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纹言情小说-妄情王子-第九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 >> >> 妄情王子作者:子纹 | 收藏本站
妄情王子 第九章 作者:子纹
    视而不见他对她伸出的手,茹荻紧抿着双唇越过他。

    莫尔顿自觉无趣的将手收回,不甚在乎的跟在她的身后,着她坚持要跟他冷战到底,他也随她。

    "王子,车在外头等了。"

    莫尔顿对强尼点了下头,缓慢的步下他的私人专机,茹荻僵硬的如同雕像似的站在黑色的房车旁。

    他的唇角扬起一丝笑容,司机替他将门打开,他坐了进去。

    "还不进来?"他嘲弄的看着她,真不知道她哪根筋不对劲,明明知道将前往一个热带国家,却硬是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不知是跟谁过意不去,"我看到你,都觉得热了。"

    坐进车里,茹荻优雅的拿出手帕擦了擦汗湿的额头,不想回应他。

    "你打算把我当成隐形人吗?"

    她还是没有回答他。

    "这不是个未婚妻对待他高贵的未婚夫的态度。"

    "没错!"她点头认同他的话,"你是很高贵,但请你记住,我还没点头答应嫁你,而就算点了头,在婚礼还未举行前,我都可以反悔。"

    莫尔顿轻捏着她的下巴,"注意你的用宇遣辞!别用你的伶牙俐齿激怒我,了解吗?"

    他用力的吻着她,久久才放开她。

    她双颊嫣红的瞪视着他,他是个霸道的男人,说难听一点,他浑身上下集合了她所不欣赏的男性典型——自大、骄傲,但偏偏她就是爱上了他。

    她已经可以预期一个悲惨的未来,她衷心希望他能有改变的一天。

    ******

    没有先回自己位在格罗的住处,莫尔顿将车直驱士德位在格罗西岸的度假别馆。

    "进来吧!"莫尔顿率先下了车,"士德在等着我们。"

    茹荻审视了他一会儿。

    "你是打算自己下车,还是要我拖你下车?"

    臭着一张脸,她飞快的下车。

    他见状,满意的点点头,目不斜视的步上通往大门的阶梯。

    在格罗,每位王子二十岁成人礼时,都会由父亲的手中得到一栋价值不菲的别馆,然后搬离皇宫。但事实上,几个王子不过十五、六岁就已经各自在外头发展自己的社交,都将得到别馆视为传统。

    "好久不见!"士德一听到下人通报莫尔顿到来,兴奋的下楼,"我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

    "我也以为你已经进鱼肚里了。"莫尔顿讽刺的看着他说,两年多未见,他的脸色看来不错。

    士德爽朗一笑,"我是跟死神错身而过,是我的女神救了我。"

    当年他与莫尔顿联手将休瓦的王子妃软禁在英国,原本以为这是件无伤大雅的事,因为他们天真的以为休瓦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对他们有所举动,但事实证明,休瓦的坏脾气不会因为他们是他的同胞兄弟而有所宽贷。

    莫尔顿的腿被休瓦打了一枪,导致日后的不良于行,至于士德则被休瓦的侍卫丢到印度洋中央,一条命差点没了。

    "你的女神?"听到士德的形容,莫尔顿嗤之以鼻,"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打算结婚。"

    "这种事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士德耸了耸肩。"你身后的不也是你的女神吗?"

    他己经大致耳闻莫尔顿在英国邂逅了一位金发尤物,他看了看茹荻,果然是个大美人。

    站在莫尔顿顿身后的茹荻闻言,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她的声音不大,却吸引了士德的注意,"看来遇到了强手。"他取笑的看了莫尔顿一眼。

    莫尔顿深吸了口气,转过身用眼神警告她凡事三思而后行。

    茹荻的嘴一撇,识趣的没有回嘴。

    "给我杯水!"莫尔顿对着从厨房走出来有着小麦肤色的矮小女人挥了挥手。

    士德忍住笑意,"她就是我的女神,你竟然叫我的女神帮你倒茶。"

    "你的女神……"莫尔顿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惊讶,"你确定?"

    "你竟然会怀疑我认不出我的新娘。"士德对身后的女人勾了勾手指,对方也温驯的走到他身旁,"容我向你介绍——怡琳,李怡琳。"

    莫尔顿审视了她一番,"父亲见过她?"

    "还没!"士德摇摇头,"事实上,我在三天前才回格罗,结了婚之后,我将会和怡琳定居在斐济。"

    这令莫尔顿有些惊讶,若士德决定定居海外,那他打算与茹荻移居英国一事,可能会有些挫折。

    "这是父亲的意思?"

    "你以为呢?"若让父亲知道他的想法,可能会气得当场血管爆裂。

    "你已经告诉父亲你的决定?"

    "不!他还不知道。"士德不在乎的表示,"反正他反对与否,我都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不用理他。"

    莫尔顿可以预期这又是一场家族风暴。他又瞄了眼怡琳,这个女人只能用"貌不惊人"四个字形容。

    "她浑身没有三两肉,她成年了吗?"他挑高一边眉头,讽刺的看着平板身材的恰琳。

    他口气中的高傲令茹荻倒抽了口冷气,"莫尔……先生,你应该注意你的礼貌和用字遣辞,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你的嫂嫂,未来的王子妃。"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点。"莫尔顿冷冷的瞄了茹荻一眼,对她在他的兄长面前指正他一事,觉得颜面无光。"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我原本预期见到一位尤物,没想到却是个又黑又瘦的少女。"

    "先生,你愈说愈过份了。"原来他不单只对她,对所有人都这么的无礼。茹荻觉得羞愧的看了眼嘴角始终带笑的。冶琳,若能选择,她情愿当场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士德问言,再也忍不住的朗声大笑,"莫尔顿,我实在应该为了你的话而大发雷霆,但谁教我的女神已经把我驯服了呢?不过你的女神的脾气倒是与你旗鼓相当。"

    "别把我跟她放在同一个天平上比较。"莫尔顿抿紧双唇,茹荻的胆量愈来愈大了,再这样下去,难保哪一天,她不会骑到他的头上来。

    怡琳嘴角带笑的看着这一幕,"莫尔顿,我必须认同……"

    "茹荻——温茹荻!"茹荻看到恰琳看向她的目光,立刻自我介绍。

    "茹荻的话,你实在是粗俗无礼。"

    莫尔顿听到她的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你多大年纪?"

    "二十三岁!"她老实的表示,"如你所知,我比你年轻许多。"

    莫尔顿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你的发育顶多到十二岁。"

    茹荻闻言,差点被口水呛到,"莫尔顿!"她再也忍不住的拉高嗓门。

    "你知道士德常常流连在波霸餐厅中,而且与里头的几个女侍发展出不错的关系吗?"莫尔顿对茹荻的警告置若罔闻,继续面无表情的开口。"他一向喜爱丰满的女人。"

    "莫尔顿!"原本觉得情况很有趣,但谈到以前的荒唐岁月,士德便惊觉不对劲而皱起眉头。

    瞄了士德一眼,怡琳笑了笑,"我爷爷总说,人不轻狂枉少年,在他遇到我奶奶之前,他也有过几百个女人,但遇到我奶奶之后,他的一切喜怒就随着她而起伏,所以重要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她的手紧握着士德的手,一点也没有被莫尔顿的话影响。

    "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想要娶个营养不良的小东西了。"莫尔顿点点头,"不过我衷心希望你能够顺利的通过我父亲那一关,有时候,他是个顽固的老人家。你不单容貌构不上他的标准,可能连你的家世,他都会十分有意见。"

    "谢谢你的提醒。"她对他点了下头,"我会有心理准备的。"

    "先走一步。"莫尔顿拉着茹荻,踩着大步伐离去,基本上,这个未来的皇嫂已经通过他的考验了。

    "他真不讨人喜欢。"看着莫尔顿的背影,怡琳嘟起嘴,"言语犀利又不留情。"

    士德笑了笑,亲了亲她的脸颊,"所以此刻的你应该庆幸遇到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我是十分的庆幸上天让我遇见了你,不过——"突然,她转身面对他,仔细的端详着他的五官。

    "不过什么?"士德疑惑的问。

    "他比你帅多了。"她叹了口气,发出赞叹,"尤其那一头黑色长发,真是狂野。"

    士德闻言皱起眉头,她说这话并不公平,格罗皇室的七位王子都是俊美的男人,所以他自认自己长得并不差,而且他可从不认为莫尔顿的长发可以称之为狂野。

    "若你喜欢,我可以为你留长发。"他忠诚的拉着她的手压在他的胸膛上,诚恳的望着她。

    "那倒不必了。"怡琳拉了拉他修剪得宜的金棕色发丝,"你若留长发只会变成一头不修边幅的狮子。"

    她的话令他一时哑口无言。

    "他的女朋友也很漂亮。"虽然她一向乐天知命,但看到茹获,她还是觉得上天造人真是不公平,"金发绿眸,典型的西方美女,看来你弟弟挑女人的眼光也比你高明多了。"

    "不许这么贬低自己。"士德感到不快,"女人的容貌并不能永久,永久的是一颗美丽的心。"

    她带笑的瞄了他一眼,两年前,她与爷爷在印度洋捕鱼救起他时,他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连声对不起都懒得讲,跟那个叫莫尔顿的差不多,不过现在他改变了许多,只是有时他还是太过严肃。

    "无礼又自大的家伙。"茹荻几乎是被拖进莫尔顿位在格罗的别馆,她根本没空去欣赏他美丽的住所。

    这里离海边很近,能够听到海浪的声音。

    她浑身黏腻的躺进浴缸里,享受温水洗去身上疲惫的快感,一方面她还不忘诅咒那该死的自大男人。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爱上你!"她关上水龙头,拿着浴巾,站在浴室中间擦拭身上的水珠。"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既野蛮又霸道。"

    "对于你在洗澡时,还不停的想起我,我感到受宠若惊。"

    听到身后冒出的声音,她惊呼了一声,错愕的转过身。"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他侧着头打量她,白皙的皮肤因为洗过澡变得粉红发亮。

    面对莫尔顿眼眸所浮现的欲火,她尴尬的涨红脸,"你实在太没有礼貌了。"她咕哝的表示。"不单是对我,你竟然对其他淑女也那么没礼貌。"

    "你指的淑女该不会是士德的新娘吧?"莫尔顿的手抽掉她的毛巾,分心的看了她一眼。

    "当然!"茹荻瞪着他,惊讶他竟轻柔的在帮她擦拭她的湿发。

    "就我的侍卫告诉我,她只是个渔夫之女。"他吻了她的颈项。

    "那又如何?"她不快的打了他埋在她颈窝的头一下。

    他抬起头看着她,没有回答。

    看到他的样子,她想也知道他心底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就是自认自己高高在上,至于其他人都该下地狱。

    "你真是——"她对他真是无话可说了,越过他就想离去。

    不过他硬是拉着她,大手摸向她的胸部。

    "记住,来到格罗,要离罗森远一点。"莫尔顿捧起她的脸吻住她,带给她震惊的快感。

    罗森?她浑浑噩噩的接收这个名字。

    "他…他是谁?"她吃力的问。

    "我同父异母的哥哥,长皇后齐湘雅所生的双胞胎之一。"他将她紧紧的夹在他和墙壁之间,两人的身体几乎相贴。

    她不能理解他的话,而身体被他压得无法动弹,只能颤抖的回应。

    最后,她仍无法理解他话里的意思,毕竟她从不认为一个没见面的陌生男子有什么要提防的。

(快捷键:←)上一章  妄情王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