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纹言情小说-妄情王子-第五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 >> >> 妄情王子作者:子纹 | 收藏本站
妄情王子 第五章 作者:子纹
    厨房如同往常令人感到轻松自在。

    茹荻把握着少有的优闲,与在厨房里忙碌的柏太太闲话家常,柏太太使她想起玛丽。

    或许这一阵子,她得抽空回伦敦一趟,看她的继母过得可好?不过先决条件是那个自大狂愿意放人。

    "其实王子是个好人。"柏太太榨了杯新鲜的柳澄汁放在茹荻的面前,"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总是在争吵,但他是个好人。"

    "我们只有争吵。"茹荻觉得有必要澄清这一点,她鲜少拉大嗓门跟人争吵,更何况对象是莫尔顿,她躲他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去捋虎须,柏太太实在高估了她。

    "你们是当局者迷,"柏太太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任谁都看得出你们之间所擦出的火花。"

    茹荻眨了眨迷人的绿眸。她跟他养的狗是擦出了许多火花——恐惧的火花,至于莫尔顿,她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她是对他有些作为不以为然,但她不会称之为火花。

    "你笑了!"柏太太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代表我说对了。"

    拿着柳澄汁喝了一口,她还是笑,因为她觉得可笑。

    她跟莫尔顿……怎么可能!

    她承认他是个具有迷人外观的黑发男子,但他的脾气真的令她不敢恭维。更何况杰生给她的伤害,至今她仍忘不了。

    她想,她是需要一点时间去遗忘男人的自私。

    "早安!亲爱的。"柏太太看到莫尔顿,爽朗的打了声招呼。"今天的你看来真是英俊不凡,不过你一向都是如此。"

    茹荻兴趣缺缺的回头瞄了他一眼,不过这一眼差点令她把口中的柳澄汁给吐了出来。

    她连忙将口中的柳澄汁给吞下喉咙,"先生,我衷心认为在餐桌上,你应该有较合宜的穿着。"她保守的说道。

    "这是我的地盘。"像是挑衅似的,莫尔顿故意将未完全扣起的衬衫敞得更开,一大片强壮的胸膛呈现在她的眼前。

    "你有意见吗?"

    "若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这么养眼的镜头,对一个老人家来说应该是件好事。"柏太太看到茹荻僵硬的五官,连忙在一旁打圆场,"你说是吗?亲爱的。"她看了眼茹荻。

    茹荻不甘愿的点了下头,闷闷不乐的吃着早餐,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弄得她心烦意乱,尤其是他裸露的胸膛。

    "我吃饱了。"她站起身,草草的结束一餐,"我想出去走走。"

    "去吧!"他的手一挥,像是给了她极大的恩赐似的,"不过,不要想逃跑,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在他人面前讲这种话,似乎透露了些许的暧昧,看到柏太太摹然发亮的双眸,茹荻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

    天杀的混蛋!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的脾气似乎变糟了,柏太太和莫尔顿的侍卫们似乎也都习惯了她与莫尔顿交谈之后,总是不快的离去。

    她知道他们——包括莫尔顿在内,都把她告成一个笑话看,她对这种情况感到无力却又莫可奈何。

    穿着轻便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跋着短靴,她不快的漫步在草地上,几分钟后,她走进阴暗的马厩里,她知道他喜欢骑马、狩猎,因为在他的图书室里,有许多相关的书籍。

    更甚的,他饲养优秀的马匹参加世界比赛,这几年来,他因此累积了许多财富。

    当然这些不是莫尔顿跟她说的,而是她从他的下人们口中听来的,这里所有的人,除了她以外,都将莫尔顿当成神般崇拜,他除了有时冷漠的不近人情之外,大体而言,是个大方的雇工。

    对于一个她称不上喜欢的自大狂而言,她对他的一切似乎太过关心,不过她不愿去细思这个问题。

    一阵新鲜干草和肥料的气味迎面而来,一匹毛色润泽,肌肉结实的黑色阉马把头伸出栅栏向她嘶叫着,她不懂马,所以也无法批评起,但看它的模样,应该是匹好马吧!

    上次她到马厩来时,没看过这匹马,看来是莫尔顿新买进的马匹。

    她会骑马,但骑得并不好,而她也从来没有拥有过一匹属于自己的马,毕竟一匹血统优秀的良驹所费不赀。

    身为一个教授之女,她是受了良好的教育,但是太过奢侈的享受,她是从未有过也没羡慕过。

    "温小姐!"一个矮小的男人从马厩的另一头出现,他是莫尔顿所雇的马夫,她见过他一、两次面。

    "日安!卓先生!"她对来人微微一笑,伸出手摸了摸马匹的头,但它闪过她的手。

    "它已经成为这里头最骄傲的一匹马,它的脾气非常不好。"卓先生说道,"所以少碰它!"

    "看来似乎是莫尔顿先生的爱马。"听卓先生的形容,令她的脑海浮现莫尔顿的身影。

    "没错。"拿着马鞭的卓先生点点头,"温小姐,你的眼光不错,看得出王子最爱这匹马。它可是王子前几天花了大把钞票才从西班牙买来的。"

    "这也不能说是眼光不错。"她心不在焉的环视着马厩,"只是听你的形容,感觉莫尔顿先生很像这匹马罢了!既骄傲又自大,脾气又不好,我想我该听你的建议,少碰他为妙。"

    卓先生听到她的话差点呛到,这话真是大不敬,他的目光瞥见被莫尔顿遮住阳光的门,他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

    "今天我得去替这里的几匹马订做些新蹄铁,所以不能陪伴你,温小姐。"卓先生懦弱的想逃离这里。"希望你能有……"他又看了如同撒旦般杵在门口的莫尔顿,"美好的一天。"

    "你也是。你忙你的吧!别让我影响你。"她的目光被一只看起来还算温和的棕色牝马吸引,一点也没注意到空气中弥漫着诡谲。

    "日安!王子。"卓先生在经过莫尔顿的身旁时,向他打了声招呼。

    莫尔顿面无表情的对他点点头。

    茹荻听到卓先生的话,身躯立刻一僵,她的手无意识的拍着棕色牝马的颈项,私心的希望他没有听到她方才的一席话。

    "看来你并不喜欢我的马?"拄着拐杖,他缓缓的走向她,"或许我该说,你不喜欢我,所以进而批评我的马?也或许我可以说,你将我形容成一匹你所不喜欢的马。"

    她的脸因为他的话而不能克制的涨红,"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先生。"她嗫嚅的表示。

    "看着我说话。"

    他的口气有着不能忽视的强硬,她在心中叹了口气,转身面对他。一转身,面对的便是他依然没扣上扣子的赤裸胸膛,她连忙移开目光。

    "你有许多好马。"她清了清喉咙,压下心中的不安,奉承道:"我十分的喜欢它们。"

    "虚伪!"他的黑眸高傲的瞄了她一眼。

    茹荻不自在的扭着手,感觉自己像是法国路易十四的妻子——玛丽皇后,将要步上断头台。

    "我承认我的形容有些偏差,由衷的向你致歉,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对不起。"她越过他,准备离去。

    莫尔顿长手一伸,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连忙停下脚步,惊讶的看着他的手,"对不起!先生,我有事——"

    "你现在的事是伺候我!"

    "我是个独立个体。"她因为他用了"伺候"两字而不快。

    "不伺候任何一个人。"

    "你已经跟我强调这点无数次了。"他不甚热中的瞄了她一眼。

    "是的!"她骄傲的抬起下巴,"但是显然你自大的脑袋并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说我自大!"他的食指指着她的鼻尖。

    这个举动有点恐吓的成份,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背靠着栅栏,栅栏里的马匹用鼻子顶了她的背一下。

    她吓得跳起来,连忙离开栅栏,投进了他的怀抱。

    '你似乎是个热情的淑女。"莫尔顿的鼻息抚过她的发际,"我一向对投怀送抱的女人无法抗拒。"

    "你别误会了。"她连忙将他推开,但他的手却紧搂着她的腰际,"别忘了,我有未婚夫。"

    没想到现在杰生竟然会成为她的挡箭牌,若不是情况特殊,她可能会有心情大笑出声。

    "那又如何?"他的口气如同他的表'清一般不可一世。

    "我跟你道歉!"她慌乱的说道,"你要我怎么样都行,只是请你放开我,我不太习惯跟男人这么接近。"

    "包括你的末婚夫都不能这么碰你?"他将她整齐绑成辫子垂在脑后的头发松开。

    闻言,她的脑海霎时变得一片空白,她从来没有遇过这种情况。不可否认,她与杰生已经论及婚嫁,若只是牵牵手,接接吻,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杰生却从隶像莫尔一般蛊惑着她。

    他握住她的一大把发丝,在指尖上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你有头亮眼又柔软的头发。"

    她觉得呼吸困难的将身躯微微拉开,"这似乎称不上是适宜的举动。"

    "我倒不觉得有何不妥。"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懒散的气质,冲着她露出一个浅笑,他的笑容可以引诱死人复活。

    茹荻觉得沮丧,直视着他的黑眸,下意识的想逃开,但发现双腿根本无法动弹。

    他拥着她紧靠着他的胸膛,把他的嘴复上她的,她惊跳了一下,但他有力的双臂制止了她的动作。

    她简直不能呼吸,他的双唇有些冰凉,但却表达出渴求,她先是惊愕了下,然后兴奋的感觉流窜全身,她觉得自己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你像火一样。"他哺哺自语的在她的唇边低语。

    趁着她来不及反应,他的唇再次复盖住她,舌尖如入无人之地的进人她的唇间。

    她感觉到他的双臂将她拥得更紧,几乎使她不能呼吸,单单只有一个吻,却让她体验了前所未有的激情。

    他很明白两人所起的化学变化,猛吸了口气,开始解开她衬衫上的扣子。

    她感到胸口一凉,"莫尔顿先生——"

    "叫我莫尔顿。"他心不在焉的指正她,将她的衣服褪至她的腰际。

    他轻拂着她的身躯,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迎向他的手,似乎对他的碰触十分的敏感与欢迎。

    "王…"

    一个细小的声响穿破笼罩两人的激情,茹荻整个人僵在原地。

    莫尔顿微微转过头,严厉的目光使得手拿着电话站在门口的强尼有点手足无措。

    "纽曼王子来电。"强尼硬着头皮说道。

    总有一天,他会杀了这个总是杀风景的弟弟。莫尔顿宽阔的肩膀挡住正手忙脚乱穿衣服的茹荻,直到她整理好仪容,他才接过电话。

    强尼一将电话交到莫尔顿手中,人立刻消失,他知道自己刚才坏了什么好事。

    冷静下来之后,茹荻感到羞辱,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女人?亏她还口口声声向他表示她在伦敦有个未婚夫正等着她。

    她想不动声色的趁着他讲电话时离开,她需要好好的理清自己的思绪,但她才移动半步,他的手便占有的从她身后环住她的腰。

    她惊讶的看着他,他在讲电话的同时,分心的看了她一眼,用眼神示意不准她离开。

    莫尔顿不耐烦的将电话收线,说了半天,也听不出纽曼的重点何在,不过他知道好管闲事的小弟,是来打探他与茹荻之间的相处情况。

    "你想去哪里?"

    她清了清喉咙,不敢直视他,第一次觉得,其实他也有温柔的一面,应付他的坏脾气与骄傲可比这容易多了。

    "我想回屋里去。"她嗫嚅的表示。

    "我也是。"她的话似乎正中他的下怀。

    "我以为你要看看你的马。"她提醒他,"若我没记错,下个星期不是有场比赛吗?"

    "那些事情可以等。"他毫不在乎。

    茹荻的喉头缩紧,"你该知道,"她懦弱的开口、"方才的事是错误的。"

    她可以感受到他的身躯明显一僵,她怯生生的瞄了他一眼,她知道她再次激怒了他。

    "我倒认为方才的事再正确不过。"他挑衅的盯着她,似乎等着她的反驳。

    "可是……我不是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

    她也不晓得该如何解释,"你明知道我有个未婚夫,你不该吻我。"她的口气有着指控。

    "我看你也挺乐在其中的。"他讽刺的看着她,听她提到她的未婚夫使他的心情更加恶劣。

    "你——"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她也无从反驳起,她咬紧下唇转身离去。"反正这是错误的。"

    离去前,她不忘对他强调这一点,她对这种露水姻缘可不感兴趣,她有个感觉,若情况继续下去,她将会受到比当初杰生离开她时更大的伤害。

    莫尔顿紧握着双手,看着她的背影。他压根不把她的未婚夫看在眼底,以他的条件,那个不知名的男人根本不是问题,重点是茹荻本身。

    "该死的!'他诅咒了一声,将新买的黑马牵出栅栏,未安上马鞍便一把抓住它的马鬃,俐落的翻身上马,飞快的冲了出去。

    他第一次觉得女人果然是个难懂的动物!

    当晚梳洗过后,茹荻爬上床准备就寝,但她却发现脑海里不断的浮现一对深邃又带着高傲的黑眸。

    她忍不住沮丧呻吟的出声,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不放过她。

    尽管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喜欢他,但他的影像却如此鲜明,好像此刻他就站在她的面前似的。

    像是对自己生气似的,她重重的躺在床上,将脸压向枕头,男人应该要温和有礼才适合她,她这么对自己说道。虽然理智这么想,但,她之前又替自己选了什么样的男人?

    她再次沮丧的叹了口气。她不愿再想起杰生,更不愿再去想莫尔顿这个男人,但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拿这两个男人做比较,她非常疑惑自己之前怎么会爱上杰生那种男人。

    莫尔顿的脸又再次在她的脑海浮现,尽管他十分的无礼,但他的俊美是绝对不可否认的。

    她意识到自己又想到了莫尔顿,立刻皱起眉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满脑子都绕着这个男人打转,一定是早上那一段激情的插曲,她才会有这么失常的反应。一定是的!

    他绝对不会是她感兴趣的男人,因为他太有魁力、太过精明、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不过这一切她所厌恶的,也使她意识到自己在不自觉中受他所蛊惑,且强烈的不安冲击着她的心房。

    茹荻缓缓的坐起身,双眼不能克制的看着两人紧连的房门,再这么下去,她可不敢保证哪天自己不会失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她惊讶的瞪着门,如同看到鬼魅般,他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先生,已经很晚了。"她强迫自己开口。

    "我知道。"莫尔顿简单的说道,"但是我睡不着。"他跛着脚,面无表情的走向她的床。

    她连忙将被单拉到脖子下方,"先生,你若睡不着,或许我可以帮你泡杯温热的牛奶,这将会帮助你入睡。"语毕,她连忙从另外一侧下床。

    "不用忙了。"他躺在她的床上,"事实上,我的腿有点痛,

    或许你可以使我好过一点。"

    他的话令她停下步伐,怀疑的看着他。

    "脚痛?"

    他点点头。

    看他的模样不像说谎,于是她缓缓的走回床铺,坐在他身旁。

    "你要我怎么做?"她是个容易心软的女人,不能放任他痛苦,虽然他健康的肤色一点都看不出他正为脚痛所苦。

    "按摩一下。"

    她耸了耸肩,拉开他的睡袍,却发现他里头一丝不挂,她惊讶的尖叫了一声。

    他被她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你又哪根筋不对?"

    "你……"她的手颤抖的指着他,"你竟然没穿衣服跑进我的房间。"

    "这是我的地盘,我高兴穿什么、去哪里,你都没有权力管我。"莫尔顿觉得她太过大惊小怪。

    他的话使她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动作。

    "像个木头杵着做什么?"莫尔顿不悦的声音扬起。

    此刻的她似乎别无选择,她不情愿的捏着他紧绷的小腿,不过她的不悦在听到他舒服的叹息之后渐渐平息。

    "为什么你的兄长要开枪打你?"茹荻话声才落,就感觉手指下原本放松的肌肉再次紧绷,"对不起!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选择不要理会我。"

    "纽曼告诉你些什么?"

    "也没什么。"她耸了耸肩,手指继续动作,"只说为了一个女人,你的兄长开枪打伤你的腿。"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她以为他已经睡着了,便停下动作。

    "继续!"他的声音再次传来。

    她一惊,不敢迟疑连忙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的父亲有两个妻子。"莫尔顿的声音懒懒的扬起,"长皇后齐湘雅,二皇后苏菲娜,她也是我的母亲,当年我父亲是为了要一个子嗣才娶了我的母亲,然长皇后却在我的兄长休瓦出世前两个月生下了渥斯——我父亲梦寐以求的儿子,握斯理所当然成为格罗下一任国王。"

    "听来似乎是不怎么令人平衡的一件事。"茹荻保守的说道,她想像得出几个王子将为了权势地位而争吵的景象。

    他听出她口中的不以为然,"渥斯是个优秀的人才,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他未来一定会是个优秀的格罗国王,我也乐见他登基的一日。但错就错在他选错了新娘,他挑了一个还算门当户对的王子妃,能力卓越的莎尔贝,可惜的是她不孕,未能有子嗣,对我父亲而言是一大打击,而提斯拒绝再娶,我父亲便以取消他的继承权作为要胁。"

    "他妥协了吗?"

    "若他妥协了,今天的我就不会待在这里。"他讽刺似的轻笑出声,"渥斯带着莎尔贝离开了格罗,休瓦成了继承人,但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迎娶我父亲所属意的女人为妻,但当时,休瓦身旁已经有了个女人,她是个德国来的平民,不单是平民,她的父母双亡,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我们原本以为是她的女儿,事后证实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这种身份背景,不可能见容于格罗皇室,所以……"他不由得沉默下来。

    "所以?"她好奇的追问。

    "所以我与我另一个兄长士德,奉我父亲之命,处理那名德国女子。"

    他的话使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你该不会是在告诉我,所谓的处理就是杀了她吧!"

    "我们原本有这个打算。"莫尔顿也直言不讳,"但最后我们并没有这么做,我只是将萝伦与她的妹妹带来这里,限制她们的自由,直到渥斯迎娶了我父亲为他挑选的新娘。"

    听到这里,茹荻不知是对谁生气的皱起眉头,看来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不单是自大的可以,还没什么大脑。

    "人家彼此相爱,你插什么手啊!"她忍不住脱口而出。

    莫尔顿闻言抬起头,好笑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他们彼此相爱,说不定休瓦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容我提醒你,萝伦并不是个美貌的女人。"

    "一个人的美丑不是以外观来论断的。"她反驳他的话。

    "是吗?"他冷哼了一声,"我倒觉得挺重要的,今天若不是因为你是个大美人,早在你来的第一天,我就把你赶出去了。"

    "你——"她气愤的紧握双拳。

    "我只是陈述事实。"他一点也不会为自己口气中的自大表达歉意。

    茹荻看了他好一会儿,"算了!我不想跟你继续这个有关美丑的话题,我比较好奇的是最后呢?"

    "最后?"他笑了笑,笑容有些许的苦涩,"最后还能怎么样,休瓦发现了一切赶到英国,带走了他的女人,然后给了我一枪,把士德丢到印度洋里,差点让他进了鱼肚里。然后休瓦回到格罗娶了萝伦,现在箩伦是他的王于妃,也是未来的格罗皇后,就是这样。"

    她认为休瓦的激烈手段有待商榷,但莫尔顿也不值得同情。

    "这就是你不回格罗的原因,你记恨休瓦伤了你。"她指出重点,但却见他摇头否认。"不是?"

    "不是。"莫尔顿坐起身,与她面对面,"我不回格罗是与休瓦有关,但我并不恨他。"

    "那是为什么?"

    或许明天他就会后悔跟她说了那么多,但此刻,他将顾虑抛在脑后。

    "这辈子,我的判断从未错误,与其说你瓦伤了我的腿,倒不如说,他伤了我的自尊心,我至今还不能忘怀他为了个女人而与我怒目相向。"

    "可是这件事确实是你有错在先。"她不由得咕哝。

    他默默的看着她。打死他,他都不可能对她承认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他自认做了再正确不过的事。

    毕竟以当时的情况,为了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休瓦将放弃格罗王位,身为他的兄弟,他不能放任大好机会从休瓦的眼前流逝。

    "算了!"茹荻挥了挥手,"你这么自大,一定不会认同我的话。"

    莫尔顿因为她的话而皱起眉头,她的口气中有着对他的不以为然,而他向来不允许有人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看他的表情丕变,她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对不起!我为我不礼貌的用字向你道歉。"

    她尽可能真心诚意的安抚他的怒气,但他的表情依然一派的阴沉。她在心中暗暗叫苦。

    "我已经道歉了。"她轻咳了一声,尽可能的压低姿态说道。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在这么一个夜晚,一个近乎赤裸的男人躺在她的床上,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谁才是强者。

    "我一向可以得到我所想要的女人……这么说,你是否认为我太厚脸皮了?"他躺在床上,侧着头轻松的望着她问。

    "这……"她叹了口气,"有一点。"

    "你无法昧着良心说话。"他坐起身,吻着她的头发。

    "别这样。"她下意识的抗拒着他。

    "你那个未婚夫可以下地狱去。"他看着她的眼神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你得跟他解除婚约,而且是尽快。"

    "你疯了。"她忍不住哺哺自语的盯着他英俊的五官。

    "我再正常不过。"他的唇突然复住她的,"如果你觉得只有婚姻可以使男人带女人上床的话,或许我会考虑娶你。"

    他的话真是令人为之气结!茹荻瞪着他。婚姻可不是种施舍,而她可以肯定他的身边并不乏追求者。

    她踢了他一脚,"我并不需要这样的婚姻。"她的绿眸有着挥之不去的怒气。

    "是吗?"莫尔顿眼明手快的闪过她的脚,不过他的话倒令自己惊讶,有生以来,婚姻两个字第一次闯进他的脑海,他猜想,或许是他的年纪已到,而恰好茹荻是个迷人的女性,所以两人一拍即合。

    他根本不把她的拒绝当一回事,若是他决定跟她结婚,她会愿意跟她的未婚夫分道扬缥的话,他将会十分乐意与她踏上礼堂。

    "当然。"她在他的身躯底下挣扎,"放开我,你这个自大

    狂。""既然我是个自大狂,我当然不可能会放开你。"他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沙哑低沉。

    他很快的松开她的睡衣,她保守的睡衣样式几乎要使他皱眉,她穿衣的哲学实在有待加强,他决定替她买些衣服。

    他发现自己喜欢替她安排一切的感觉,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莫尔顿捧起她的脸,缓缓低头接住她的唇,他的眼神专注,似乎警告着她不能闪躲。

    茹荻可以感觉他的手在她的胸部、腰。臀之间蠢动,却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蹂躏自己。困在欲望之中,她进退不得,理智要她喊停,但她却发不出声音。

    "从见到你第一天,我就想这么做,"他急促的道,"你得去解决掉你的婚约,我不容许有男人跟我共享一个女人。"

    她闭上双眼,感觉他的大手滑入她的双腿间,忍不住呻吟出声。

    "听到了吗?"在欲火还未完全吞没他之前,他霸道的要求。

    她在恍惚中听到他的话,想回答,但盲目的欲望淹没她的心智,肉体像脱疆野马般不受控制,她只能轻点下头。

    她再也顾不得矜持,双腿绕住他的腰,拱身催促他。

    他发出一声低喃,握着她散在枕边的金发,两人共赴情欲的天堂……

(快捷键:←)上一章  妄情王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