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纹言情小说-妄情王子-第一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 >> >> 妄情王子作者:子纹 | 收藏本站
妄情王子 第一章 作者:子纹
    可以容纳二十个人的餐桌,此刻只有莫儿顿顿一人沉默的用餐,他的侍卫并没有权利与他用餐。

    虽然相处多年培养出深厚感情,但他们并不敢逾矩,毕竟莫儿顿顿是格罗皇族,体内流的是皇室的血液。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注意,莫儿顿顿转头看着侍卫长——强尼中校,用眼神发出无言的询问。

    "天空咬伤了入侵者。"强尼微喘的表示。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强尼,天空是他饲养的猎犬中最深得他欢心的,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凶猛,一方面则是因为它从不主动攻击人类。

    "发生了什么事?"莫儿顿顿冷淡的问。他相信问题是出在入侵者的身上。

    "他们拿火炬试图赶走猎犬,那名年轻男子的火炬烫伤了天空。所以被天空反咬了一口。"

    "什么?"他用力的一捶桌面,他们入侵了他的土地,还伤害了他的狗。他站起身,赶着去看他的爱犬。

    "王子,受伤的人-一"

    "送去医院。他的大手不耐的一挥,"顺便报警。我真受够了那些不礼貌的入侵者。”

    "是的。"强尼看着莫儿顿的背影,喃喃的说道。这几年来。鲜少看到莫儿顿顿发脾气。

    这两年来他的转变实在令跟在他身旁多年的侍卫们觉得不安,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有胆子劝他回格罗。

    毕竟他与格罗未来的继承人——休瓦王子,也是莫儿顿顿的同胞兄长还有心结未了,不过他们衷心希望他们兄弟有握手言和的一天。

    壁炉升起暖暖的火光空气中也飘浮着淡淡的松木香味,坐在壁炉前单人扶手椅上的莫儿顿顿目光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本,屋子里头除了木头燃烧的声音外,还有窗外的雨声。

    他的爱犬空背部包扎着绷带,懒做的蜷曲在他的脚边舒服的打着瞌睡。

    "王子!"强尼轻声的在书房门口唤道。

    天空警觉的看向门口从出来人,又放松身躯趴在莫儿顿顿的脚边。

    莫儿顿顿抬起头,怎么了?

    "有人来访。"

    他眼底闪过疑惑,不着痕迹的瞄了眼墙上的钟,这将近午夜的拜访实在古怪。

    谁?

    她说是今早被天空咬伤的那名年轻人的朋友。

    莫儿顿顿侧着头,"女的?"

    "是的。"强尼点点头,她一得知消息便从伦敦赶来。她叫温茹荻。

    莫儿顿顿轻靠着椅背,天空用鼻子摩擦着他的裤管,"请她进来。”

    "是的"的到指示。强尼没有任何迟疑的立刻转身离去。

    站在玄关处的女人,尽可能的想让自己的外表看来整齐些,但这井不容易,外面下的雨淋湿了她的衣服,也让她的头发凌乱的黏在脸上。

    温布荻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起头硬是按下心头的不安。

    几分钟前,她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踏着迟缓的脚步,进入这座庄严壮观的城堡。

    她在一个老仆人的协助下脱下身上的风衣,然后将伞交到他手上。

    "真是令人厌恶的天气,不是吗?"她对仆人善意的表示。

    仆人仅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无言的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挂好,便消失在她眼前。

    她的笑容尴尬的留在脸上,在不懂这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的行事作风,在来此之前,她只得到一些模糊的资料。

    这个城堡;包括附近的土地都属于一个来自外国的贵族所有,这是她所得到仅有的资讯。若不是因为时间不允许,她还真希望能够了解这土地的所有者之后再来拜访。

    她将湿濡的金发拨到耳后,看着方才将她挡在门外的男子去而复返。

    "温小姐,这边请。"强尼有礼的对她说道。

    她对他微点了下头,以约一个手臂距离跟在他身后。

    这些手下都不苟言笑,看样子这个主人可能也不好相处。

    一思及此,她的心不由得凉了半截。

    她只希望对方能撤消对约瑟的控诉,毕竟约瑟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不单是她父亲的得意门生,更是个前途光明的好青年她不乐见他因为一个小错误而遭牢狱之灾。

    穿过铺着红地毯的门廊,强尼站定在一扇门前,然后帮她打开书房的门,示意她独自进门。

    她对他点了下头,表达无言的谢意,深口气后踏了进去。

    "把门关上。"

    茹荻前脚才进,房内便响起带着命令的声音,门立刻在她的门后紧闭。

    关门声使她的心一惊,她在心中耻笑自己,身为一个社工人员什么场面没见过,现在不过是面对一个显然很古怪的贵族罢了,伺难之有?

    她抬起头,人目的是一整面墙的图书看来这个贵族不是喜欢向人炫耀他有书卷气,就是他真的很喜欢看书。

    耳边传来狗的低鸣声,使她吓了一大跳,因为她小时候曾被狗咬伤,现在大腿上还有一个丑陋的疤痕,所以她视狗为畏途。她下意识的倒退了一卡,然后她看到了他——

    她-直以为这城堡的拥有者是个瘦弱、白发苍苍的古怪老头,却万万没想到他有一头令任何人都羡慕的黑色长发,在火光的照射下,仿佛会发光似的,漆黑的目光此刻正阴郁的看着她。一时之间,她丧失了一切表达的能力,只能得楞的与他四目相视。

    直到他脚边的狗站了起来,她才回过神后退一步,背贴着门。

    "坐下。"莫儿顿顿看了眼天空。天空乖乖依言坐下。

    看它坐下,她才松了口气。

    "你也请。"他示意她。

    她看了着四周,在离他最远的一张沙发上坐下。

    "你的来意?他将手中的书给合_k,专注的看着她问。

    我的来意其实很简单,吞了口口水,她捉回涣散的注意力,"我承认约瑟非法——"

    "约瑟?!"他打断她的话。

    "是的!约瑟——今天侵入你的土地,被你的猎犬咬伤的人。"看他的表情她知道他根本不知道被他的狗咬伤的人是谁,这令她有些不悦,或许约瑟有错,但他冷酷的作法实在有待商榷。

    莫儿顿顿点点头表示了解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自己的不悦。对方她得罪不起,毕竟约瑟的未来掌握在他的手中。

    "我承认约瑟与他的同学们不该未经您的许可进入您的土地,但他毕竟已经付出了代价,他被您的狗咬伤了,所以我衷心的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撤消对他的告诉。"

    "他是你的情人?"

    他的话几乎使她呛到,她眼睛大睁,摇头否认,"不!他不是。"

    "既然不是,你为什么帮他求情?"

    他站起身,她才注意到他很高,少说也有一米八以上,他走到一旁的酒柜倒了杯酒,她注意到他的脚瘸了。

    莫儿顿顿转过身,恰好看到她的目光专注的看着他的脚,令他感到心头一阵刺痛,表情变得更阴沉。

    茹荻注意到了这一点,连忙移开视线,但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侮辱了他的自尊,她在心中暗骂自己的愚昧。

    她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恩,但显然他还是受到了伤害。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不顾她的反对他替她倒了杯酒.硬塞进她的手中,然后坐到她的对面。

    莫儿顿顿长腿一伸,不经意碰触到她的小腿,她的心一惊,连忙缩了下脚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

    "我的父亲是他的教授"她清了清喉咙冷静的陈述,我父亲非常欣赏他这次原本地打算亲自来帮约瑟求情,但因为我担心他的身体不适合长途的车程,所以我自愿替他前来。"

    "然后呢?"

    然后,她不解的抬起头,事情就是这样!我知道我的拜访太过唐突,但请你能大人大量放过约瑟。"

    "我为什么要放过他,"他带着嘲弄的反问。

    "因为-一"茹荻一时语塞,"因为他已经付出了代价。"

    "付出了代价?!"他脸上的嘲弄依旧,似乎并不认同她的话。

    她解释道:"他被你的狗咬伤,现在人还躺在医院里,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你不是应该放过他吗?"

    "容我提醒你,我的狗也受了伤。"他指着还躺在壁炉前的天空。

    '我现在跟你谈的是人,你竟然拿一个人跟一条狗相提并论。"她的语气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在我眼中,我的狗可比你的人值钱多了。"他一点也不留情面的表示。

    要不是她的教养不允许,她真想当面吐他一口口水。他不可一世的表情在她看来是个讨人厌的嘴脸。

    "先生,让我们彼此都冷静下来。"她逼自己抓回自制力,"我们愿意赔偿,这样你是否-一"

    "你想赔偿我金钱吗?"莫儿顿顿伸手一挥,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这个人并不缺钱。

    茹荻楞了一下,沉默的咬着下唇,"不然,你开口吧!你要什么条件才愿意放过约瑟?"

    他严肃的想了好一会儿,未发一语。

    看着他沉思的模样,她如坐针毡,他的视线似有若无的飘到她的身上。

    他的目光令人不安,她不自在的将再次散落到脸颊的头发拨到耳后。

    "我在这里没有女人——"

    他才开口,便令她倒抽了口气,脸色一下惨白。

    "别紧张,"他嘲弄的看着她,这两年来,出人我这里的只有一个女人就是我的厨娘,她是个可爱的女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一"

    他侧着头打量着她,"你似乎不错!我原本以为我不需要女人,不过你的出现证明我还是个男人,所以你若愿意留下来陪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他。

    茹荻深吸了口气,"我想你误会了先生。"她拿着皮包站起身,"一来我已经订婚了,不可能也不会对不起我的未婚夫再来,我不是妓女,如果你需要女人,我相信以你的财富会有许多女人趋之若惊。告辞了,谢谢你愿意花时间与我见面。"

    "看来我的财富不能吸引你,不是吗?"

    她才将门打开,就听见他戏弄的声音响起她压下不悦,头也不回的表示,"钱并不能代表一切。"

    她的教养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纵使在盛怒之中,她依然将门给轻轻合上,她的容貌也令人难忘,金发碧眼,姣好的身材.她的未婚夫是个幸运的男人。

    他站起身走向窗户,低头看着她冒着细雨上了一辆福特白色小车,扬长而去。

    "王子!"送走茹荻之后,强尼回到书房。

    这女人很有教养。虽然莫儿顿顿的口气像在谈论天气一般的平常,但这却是这几年来他难得对某样事物产生兴趣。

    这使得强尼感到雀跃,他觉得方才那个女人长得不错,虽然以往王子身边的女人的容貌胜过她的不在少数,但若是这个叫温茹荻的女子有能耐起王子的热情,他将十分热意去调查清楚她的来历。

    *****

    踏着沉重的步伐.茹荻回到她父亲位在伦敦的公寓。

    六十五岁的查理是个化学博士,在大学任教超过三十年,将在明年春天退休,而约瑟是他所带的最后一班的学生。

    他年纪已大,已经不良于行,得靠着轮椅代步,而且正为糖尿病和肾脏病所苦,他的身体状况井不允许他继续工作,但是他坚持带完约瑟这一届的毕业班,所以大家也只好随他。

    "爸爸!"茹荻拿着查理交给她的钥匙打开房门轻声的唤醒正在轮椅上打瞌睡的父亲。

    查理眨了眨眼睛,认出来人,"亲爱的!你来了。"

    "玛丽呢?"拉着他的手,她坐了下来。这几年,多亏了她的继母,才使她的父亲有人照顾。

    '她去附近买东西!查理拍了拍她的手"约瑟的事情,你处理得怎么样?"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

    "怎么回事?"他关心的询问。

    "对方似乎没有打算放过约瑟,"她不得不老实坦诚,虽然她也很担心他的身体,但不得不说,"我提过赔偿。但显然他并不看在眼里。对不起!爸爸,我帮不上忙。"

    "看来他似乎是个不好相处的人。"查理的声音颇为苍老。

    茹荻点点头,"可惜约瑟还有那么美好的人生,若是留了案底,对他的未来是一大杀伤力。"

    "是啊!但我们也爱莫能助,不是吗?"查理倒还算看得开,毕竟他可以预期~个财大气粗的地主是不会将一个年轻人的未来看在眼里。

    "茹荻!"玛丽将门打开,看到茹荻,热情的给了她一个拥抱。玛丽是个爽朗的女人,今年刚满五十二岁,但却依然活力四射,也因为有她,所以带给查理一个不寂寞的晚年。

    "嗨!你好吗?"

    "还不是老样子!"玛丽笑道。"来跟查理谈约瑟的事"对于约瑟误闯私有土地而被狗咬伤的事,她略有耳闻。

    茹荻点点头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我似乎帮不上忙。"

    "杰生呢?"玛丽提醒茹荻,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茹荻的未婚夫,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小伙子配不上茹荻,但后生晚辈的事,

    她抱持着随缘的态度"他或许可以帮上忙。"

    "我不知道。"她不肯定的表示,"或许下午我会到他的事务所跑一趟,他并不喜欢帮我处理我的事情。"

    "可是这事不同。"玛丽看出茹荻的沮丧,这也是她不喜欢杰生的原因之一,茹荻是个善良又有教养的社工人员,而杰生是个势利的律师,他的犀利总似有若无的伤害茹荻的善良。

    约瑟不是问题少年,而是个有大好前程的准化学硕士他会愿意帮忙的。

    她也希望如此!她对继母露出一抹微笑,然后低头看着父亲,今天你要去看医生吗?

    查理摇摇头。

    "不!"玛丽轻敲了他一下,"你得去看医生。"

    "我不想去!"他显得有些烦躁。

    玛丽与茹荻对看了一眼她们担心查理的身体,但却无能为力。

    "你该当个乖男人!"玛丽温柔的亲了他的额头一下,然后看着茹荻,"留下来吃午餐吧!"

    茹荻点点头,"麻烦你了。"

    "别这么说。"玛丽抱起放在桌上的购物袋转身走向厨房,"你陪你父亲聊聊吧!"

    看着玛丽的背影,查理叹道"我是个幸运的男人,不是吗?"

    "是啊!"茹荻坐在他面前,拍拍他的手,"所以你要好好保重你自己啊!"

    "上帝给了你多少时间你就只能有多少时间,亲爱的。"

    他紧握着她的手"我立了份遗做,在杰生那里-一"

    "爸爸——"

    乖听我说完,查理对她轻摇了下头"我衷心希望杰生是个好男人,是个可以令你依靠一辈子的人。再来便是帮我照顾玛丽这几年来,真的谢谢她!上帝对我十分的仁慈,先是给了我你的母亲,然后是你,再来是玛丽,也该是我去跟你母日团圆的时候了。"

    她眨了眨眼睛,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我不喜欢听到你说这些活。"

    查理笑了笑,不再跟她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转而询问她最近的工作在闲聊之间,他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

    茹荻比预期早了十分钟进入杰生的律师事务所,为了使生病的查理能够安心,她亲自出马要求自己的未婚夫帮约瑟出庭。

    这一个星期她一直试图跟他约时间见面,但杰生总有许多事得忙,这么多年来,他改变了许多,他不停的自我鞭策,图的则是早一日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

    对此她虽然不以为然,但看他如此的热中,她也只能在一旁予以协助,她是他的漂亮娃娃——他总是这么形容她。

    他带她出席会议并不是要她说些什么,只是当个漂亮的娃娃,只要她一笑,全世界都会臣服在她的脚底下,这是杰生常常对她强调的一件事,所以她得跟着他的喜好起舞。

    "嗨!"她一进入杰生的办公室,他飞快的给她一个吻,要她坐下,"什么风把你吹来?"

    "有个案子想请你帮忙。"

    一听她开口,杰生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又是你辅导的那些问题少年?"他没得商量的摇摇头,在他这个自诩为高知识份子的眼中,那些犯过错的少年如同臭水沟里的蛆令人恶心。

    "不是!"看到他的表情,茹荻压下心中的不悦。在大学时代,两人便相识,恋爱多年,她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出社会之后改变那么多。

    她一直以为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一直以为他会是她这辈子唯一要嫁的男人,所以前年,他向她求婚时,她几乎是欣喜若狂的接受。

    但这两年来,他开始执业,成为一个律师,两人在许多事情的看法上有了严重的出人,但她都鸵鸟的忽略这些问题,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她无法也不能舍弃。

    "那是为了什么?"杰生问。

    我父亲有个学生,叫做约瑟,他与同学们非法闯进一处私有土地,不小心弄伤了地主所饲养的猎犬,而那个地主坚持要告他、"她将事情简短的诉说了一次,"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地主?!"

    他衡量了一下情况,"是谁?"

    "我并不清楚,"茹荻老实的回答,"我只知道他叫做莫儿顿顿是格罗的贵族,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

    杰生思索了好一曾儿最后眼底闪过一丝光亮,离开他的座位倒隔壁的资料室翻找资料。

    "你在干么?"她靠着资料室的门,看着杰生忙碌的身影。

    "等等-一"他抽出一生资料,"就是这个!你看看。"

    他打开第一页,露出一张陌生的相片。

    相片中的男人有着金棕色头发,还有迷人的金棕色眼眸,虽然透过相片,但依然可以从他灿烂的笑容中感受到他的热情与活力。

    "这是谁?"

    "纽曼!"杰生将相片翻到下一页,你说的莫儿顿顿有没有在这张相片中?"

    第二张相片的正中央坐着一个男人他的身旁则坐着两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三人的身后刚站着七个统一穿着白色军服的男人。

    "他!"虽然只有一次短暂的会面,但她依然轻易的认出莫尔顿,他是个不容易令人遗忘的男人。

    一方面是因为他俊美的外貌,另一方面则是他优雅中带着霸气的言谈举止。

    透过相片,他的黑眸似乎有看穿她的本事,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颤栗,但她立刻不动声色的将陌生的情绪给压下。

    "果然!"杰生摇摇头,"这个案子我不接。"

    "为什么?"她不解的拉着他的手。

    "纽曼是我的学弟,而莫儿顿顿是他的兄长,我不想与他们一家人为敌。"杰生简短的表示。

    他的话令她微楞了下,"你是什么意思?"

    杰生叹了口气,摸着她的脸颊,"你不知道他们的来头,他们是格罗来的王子,这一阵子我跟纽曼走得很近,若有可能,我可以到格罗去,成为他们的律师团,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什么?"

    "财富和属于我们两个的美妙未来。"杰生俯身欲亲吻她的红唇。

    在他要碰触到她的唇,她冷着脸闪过他的嘴,"你的想法真令人感到厌恶!"

    杰生自讨没趟的将手一摊,他是从东欧移民过来的波兰第二代,过怕了苦日子,而茹荻压根不能理解他努力往上爬的原因,他也不想解释,他相信总有一天,茹荻会认同他的想法。

    "我压根不在乎那些什么格罗王子,"她冷哼了一声,"我要你现在答应我帮助约瑟。"

    他坚决的摇头。

    "你——"她气愤的闭上嘴。

    "茹荻!'他从身后抱着她,"别生气!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使我的未来变得艰难。"

    "杰生,我生气了。"她将他的手拉开,转身面对他,试图跟他讲理,"我们的未来并不需要逢迎巴结才能得到幸福。"

    她指了指小斗室,"你已经很有成就了,没有必要再去依附那些富家子弟。"

    "你不懂。"杰生摇摇头,"人要不断的向上爬。今天晚上一起用餐吧!"

    "你若不答应接约瑟的案子,我不打算跟你一起用餐。"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杰生的口气有着不悦。

    "我再清楚不过。"她痛心的望着他,"如果你不接这个案子,我们就完了。"

    杰生沉默了,脸上有着气愤的红晕,"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用这种口气逼我!"他气愤的拍了下桌子。

    "杰生,我不是逼你。"茹荻停顿了下,无奈的耸肩,"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忙,一个年轻人的未来比……"

    "你出去吧!"杰生怒视着她,"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如果你想通了,你知道怎么联络我。"

    他强硬的态度令她一楞,她拿着他们两人的未来幸福相逼,他竟然把她赶出去。

    她握紧拳头,转身离去。她不敢也不能相信,他竟然会对她下逐客令,只因为他不想得罪一个上流社会人士。

    或许她真的不了解他!她眼眶中有着恼怒的泪水,直到进入电梯,她才放声哭出来。

    她应该是爱他的,不是吗?

    她一定非爱他不可,不然这几年的付出就如同一个笑话。

    她控制了自己的泪水,任它恣意奔流。

    突然她的行动电话响了,她压下自己的情绪,将电话接起玛丽通知她父亲被紧急的送进医院,情况并不乐观,送进医院时已,已经陷入昏迷。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上天不会对她那么残忍的,泪水又忍不住下坠,她匆匆的赶到医院。

(快捷键:←)上一章  妄情王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