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5 作者:风光
    之后,年轻人由另一头走出了密室,不再理会里头的钱不唤,任凭他在里头呼天抢地,绕了几个弯钻出一处院子,当阳光酒在年轻人脸上,那份俊逸与神采,赫然便是兰书寒。

    今日遇到钱不唤那个白痴,他满肚子闷气,信步走向蓬莱饭馆。

    蓬莱饭馆中永远都有他的位子,当他一踏入饭馆,便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内室,而陆小鱼早就坐在里面,备好小点等他了。

    兰书寒在她面前坐下,先喝了口茶,才像聊天般不以为意地道:「以后那个叫钱不唤的不会再来烦你了。」

    「他也去找幽影了?」难怪兰书寒会在饭馆营业时间找来,原来是解决了钱不唤,陆小鱼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傻蛋,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了,要找人对付我也不会先弄清楚我的底细,我突然觉得,我这里的好像黑店呢,客人来一个少一个……」

    对陆小鱼有遐想的人只要敢有进一步的动作,或想做出什么不轨之事,绝对会被兰书寒给整惨,让其日后在京城里夹着尾巴做人。

    如果只是盖布袋教训一顿那还好,像钱不唤那种想作天害理事情的人,兰书寒会保证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用他的方式在宠着她,陆小鱼觉得无比受用,整颗心都甜滋滋的。

    「这个世上该死的人不会少,我既然把皇位丢给了八皇弟,那么替他消除几个百姓间的毒瘤还是可以的。」兰书寒淡然地解释了一下,替自己的某些自利行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到这里,他突然正色看向她,幽幽说道:「你如今名气渐大,对你有兴趣的名子弟也越来越多,什么时候考虑嫁人?」

    瞧,他明明是求亲,架子还是放不下呢!

    陆小鱼皱了皱鼻子,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那也要有人肯娶啊。」

    兰书寒好气又好笑地点了下她的鼻头「你不知道最有名的那个名门子弟,已经等你很久了吗?」

    见他放下了架子,陆小鱼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与他这样甜蜜的打情骂俏,对她而言是最幸福的事情,在几个月以前,她根本不敢想自己能拥有这样的幸福。

    「嘻嘻,可是我和爹说过,哥哥都还没把大嫂娶进门,妹妹怎么可以先嫁呢?」她转了转美丽的大眼,意有所指地望着他。

    兰书寒摇头笑了起来。「你这是要我用关系助你哥哥早日娶得美娇娘吧?你爹又在背后下指导棋了?」

    陆小鱼不回话,只是甜蜜又狡黯地笑着。

    兰书寒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未来岳丈和妻子都发话要他帮忙出力,那他也只能鼎力相助了。

    「既然如此,你也不能光出张嘴,就先给我来点甜头吧,我补足精力才有精神帮你哥哥,你说是吧?」

    下一瞬,陆小鱼的娇躯被他抱了起来,往旁边的床铺一丢,接着便是她带笑的尖叫声,以及令人害羞的喘息……

    至于饭馆中某个包厢,几乎是每隔一两天就跑来蹭饭的潘胖子与陆樽正苦哈哈地看着空空的桌面,,不住地哀嚎着——

    「到底什么时候要上菜啊?老子快饿扁啦——」

    尾声  皇位丢出去没人捡

    御书房内,兰书殷沉着脸,不发一语地批阅着奏折。

    偶尔发出一两声叹息,最后终于不悦地扔下了朱笔,坐在那儿生闷气。

    他已经好多天没睡好了,原本无瑕的肌肤如今彷佛风干的水果,让他笑起来都觉得僵,细纹都不知道多了多少条,连眼窝都出现了掩饰不住的暗沉,整个人看上去像鬼似的。

    明明这皇位该是皇兄的,结果他抱着陆小鱼享福去了,把沉重的国事丢给他,要不然跟皇兄长得一模一样的陆樽来坐嘛,但是陆樽同样牵着美人乐不思蜀,从来没想过皇位和他有什么关系。

    兰书殷简直欲哭无泪,他不过就是一步踏错,去抢了皇位来坐坐看,有必要这样惩罚他吗?

    终于受不了的兰书殷地起身,气冲冲地离开了御书房,换了上件常服,带着两名侍卫微服出宫。

    他一定要找一个替死鬼,否则这样操劳的工作,铁定会使他的美貌枯萎!

    想都没想,他乘着马车就直接来到大河畔的蓬莱饭馆,这家饭馆即使日日高朋满座,十天内总有一天不营业,这是老板娘与老板小两口留给自己谈情说爱的日子,闲人勿扰。

    但兰书殷可不认为自己是闲人,他是为了重要的国家大事而来。

    于是他特地挑了午膳时间,大摇大摆的闯入了蓬莱饭馆,果然见到兰书寒与陆小鱼正在用膳,看到他进来也只是白了他一眼,连行礼都没有,丝毫不把他当皇帝看待。

    书殷心中只有悲愤,他当这个皇帝已经很苦了,还得不到一点尊重,那还不如挂冠求去啊……

    才这么想着,桌旁那两个人居然朝他友善的招手,令他不由有些受宠若惊,心里那一点阴霾瞬间散去。

    「一起用吧。」兰书寒仍是那副淡然的语气。

    陆小鱼很好客的替兰书殷添了一双碗筷,笑道:「今日有酱菜三品,麻皮乳猪,四喜丸子,还有一只用树莓汁酱料精心烤制出来的山鸡。」

    兰书殷看到一桌子美食,一下子忘了自己到底来干什么的,眼睛闪闪发亮。

    从早上开始看到桌案的秦折,他就觉得食欲不佳,什么都没吃就上工了,整个上午空着肚子,现在看到这些美食,而且是出自天下厨艺第一人之手,他哪里还抵挡得了。

    他拿起碗筷,一反在宫里那种疲惫烦闷的模样,夹了一口丸子吃下去,只觉得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甚至还有点小心思,早知道当初应该真纳了这陆小鱼为妃,那就天天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吃了。

    陆小鱼则是与兰书寒对视了一眼,两人对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已经习惯了,想要对付他,他们自然也有一套方法。

    待兰书殷吃饱喝足,桌面上的菜全都空了,兰书寒对自己的午膳被吃掉也不以为忤,还温和地回道:「味道如何?」

    「很!很好。」兰书殷意犹未尽,自然是赞不绝口。

    陆小鱼笑着道:「我还做了一些甜点呢,有芙蓉糕、松子糕、蜜糖梅果等等,你带些回宫里吧。」

    「还有甜点?」这简直打中了兰书殷最馋的那个点,他自然是点头如捣蒜,一点皇帝的风范都没了。

    不一会儿,陆小鱼就拿了一个纸包出来送到兰书殷手上。

    笑吟吟地与兰书寒客客气气地将兰书殷送了出去,接着关上大门。

    兰书殷满足地拿着装了甜点的纸包,就要上马车回宫,然而一只脚踏入车门,便猛然回过神来。

    「朕今天不是来找碴的吗?怎么忘了叫兰书寒回来当皇帝?不然至少也要分担国事嘛!」方才吃饱的满足感立刻烟消云散,转为一肚子闷气。

    他连忙下车,又回头去敲蓬莱饭馆的大门门,竟是敲不开了。

    「给我撞开。」兰书殷沉着脸命令道。

    两名护卫很尽责地将门撞开,但里头已经空无一人,吃完的残羹剩菜也早就收拾得干干净净,像是没人来过。

    「把他们叫出来。」兰书殷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两名护卫把蓬莱饭馆搜了个遍,已经人去楼空。

    兰书殷沉着脸那两人把他骗得团团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他像个傻子般,彷佛只是特地来吃一顿似的。

    越想越觉得自己被耍了,兰书殷气得发抖,本能想往手上的纸包捏下,但想到纸包里是什么东西,他又急急停手。

    「幸好幸好,都已经被耍了,这甜点可不能有事,还要留着疗愈用。」兰书殷闷闷地回到马车上,马上把目标放向第二个人,「去找陆樽。」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