,织乐的身上以及两人所处的沙地上,沾满了他的血。

    “你以为凭你现在连站都快站不稳了,还有力气再杀人吗?”方天长恨恨地道。

    邯泽浩长眉一挑,脸上则是一种自负的笃定,“你大可以试试。”

    方天长反倒一时犹豫不定了。毕竟眼前的这个酆族少主,本就是个难以预料的人。猛兽虽然受伤,但是依旧是有牙的猛兽,如果不能一击杀之,那么迎接而来的就是被杀。而此刻他的身边,只有儿子方翱以及最后的一名死士了。

    “父亲,先走为上,虽然酆族的军队现在还没来这里,但是刚才离开的那些人,很可能马上会再度回来,到时候我们反倒走不了。况且,现在织乐已回到邯泽浩身边,我们并没有牵制他的东西了。”比起方天长,方翱则更加冷静地判断着眼前的形式。

    “可是——”如果现在这样的机会错过,方天长无论如何都不甘心。

    方翱又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父亲的心思,手一扬,一记手刀劈在了方天长的后颈上。

    “少城主,你——”死士叫道。

    方翱把昏迷中的方天长安顿在马背上,抬头看着邯泽浩和织乐。

    这个男人能为织乐做的这些事情,他自问做不到。又或者,他对织乐,有着好奇,有着欣赏,有着同情,有着惊讶,却不曾有过更多了。如果有更多的时间让他来沉淀这些情感,也许他也会……

    只是,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

    在方翱的目光下,织乐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衣衫,快被冷汗给浸透了。她的手撑着邯泽浩的腰,手掌上黏黏的,此刻已经全都是血了。即使别人不清楚,可是她却再明白不过,邯泽浩此刻,几乎把全身大半的重量都依靠在她的身上。

    他流了太多的血了,如果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倒在地上了,他如今还能坚持地站着,还能吐字清晰地说话,已经可以说是个奇迹了。

    织乐的双眼,一眨不眨地回瞪着方翱。没有胆怯,没有害怕,有的只是一种执着,一种想要保护人的执着。

    这个女孩,竟然能改变得这样多,而让她改变的,该是这位酆族的少主吧。方翱转头,对着一旁的死士道:“保护好老爷,我们走。”

    “可是他们……”那死士小声道。

    “我想,酆族的少主现在应该不至于有力气追杀我们。”方翱说道,最后又看了织乐一眼,“织乐,你可知道,你留在这个男人身边,就是背叛了整个华朝,而你是华朝人,酆族也未必真的能容你。”

    “我知道。”织乐的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清亮。

    “你都想清楚了吗?”

    “是,我第一次,想得这么清楚。”织乐深吸一气,眼中有着某种决绝,“我该报答的,都报了,我该还给方家的,也都还了,从今以后,对我来说,你不再是我的大少爷,而只是朱天城的方翱。”

    而她,要留在浩的身边。

    只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为她流尽血的人,只有一个。

    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

    方翱最终带着死士和方天长小心翼翼地迅速离开了。

    邯泽浩直到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后,整个人一个踉跄,倒在了一旁的树边。

    “浩!”织乐焦急地喊道,这样虚弱的他,是她所不曾见过的。

    “如果你想离开我的话,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否则以后即使是杀了你,我也不会放你离开了。”至少方翱说对了一句话,现在的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干些什么了。

    回应他的,是织乐撕裂了自己的裙摆,忙碌地为他包扎起满身的伤口,“我不会离开的,我说过,你为了我,可以流血,那么我为了你,也可以舍弃这条性命,即使以后你真的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后悔。”

    他伤口很深,即使穿着厚重的盔甲,但是不少伤口依然深可见骨。而捅在他腰腹处的伤口,更是大得吓人。

    织乐倒抽一口气,双手颤抖地抚上邯泽浩的伤口。现在的他,究竟有多痛呢?可是他却还在用着和平常一样的语气和她说着话。

    “痛吗?”她问着。

    “如果我说痛的话,你又会哭吗?”他近乎艰难地抬起手,手指轻轻地贴着她的眼睑,用指腹摩擦着还未干的泪痕。视线渐渐地模糊了起来,每动一根手指,都觉得重逾千斤,像是要花尽所有的力量般。

    可是,他却不愿把手自她的脸上移开,那是一种近乎眷恋般的依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告诉自己,她真的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会哭吗?”邯泽浩再一次地重复着。执着地想要她的回答。

    “……会。”他粗糙的指腹,越来越冰凉,织乐只感觉自己越来越心慌,“别再说话了,酆族的军队马上就会找到我们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他淡淡一笑,却依旧是自负且自信的,“是啊,我一定会没事的,天下,江山,我还要你陪在我身边一路走下去。”

    “我会陪下去的……”织乐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了,“我还要看你所统治的天下,是不是百姓都没吃饱饭呢。”

    “这是你的要求吗?”

    “是。”

    “那么你也答应我一个要求。”眼睛,终于模糊到了彻底地看不清她的脸了,眼皮越来越沉,身体的麻木,让他所有的意志都在逐渐消逝,“从今以后,只为我一个人流泪吧。”这是他的要求,她的眼泪,他只想一个人看到,不管那眼泪是欢欣的,悲伤的,喜悦的,痛苦的,他都想要独藏。

    他的贪心,他的爱恋,他的思念……他都想要告诉她,他要她将来和他共同坐在那万人之上的宝座上,他要她一起笑看着这天下变更,他要她的所有,无论是心还是身,他要她一生一世地爱着他……

    他要的……太多太多……

    想要把她溶进自己的身体中,想要她时时刻刻地在意着自己,这种渴望,痛彻着他的身子。

    爱吗?爱得太多了,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爱得刻骨铭心,痛彻骨髓。

    眼皮终于止不住地合上,他的手垂落了下来,静静地搁在了那黄褐色的沙土上。

    “浩!浩!”织乐狂喊着,手指颤抖地探向了邯泽浩的鼻尖。

    他会死吗?会这样离开她吗?

    直到她的指尖感觉到了微弱的气息,她恐慌的心才得到了丝丝的平静。

    至少,他只是昏了过去,至少,他还活着。

    去找酆族的军队,刚才跟着他的那些士兵,虽然被下令回丰南城,但是应该不会走太远,只要找到酆族军,浩一定会有救的。

    原本的战马已经被方翱带走,织乐看着脸上近乎没有血色的邯泽浩,猛然地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卷起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

    “浩,我的眼泪,从今以后,只为你流,永远只为你一个人流!所以,你要活下去,活着看着我,是不是遵守了这个约定!”织乐郑重地说着,弯下腰,用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吃力地背起了邯泽浩。

    他庞大的身躯,几乎淹没了她的瘦小。

    她颤巍巍地稳住身子,坚决不让自己就这样跌倒。要走,要往丰南城走。

    多往前走一步,他就会多一分活着的希望。

    这种时候,她不能惊慌,她要坚强起来,只有坚强了,他活下去的希望才更多。

    “浩,知道吗?我爱你。”

    “浩,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浩,将来,我想每天为你梳发。”

    “浩,我们将来会子孙满堂的,对不对?”

    “然后等到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我还能陪在你的身边,你生,我生,你亡,我陪。”

    “浩……”

    脚印,一步步地印在那沙土上,纤瘦的身子因为负重过大而摇摇晃晃,黏湿的汗水布满了整个额头……

    她的牙,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甚至咬出血都毫不在意。用着疼痛来刺激的自己,让她可以继续一步步地往前走着。

    而支撑着她的,只是一个信念。

    她——希望他活下去!

    当申亟臣和宏元开看到织乐的时候,她整个人,几乎已经累得虚脱了,可是即使如此,她的一只手,依旧仅仅地抓着邯泽浩的手。

    “是她一个人,把少主背回来的,真难以想象,她这样瘦弱的身躯,怎么能背得动少主。”甚至连宏元开,都不得不佩服织乐。

    申亟臣沉默着,良久后,才缓缓道:“这样的女人,也许真的能够配得上少主吧。”

    不离不弃!

    世上真正能做到这四个字的,又有几人呢?

    而当十日后,邯泽浩醒过来的时候,织乐也见到了酆族的族长——邯蒙禅。

    有些斑白的鬓角,穿着酆族的华服,王者的经历让他自有一种凌厉的气势。

    “这就是你看上的女人?”邯蒙禅端坐在主位上,望着自己的义子道。

    “是!”邯泽浩脸色依旧苍白,只是回答的口气却很是坚定。

    “华朝想要以和亲来收场,想要让公主嫁来我酆族,你觉得如何?”邯蒙禅玩味地问道。

    “难道义父你想要放过华朝的大片江山吗?”邯泽浩扬眉反问道。

    邯蒙禅哈哈大笑,“哈哈哈,不愧是我选中的义子。”的确,为了一个公主以及与华朝和平共处十几年的诱惑,远远没有得到整个华朝来得大。

    邯蒙禅的目光转向了织乐,“小丫头,你和浩儿的军演比试,我都听说了。”

    “啊?”织乐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申学士给我排演过你当天打败浩儿的那一战,如此攻城,即便是再多的兵也败,真是一场精彩的以少胜多。”邯蒙禅很是赞叹地道,一双深邃的眸子牢牢地盯着织乐,“不过你可知道,军演推算,在鄷族中,没人能胜过浩儿。”

    织乐有些局促不安,邯泽浩的手则紧紧地捏着织乐的手心,暖暖的,像是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让她的心渐渐地安定下来。

    仰起头,织乐回望着邯蒙禅,鼓起勇气答道:“行军布阵,没有谁是必胜的。”

    “你是华朝人,我酆族和华朝征战连连,将来酆族势必会一统天下,你以后可会为了华朝而背叛浩儿?”他说的并不是背叛酆族,而是背叛“浩儿”。

    “织乐只是一个小老百姓。所以,许多大道理我并不懂。”她缓缓地道,“其实自古以来,改朝换代的又何其多,华朝之前是丰朝,丰朝之前又是卫朝,而卫朝之前,又是其他的朝代……兵书上说,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织乐只是希望,再贫穷的人,也能吃得上一口饭,就是不是太饱也是好的。”

    织乐顿了顿,侧头望了眼身旁的邯泽浩,“也许我会成为华朝的叛徒,可是我想要站在他的身边,看到天下一统的样子。”她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光彩,映得她那张瘦黄的脸上熠熠生辉。

    邯蒙禅沉吟着,这就是浩儿选定的女人吗?若是她真的跟随在浩儿的身边,也许几十年之后,天下会是另一番光景吧。

    长叹一声,邯蒙禅站起身,从主座上离开,在越过邯泽浩的身边,留下一句:“既然是你选定的女人,那么让她陪你一起见证接下来这翻天覆地的几十年,也未尝不好。”

    邯泽浩心中自是明白,义父这是认同了织乐。

    大堂之上,只剩下邯泽浩和织乐二人。

    “织乐,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他用力地把她搂进了怀里,“你答应过的话,一定要遵守。”

    “啊?”

    “你的眼泪,从今以后,只为我流。”

    “你听到了?”那时候,他明明已经昏过去了啊。

    “是啊,听到了。”他的手指抚着她的发丝,俯下身子,唇慢慢地贴近了她的檀口,“你生,我生,你亡,我陪。”

    她的眼眶,弥漫起了一层水雾,一滴、两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往下落着,原来,他全都有听到,全都有记得,“一生一世,惟君而已。”

    闭上眼,她颤抖而期待地迎接着他的吻。

    从此以后,她会和他一起迎接接下去的坎坷。

    从此以后,她会和他不离不弃,厮守一生。

    从此以后,她会和他日复一日,看着日出日落,直到生命终结。

    然后,祈祷着来生转世。

    直到……生生世世……

    天历1874年,鄷族拒绝了华朝和亲的提议,一举攻下了西郡六城。

    天历1875年,鄷族少主邯泽浩迎娶了华朝女子织乐为妻。

    天历1929年,酆族攻陷华朝都城,建立天朝。

    (完)

(快捷键:←)上一章  惟君而已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