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纹言情小说-妄情王子-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 >> >> 妄情王子作者:子纹 | 收藏本站
妄情王子 第七章 作者:子纹
    在马夫的协助下,茹荻跨上一匹温驯的牝马。

    这是莫尔顿刚买来的小马,柏太太偷偷告诉她,这是他买来送她的,但他却没对她多说些什么,只说她有空的话,可以骑骑看。

    他仍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偏偏自己却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其实爱上他,并不算是件令人手足无措的事,虽然他有时的举动实在令人不以为然。

    纽曼昨天才离开,她发觉她会想念有他在的时光,毕竟莫尔顿的话不多,而一张嘴总不知休息为何物的纽曼着实为这个古堡带来了一些欢愉的气氛,但她也聪明的不与纽曼太过接近,因为她看得出莫尔顿的不快。

    莫尔顿果然是个矛盾的个体!虽然自信,似有若无的担心却在她身边出现的男人,她怀疑遇上他之后,她是否还会爱上其他人,不过,这些话她没有告诉他。

    她不想让原本就自大的他,听了她这些话后,更加的不可一世。

    "可以吗?"卓光生看着她问道,"没问题吧?"

    茹荻点点头,"应该没什么问题。"

    她顺了下金色长发,骑马的感觉其实不错,她很享受骑马时,风吹拂过头发的快感。

    "卓先生,让我自己来吧!"

    卓先生怀疑的看着她,"你确定吗?"

    她肯定的点点头,手握着缓绳,脚踝轻轻碰触马腹,马便扬起步伐,绕着马栏跑了几圈,而她也渐渐放松,让马拉大步伐。

    她的嘴角扬起一个笑容,眼角突然瞄到不远处的人影,心神微微涣散,手中的缰绳一松,她连忙重新拉住,将马停下来。

    直到马匹完全静止,她才呼了口气,把头面向骑在黑马上的莫尔顿。

    最近他忙着训练取名"风轮"的黑马。

    假以时日,或许这匹马真能在安马场上跑出令人骄傲的成绩。至少昨夜,莫尔顿是如此信心十足的对她表示。

    "你的骑术有待加强。"莫尔顿讽刺的声音扬起,微微一夹风轮的马腹,它就在草地上奔跑起来,而且愈跑愈快。

    莫尔顿将房子压低,几乎贴着它的脖子,自在的模样仿佛与马融合为一。

    她看着他,忍不住微扬起嘴角,明白他是在向她炫耀他精湛的骑术,想令她崇拜他,就如同他的侍卫崇拜他一般。

    原本,她是抱着欣赏的角度看着他与黑马一同奔驰,但他突然转向,朝她的方向直直奔来,眼看就要冲破栅栏。

    茹荻见状,倒抽了口冷气,不过显然她低估了马,也低估了莫尔顿的骑术,黑马优美的跃过栅栏,停在她的面前。

    "你不要命了!"她皱起眉头,他方才的举动真的吓坏她了。

    "它是匹好马。"他的手轻柔的拍了拍马匹的颈项,"它将会为我带来无数的财富。"他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她怒视了他一眼,脚轻轻踢一马腹,让它小跑步在修剪整齐的骑马道上。

    莫尔顿不发一言的看着她。

    "或许我们可以试点刺激的。"在她经过他的身旁时,他拉高嗓门说道。

    她将马给停下,兴趣缺缺的看着他。

    "看到那里了吗?"他指着不远处的树林,"我跟你比赛,看谁先到。"

    她衡量了下距离,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呆子,白痴都看得出来,她这个初学者根本毫无胜算。

    "我可以让你先开跑。"莫尔顿的黑眸闪着期待的光芒。

    看他的模样,她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下意识的,她不想令他失望。

    "好吧!"她踢了下马腹,率先冲了出去,虽说是比赛,但她根本就没把输赢放在心上。

    卓先生在栅栏外见状,连忙打开栅门,让茹荻和莫尔顿将马骑出骑马道。

    这可算是她第一次将马骑出骑马道以外的地方,她放大胆的让马驰骋在草原上,感受另外一种自由奔放的感觉。

    今天的天气很好,迎面的和风、温暖的阳光、花香和草香充斥在四周,她俯身在马颈上,催促着它加大步伐。

    越过小溪上的桥,才听到有力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她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让她的马跑得更快。

    没多久,莫尔顿的黑马迎了上来,经过她时,他对她吹了声口哨。

    她分心的看了他一眼,莫尔顿便超越了她整整半个马身,之后,不管她加快或是放慢,他就只赢她半个马身。

    她知道他在跟她玩游戏,若是以前,或许她早就生气了,但现在,她发现她明白他的脾气。

    他就像个孩子似的,迎合他,他便会心情大好,当他不发怒时,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伴。

    他领着她在一栋木屋前停了下来,屋前还有些燃尽的薪柴,不过看来放在那里已经好一阵子了。

    "没想到,你也喜欢野外。"在莫尔顿的协助下,茹荻下了马,她踢了踢烧黑的木柴说道。

    "这是闯入者留下的。"莫尔顿冷淡的表示。

    这片树林是他上地的外围,因为占地辽阔,而他又不想雇请太多人,所以少有的人力并不能有效的制止闯入者的一再入侵。

    "约瑟也是因为闯入你的土地,才被你的狗给咬伤。"她淡淡的说道。

    '你撤消对他的告诉了吗?"她关心的问。

    他压根忘了这件事,毕竟他有许多事要忙,根本不可能去理会一个不相关的小人物。

    看到他的表情,她感到一丝不悦正缓缓的上升,"莫尔顿先生…"

    "又是先生!"他对天一翻白眼,一甩手上的马鞭,她除了在床上会称呼他为莫尔顿之外,其他时候,总是有礼的称呼他为先生,听起来真是刺耳,"我得要树立威严,今天是那个小伙子有错在先!"

    "你就原谅他一次,难道很困难吗?"看着他爬上小屋的阶梯,她无奈的跟在他的身后。

    "我会考虑。"他头也不回的打开小屋的门,里头有派人定期清理,所以还算于净。他满意的点点头,这里没有闯入者的痕迹。

    "先生……"

    "够了!叫我莫尔顿!"他猛一转头面对着她,"而且,我会考虑有关那个小伙于的处理方式,但只是考虑,明白吗?"他阴沉的看着她,不乐见她为个男人与他起冲突。

    茹荻不以为然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此刻的她真希望他跟他的自大都能一起下地狱去。

    "你要去哪里?"

    "我累了!"她终于失去了耐心,"所以想回去休息。"

    她故意忽略他声音中的怒气,爬上马匹,不理会他的率先离去。

    *********

    "温小姐呢?"进人用餐室,看到茹荻的位子上空无一人,莫尔顿不快的问着正在倒茶的柏太太。

    "她说今天下午骑马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柏太太看出莫尔顿的怒气,所以不敢隐瞒。

    莫尔顿坐在位子上,心想她的脾气倒也挺大的!

    "叫她到书房来见我。"他心烦意乱的丢下刀叉,站起身走出用餐室,对强尼说道。

    他没明说"她"是谁,不过众人心知肚明可以左右他情绪的人,在这古堡里,只有温茹荻一人。

    强尼不敢迟疑,连忙两步并成一步,上楼去请茹荻下楼。

    但过了一会儿,他面色铁灰的从茹荻的房里退了出来,硬硬头皮走进莫尔顿的书房。

    "温小姐说她累了,有什么事请王子明天再谈。"强尼将茹获的话一字不漏的对莫尔顿说。

    坐在书桌后,莫尔顿用力的捶了下桌面。

    "王……王子——"看到莫尔顿的模样,强尼不由得结巴。莫尔顿飞快的站起身,扫过强尼的身旁,脸上尽是山雨欲来的阴沉。

    用力的推开茹荻的房门,莫尔顿如同撒旦般站在房门口。"你这个样子是打算跟我冷战吗?"

    茹荻呼了一声,立刻皱起眉头,"你没敲门!"她指控的看着他不礼貌的举动。

    "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需要敲门。"

    关于这个问题,她已经懒得跟他争辩,反正也争不出个所以然,他的一生都在这种环境中度过,要他改,等他重新做人,或许还有点可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跟你冷战。"她才没有那么无聊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游戏。

    "那很好。"他用力的将房门给关上,直直的走向她,进而不客气的爬上她的床。

    她对天一翻白眼,将手上的书合上,放在大腿上,"我不认为我现在的情绪适合跟你同床共枕。"

    "我也没打算跟你同床共枕,"他嘲弄的看着她,"只不过我找人叫你,你竟然置之不理。"

    茹荻故意揉揉太阳穴,"我有点累……"

    "别想骗我!'他嘲弄的看着她的举动。"你存心的。"他捏着她的下巴,要她直视他的黑眸。

    她愣了一下,"我只是……有点生气。"她的口气不自觉的有些心虚,她真厌恶自己的软弱。

    莫尔顿瞄了她一眼,"我脚痛,帮我按摩。"

    她疑自己听错了,"他竟然……"

    "帮你按摩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中。"她没好气的说道,她正打算跟他好好谈谈,但显然他并不在乎这点。

    "经你提醒,我才想起,"他轻松的靠在床头,双手交生放在脑后,"你来这里,似乎没做过任何事。"

    她的脸因为他的话而出现犹豫之情,他说的是实话,"我可以离开。"她皱起眉头表示。

    "不!你不能离开。"他对她摇摇头,一个促狭的神情突然在他的眼中出现,"不过你倒提醒了我,我的狗需要洗澡了。"

    听到他的话,她差点吐血。她已经好一阵子跟他的猎犬们保持安全距离,此刻他竟然旧事重提。

    "你觉得如何?"他嘲笑着她蓦然一变的神情,"若明天是个好天气,你或许可以开始你美好的一日——从帮可爱的狗儿洗澡开始。"

    茹荻深深的吸了口气,"你的狗不是一向都有毛先生照顾吗?"毛先生是个有着圆圆啤酒肚的中年男子,他受雇照顾狗儿的生活起居。

    "他的孙子出世,我打算放他几天假,"莫尔顿神色自若的说,"这一阵子,正好需要你。"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闷闷不乐的问。

    "若你现在帮我按摩,我或许可以帮你想份更好的工作,让你期待明日的到来。"

    她没作任何表示。

    "为什么一动也不动?"他不顾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迳自催促,"难道你真想去帮我的猎犬们洗澡。"

    "对!"

    "你说什么!"

    "我说对!"她忍不住朝他大吼了一声。孰可忍孰不可忍,这人真是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莫尔顿顶有点惊讶她突如其来的脾气。

    "现在请你回你的房间。"仿佛方才的失控没有发生似的,她口气沉稳的说。

    "我觉得躺得挺舒服的。"像是要证明他说的话似的,他躺了下来,还盖好被子。

    "你——"真是个标准的无赖!茹荻翻身下床,拿了枕头和放在衣柜上的毯子,躺在壁炉前。

    若她明天真得清理他的狗的话,现在最好尽快入睡,因为高要良好的体力应付明天的到来。

    不过这坚硬的地板实在躺得不舒服,她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就是无法如愿入睡。

    "我总觉得愈美的女人,愈没有大脑。"

    她惊讶的转过身,看到他竟然蹲在她的身旁,脸上带着讥讽的表情看着她。

    她的嘴角紧抿,迷人的绿眸闪动,表现出不悦。

    "怎么?"莫尔顿对她一挑眉头,"无话可说。"

    "是无话可说。"拉着被单将自己包得更紧,她背对着他,紧闭双眼。

    他轻而易举的从她的身后将她抱起。

    "你干什么?"她惊讶的声音扬起。

    "小声点!"他看也不看她一眼,抱着她直直的往床铺走去,"你的声音若招来我的侍卫或下人,你的名节就不保了。"

    他将她抱上床。

    打从一开始,她便知道以两人的身份地位,外人会很轻易的将高"攀"这两个字加诸在她身上,可是天知道,是他不放过她。

    现在可好,什么都毁了,她可没那么大的勇气去跟别人说她已经与莫尔顿先生发展出一段"亲密的关系",那将会有一段她自愿跳上他的床的精采故事出现。

    "你在想什么?"看着她的表情阴晴不定,他好奇的问。

    茹荻瞪了他一眼,"看看你让我陷入怎么样的局面之中。"她有着愈来愈沮丧的感觉。

    "就我所知,你是我这几年来唯一看上的女人。"他的口气有着太过的恩赐。

    她深吸了口气,巴不得拿个东西敲破他的头,"这么来,我得要感谢你的厚爱。"

    "这倒不必。"莫尔顿看了她一眼,"最近我在考虑,我是否能够将你留在我身一辈子,而不后悔。"

    她的心弦因为他的话而漏跳了一拍,经过这一阵子的相处,或许他自大依旧、傲慢依旧,但她无可救药的受他吸引,所以毋庸置疑的,她开始希冀他们有一个长久的未来,但先决条件是他得改改他的自大。

    若他能够换个方式跟她求婚,她或许可以忍受他的自大。

    "我怀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不确定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他。"上次你跟我谈婚姻,我可以将它视为玩笑,但你现在却跟我说一辈子?你知道一辈子的时间有多长吗?"

    "你在暗示我的智商跟你一样吗?"莫尔顿反讽的看着她。

    她皱皱眉,"你真不讨人喜欢。"

    "你可以不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你就行。"他的双手搁在脑后,看着天花板,"我们可以赶快结婚。"

    "赶快结婚!?"茹荻吓得差点从床上摔下去,"跟你?"

    "不然你想跟谁?那个人渣律师!就我所知,你的眼光应该不会那么差吧!"

    她眨了眨眼睛,双手在大腿上扭着,挣扎了半天;"这太……突然了"

    "我倒不觉得突然,就我印象所及,这是我第二次跟你提及婚姻,而现在你只要说好,一切就没你的事了。"

    他的话令她感到不舒服,"你的口气再次让我把我们结婚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

    "笑话?"他看着她的目光仿佛她不正常,"我将给你一个世纪婚礼,你会风光出嫁。"

    "若是嫁给我爱的男人,就算只是在法院公证,我都无所谓。"她气冲冲的爬下床,"我不要嫁给你。"冲动之余,她不悦的说道。

    "你说什么?"莫尔顿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我说,"她叉腰面对他,"我不要嫁给你。"

    "你有胆子再说一次。"他也下了床,直直的走向她。

    他的表情让她震慑了一下,然后她眯起眼睛,拒绝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向他的怒意屈服。

    "我不嫁!"茹荻鼓起勇气又说了一次。

    从未有女人令他有结婚的冲动,她是第一个,但显然她并不感激,而他觉得自己快气炸了。

    "你不要再过来了,"她没有想像中那么有勇气,看到他阴沉的如同想杀死她的模样,她的双腿开始颤抖,"不然我叫人了。"

    "这是我的地盘,只有我能叫人,没人帮得了你。"他的声音太过轻柔,轻柔得令人发抖。

    "我道歉!"她下意识的道歉,"我只是觉得婚姻是一生的大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或许你可以说,你愿意嫁给我。"莫尔顿停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红润的双颊说道。

    "我已经说了,"她嗫嚅的说道,"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我只要你一句话。"他毫无预警的举起他的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手指还不忘撩拨着她的颈项,"说你愿意嫁给我。"

    茹荻怯生生的看着他有力的双手,怀疑她若摇头,他会毫不留情的掐死她。

    "没有这种求婚的方法。"她并不预期一个非常浪漫的求婚,但她至少可以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我倒觉得很好。"他很满意这一切。

    她在心中诅咒着他,"我并不适合做个王子妃,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

    "这点是由我决定,我说你行,你就行。"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在等你开口。"他不客气的催促着她开口。

    直在是不甘心啊!情绪如波涛般起伏动荡,她想答应,但是——"你爱我吗?"她自认有必要询问这一点。

    莫尔顿的表情因为她突如其来的问题而显得古怪,"爱!"

    "你若不爱我,我不会嫁给你。"

    "就我看来,那个烂律师似乎也爱你,你会嫁给他吗?"他反驳。

    茹荻皱眉,"这是两码子事。"

    "在我看来,似乎没什么不同。"

    "莫尔顿!"她严厉的看了他一眼,"我只会嫁给一个我爱他,而且他也爱我的男人,这么说,你明白吗?"

    他点点头。"明白!你还是没说,你愿意嫁给我!"

    她的眉头皱得更深,面无表情的像是一具石雕,"你为什么不懂我的话?"

    "我懂。"他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懂为什么你会坚持一段有爱的婚姻才会有幸福?但如果你一定要我爱你,你才愿意嫁给我,那好吧!我爱你!"

    说了等于没说!她瞪着他要自己冷静,"我不嫁给你,除非你改变你的态度。"语毕,她翻过身,背对着他生着闷气。

    她不开心,而他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去,"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我说什么,我也说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你下地狱去吧!"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的轻笑声扬起,在这个节骨眼上,亏他还笑得出来,这使得她的怒火更炽。

    "我若真下地狱去,你会思念我的。"他抓着她的手臂,硬是要她翻过身面对他。

    "我不会。"茹荻啐道。

    "是吗?"他对她眨了下眼睛。

    他炽热的目光还是有足以令她脸红心跳的本钱,她感觉自己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

    该死的!她不着痕迹的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要自己争气点!面对这个显然知道如何运用本身魅力蛊惑女人的男人而言,她似乎只有处在弱势的份。

    他的双手搂着她的脖子,她原本预期得到一个热情的吻,但她惊讶了,他用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吻她。

    "我同意再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莫尔顿呢喃着亲吻她的脸,"但你该知道我没有耐心,而我也从不接受'不'这个答案。而若你答应,或许我可以放了那个叫做什么约瑟的小伙子。"

    他当她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他将娶她的事实,所以显得脑筋不正常,任何有大脑的女人,听他开口求婚,一定点头如捣蒜。

    "你——"

    "嘘!不要再让我生气。"他语气轻柔的打断她的话,不想再被她的伶牙俐齿激怒。

(快捷键:←)上一章  妄情王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