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风言情小说-太子也称臣-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和亲 >> 太子也称臣作者:琉风 | 收藏本站
太子也称臣 第八章 作者:琉风
    当大辽尚以契丹为名时,大大小小共有二十多个各自为营的部族,其中有八个部族较为强盛,他们结合军力,每三年竞选一次统军可汗,称为“八部大人”。

    各部族皆有风光时期,而辽族真正的强盛则起源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他统一了所有部族,建国号为大辽,统一军政权,从此大辽便是耶律部族的天下。

    虽说如此,但每隔若干年,耶律部族仍会派一位重要人物巡视各个部族。

    当耶律齐受命巡视各部族时,他毫不犹豫地带着他心爱的妃子,在一群亲信部队的拥护下,浩浩荡荡地踏上了旅途。

    一行人出发时已经临近春天,冰雪初融,嫩绿的小草早巳迫不及待地破土而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看着眼前壮丽的景色,赵倾城忍不住坐在马背上曼声吟哦:“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注)

    迎面而来的清风、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一团团的白色羊群,再加上身边灿笑如花的赵倾城,这一切让耶律齐心里涌起一股感动。

    他意味深长的开口:“倾城,你喜欢这里的一切吗?你喜欢大辽的风光吗?”

    赵倾城没有听出他的深意,兴奋的点头,“太美了!在大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壮阔、这么瑰丽的景色。”

    两人正在说话调笑间,忽然远方浓烟滚滚,纷乱的马蹄声如骤雨般隐隐传来。

    不一会儿,一群身穿灰黑羊狐皮袍、皮裤、长筒皮靴的马队呼啸而至,牧羊人见状吓得抱头逃窜,那群强盗随即轻易地将羊群围住,占为已有。

    其中一人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耶律齐等人,在他一声呼喝之后,那群强盗迅速赶过来,将耶律齐一行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红脸大汉扫了耶律齐他们一眼,见他们身着辽人服饰,质地剪裁均是上等好料,尤其是队伍前面的一对男女,气势更是迫人;再看看其他人均是精光内敛,一副高手的模样,红脸大汉立刻知道他们不是寻常人家。

    他挥手大喝一声:“我们走——”一群强盗立刻带着战利品疾驰而去。

    耶律齐从目睹强盗抢劫一直到离去,始终不发一语、面带微笑。

    赵倾城不满他的行为,开口质问他:“这些强盗欺凌你的百姓,你难道就放着不管吗?我们人数虽然比不过他们,但是如果真打起来,他们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他是太子啊,看到有人胡作非为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在大辽,有一个不成文的生存法则,那就是弱肉强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强盗的存在可以使辽人越来越强壮,只有时时刻刻面对威胁,一个部族才会越来越团结。”耶律齐无视赵倾城的恼怒,淡淡解释他的做法。

    赵倾城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吃惊的看了他一眼后,淡淡地道:“你若这样治国,大辽迟早要完蛋!”

    附近的亲信侍卫听到赵倾城的话,均被吓得面色苍白。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定会惹来他们主子的涛天怒火,只希望主子不会迁怒他们,让他们遭受池鱼之殃。

    有人已经在心中不断的呼唤“上天保佑”。

    “哦?不赞同我的做法,总该有理由吧。”耶律齐并没有恼火,他认真的看了赵倾城一眼道:“莫非你有更好的治国方针?”

    “目前大辽的国力主要用于向外扩张,整军经武。说句老实话,年年征战使得大辽经济发展缓慢,甚至对某些地区造成影响,例如我们一路走来,就看到很多辽民尚不能解决温饱问题。”

    一说到治国,赵倾城的兴致就来了,她兴奋地侃侃而谈。

    而随着她的叙述,耶律齐的眼睛越来越亮。

    “根据我们一路西行所看到的情形,我觉得大辽可划分为三大区域:渔猎区、畜牧区和农业区。”赵倾城略微沉吟片刻,辽国的政经发展蓝图已经在她的脑子里形成。

    耶律齐赞同的点点头。

    “居住在潢河、土河之间的契丹族以及东北部的女真等族可以依赖渔猎为生:北方草原各民族则可以畜牧牛羊:而南部地区的汉族以及渤海地区的人则以耕种农作物为生。”

    赵倾城吃惊的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显然他说出的话都经过慎重考虑。

    那刚才那个口口声声坚持强盗强国歪理的耶律齐去了哪里?

    她有上了他的当的感觉,因此没好气地道:“你知道这个道理嘛,那你刚才还那样!”

    她生气的模样颇有一点女夜叉横空出世的威风,但是在耶律齐眼里,她这副模样就变成了调情,怎么看都是娇柔与魅惑。

    耶律齐嘴角微微勾起,不怕死的继续道:“我虽然知道,不过我刚才是怕你不知道啊。”

    “那现在呢?”赵倾城气得牙痒痒的,一边问,一边狠狠的瞪着他。

    “我之所以不去追捕那帮强盗,的确是有原因的。倾城,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并不是普通人?”

    耶律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立刻将她的注意力转移。

    “有吗?”赵倾城真的傻眼,呆呆的反问耶律齐。

    耶律齐故意揶揄她,转身问一个侍卫:“太子妃没有发现,你有没有发现?”

    那侍卫心虚的看了赵倾城一眼,他不想得罪太子妃,但是更加不想在主子面前表现出无能,便很快的说道:“属下发现他们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绝对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而且,他们脚底有未干的泥土,表示他们来这里的必经之路有一大片泥地,而在这附近方圆几十里之内,只有窝台家到这里才需要经过泥地。如果属下没有猜错,他们一定是窝台家的护卫队。”

    闻言,赵倾城脸一红,她没有留意到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小护卫发现;看众护卫的神情,似乎还有不少人都发现了这一点。

    她好奇的问:“窝台家的护卫队为什么要做出强盗行径?”

    没人敢擅自对这件事发表意见,还好耶律齐开了口,解答她的疑惑:“这并非强盗行为,不过是挑衅罢了。窝台家向来与库伦家不和,这次恐怕两家又要开战了。方才我们若歼灭了窝台家的护卫队,将来我们想调解两家矛盾时,无论我们说什么,窝台家都会认为我们偏向库伦家,口服心不服,不利于解决两家问题。所以我刚才才会放他们走。”

    “原来如此!齐,能不能想个办法,彻底杜绝这些事情呢?”赵倾城忧心忡忡地问。

    “有。等我继位,我打算依照之前太祖就已施行的政策,再根据不同地域、民族的特性,推行独特的统治制度。其内容包括有部族制,采用南、北两套官制进行管理。”

    “南、北两套官制?”赵倾城好奇的问。

    “对,汉人虽不骁勇善战,但是他们制定出来的典章制度,对于国家内部的安定却很有效果。因此我打算学习汉制,由汉族担任南面官,主治汉人之事;而北面官制则沿用契丹部族制,使南北和平共处。”耶律齐逐一把前人的理论混合自己的想法说出。

    他说完后,静静的看着赵倾城,等待她的回应。

    良久,她吁了一口气道:“我完了!”

    耶律齐不解的看着她,挑挑眉头,示意她解释一下的那句话是何意思。

    赵倾城抚着自己的额头叹道:“你当上辽王后,不仅要在经济上改革,还要在政治上改革,以后必定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君王。我嫁给你,岂不是注定要独守空闺一辈子?”

    天啊!这个太子妃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她神态自若说出的一番话,让一干纯情的侍卫不由得低垂下脸,生怕让人发现他们脸红得像关公。

    “你说的对!看来我们以后没有什么时间亲热,不如我们现在就回马车上去再亲热一下,免得将来后悔。”耶律齐不动声色的接话,其实他刚刚也差点忍不住爆笑出声。

    邪律齐露骨的话让众侍卫更加不好意思抬头了。

    “色狼!”赵倾城也不好意思,白了耶律齐一眼,率先放马狂奔。

    她一走,耶律齐很自然的驱马跟上。

    这时,众侍卫才忸怩的抬起头来,缓缓跟在一对璧人的身后。

    天空是那么蔚蓝,如水晶般纯净,如琉璃般剔透;草原是那么碧绿,生机勃勃,正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奸天气。

    跟在后面的众侍卫绝对没有想到,刚才他们的太子与太子妃在谈情说爱间已定下了大辽的国策,这短短一席话改写了大辽的历史,让大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www.xiting.org★★★www.xting.org★★★

    有时,耶律齐会想,他和赵倾城应该是天生一对吧。若以前她是以她的身体、她的美貌迷惑他,那么在这长达五个月的巡游过程中,她再度用她的智慧征服他。

    回想她嫁到大辽时,在新婚之夜,他藉着酒醉想冷落她,却不料被她点燃了欲火,那场火烧得两人欲仙欲死。

    再来,他逐渐被她的执着与痴情所感动,好不容易对她稍有好感时,她却醋劲大发,透过辽后将怜花等人遣送回老家。

    他生她的气,却又无法控制的被她深深吸引。尤其是当宋辽交战时,她表现出罕见的气节,她的忠贞与坚忍让他由衷的钦佩。

    在战场上见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承认自己爱上了她——这个如精灵般的大宋公主。

    他好不容易狠下心与她分手,却没料到她居然潜回大辽,执意生死相随,于是他终于正视自己的感情,不顾一切要挟父王成全他们二人……

    ★★★www.xiting.org★★★www.xiting.org★★★

    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投射进来,驱散了屋里的黑暗。

    耶律齐藉着朦胧的月光,细细打量睡在他身边的赵倾城。

    她的双眼紧闭,长而浓密的睫毛像扇子一样,在她的眼底形成一片阴影,让他猜不透她的心绪;她的小嘴微微张开,显然刚才过度的欢爱让她非常疲累。

    他若够体贴就应该让她好好休息,只是他实在忍不住,她醉人的媚态、微启的檀口,仿佛是在向情人低喃索吻;他受到蛊惑,无法控制地低下头,将舌探入她的口中深吻,让刚刚睡着的赵倾城不得不再次清醒。

    “呜,齐……”她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

    不会吧?又要来?

    “宝贝,别怕,只是一个吻而已。我也累了,我就算想要再来一次,也是有心无力。”耶律齐见她一副惊恐的样子,不仅好心的安慰她,还非常认真的拉着她的手到他下腹“验明正身”。

    赵倾城好气又好笑的瞪了他一眼,“你呀,现在就像一个小痞子!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耶律齐邪邪一笑,“那么你是喜欢我痞子一点,还是喜欢我酷一点?为了你,我怎样都行。”

    他的过度热情让赵倾城隐约感到不安,她若有所思的看了耶律齐一眼道:“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给我的感觉,彷佛是害怕我会消失。”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慌忙地反搂住耶律齐,“还是说……是你打算消失?齐,你要离开我,对不对?”

    讶于她的敏感,耶律齐勉强一笑,轻抚着她的背部道:“我怎么会离开你,不要胡思乱想。”

    “齐,不如让我替你生一个孩子吧。”她急切地望着他。

    “生孩子的事不用那么急,你我都还年轻,过几年再说吧。”耶律齐淡淡的回绝。

    他也渴望她能替他生一个孩子,只是如果孩子一旦出世,父王就会立刻对倾城的忠心进行考验。

    现在他还没有把握倾城会为了他而弃大宋于不顾,如果她不能通过考验,岂不是意味着他俩必须分开?

    那是他绝对不允许的。因此他宁愿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孩子——这就是他对抗辽王的计画。

    耶律齐的拒绝让赵倾城心底发寒。

    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错?

    耶律齐居然不想拥有他和她的孩子?

    难道说,他们的未来并不需要一个孩子?难道说他们无法让一个孩子健康的成长?

    赵倾城又惊又疑,这一夜,她辗转难眠……

    ★★★www.xiting.org★★★www.xiting.org★★★

    耶律齐一行人在窝台家住了下来,经过三日的调解后,窝台与库伦两家终于握手言和。

    两家为了表示友谊与诚意,特地举办了大型的篝火晚会。

    耶律齐手拿马奶酒,神情愉悦地看着众人把酒欢歌。

    只见他们搂着熟悉的朋友又叫又闹,还有人已经在篝火边随着音乐手舞足蹈起来……

    一阵胡笳声起,一队美女头顶瓷瓶,一路轻歌妙舞由远而近走来,单薄的衣裳在风中匆掀忽飘,撩得众人怪叫连连。

    赵倾城见状,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地看向耶律齐,发现他居然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心头顿时一沉。

    正在此时,人群中传来哄笑声,原来窝台家有两名青年早已饥渴难耐,一把扯过白衣女子调戏起来。

    他们这般胡闹,让赵倾城怒火勃发,刚要发作时,又听见胡笳声猛转迅疾,众女子疯狂地扭动腰肢,齐齐揭开瓷瓶,柔媚的歌声转了几转,酒香冉冉散开。

    其中一名曼妙窈窕的红衣少女,甚至大胆地走至耶律齐的面前……

    这女子太嚣张了,根本不把她这太子妃看在眼里!赵倾城皱着眉头,恼怒的看着这一切。

    只见耶律齐嘴角微微勾起,伸手挑开那女子的面纱;红色的面纱滑落,露出一张清纯美丽的脸孔。

    看到这里,赵倾城醋劲大发,忍不住出声喝止他:“齐!”

    耶律齐回视赵倾城一眼,“怎么了?不舒服?”他不由分说,体贴的扶着赵倾城离席。

    两人走出老远时,耶律齐才微微一笑道:“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

    “你才可恶,想离开也犯不着拿我不舒服当借口,你不会说自己不胜酒力啊!”赵倾城转过身子,扑入耶律齐的怀中,没好气的槌着他的胸膛。

    她的模样与其说是撒泼,不如说是撒娇。

    当耶律齐看到窝台与库伦两家居然摆出“迷魂阵”的时候,他就已经想离开了,因此他故意调戏红衣女子,让赵倾城大吃飞醋,再用她不舒服作借口,成功的退出宴会。

    她果然聪明,立刻猜出了他的心思!

    耶律齐抓住她的手道:“在大辽,一个男人不会喝酒会被人看不起的,我怎能用这个作借口?你是我的妻子,当然要替我分忧啊。”

    赵倾城心念一动,忽然正色地道:“齐,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我有身孕了。”她退后两步,认真的看着耶律齐,见他的脸上并无喜悦之情,不禁难过的追问:“你为什么不高兴?”

    他真的不高兴吗?好像不是。

    乍听这个消息,他几乎喜不自禁,但是在同一时刻,他想起了他和父王的约定,因此几乎要沸腾血液又倏地冷却。

    耶律齐在瞬间做了决定——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他不能要!

    “倾城,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只是我们现在最好不要有孩子,过几年再说,好吗?”耶律齐不忍伤害赵倾城,犹豫了半天,才用商量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天啊,他真的不要孩子!为什么?

    赵倾城嘲讽的冷哼一声,看着耶律齐的目光不再柔和,“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要孩子?难道你对我是虚情假意?难道我又处于一个见鬼的考验与试探中吗?”她的声音渐渐拔高,到了最后几乎已经带有哭腔。

    她委屈的神色让耶律齐心疼不已,犹豫再三,他决定坦诚相告。

    “不是,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耶律齐顿了顿,继续道:“老实说……我和父王之间有一个约定。”

    他源源本本的把事情原委告诉了赵倾城,听完他的解释后,她才喜笑颜开。

    “齐,你把约定的内容透露给我,似乎有点对不起父王哦。”

    “倾城,你告诉我,在我和父王的这个约定里,到底是谁赢谁输?”耶律齐抓住赵倾城,要求她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赵倾城为难的看着他,迟迟没有回话。

    他明白她的意思,叹了一口气,“所以说,我们还是不要有孩子吧。”

    “齐,你是如此聪明,难道你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事情吗?你我一路同行,这段时间以来,我们走遍大辽的每一寸土地,我们已经定好大辽未来的计画,那就是减少战争,让百姓安居乐业;只要我们积极引导父王往这方面努力,他忙着励精图治,又哪里有时间去考验我呢?我只怕他会天天找我商讨政策呢。”赵倾城看着耶律齐,不由得摇摇头。

    他是如此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道理?

    耶律齐恍然大悟,“父王要驱逐你,不过是认定你对大辽有害,如果我们能证明你对大辽的好处,他也一定舍不得赶你走。”

    “是啊,当他尝到用我们的方法治理国家只有好处时,恐怕到时候我要走,他还要求我留下来呢。”

    赵倾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补充一句,说完她和耶律齐不由得相视而笑。

    “父王如果知道我们这么算计他,心里一定会很难过的。”积压已久的难题忽然被解开,耶律齐的心情好转,兴奋地同情起自个儿的父王。

    “只能怪他自己,谁让他生出一个如此狡诈的儿子来。”赵倾城嘻嘻一笑,“最要命的是,他儿子还娶了一个聪明的妻子,既然儿子与儿媳妇两人联手,那他也只有认输的份啦。”

    “但愿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要学我,生下来专门斗父亲。”耶律齐话题一转,注意力又放在赵倾城肚子里的孩子上,他殷切的问:“孩子多大了?”

    他好奇的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很难想像里头居然孕育着他的后代。

    他等了许久都不见赵倾城回答,疑惑地将目光转向她的眼睛。

    只见赵倾城的眼珠乱转,声音越来越小,“不好意思,我刚才是骗你的,我不过是想逼你说实话而已,其实我没有怀孕啦。”她话一说完,拔腿就逃。

    耶律齐看着她越变越小的身影,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就是他的宝贝妻子,她是如此聪慧,又是如此独特!

    她不是还没有怀孕吗?没关系,等他抓住她,他会教她如何“做人”!

    他大笑一声,立刻追了过去……

    也许他们的未来还有很多变数,也许还要面对很多困难,但是他充满信心,有她相伴,未来的路一定精采。

    有了她,他今生无侮!

    注:北齐斛律金敕勒歌

    《本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太子也称臣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